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78章 掌教召见
    今日五更,第二更。求收藏!!!

    ——————————————————

    第二天一大早,刀无痕就怀抱白剑,昂然挺立在天杀台上,等着马行空的到来。或许,今天又是一场龙虎斗。

    一夜之间,也不知道是谁散播的消息,那个叫无名的散修居然要挑战中州年轻一代的第十高手——太玄门马行空。

    马行空在号称年轻一代第十高手,是青年一代的翘楚。名气实在太大。这消息一传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第十大高手排名,那是无数人的无数尸骨垫底才造就的名声。有多少成名的青名才俊,想去挑战马行空,结果无一不惨死其剑下。

    年轻一代十大高手,无一不是年轻一辈中的传奇人物。天资非凡、前途无量,没想到如今竟然有人公然挑战。

    “那个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竟然挑战马行空?”

    “那个小子究竟是不是散修?那小子怎么生猛得一踏糊涂,好像生怕天塌不下来?”也有人提出了质疑。“你们有谁见过这么生猛的散修?”

    “唉,看来,那个无名小子的好运到头了,竟然没事干去挑战十大高手。那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干去找死。”

    “那小子能够打败铁木横,说不定还真有两下子!”

    ……

    一时之间,人们议论纷纷。

    而就在刀无痕抱着白剑在天杀台上闭目养神的时候,玉女教里正在闹翻了天。这时,太玄门长老松柏子在正在玉女教的大殿里暴跳如雷,大吵大闹。一夜之间,自己带来的五个弟子全都消失不见,就连那本命符都已感觉不到。很明显已经被人杀了。而偏偏连尸首都没有留下,证据全无。显然对方手段高明。

    此时,见到松柏子在那里又吵又闹,玉女教掌教天兰教主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太玄门那么霸道,你的弟子是死是活我怎么知道?”

    “好好好!你们玉女教等着,给我等着……”一听这话,松柏子怒极。

    “哼!”这一下撕破脸皮,天兰掌教也就怒火冲天,“你们太玄门究竟想干什么?竟然在玉女教里公然掳走玉女。真当我玉女教是好欺负的吗?”

    “好好好,这亲我不提了,我们走……我们走……”这时,松柏子暴跳如雷。说罢,带着马行空立马御空而去。像是生怕有人会再杀了司马行空一样。

    ……

    刀无痕一个人站在台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直到中午时分。那梅剑才来到天杀台上。没好气的说道,“就你一个人逞能,就你一个多事,天天你都有事。还在等?看你能等多久?”恨恨的盯了一眼刀无痕,跺了跺脚道,“就你多事儿。那马行空早已经走了。看你还能等多久?”

    一听这话,人群里“轰”的一声就闹开了。没想到这次比试竟然爆了个大冷门,竟然以马行空不辞而别而告终。简直是让人们大跌眼镜。但就在这里,刀无痕却一把推开梅剑,大喝一声,“小心!”猛然一剑拍出,身形暴退。那天杀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这马行空竟然以这种方式出现。

    刀无痕凝神静气。马行空有飞天宝衣隐身,看不见,摸不着,倒是极难对付。

    所有的人都被台上间突然出现的变故惊呆了。见到刀无痕的样子如临大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大喝,“给我出来!”紧接着,一只大手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一把向天杀台上的某处抓去。这个声音冷冷的说道,“天杀台上,讲究得是光明正大。这个规矩,任何人不得破坏。”

    砰!像是有长剑劈在那大手上。紧接着,那只大手就缩了回去。台上,再无动静。先前,竟然是玉女教老辈人物出手。惊走了马行空。

    那马行空果然不愧为年轻一代的第十高手,竟然能够从玉女教前辈人物手中逃脱,虽说是借助法宝,但本身法力却不可小视。

    片刻,那个苍老的声音才说道,“年轻人,你走吧。现在没事了。”

    刀无痕才在众人的注视中下了天杀台。此时,梅剑却是脸色苍白,调息了片刻,好半天才说道,“涵云长老叫我来通知你,说天兰教掌要见你。”

    “你说什么?天兰掌教要见你?”虽然刀无痕想到了上千种可能,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天兰长老会亲自召见他。只是不知道这天兰掌教召见自己所为何事。

    ***

    玉女教,天兰教主行宫里。

    高冠玉衣的天兰掌教正在笔走游蛇,洒墨挥毫。挥毫间,一副泼墨山水画跃然纸上,云雾缭绕,苍松仙兽,似是活物一般,里面隐隐有道法自然流淌。这副画刀无痕以前就见过,竟然是刀氏家族摆在半刀殿中、作为压制十三都天绝杀大阵之一的灵山观想图。

    见刀无痕走进来,天兰掌教也不回头,只是在那里继续挥毫洒墨。

    刀无痕静静的站在那里,也不说话,背若标枪,就那样直直的、静静的站在那里。

    从中午一直到太阳落坡,刀无痕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看着天兰掌教在那里临摹灵山观想图。

    而天兰掌教也没有丝毫转身的意思,一直在那里作画。像是丝毫不知道刀无痕站在身后一般。

    从后背看上去,这个背影给人了一种温暖和柔和的感觉。但是刀无痕却是知道,站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一个杀伐果断,杀人不眨眼,当今中州修真界最有权势的修士之一。哪怕站立时间再久,都丝毫不敢升起任何轻视之心。

    一个就在那里心无杂念的画着。

    而另一个少年,就那样规规矩矩站在身后。背影,笔直如标枪。

    下午太阳落坡了,天兰教主终于在那副画上盖上了自己的大印。然后,又站在画前,仔细欣赏着。

    “明天,是玉女教提亲大会。”终于,玉兰掌教缓缓说道。

    “哦!”刀无痕应了一声。

    紧接着,屋里又陷入了永恒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