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09章 神火淬体
    “这个家伙居然会说话?……是你?该死!你这个家伙……”只是一瞬间,无数个念头就在刀无痕的脑海里转着圈,这只老鼠居然会说话?先前把自己撞到这大鼎里面来的竟然是这个老鼠。可气的是,这个家伙居然现在还站在那里对着自己摇头晃脑嘲笑。一想到这里,刀无痕就气不打一处来。当下运转真气,就要跳出这个火鼎。哪知这个又像先前一般,这火鼎就像是自己随身携带一般,竟然又如影随形的跟随自己。

    看到刀无痕此时的情形,那硕鼠似是早就料到一般,两只后腿站了起来,竟然将两只前爪背在身后,腆着一副大肚子,把嘴翘得高,眼神甚至有些轻蔑。一副你能拿我咋咋的模样。

    “你你你……”刀无痕被硕鼠的模样逗得哭笑不得。

    “吱吱,太弱小了……”那只硕鼠在那里一个劲的摇头晃脑,一边还吱吱的叫个不停。“还要好好锤炼……好好锤炼……”那家伙在那里老气横秋的嚷个不停。

    “这个家伙……”刀无痕气得直接无语。但又感觉特别搞笑,但随即也就释然,在哪里咕噜了一句,“被狗咬了难不成还要咬回来不成?”

    “吱吱吱……吱吱……”一听这话,那硕鼠像是受了污辱了一般,在鼎沿上暴跳如雷。“我堂堂飞天通灵鼠神兽岂能给这些低等动物相提并论……藐视,污辱……**裸的藐视,污辱……”

    “切,神兽?不就是偷吃的鼠吗?也不知道偷吃了什么玩意儿,长这么大……”刀无痕身在鼎底,看到在那里气急的飞天通灵鼠,不由开心的嘲笑道。刀无痕发现,自己竟然意外的找到了令这只怪鼠生气的办法。

    怪鼠背着两只前腿在鼎沿上走来走去气愤的吱吱的叫个不停,怪鼠看着鼎里的刀无痕突然双眼发光,坏笑道,“你娃惨了……有你受得……”

    这时,刀无痕也感到了不妥,只觉得好像鼎炉里轰的一声响,那幽冥之火突然由原来绿幽色变成了淡绿色,一股炙热难当、火辣辣的感觉当下就升腾而起。

    “啊!”这猝不及防的疼痛让刀无痕发出声声惨叫,刚才还是好好的,但是突然间,这火竟然开始融化自己的肉身,甚至连灵魂都要燃烧的趋势。该死的,幽冥之火,难怪是伟说之中的神火。但是自己此时遭遇到的,却与传说中迥然不同,但是此时,却是有几分像了。好像灵魂和**都要化为灰烬的感觉。

    “杀杀杀!”在这极端的痛苦中,或许是二神传承发挥了作用,刀无痕突然间爆发出无边的杀意,黑白双剑斩风劈浪般,不断劈着这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大鼎,在大鼎上斩出一道道痕迹,摇摇晃晃。

    “小子,再劈就劈烂了!”看到刀无痕在里面发疯般的飞劈,打得叮叮直响。刀无痕虽然仅是炼气士的通络境,但其实力已有十马之力,早已超越了同境界的修士,达到了锻体境的修士。那个巨大的怪鼠看着在大鼎里挣扎的刀无痕,双眼微微有些放光,在那里自言自语道,“虽然修为低了点儿,但天赋看上去倒也似是不错!”

    “喂,那小子,叫你别劈了,再劈这鼎就被你劈坏了。”怪鼠依旧在那里摇头晃脑。

    不劈烂我怎么能出来?一听这话,刀无痕心里更加来气,但却来不及理会这个在外面风言风语的家伙,手上的动作反而更大了。

    “小子,你已经被玄冥圣水淬体,这幽冥之火奈何不了你。”看到刀无痕在大鼎里发狂,黑白双剑在上面斩了一道又一道裂痕。本来,这黑白双剑是上古神器,威力无穷,只是刀无痕现在修为太浅,发挥不出效果。要是能够发挥出十分之一的效果,这个大鼎早已经被斩成粉碎。看到刀无痕在那里发狂,是以那只怪鼠很是着急,生怕把这大鼎损坏。

    “还不是你这个家伙,不然我也不会掉进这鬼地方!”刀无痕一听,也突然发现,这火虽然让人无比疼痛,但身体却没有融化的现象。一时之间,倒也相信了这怪鼠的所言。

    “不打烂了我怎么能够出来?”刀无痕没好看的说道。

    “吱吱……笨家伙,玄冥圣水淬体,必须要幽冥之火锻体……锻体。这是你天大的机缘……吱吱,太弱了……太笨了……”那怪鼠在那里摇头晃脑,一副连“这都不知道你白痴啊”的神情。

    刀无痕一听这话,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心里立马就平静了下来。玄冥圣水刀无痕自然听说过,据说也是上古的存在,也是传说中的东西。多半就是自己先前掉落在地方就是玄冥圣水,不然自己的身体怎么会这么快就恢复了?

