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12章 淫贼?
    “你这个淫贼,还想跑?”当刀无痕满脸堆笑的转过身来,准备安慰安慰这个心灵受到伤害的女孩子时,哪知这个俏脸寒霜的女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剑劈来,然后大喝一声,“淫贼,哪里跑?”

    “我……你……圈圈个叉叉……”这一下,刀无痕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热脸贴到冷屁股了。(.)急忙避开,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是哪个登徒浪子欺负了你?”

    “哼,少得给老娘油腔滑调……”这姑娘看上去斯斯文文,哪知一上来就对着刀无痕一道乱劈。

    这还是个辣妹子!“我……”刀无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口难言,百口莫辩。好半天只得说,“姑娘要再是这般无礼,只怕在下不客气了!”这女子攻势异常凌厉,几次都差点伤了刀无痕,当下气得够呛。

    “哼,偷看老娘洗澡……还想跑……”那女子气呼呼的,脸也有些红红的,似是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模样。

    “……是谁这么无聊偷看了姑娘洗澡?”刀无痕道。

    “难道本姑娘还不够漂亮吗?”那姑娘这话一说出口,就知道错了,不过已经晚了。但女人的天性是蛮不讲理,当下道,“哼,还想抵赖……”

    一听这话,刀无痕只叫冤枉,自己一路上匆匆忙忙的赶路,逃命都来不及,哪里来顾得来偷看你洗澡。刀无痕没好气的道,“青天白日的,大听广众的,你洗什么澡?”

    “你管老娘的?”这一下,那姑娘的小宇宙彻底暴发。心中的剑也越发狂暴起来。一时之间,竟然下了杀手,招招致命,全身上下都是刀光剑影把他团团围住,似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才罢休。

    本来,刀无痕全身只用东西遮住了羞部,全身衣着无一物。这一下,在这番剧烈打斗中,那剑气纵横,几次都差点将那东西给划破。

    “吱吱,小子,还不走?还在这里打情骂俏,有人追来了……”正在这个时候,飞天通灵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对刀无痕一脸坏笑的说道。

    刀无痕一听,心中也着了急,要是自己再被哪些老东西发现,自己怕是这一生都会永无宁日了。当下长剑一横,无数凛冽剑气冲天而起,一下子就将那女子逼退,道,“姑娘可能是误会在下了,在下什么没有偷看姑娘……”话刚一说完,刀无痕又看了看一脸坏笑的飞天通灵鼠,心中已明白了**分,多半是这个那个小家伙干得好事。只是他一个老鼠偷看女人洗澡干什么?

    哪知这个女子却是不死不休,喝道,“哼,没想到还有几分本事。但是想走,还没那么容易。”然后,又发了疯了般的冲了上来。

    “吱吱……”然后,身在不远处的飞天通灵鼠怪叫两声,猛然吹了一口气,正当刀无痕纳闷这家伙想捣什么鬼的时候,只感觉胯下一凉,那自己遮羞的兽皮竟然被那小家伙一下子吹掉了下来,自己竟然全身**的暴露在这个女子面前。

    那个女子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花容色变,啊的怪叫了一声,然后蒙着双眼转过身去,再也不敢正眼看刀无痕,掩面而去。

    “你这个家伙……”刀无痕被这个家伙戏弄得哭笑不得,当下双手急忙抓住兽皮赶紧蒙在身上,转身就跑。看着身后掩面而去的女子,非常极品的说道,“亏大发了,没有看到你的,却被你看去了!”刀无痕本来就是个穿越者,自然也是皮粗肉糙的主儿。再者,这个女子萍水相逢,也不知道是友是敌,自己这一逃亡,可能今生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三番两次被飞天通灵鼠戏弄,虽然心下懊恼,但也并不特别在乎。此时,只见面前一道灰影一闪,那飞天通灵鼠又消失不见,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师傅,就是哪小子,那个就是伤了我的那个小子……”突然间,身后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一听这声音,刀无痕顿时就是满脑子黑线,不用看都知道,这人就是那个被自己吸了真元的昆仑派的小道士无花。要是他二人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得了二神传承,那还了得。虽然心里直把这师徒二人恨得直痒痒,但当下却不是报报仇的时候,却不回头,只是暗中不停的积蓄力量。

    “哼,还想跑?”天云子看到刀无痕的背影,远远的一把抓下。天云子早已是洞天境的修士,两人的差距不可以道计。随着这巨大的抓手,刀无痕就感觉身形一滞,似乎要被这巨手挟持过去。

