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无敌从成为NPC开始 > 第七十七章 甩锅
    擂台下,东方鸣来到沐晴身边,关切问:“沐晴,你没事吧?”

    “没事。”

    她臻首微摇,看着陈清,目光复杂。

    察觉到沐晴的视线,东方鸣面容微微僵硬,握拳:“沐晴你放心,迟早有一日,我会把他踩在脚下!”

    ……

    众目睽睽之下,伯顿被逼上擂台,脸色发黑。

    “我还是不太理解,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陈清疑惑。

    从一开始,伯顿就在找他的麻烦,可那明明是他和伯顿的初次见面,所以具体缘由,他确实感到好奇。

    伯顿涩然道:“多说无益,成王败寇,你想报复我,来吧!”

    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把刀,冲了过去。

    “锵!”

    待他临近,修罗之剑向上一挑,伯顿的刀便脱手而出,紧接着,陈清左拳挥出,轰击在他的胸口。

    修罗之剑的加成下,陈清的力道无比强悍,轻描淡写的一拳直接把伯顿砸飞出去十几米,狼狈的扑倒在地。

    “-378952!”

    这一拳,还是陈清留手的缘故,毕竟修罗之剑赋予他的实力提升实在太过夸张。

    “咳咳!”

    伯顿口中咳血,遭受重创。

    “这一拳,我还给你。”陈清淡淡道。

    伯顿踉踉跄跄起身,拱了拱手,略显狼狈的离开擂台。

    “比斗彻底结束。”

    半空,魁梧大汉现身,他便是主持这场角逐战的人。

    目光瞥向陈清,大汉道:“作为本次角逐战的第一名,额外赐你风行丹!”

    他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青色丹药,丢给陈清。

    接住风行丹,陈清拱手:“多谢。”

    “叮!系统提示:您获得潜力种子第一名,诅咒失效。”

    耳畔,响起系统铃声。

    得到第一,洛雷施加的诅咒自然也就消散了。

    “嗯。”

    大汉颔首:“接下来是各位的奖励!”

    大手一挥,各种物品被他甩出,丢向阵营名次前三的潜力种子。

    陈清见一具漆黑铠甲飞向自己,不由伸手接住,顿时手中一沉。

    【幽冥铠甲】(地阶)

    种类:铠甲

    防御:+4000

    生命:+50000

    特效:防御+40%

    需要等级:75

    简介:利用炼狱深处的幽冥铁融合各种珍稀材料铸造而成的铠甲,可以通过吸收高品质血液晋升品阶,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可成长)

    ……

    承受东方鸣的剑刃风暴洗礼,魔族战甲也差不多寿终正寝,这件幽冥铠甲来得正是时候,而且其本身还有提升空间,足够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需要更新身上的防具。

    “大哥,这件装备你卖不?”

    就在陈清准备先收入储物戒指的时候,一位玩家舔着脸靠近,看着幽冥战甲的眼神满是贪婪。

    陈清哭笑不得:“不卖。”

    与此同时,东方鸣、沐晴、亚萨等人也得到各自的奖励。

    “那么角逐战到此为止。”大汉高声道,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陈清,“把修罗之剑留下,人可以走了。”

    这把邪异的剑,他们当然不会让陈清拿走。

    陈清也没觉得意外,把修罗之剑往地上一插,大大方方的转身离去。

    先不说自己没有能力忤逆这位属性面板全是问号的大汉,修罗之剑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长期握着它,容易对它产生依赖性,而且被修罗之剑的杀意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极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所以交给他们也不会觉得心疼。

    没错,他是想变强,但至少变强之后的自己,必须还是原来的自己。

    玩家们也意犹未尽的散去,谈论角逐战某些剧情。

    “那把修罗之剑绝对是游戏后期才能出现的绝世神兵!”

    “剧情主角跟开了外挂似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杀死……”

    “我就想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触发他们这些潜力种子的职业任务!”

    ……

    “叮!系统提示:由于黑暗阵营获得最后的胜利,所有冒险者三天内全属性-5%,杀怪获得经验-10%!”

    “叮!系统提示:根据剧情发展,《永恒》首部资料片【末路的王】正式开启,本次更新无需下线,祝冒险者游戏愉快!”

    “靠,他们输了,关我们玩家什么事?难道玩家不参与还要受到惩罚?”

    “这系统我%&#……”有玩家当场骂街。

    “叮!系统提示:检测到你有辱骂行为,本级经验扣除5%,请文明用语,祝您游戏愉快!”

    “……”

    一瞬间,那名玩家消停了。

    ……

    离开云兽城,陈清换上幽冥铠甲。

    “叮!系统提示:您的等级不足,无法获得幽冥铠甲的属性加成!”

    幽冥铠甲的需求等级是75级,陈清身为原住民,可以装备,但属性无法获得。

    黛妮从空中降落,来到他面前,上下打量,啧啧称奇:“明明是头牛,长得还真挺人模狗样的。”。

    “黛妮大人,您这是在夸我还是损我?”陈清满头黑线。

    “当然是夸你!”黛妮轻笑,“我还真没想过,你能力压所有潜力种子,夺得第一。”

    陈清眼睛微亮:“所以您要赏赐我?”

    真是瞌睡来了枕头,罗刹剑断了,现在倒是正好借着赏赐的由头找黛妮要一把趁手的兵器。

    “所以我要惩罚你!”

    黛妮嘴角下滑,笑容消失不见。

    陈清:“!”

    “惩罚?”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赢了比斗还要惩罚?

    这不科学!

    黛妮哼了一声:“听说你喜欢藏拙?”

    身为自己的下属,和自己藏着掖着,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闻言,陈清心中一个“咯噔”,感觉不太妙,露出痛苦中夹杂无奈的神情:“黛妮大人,我对你的衷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之所以藏拙,完全是因为封魔老人告诫我,让我平日里留下一手,以免被人知根知底,陷入被动。封魔老人虽然没把我当弟子,但我却一直把他当做师傅,师傅的话,徒儿不敢不听啊!”

    什么也别说了,陈清当场决定怒表忠心,顺便把锅甩一甩。

    “哦?”

    黛妮眉头一挑,似笑非笑:“是封魔老人让你藏拙的?”

    “没错,我是受他老人家的指点方才欺瞒您。”陈清露出苦笑,唯有坦白。

    “原来如此!”黛妮恍然大悟,随即表情突然冷淡下来,“巧了,你中了诅咒,我特地去封魔谷请教封魔老人,你猜猜他怎么说?”

    陈清:“……”

    一瞬间,苦笑在他的脸上凝固。

    这锅,貌似甩错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