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22章 吞噬再现
    炼气、洞天、神通、创世、仙人——修真五大境界。(.)一个境界一重天,威力大不相同。柳飘雪从炼气士顶峰一下子晋级到洞天期修士,简直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

    这么年轻就晋级到洞天期,要是这次柳飘雪再次回到太玄门,那身份地位会一升再升,前程远大,所受的奖赐绝不会紧紧局限在长老玄静子门下,而会受到整个门派的重重嘉奖。一步登天,鲤鱼化龙。当下就威风八面,气势无双。

    “哈哈,无知狂妄之辈,现在看你怎么跟我斗?还想拿我作试炼石!现在,我已经晋升到洞天期了,你拿什么跟斗?”在这一刻,这柳飘雪突然晋升到洞天境,整个身体也比以前长高了几分,全身血气澎湃,法力无边,精力旺盛,威风凛凛。

    “小子,现在你拿什么跟我斗?”一晋升为洞天境,柳飘雪顿时威风凛凛,似是已完全不把刀无痕放在眼里。“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锻体境的修士,居然还能带给我如此的屈辱。”

    “小子,你拿什么跟我斗?连老天爷都帮我!你怎么和我斗?”此时,柳飘雪简直不可一世。锻体境的刀无痕在他的眼里,连一只鸡都不如。

    刀无痕一愣,显然柳飘雪突然晋升到洞天境远远超出了意外,但见到这种情形,刀无痕却是不惊反喜。要是自己现在遇到寻常的洞天期修士,那自己万万不是对手,绝对是身死道消的下场。这洞天期的修士不同于一般炼气士,光是境界就有着天差地别。但是,眼前的柳飘雪却是刚刚晋升,虽然力量在一瞬间骤升了很多,但是倒底还是非常弱小,法力运用也不是很熟悉,倒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去死!”柳飘雪大手一拍,凌空一掌打来,这一掌暴发出来的力量,比先前强大了数倍不止。柳飘雪完全相信,要是刀无痕中了这一掌,绝对是尸骨无存。没想到一个小人物竟然能给他以污辱。

    惯性是最可怕。刀无痕一直以来都是硬碰硬的打法,是以柳飘雪几乎是动用了全部法力,毫无保留对着刀无痕一掌打去。顿时,飞沙走石,似是整个天空都暗了下来。

    “傻.B!以为大爷我真想死啊!”刀无痕身体灵活如灵猫,腾空而起,一下子窜到了柳飘雪的身前,死死抱住柳飘雪的身体,采取得竟然是相扑摔跤的打法。

    “想死啊!”柳飘雪全身被刀无痕如铁桶一般死死抱住,当下大喝一声,浑身一震,哪知刀无痕却依然像一条八爪鱼一般,居然没能震掉。

    “去死!”柳飘雪使出大.法力,又是浑身一震,无数的法力,化成无数的无形的利刃,一个个全部刺入刀无痕的身体,似是要把身体刺成无数个窟窿,一瞬间就鲜血四溅,似血人一般。哪知刀无痕仍是死死抱着,一动也不动。

    此时,刀无痕知道自己绝不是柳飘雪的对手,先前柳飘雪还没进入到洞天境时,还可以凭借法力全力一搏。但是此时,这柳飘雪突然间进入到洞天境,早已超越了炼气士的概念,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相差不可以道计。

    但是此时,在柳飘雪的大.法力震荡下,浑身似是要震散一般,脏腑经脉也似是要碎裂一般……整个身体都不似自己的了……但是却仍然死死抓住毫不放手。

    此时,刀无痕完全是以命相搏的打法。富贵险中求。心存一丝侥幸,就是要在柳飘雪大.法力的震荡下,激发隐藏的潜力,才能出奇制胜。要是常规打法,绝对会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死!”柳飘雪发狂了,这刀无痕死命的把他抱着,让他那浑身法力难以施展,不由愤羞成怒。

    “去死!”柳飘雪气愤得无以复加,发狂的施展出大.法力,想将死死抱在自己身上的刀无痕震掉,但刀无痕依然是咬紧牙关,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柳飘雪甚至感觉到,那刀无痕的双手似是抱得更紧了。

    “我要你死,去死吧!”此时,柳飘雪憋屈得似是要发狂了,好不容易晋升到洞天期,还没来得及耀武扬威一番,就被眼前这个锻体境的小修士像八爪鱼一般死死抱住,死命都不放,空有一身法力,却一点都使用不出来。

