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76章 马行空
    全天五更,第五更。再求收藏!明日继续!!

    ——————————————————————

    “哪里跑?”松柏子出手如电,大手探出,演化出道来,五根手指犹如五根擎天大柱,紧紧刀无痕和童香香两人困住。

    “哪里来的小王八羔子,竟然敢惹到太玄门的头上。”此时,松柏子怒不可遏。这两个家伙居然当众骂她非礼,这让他情何以堪?这么大把年纪了,这张老脸往哪里放?虽然大家都知道那事情是假的,但还是会作为饭后茶余的笑料谈资。“哪里来的两个小杂种?把你两个家伙大卸八块,也难以抵消我心头之恨。”松柏子越想越怒,越想越气。

    “那个小妞儿,说我占你便宜,那我等会儿就占给你看。汲了你的真元,炼成药渣。”松柏子怒吼。

    “哈哈,老王八羔子,你上当了。”刀无痕见这大手抓来,身体避无可避。一把将童香香护在身后,干脆站在那里,哈哈大笑道。

    “上当?上什么当?”松柏子一怔。

    “你太玄门做的什么事,你不知道吗?说不定现在,那玉女教的人已经进入到落叶洞了……”刀无痕手里捏了一把冷汗,万一这松柏子先把他们抹杀了,再返回洞府,那今天麻烦可就大了。

    “什么?”那松柏子一听,急忙匆匆转身就走,甚至连他们两人也顾不上了。

    刀无痕和童香香长舒了一口气。刀无痕道,“实力啊实力……”

    ***

    太阳西下,凉风习习。

    玉女教涵云长老和太玄门长老松柏子正在那里相谈甚欢,像是多年的老朋友。早已忘了先前以性命相搏的刀无痕。

    修士无情,人情如水,实力至上。

    此时,玉女玉冰清正在屋里待字闺中,整个人哭得像个泪人儿一般。本来以为会顺利逃跑,哪想还遇到了太玄门的马行空。差点有性命之忧,还多亏了刀无痕以性命相搏,急中生智。

    一想起刀无痕,玉冰清的眼泪又开始流淌。但却不知道被人施了什么法术,越是痛苦,脸上的神情却越是容光满面、笑脸盈盈,丝毫看不出半点忧伤。

    ***

    刀无痕和童香香并肩而行。此时,落叶洞口的人群已经散去。那里面强大的禁制也悉数破去,一切又恢复了原貌,一切又是风平浪静,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

    两人站在那里,定定看着落叶洞。不知道这太玄门为何要掳走玉冰清,想到这里,刀无痕不由杀机迸露。

    “滚,看什么看?”突然间,一个声音从洞府里传来,紧接着,一股大.法力从里面传了出来,同时向刀无痕和童香香攻击。

    两人都是法力浑厚之辈,这些法力还没有近得身前,便悉数消融不见。

    紧接着,里面飞出五个青年修士,这五个修士都是洞天境第一层的修士。这五个修士一出门,见是刀无痕和童香香,不由痛骂道,“这是哪里来的不开眼的王八羔子。”刀无痕和童香香先前坏了太玄门众人的好事,本就怒不可遏。但还没想到这时这两人竟然还胆敢跑到门口来耀武扬威。呼啦啦的就围了上来,将刀无痕和童香香两人围住。

    “住手!”正在剑拔弩张的时候,从洞府里又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这声音不大,但是这声音响起以后,这五人却全部都乖乖退下,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神情恭敬之极,像是在恭迎这人出来。

    这时,只见一个蓝衫青年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这蓝衫青年约摸二十来岁,脸如玉、眉如剑、脸色冷俏,像是散步一般,背着手,踱着方步,缓缓洞府里面走了出来。举手投足间,像是有莫大的威风。

    “大师兄!”

    见这青年缓缓走了出来,这五个先前还是飞扬跋扈的弟子全部躬下身子,齐声叫道。

    这青年却只是点了点头,像是早就习以为常般,然后慢慢的向站在那里的刀无痕走去。顿时,刀无痕就感到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迫而来。

    举手投足间,像是有天地杀伐在手。

    年纪轻轻,修为已到绝顶,竟然隐隐有道的痕迹在流淌。

    而他的修为,好像也仅仅是在洞天境的第三层,没想到就有道韵在流淌。一看就知道是天姿聪慧,惊艳绝伦之辈,只要不夭折,以后绝对前途无量。这青年一步一步向刀无痕走来,竟然想生生以道法将刀无痕压制。

    但是刀无痕是何许人也,天生就是修炼的怪胎。而童香香却是天下少见、修真界最为神秘的体质——神凰体。

    “太玄门,马行空!”这时,刀无痕缓缓开口道。

    太玄门马行空,为中州青年一代第十高手。一年前,刀无痕在逃亡的时候,吃了别人的奔雷兽。那个时候,马行空怕是一根手指,就将刀无痕压死。哪像现在,即使面对面,也是浑然不惧。

    只是这马行空号称第十高手,那日铁木横叫板天下青年才俊,不知道这行第十高手怎么避而不战?

    “哈哈,不想二位竟也知道在下……”马行空哈哈一笑,知道两人法力高深,自己的压迫失去了作用,不由收起法力。

    “只是不知太玄门在何处得罪了二位,二位竟要处处跟我太玄门过不去?”这时,马行空话锋一转,冷冷的说道。“哼,要是二位是无理取闹。那今天,就都别想走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我太玄门好欺负。是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待马行空话刚说完,身后的五个修士长当呛的一声拨了出来。紧紧的将刀无痕二人围住。

    “先前,只是个误会。”刀无痕打着哈哈,满不在乎的说道,“这里进出的人员神神秘秘,让我以是天苍教的余孽。得罪了得罪了……”

    马行空定定看着二人,看了半晌,才忽然间笑出声来,哈哈大笑道,“既然是误会,那就好说好说……”

    笑罢,这马行空突然转身就走。看到马行空的背影,忽然间,刀无痕一惊,不由自主的说道,“是他?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