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57章 神机妙算之无名公子 (一)第二更
    五更第二更,要收藏收藏!!!

    ——————————

    这股药力刀无痕特别熟悉,前些日子,正是采用吞天噬道大.法将铁木世家的药园子里面的药物精吞噬一空,还将那株万年药王逼走。

    这些盔甲战士散发的药力与那铁木世家万年药园所产灵药相同。刀无痕可以确定,十有**这些盔甲战士就是铁木世家的。

    铁木世家万年药园被自己所毁,相当于毁了铁木世家的底蕴。这消息要是传出去,铁木世家在中州修真界的地位恐怕一落千丈。如果铁木世家将消息全面封锁,那么数百年上千年之后,铁木世家又可以慢慢恢复。但要是现在有人将铁木世家的情况透露出去,很有可能在修真界引起动荡。甚至有门派会对铁木世家不利、甚至有灭门之祸也犹未可知。

    所以,现在铁木世家最好的办法就是千方百计的封锁消息。

    而封锁消息的最好办法就是让所有知情的外人全部消失。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刀无痕想清了这一点,心里隐隐有些担忧。没想到这一路下去,最大的隐患不是天苍教,不是神风门,而是铁木世家。由于干系重大,关系到铁木世家万年传承,看来这铁木世家绝对不会轻易罢手。这一路上,看来又少不得恶战连连。

    事虽如此,但只是怕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去告诉涵云长老,可能人家非但不会领情,而且还会被冷嘲热讽。

    一时之间,刀无痕又不由陷入了沉思。

    ***

    “我若设伏,必定会在桥下以法宝隐身。待众人行到中央时,以成妖成精的云雾精灵为配合,突行偷袭。那被袭者多半就会尸骨无存!”微风吹拂,一身黄衫的刀无痕站在山巅,望着百丈外的断魂桥,发出声声感慨,言语慷慨激昂。犹若一个书生激扬粪土,指点江山。

    “那个家伙说得什么疯话?”涵云长老听到刀无痕在那里高谈阔论。不由掀开窗帘,对身边的人不悦道。但看到此时这里断魂桥的如此险恶,也不由心里一惊。听刀无痕一提配,心里也不由想到,要是真有人在此设伏,那还真是有些麻烦。想罢,当即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道神识,探向断魂桥那云雾深处。

    这时,只见刀无痕站在那里,继续慷慨激昂道,“当然,在此处设伏,隐藏气息的法宝是少不了的。否则,稍稍有心之人用神识一探,那岂不是就被轻易发现?前功尽弃?”

    涵云长老一听,好像这小子说得倒也有些道理。只是自己先前发出的那道神识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一身黄衫的刀无痕站在迎风处,衣抉飘飘,玉树临风,看起来倒更像一个儒士。那八台轿里的玉冰清看着此时的刀无痕,不由看得痴了。正准备张嘴呼唤,旁边几个修士急忙上前,大手一扬,几道法力激喷而出,将里面封锁得严严实实。

    一听到刀无痕的话,那梅剑却是心里一凛,她与刀无痕接触尚久,知道这人有勇有谋,不会无矢放失,难道他真得发现了什么不成?

    玉女以女弟子居多,女弟子在教中有具有崇高的地位,而相比之下,那些男弟子倒是只能做一些打杂的粗活了。这时,一名玉女教的男弟子走了上去,道,“涵云长老叫你过去叙话!”

    刀无痕居高临下,躬下身子,耳朵半边侧着,对着那名男弟子道,“你说是涵云长老叫我叙话?”

    那男弟子一听这话,不由一怔,感觉这话没错,回道,“是的,涵云长老叫你叙话。”

    “哦!”刀无痕点了点头,对那弟子道,“既然是涵云长老要叙话,那就叫她过来吧!”

    一听这话,那男弟子又是一怔,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眼前这个主儿还真当自己是个范儿不成?长老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长老叫他叙话,居然还敢叫长老过来。

    见这名男弟子立马就要勃然大怒的样子,刀无痕道,“是涵云长老找我叙话,我没听错吧?”

    那正要勃然大怒的修士一听,然后又点了点头,道,“是!”

    “那就对了。是长老要找我叙话,又不是长老要找我叙话,那自然是她过来才对!”刀无痕作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淡然道。

    “那这样说也对!”这修士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又找不出话来反驳。只得点头道。然后转身准备向涵云长老身报告。

    “公子,既然你喜欢冰清妹妹,那就应该对长老的话言听计从。”正在这时,梅剑踏空而至,生怕涵云长老勃然大怒。不由前来劝道。

    “我喜欢冰清妹妹不假。我此行正是要向天兰教主提亲,叫天兰教主将冰清姑娘许配于我。”刀无痕眼睛看着不远处云雾缭绕的断魂桥,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梅剑道,“请问姑娘,在你的心目中,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奴才重要?还是一个有风骨的饱学之士重要?”

    “那自然是饱学之士重要!”梅剑不由脱口而出。这时,刀无痕已转过身去,看也不看身旁的梅剑,道,“梅剑姑娘,你敢不敢与我一赌?”

    这时,涵云长老对刀无痕本来就无甚好感,此时又见他那般作派,要不是看到几女的情面上,恐怕此时早已一掌甩了过去。正准备喝令一行人继续前进,见刀无痕要与梅剑相赌,又不由忍不住好奇、耐着性子停了下来听听下文。

    “赌什么?”梅剑一怔,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个公子竟然还与自己相赌,忍不住回答道。

    “我无名以项上人头作赌,我赌这断魂桥之下必有埋伏。梅剑姑娘,你可敢一赌?”刀无痕大手举起,然后又突然挥下,一副胸有成竹,斩钉截铁的样子。

    梅剑鄂然道,“公子为何这般肯定?”

    “我只问你敢不敢赌?以项上人头作保。我无名今天要是输了,就立马把项上人头给你!”刀无痕双眼逼视。

    “那依公子所言,此局该如何破解?”看到刀无痕那斩钉截铁的模样,竟然又脑袋相赌,当下也就信了几分。涵云长老突然凌空而至,禁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