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131章 鼠灾
    看着静静归来的刀无痕,独孤杀一行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像是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没有看见一般。

    地底世界,又被称为被放逐的世界。很多地面世界流浪来的修士,哪个没有几个热血的故事?

    恩怨仇杀,在修真界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

    这一行人继续前行,见到魔兽就杀。

    越往前走,感觉地底世界越是混乱:有天魔飞舞,有修士的尸体横陈,不明有怪兽的尸体散发在路边,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恶臭。河流已被悉数污染,不时有巨大的山峰被那些妖兽撞断,或者被强大的修士斩断。

    本就不多的灵气也早已被污浊。

    本来,刀无痕原来打定主意,再去劫掉几个门派的灵龙为已所用。但眼前的景象,早已让他打消了念头。这个时候趁火打劫,肯定会引起众人公愤。

    这时,突然间,挂在刀无痕胸口的玉佩开始闪烁不停,是玉女教在召唤自己马上回教。果然,不大一会儿,就见不少弟子四处飞跃,各自到了门派进入地底世界的域门。

    原来,这地底世界突然出现的变故被地面世界已有所觉察,于是各大门派便提前召回参加血色试炼的弟子,提前结束试炼。这些参加血色试炼的弟子都是各大门派和世家的宝贝,生怕有任何损伤。要是一个门派参加血色试炼的弟子全部损伤,那就至少损失了门派里面年轻一代的大部分精英,其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所以,往往在血色试炼中,很多相互之间有仇隙的门派就会想尽办法撕杀,互毁根基。

    这次,昆仑派弟子在血色试炼中全部死亡,甚至连一个传话的人都没有。不知道要在修真界造成多大的震荡。

    “好,小友。你先行一步,我先在地底世界转转,多杀一些妖兽后,也很快就会回到地面世界。到时候,我再来玉女教寻你!”见刀无痕要走,独孤杀大笑道。刀无痕与这一行人一一告别。

    独孤杀这一行人战力强横无比,想必想了那些极少数的绝世人物,也没有几人能伤到他们了。

    刀无痕施展空间跳跃能力,无数的空间,一步跨过,几步就回到了地面世界。

    看着周围熟悉的山山水水,刀无痕猛然吸了一口气,作了一个深呼唤。道,“总算回来了。”

    “小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你小子怕死,进入地底世界之后就躲在我玉女教的域门之处等待召唤?”涵云长老刚刚在那里召唤刀无痕,没想到这刀无前这么快就冲了出来。整个人不由一愣,打趣道。

    “嗯,那地底世界又黑又暗,寸步难行。无事可做,所以我就天天躲在域门处睡大觉,等待你的召唤。”刀无痕看了一眼涵云长老,满嘴跑马。

    听见这些话,和涵云长老一便前来迎接刀无痕的一些女弟子,有的掩嘴而笑,觉得这个未来的玉女姑爷好奇怪;有的觉得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靠谱,脸上甚至还露出了鄙夷的笑容。

    “咦?洞天境第三层?”涵云长老发出一道神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在地底世界仍有奇遇,这才多久?几个月不见,居然又从洞天境第二层晋级到第三层。按照这个速度,那还了得?

    “我成天没事就在地底世界睡觉,可能是地底世界灵气太过充沛吧,没想到醒来以后居然发现自己晋级了。”刀无痕看到涵云长老吃惊的样子,故作风清云淡地说道。

    “胡扯!”涵云长老见刀无痕满嘴跑马,不由凤目圆睁,“谁都知道地底世界灵气匮乏,那些门派必须要有灵龙才能修炼。”

    然后看了一眼刀无痕,带着众人转身就走。

    刀无痕伸了一个懒腰,就打瞌睡般摇摇晃晃跟着涵云长老向玉女教派走去。

    刚刚回到玉女教内,刀无痕就感觉到无数的神念在自己身上扫射。知道是这些玉女教的老古董和前辈在查探自己。刀无痕假装不知道,放开了神念让这些人查探。

    果然,装逼的刀无痕很快就感觉到这些神念中的惊讶。不由心头暗喜。

    “公子回来了?”刀无痕刚刚回到洞府不久,就见梅兰竹菊四剑走了出来。看见四剑到来,刀无痕不由喜上眉梢,在玉女教,也只有四剑算得是自己要好的朋友了。

    “怎么这个样子?”但刚一看到四剑,只见这四女脸色憔悴,双手紧紧捂住手中飞剑,像是生怕飞跑了一般。

    “唉,都是那些该死的老鼠闹的。”见到刀无痕回来,梅剑有气无力的坐了下来,秀眉紧皱。

    “老鼠?你们一群修士居然还怕老鼠?”刀无痕一听,一下子就乐了。“你真以为你们是普通的小女子啊?居然还怕老鼠?”

    “公子,你不知道啊?这些老鼠可恶之极,狡猾不得了。天天四处乱转。最初还好,只是偷吃玉女教的灵龙。天天骚扰,把玉女教的灵龙弄得嗷嗷怪叫。”菊剑一听那群老鼠,顿时就来气了。

    “后来,玉女教就专门派人守着灵龙。但那只老鼠依然胆大无比,居然还敢当着我们的面在那里吞吃灵气。”竹剑也在那里气气的说道。

    “更可气的是,后来,那只老鼠吃灵气吃厌了。居然天天跑来偷吃我们的飞剑。”说到这里,兰剑有些哭笑不得,“我们教内好多姐妹的飞剑都叫那只怪鼠给吃了。头一天还是好好的,第二天起来,就只剩下一个剑柄了。真是可恶。越是品质越高的法器,那家伙越是偷吃得更欢。弄得我们教内好多姐妹连武器都没了。所以我们这些姐妹天天什么事都不做了,就是护着自己的法器。”

    “那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竹剑举着小拳头,往空中狠狠的一砸。“真该把他捉了吃肉!”

    一听到这里,刀无痕也忍不住大笑失声。这只老鼠太可爱了。

    “你还好意思笑。连我们派内的太上长老都出动了,但就是拿这些老鼠没辄。真不知道这个怪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不知道还要折腾多久?”菊剑长叹了一口气。说罢,将手里的飞剑抱得更紧了。

    刀无痕忍不住哈哈大笑。心中一动,一定是那个家伙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