    此时,刀无痕却是更加难受。在柳飘雪大.法力不断的震荡下,整个人已经昏迷不醒,似是要死掉一般。只是凭着那股不屈的意志,死不要命的死死抱着柳飘雪,完全变成了潜意识的行为。

    “啊!”柳飘雪终于崩溃了,全身法力不要命般的开始震荡而出,无数巨大的法力如潮水一般激荡在刀无痕的身上。此时,刀无痕已经彻底晕死过去。

    再这样下去,刀无痕早晚要被大.法力震荡得尸骨无存,生机全无。

    但就在这个时候,意识已然晕迷的刀无痕丹田深处似是有什么一动。但这些,此时的刀无痕已然感觉不到了。紧接着,刀无痕的全身像是覆盖了一层金光一般。再接下来,在柳飘雪的狂嘶中,那全身激荡而出的法力似是潮水一般涌进刀无痕的身体。

    “啊!”此时,这柳飘雪虽然警觉有异,但仍是沉浸在先前的崩溃之中。由此可见,刀无痕死不要命的抱着柳飘雪的打法,给这个杰出少年的健康心灵带来了多大的创伤与摧残。

    洞天境的柳飘雪那全身法力犹如狂潮般涌进刀无痕的身体,然后又化作汩汩的清泉,一丝丝的流向全身,修复着刀无痕全身那些受伤的经脉和肌肤,然后又开始长出一丝丝新肉,重塑着刀无痕的肌体。

    “怎么回事?我的法力?你这个妖孽,你这个怪物!”很快,柳飘雪就感觉到自己全身法力的异样,警觉不对。但是此时的刀无痕受到这法力的滋润,却把柳飘雪抱得更紧了。

    两人的法力开始彼消此长……

    柳飘雪感觉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紧张,恐惧,无奈……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还不放手?”柳飘雪感觉自己的力气越来越小……

    “你放手啊?放手啊?你这个怪物?”柳飘雪几乎要绝望了。

    “我求求你放手……我求求你好吗?算我求求你了……”

    “我求你了,放开我吧……”

    “大爷,你是我的爷,你放手吧……”

    “我给你当儿子好吗?你放开我吧……”

    “只要把我放开,你想干什么都行……”柳飘雪彻底崩溃了……

    ……

    柳飘雪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最后,终于彻底听不见了……

    ……

    刀无痕终于慢慢的醒过来了,只觉得双手发麻,全身血脉贲张。

    要是有人看到此时的刀无痕,一定会大吃一惊:全身通红,整个人突然“胖”了一大圈;一双眼睛像一对红灯笼般血红,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在打斗中撕扯烂的还是被胀.破的。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形体枯槁的大男人。而且这个大男人嘴里还不停的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才刚刚成长起来……”声音中带着丝丝的不甘与绝望,像是被人爆了菊花一般……

    两人的动作与言谈,居然是说不出的暧昧。

    啊啊啊……刀无痕感觉全身经胳似是层层寸断,把怀里的柳飘雪往地上一扔,痛得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然后忍着疼痛,然后开始静坐引导着全身暴满暴动的真气法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刀无痕终于慢慢的将全身的真气调息了下来,虽然全身仍然特别难受,但感觉不会暂时暴体而亡。

    又算度过了一个难关。正当刀无痕暗自高兴的时候,突然间,刀无痕只感觉全身饱满而又充盈的法力突然间透体而去,像是一个被吹得饱和的气球突然间被扎了一针。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出了什么意外不成……也被别人吸了不成?”刀无痕心中一急,但看了一眼昏倒在地的柳飘雪,见他仍是死猪般一动也不动。

    但是紧接着,那透体而出的真气在体外转了一圈,又突然间莫名的进入了身体。此时,那丹田处似是轰隆一声巨响,一下子被炸开了一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熔炉,又像是一个九角大鼎。先前透体而出的真气悉数进入到了那个巨大的熔炉里,化为液体一般的存在。在这熔炉形成一瞬间,天地之气不要命的进入到刀无痕的体内,生生不息,似乎是不要命一般。以身体为引,居然与天地之气形成了共鸣——在这一瞬间,居然有了一种融入天地的感觉。

    “富贵险中求。我终于成功了……我终于能够勾动天地之气进入自身,能够随意操控空间之力。”刀无痕兴奋无比,比起先前吃得那些痛苦,感觉一切都是值得。

    在这一刻,刀无痕终于晋升到炼气士的窃体境。从此以后,在空中飞行,再也不需凭借飞剑。一步踏入窃体境便于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