    这时,刀无痕似乎是集中了所有的力量,猛然转身,黑白双剑同时向天空中的手掌斩去,那浓烈的杀意冲天而起,将空中的手掌切成两半,天空中洒下几滴鲜血。那远处的天云子在平地突然腾腾的退了几步,捂着左手,脸然苍白,显然这一下竟然被刀无痕黑白双剑伤了。

    “师傅,怎么了?”无花感觉很是诧异,急忙扶住天云子,急道。

    “好强的杀意?”天云子的脸色更加难看。

    前方,刀无痕却是抓住机会,整个人早已消失不见。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小道士手持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见到天云子便道,“派中发布了玄天令,说在方圆百里只要见到生人务必留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玄天令乃是门派中最高的秘令,玄天令一发,必是关系到门派生死存亡大事。但是此时,这玄天令发布得却有些莫名其妙,莫头莫脑。但天云子应了一声,想了想,好半天才嗫嚅道,“莫非莫非二神秘藏出了意外?”一想到这里,突然脸色剧变,道了一声,“坏了!刚才那小子……”

    然后又嗫嚅道,“不可能,那小子虽然出人意料,但修为似是太低……只是那小子的杀气,也似乎是太重了一些……”

    “走,追……”天云子似是有些不甘心,挟着无花对着刀无痕的方向追了上去。

    同一时间,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孩子满脸气呼呼的跟在一个中年道姑身后,也向着刀无痕的方向追了过去。

    先前,刀无痕劈退天云子后,只是看准一个方向,一路只顾埋头快跑,也不知道跑向了哪里。一路上,那个始作俑者飞天通灵鼠却早已消失不见。

    一连半个月,刀无痕只是埋头狂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自己修为低下,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身怀重宝,那还不得把自己吃了?是以,一路上刀无痕只顾埋头赶路。饿了,就吃点野果;渴了,就弄点泉水。一个人马不停蹄。埋头狂奔。这一日,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只是幸好身后没人追来。只是这连日来的赶路,虽然异常辛苦,但一路上,却把近日来修炼所得掌握得却更是娴熟,感觉修为提升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般青涩。这一段时间来,刀无痕像个暴发户般,突然间从一个不能修炼的少年直线晋级到锻体境,像是坐了火箭一般。但是却没能消化吸引。

    一路上,刀无痕一户农家“借”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这一日,也不知道行到了什么地方?只见这里灵气充沛,林木丰茂,在那山巅,似是还有着大片大片的药田。刀无痕一看就知道这里不是普通的人家,是以远远的就避开了。

    晌午时分,刀无痕正在山林里吞吃野果的时候,只听见远远就传来了打斗喝斥之声。只听一个女子道,“哪里来的小毛贼,竟敢偷吃灵药?”

    紧接着,那个女子又道,“我的飞剑呢?黄二,快朝那个方向追……”

    紧接着,刀无痕就听见无数的破空之声,似是有五六个修士竟然朝着自己藏身的方向追了过来。“什么玩意儿?简直是妄之灾……”刀无痕见势不妙,当下拔腿就跑。又足足跑了半日,方才把这群修士摆脱。于是好不容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然后又开始调节体内真气。这时,刀无痕见到在距自己的不远处,一个灰色的小家伙正在那里一手捧着一株灵药,一手拿着一柄飞剑,一口咬一下那只灵药,再一口咬一口那柄飞剑,居然就像咬豆子般,把你飞剑吃得崩嘎响,然后还一边嚎叫道,“吱吱……美味相伴,鼠生如此,真是幸福……”

    这个家伙,不是飞天通灵鼠又是谁?被这些家伙莫名其妙的追,看来也是不冤。

    这时,刀无痕猫着腰,轻脚妙手的轻轻的向那个在那里大发“鼠生幸福”的感慨的家伙靠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扑了过去。哪知刚刚身在半空的时候,突然间外面又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只听有那个女的道,“何方来的道士,怎的闯我地盘?”

    “贫道乃昆仑派天云子,追一恶徒到此,还请行个方便……”数里之外,天云子作辑道。昆仑派是中原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修士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哼,昆仑派是个什么东西?没听说过?是最近冒出来的吧?”这时,只听那女子哼了一声,丝毫不给半点情面。

    刀无痕一听,顿时也蒙了。那女子竟然不知道昆山派,是真不知道还是以前就有娴隙?难道还是这些日抓紧跑路,竟然跑出中原了?但转念一想,以自己的修为,中原大得不知道有几何,是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短短几日跑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