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50章 双剑之秘(中)
    咚咚咚……那脚步声似是又重又大的铁锤,又是点将台上那密集的鼓声,一点一点的踩在人的心口上,刀无痕终于忍受不住,“哇”的一口鲜血喷出。玉冰清几人也是脸色惨白。

    “公子,你……”玉冰清见刀无痕受伤,不由大急。但这天刑长老的气势实在太过霸道,几人像是被凝固在地一般,一动也不能动。

    刀无痕见势不妙,猛吐一口真气,顶着这巨大的威压,大手一抓,把几人抓到自己背后,强行保护起来。

    没想到这天刑长老还没有动手,光凭那修者本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和威压就差点让刀无痕形神俱灭。此时,丹田处似是有什么东西一动。刀无痕心中一喜,怕是那自己那时灵时不灵的吞噬异能要显神威了。

    但这是这时,天刑子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脸上的惊色一现而散。一阵更为霸道的威压再次袭来。或许是实力相差太大,那屡屡让自己转败为胜的杀手锏终于不再有丝毫动静。

    “小子,放下少主,留下全尸!”这天刑子一步一步逼了上来,冷冷说道。

    “哈哈……既然死了,我还怕他是不是全尸?即便粉身碎骨又如何?你当老子傻.B?哼,老子纵使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刀无痕口耳眼鼻都已沁出斑斑血迹,就连拿刀的手也在不停颤抖,似是随时都要碎裂。那粗鄙无比、与自己本命相连的大砍刀似是随时都要挣脱自己而去。整个人在这大.法力的压迫之下,难以寸动半步。心下一横,忍着粉身碎骨的危险,准备抹掉神无忌的脖子,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这时,只听哧的一声,手中的法力再也支撑不住变形金刚幻化而成的大刀。噌的一声,那粗鄙无比的大砍刀重新化为黑白双剑,自动浮现在刀无痕的身旁。在这大.法力压迫下,那黑白双剑突然哧的一声,同时发出一白一黑两道耀眼的剑光,自动飞斩向天刑子。

    “什么?飞剑护主?这是什么宝物?”天刑子见到此时的情况,先前还是沉稳如山岳,此时不由惊恐的大喝一声。但随即一声冷哼,“护主又如何?老夫照样擒杀无误!”

    这时,那剑光飞出,只见天地变色,风云涌动,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大威压骤然从飞剑上呈现出来。

    “啊……”此时,先前以为信心满满的天刑子露出恐惧的光芒,整个人凭空飞出,重重跌在地上,眼里露出不可置信的光芒。一双手掌,此时已是鲜血淋淋。显然受伤不轻。

    此时,这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刀无痕有些丈二和尚扶不头脑。不知道那好端端、牛气哄哄的天刑子为什么会在黑女两剑突然分开的时候受伤。这黑白双剑自从跟随自己一来,自己也只是一直把它当作普通的飞剑使用,也发挥不出什么功能来。更多时候,为了配合自己强大的法力,方便对敌,更是用体内的变形金刚把两柄剑变形成又粗又大的粗鄙大砍刀。哪想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突发神威,居然只是一道光芒就将接近创神期的高手击伤。

    “难道这家伙还真是个宝物不成?那老子今后也可以牛B哄哄了!”刀无痕心里想道。或许,这黑白双剑、二神传承还有着自己暂时无法掌握的秘密。只是现在,先逃命要紧。

    “快走!”天刑子刚一受伤,那巨大的威压顿减,刀无痕大手一挥,将五女罩住。然后一把抓住动弹不得的神无忌。大声说道,“想要少门主命的就来追……”

    “你个混蛋,快点放下我!”翩翩公子神无忌刚一醒来,就在那里挣扎着大吵大闹。

    砰!刀无痕二话不说,一拳打在神无忌的脑门上,将他打昏过去。动作坚决果断,下手狠辣,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看得那玉冰清几人直咋舌。

    “公子,先前,你是不是也太冲动了些……”一行几人沿着僻静小道穿行,尽量避免神风门的人追上。那梅剑沉默许久,终于还是说道。

    “冰清和我两情相悦。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在,我总不能看着别人对我的老婆大献殷勤而无动于衷吧!”刀无痕看了梅剑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再说,那神风门本来就要软禁冰玉清,要不是被我歪打正着,怕是你们几个也已经成了别人夫人了……”

    一听这话,玉冰清倒是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颊桃红,犹无映日荷红,隐隐有些兴奋的表情。