    哈哈,锻体!刀无痕大笑两声。然后整个人开始火中盘腿打座,任那熊熊燃烧的幽冥之火包围自己。此时,这神火像是知道了刀无痕的心意一般,猛然间大了十倍不止。火势也由原来的淡红色变成了深红色。

    此时,刀无痕才知道先前这火只不过是一道开胃菜而已。现在,火势愈来愈大,大火之中,已经彻底看不到了人了。让刀无痕更加气气愤的是,那个怪鼠居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个巨大的盖子,将刀无痕严严实实的盖在里面。然后,又悄悄地掀起一个小角,偷偷地看着里面的情况。

    滋滋!滋滋!像是铬铁烫肉的声音。劈啪!劈啪!又像是油锅里的熬油洒了一滴冷水,不停的爆炸开来。

    “吱吱,太残忍了……太残忍了……烤肉啊……”那怪鼠偷偷的揭开盖子看了一眼,摇头晃脑的说道,然后又将盖子盖得严严实实。

    幽冥之火像是在烤肉一般,燃烧着大鼎里的刀无痕的每一寸肌腱,整个身体都溢出油来。然后,这火浸入每一根血管;甚至,燃烧着整个灵魂。如万般穿心般疼痛与难受。刀无痕却仍是一声不吭,仍这传说中的神秘之火锻着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头,甚至灵魂,整个人似是要融化化为灰烬一般。

    “吱吱,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听见里面烈火遇到热油的声音,那怪鼠又偷偷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形,然后又摇了摇头。

    此时,刀无痕运转全身真气抵抗幽冥之火,丝毫不理会那怪鼠。先前刀无痕听了那怪鼠所言,只要能够提升修为,只要能活下去,没有生命危险,心中不再恐惧,再大的痛苦都能忍受。

    无数的肌腱烧成了碎米花,全身的血脉也悉数爆开,整个人没有一寸完好。随之体内那无数的杂质也在火中慢慢化为灰烬,**渐渐纯净、坚实。刀无痕已经痛得昏迷过去。但是却仍旧没有哼一声,依然被幽冥神火无情的锻烧。就连全身的真元似乎都已经燃烧起来。

    “吱吱,太痛苦了……活不成了,活不成了……”那怪鼠看着里面血肉模糊,整个人已经彻底变形的刀无痕,都不由睁大眼睛。然后就连盖子也不再盖了。

    不知道过了好久。刀无痕在这大鼎里面,清醒之后然后又再昏迷,昏迷之后又清醒,清醒之后又再昏迷……也不知道锻烧了多久,经过了多少个循环,但整个人却仍在里面不停的煅烧,依旧没有嚎叫一声。

    “吱吱,不会吧,差不多了吧……”那只怪鼠看着此时大鼎里的刀无痕,似是也没了先前的镇定,而是十分焦急的说道。“该不会真完了吧!”说罢,小心翼翼的向火鼎里探出了一道神念,哪知刚一探进鼎里,那幽冥之火竟然竟然突的一声,沿着那道灵识一下子燃了上来,似是要把这硕鼠燃烧。

    “哎哟,我的妈呀!”一见这情形,那怪鼠突然从大鼎上跳了下去,然后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幸好这怪鼠反应较快,才堪堪避免了大火。

    “吱吱,我的妈妈,好险!好险!太厉害了!”那怪鼠拍了拍胸脯,似是心有余悸。

    好半天,那怪鼠又才慢慢的跳上鼎沿,小心翼翼的看着里面的刀无痕。

    此时,那大鼎里的火势已渐渐小了下去,刀无痕一身**。幽冥之火中,无数的血肉化为灰烬,然后又在烈火中神奇重生;经脉寸断,然后又重新生长。全身像是新生的婴儿一般,光洁如玉,不含一丁点儿杂质;又坚硬如铁。刀无痕甚至相信,要是此时,那些寻常刀剑确在身上,都不会有任何事情。

    幽冥神火渐渐褪去消失不见。刀无痕突然眼开双眼,甚至能感觉每一寸毛孔都有真气荡漾。这是炼气士将**修炼到极致,能够凭借身体感觉天地元气。随意一呼,轰隆一声,天地之间那铺天盖地的元气涌入体内,就感觉力量无穷,至少达到了二十烈马以上。在这香鼎中锻烧,竟然不可思议的修到了炼气士的锻体境。此时,刀无痕感受到全身一阵恶臭传来。睁开双眼一看,先前的盘坐之地,全身上下,已经覆上了一层黑黑的东西,散发出强烈的臭味。锻体境,体内的杂物已悉数排出,身坚如铁。

    “哈哈,你这个小家伙!”这时,刀无痕正好看到这个怪鼠在那里探头探脑,不由大手一探,一把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