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139章 东陵野
    见那骷髅头激射而至,一股若有若无的青烟猛然喷出。(.)东陵野的脸上稍稍出现了一丝呆滞的神色,但随即又恢复如常。手中的大棒子猛然砸下。

    砰!大棒子一下子砸在骷髅头,将那骷髅头砸得粉碎。

    哼!白骨书生发出了一声冷哼,像是丝毫不以为意,手中折扇一开,又是一连串的骷髅头激射而出,攻向面门。这时,先前被东陵野一棒砸碎的骷髅头化为一道淡淡的青烟,在打斗台上慢慢的弥漫开来,将两人团团包裹起来。

    见青烟升起,白骨书生的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得意之色。

    如先前一般,东陵野怔了一怔,只是这次神情呆滞的时间明显比上次要久上那么一丁点。见东陵野神色呆滞,白骨书生得意之色更盛。心道,“这个蛮子,以为将骷髅头击坏了就赢了吗?殊不知这骷髅头只是一个引子,击碎之后,释放出的妖族的妖香才是真正的杀招,妖族的妖香是你蛮族能够抵挡的吗?”

    见东陵野神情呆滞,台下的不少修士也看出了一些门道。

    但东陵野只是呆滞了那么轻微的一段时间,呆滞的时间不长不短,手中的大棒子正好迎好那激射而来的一连串的骷髅头。只见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东陵野手中的大棒子连连挥动,在一瞬间,就将这一连串的骷髅头砸了个干干净净,化为一堆堆粉末,坠落在地上。

    这时,先前还神色得意的白骨书生脸色苍白,显然没想到东陵野竟然将这么多的骷髅全部都砸碎了。这一次,即使赢了,也是损失惨重。自己最为依仗的法宝损失了,在下一场决战中没有合适的武器,同样也是难以取胜。

    台上青烟更胜,台下的修士已经看不清台上的情况了。

    “妖族的妖香吗?”见青烟升起,那东陵野大嘴一咧,露出洁白的牙齿,大大咧咧的说道,“这玩意儿对我无用。”一边说着,一边还用一只大手将这妖香扇到自己鼻上前,猛烈的呼吸。“嘿嘿,知道不。我手中的这个大棒子对妖香免疫。”说着,将手中的大棒子举起扬了扬。果然,那白骨书生就见到那个精鄙无比的大棒子在猛烈的吞噬着这里的妖香。妖香中,大棒子显得更加晶莹剔透。

    “你你你……”白骨书生脸色一变。猛然想起蛮族有一位先祖曾与妖族的先祖通婚,那位妖族的先祖不仅将妖香的修炼之法传给了那位蛮族的先祖,甚至连破解之法也一并传了。为这件事,妖族和蛮族当时还大动干戈,但后来却不了了之。

    “这个……”见白骨书生脸色突变,这个看上去憨厚无比的粗鄙野人东陵野扬了扬手中的大棒子,“这个就是东陵破先祖的大腿骨制成的。”

    这时,白骨书生脸色铁青,先前这个家伙装成那副模样只是为了引诱自己上当。害得自己白白损失了一件法宝,可谓损失惨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家伙实在是太阴险了。此时,看到眼前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脸上还做出一副无辜相。白骨书生脸色苍白,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或许是因为先祖的原因,这时东陵野并没有动手,只是无辜的看着眼前的白骨书生。白骨书生随手抹去嘴角的血污,抱了抱拳道了声“承让”就飞身下台。

    这时,东陵野的脸上又恢复了先前那副迷糊和憨厚相,拄着大棒子,大大咧咧的从台上走了下来。台下的观战的修士赶紧让开一条道来。很多修士心里直打鼓,眼前这个看上去憨厚无比的蛮族,好像并不是就如这个家伙看上去的那憨厚。

    东陵野提着大棒子,大大咧咧的钻进附近的一个比试台前。然后,钻到比试台的最前面,左瞅瞅右瞅瞅,选了一个空地,大棒子往地上一扔、垫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看着台上的打斗,脸上露出憨笑,还在那里不时鼓掌。

    看到这个身披兽皮的家伙大大咧咧的从坐在那里,身后的一个修士眉头一皱,很是不悦对着东陵野喝道,“他妈的这是哪里来的野蛮人?是乞丐吗?要饭的滚远一点。”

    东陵野转过身去,看了一眼身后这那个身着华贵的修士,这个修士是飞剑门的弟子肖萧。看到肖萧,东陵野脸上露出一阵傻笑,大大咧咧道,“我晚上来找你”。然后连同屁股,将大棒子向旁边挪了挪。便继续看着台上的比试。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剑拍死你!”肖萧勃然大怒,一步踏上,对着坐在那里东陵野一脚踏下。老子是何许人也,你一个臭要饭的野蛮人居然还敢对我使脸子?简直是不想活了,老子这一脚不把你踩成肉饼才怪。

    旁边的修士见肖萧一脚踏向这个野蛮人,也没多看,心中只道那个没长眼睛的野蛮人活该倒霉,惹上了不该惹的主儿。此时,场上打斗激烈,众人看了一眼一步踏出的肖萧,便继续抬头看着台上的情况。

    台上的这对修士打斗异常激烈,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汉子正在对阵一个脸色阴沉的少年,这个少年道术古怪,举手投足之间,不时有奇怪的木偶小人儿出现。这些木偶小人儿越战越强,像是杀不完般。这个脸色阴沉的少年就是多年没有出现过的机关术传人。

    而那个青年壮汉,动作威猛无比,大开大合,杀伐之气剧烈。竟然修真界很少见的巨灵体。

    吱嘎!野蛮人东陵野头也没回。这时,台下观战的修士就听见一阵骨胳断裂的声音。

    飞剑门的修士欺负一个野蛮人嘛。这些修士丝毫没有在意。紧接着,台下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把那个家伙扔出去,免得在这里影响观战。”有修士看着台上,头也不回的说道。

    “你等着,我们飞剑门饶不了你的。”这时,只听那个发出惨叫的声音有些不对。回头一看,没想到竟然是飞剑门的肖萧抱着腿在那里痛苦嚎叫。很显然,这个飞剑门的弟子肖萧的大腿被人打折了。

    “听见没有,有人要把你扔出去。”东陵野坐在大棒子上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这时,人群哗然,飞剑门在整个修真界是出了名的护短,这个野蛮人打伤了门下的弟子,已经惹下了滔天大祸。

    “你你……你给我等着,飞剑门是不会放过你的。”肖萧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眼前这个野蛮人。

    “砰!”这时,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野兽人东陵野猛然将屁股下面的大棒子抽出,砰的一下砸向肖萧的另一只大腿。

    吱嘎!又是一阵骨头断裂的声音。

    至始至终,野蛮人都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丝毫没有回过去看一眼这个双腿被打折的飞剑门弟子肖萧。

    人群里,顿时寂静无声。只是有不少修士悄悄的后退、移动,悄悄地避开眼前这个野蛮人。不一会儿功夫,野蛮人东陵野就在拥挤的人群中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真空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