    “你还好意思笑?还不都不是因为你……”那梅剑没好气的别了一眼玉冰清。

    那玉冰清淡淡笑道,“夫君吃我的醋,说明夫君心里有我,在意我……”

    “恶心死人了……”那梅剑一听,故意作了呕吐的动作,“还没有成婚就一口一个老婆、一口一个夫君……”

    那刀无痕只是站在那里嘿嘿干笑了两句。而那冰玉雪却是脸红到耳根,将脑袋深深的埋了下去,但嘴里却说道,“这有何不可?我已发过誓,这辈子非无名公子不嫁……反正这是早晚的事……”

    这时,那梅剑款款而来,竟是对着刀无痕施了一礼,道,“公子说得是。神风门狼子野心,今日要不是公子,怕是我们几人都要遭受不测。奴家几人多谢公子多次搭谢之恩。此次回去,定当此事向教主汇报,玉女教定当重谢!”

    “四位客气了!你们是与冰清情同姐妹,再说也是患难与共,不必言谢!”刀无痕道。

    寂静,寂静,几个陷入了一阵寂静。好半天,那梅剑叹了一口气道,“只是你们这一路下去,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风风雨雨……看看天兰教主能不能给予恩赐……”

    一听这话,众人皆沉默无语。这玉女教的玉女玉冰清实在是太过耀眼,而且天兰教主又放了话,这段恋情或许到了最后,仍有诸多变数。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前途命运,岂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怕是你们天兰教主也不行。”这时,刀无痕站了起来,斩钉截铁的说道。

    一听这话,几人一阵愕然。那兰剑倒是冷嘲热讽道,“只是公子这般容易吃醋,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怕是现在,那些前来提亲的人把玉女教的门槛都踏破了……不知公子又能杀得了多少人?”

    刀无痕眼睛一翻,也没好气的说道,“要是我娶不到玉冰清,那我就把你娶回去充数……不过,对付这些人,我处有办法……”说这话,刀无痕的脸上发出一阵贼笑。

    “娶我?哼,想得美?”几姐妹不由相视一笑,兰剑脸色一红,啐道,“妹妹在这里,你也胡言乱语……你真贪心,娶了妹妹还想娶姐姐……”

    哪知玉冰清脸色一红,却说道,“要是姐姐几个一并跟了公子,那我们姐妹几个从此以后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妹妹说得什么疯话……”梅剑脸色一红。

    为防不测,几人决定绕道而行,留宿野外。夜色沉沉,伸手不见五指。几人入睡后,刀无痕在不远处的一个僻静地方,静静的盘膝而坐,将黑白双剑平放于膝前,发出一丝神识,缓缓地向白剑靠了过去。

    今天白天,这黑白双剑在大.法力压迫之下,突然间发出一抹剑光,将那接近创神期高手天刑长老瞬间击伤。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小看了这黑白双剑的威力,由于自己不擅长使剑,更是用变形金刚把黑白双剑变成大砍刀,而自己的变形金刚偏偏又法力不够,变成的黑白双剑偏偏又是粗鄙不堪,更像是樵夫用的柴刀。名副其实的把绝世宝剑当作烧火棍了。

    原来以来,那名震天下的二神传承可能只是两柄简单的飞剑而已,如今看来或许远远不是这样。可能由于功力不够,很多秘密现在还无法触及。

    神识在白剑的一刹那,只听轰的一声,那道神识像是掉进了无底深渊。紧接着,眼前又是一亮,呈现出一片雪白的世界。在这白色世界里,树木、花草连山峰石头都是一片法白,光华耀眼。

    这世界巨大无比,自成一方天地。刀无痕在那里纵横奔腾,施展出空间瞬逝大.法,在里面足足奔腾了半日,也丝毫不见边际,不知道有多大。

    刀无痕又在洁白的世界里飞腾了半日,像是来到了这世界的正中。终于看到了一个黄衫少年,手持一柄白剑,时如笔走游龙,时如天外飞仙,又时如塞外飞雪……在那里孤独的舞剑。

    这剑法,凌厉无匹,举手投足间,杀意凛然。刀无痕甚至有了感觉,怕是此剑一出,当今中州怕是无人能够接下。但是这剑法太快,快得刀无痕只能看到一团光影,竟然连一招半式也看不清。

    但是此时,刀无痕竟然发觉这个少年越是越是怪异。这个少年,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那少年练了一会儿剑,然后背着手站在那里,仰望着远方,似是在沉思,又似是在指点江山,竟然给人一种斜睨天下的气势。

    刀无痕心中大喜,没来由的涌起了一股亲热感,当下胆大包大,竟然伸出手去准备拍那练剑少年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