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132章 灭鼠大战
    “吱吱……吱吱……我是一只小小鼠,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_)我这样的要求不算太高?”几人正在那里说着话,突然间,一阵犹如野狼般的嚎叫传了过来。

    一听见这阵野狼般的嚎叫。梅剑就死死地将耳朵捂住,蹲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苍天啊,大地啊,救命啊。是谁啊,替我啊,杀了这破鼠啊?”那菊剑一听这声嚎叫,脸上立马现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竹剑和兰剑也是哭笑不得。

    听这声音,刀无痕已经能够确定,普天之下,能有这么极品的老鼠,非飞天通灵鼠不可。

    这时,这头身若巨猫,全身披红戴绿、一身打扮妖艳异常的飞天通灵鼠正后腿着地,前爪伸着,对着天空奋力的嚎叫,正一如继往沉浸自己那美妙的歌声中。

    “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我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唱到忘情处,竟是双眼含泪,面露孤单痛苦之情。

    “太感人了,太天才了,我应该去当歌星才对。”唱毕,飞天通灵鼠发出一声痛嚎。顿时,玉女教内,又有一大群弟子满地打滚,哭笑不得。

    “布阵,祭法宝!”这时,随着天兰掌教一声大喝,四个创神期的太上长老手持一张巨网,犹如天神下凡,突然凌空而降,罩向正在那里洋洋自得的飞天通灵鼠。

    这张巨网名叫是一件上品法器,名叫遮天网。顾名思义,连天都能遮,其威力可想而知。

    这头老鼠实在是太可恶了。这一个月以来,就把整个玉女教闹得鸡犬不宁。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大摇大摆,目中无人,生生把他玉女教当作他的后花园了。这还不算,甚至连弟子的飞剑都吃,而且还吃了个大半。是可忍,孰不可忍。玉女教的弟子硬是拿他没有办法,逼不得已,只是出动太上老者,动用法宝,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捕鼠大战。

    四个创神期高手占据四方,随着一阵恐怖的法力波动,眼看就要将飞天通灵鼠罩住。突然之间,只见一道金光一闪,飞天通灵鼠一闪而去。一对后腿突然发力,噌的一下就跑到了遮天网的背面。然后,在上面打了一个滚,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又才站起来,一对鼠眼乱转,戏谑的看着几人。

    突然间,那站在遮天网上面的通天通灵鼠伸出两只前爪,扣在眼角和眼角,吐出了一条长舌,对着站在那里指挥若定的天兰掌教作了个鬼脸。

    哧!天兰掌教抬手发出一道真气,猛然刺向飞天通灵鼠。飞天通灵鼠眨巴眨巴眼睛,身体轻轻一飘,轻易就避开了天兰掌教的攻击。

    “静!”几乎是同一时间,四位太上长老和天兰掌教同时出手,打出一道道恐怖的法力,想将这头怪鼠禁锢起来。但说来也怪,明明觉得已将这头老鼠禁锢住了,正准备去捉拿时,飞天通灵鼠就在禁锢的法力打了一个滚,然后站起身来,露出一对洁白的鼠牙,如老鼠打洞般,对着前面的咬了几头。一条鼠洞就在禁锢的法力中形成,然后哧溜一声就钻了出去。

    双腿一蹬,跃上半空。怪怪的看着几人。开口说道,“难道我唱歌不好听吗?你们竟然要抓我?”样子很纳闷很无辜。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一句话,差点没把几大创神期高手气死。

    “我吃了你们的灵粹,大不了以后我天天给你唱歌听!”见几人依然不依不饶,飞天通灵鼠继续说道。

    一直苦瓜脸的执法长老终于在一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天兰长老也有些哭笑不得。道,“谁要听你唱得那破歌?你走得越远越好!不要再在我们玉女教捣乱了。”

    “审美疲劳。”一听这话,飞天通灵一蹦三尺高,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兴奋的道,“我知道了,你们天天听我唱同一首歌。久了,就出现审美疲劳了。那我另外去学新歌。好,我这就去。”说罢,立马就转过身去。看那样子,好像就要急着就学新歌一般。

    “站住。你给我站住。”天兰掌教发出一声巨喝,这时,任是再蠢的人,也知道这老鼠非同凡响。既然不能捕捉,那就尝试着交流吧。

    “有事么?我还要急着去学歌呢?”飞天通灵鼠眨巴眨巴了两眼,一本正经的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跑到我们玉女教来捣乱?”气度雍容华贵的天兰掌教站在那里,对着半空中的飞天通灵鼠招了招手,“或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哼,你们这点手段,比臭小子的手段差多了。是想趁着我不注意出其不意的把我抓住吧?”飞天通灵鼠一对黑眼睛乱转,对着天兰掌教说道。“我才不上当呢?”然后,转过身来,对着天兰掌教走了几步。

    “不过,告诉你我也无妨,我就是天上地下谁人不知的飞天通灵鼠。我是上古神兽。”说这话时,飞天通灵鼠将头高高仰着,一副趾高气昂的姿态。

    “上古神兽?胡扯,你不就是一只老鼠吗?”执法长老一声大喝。

    “你见过有我这么帅的老鼠吗?”飞天通灵鼠表现出一副你好没见识的模样。

    几人一时气结。

    “好了,你上古神兽就神兽吧。”天兰掌教摆了摆手,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争吵。道,“你为什么要在我们玉女教胡闹?”

    “注意你的用词。我不是胡闹,我是在你们玉女教等一个人。然后,再顺便吃了一点东西而已。”飞天通灵鼠给了一个天兰掌教一个白眼。

    “等人?你在玉女教里等什么人?”听飞天通灵鼠一说,天兰掌教当下气得够呛,但还是很纳闷的问道。

    “哼,这个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了。不过,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飞天通灵鼠老气纵横的说道。“不过,那家伙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好了,我要去练歌了。大不了我以后不再去吃那些飞剑了。这样行了吧?”飞天通灵鼠呈现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是一只小小鸟,我飞上了青天才发现自己从此无依无靠,每次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睡不着。我怀疑是不是只有我明天没有变的更好?未来会怎样究竟有谁会知道?幸福是否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突然间,在玉女教的一个洞俯里,又传来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吼声。

    “咦?那家伙终于回来了!”不等几人说话,飞天通灵鼠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