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03章 常识害人
    “蚂蚁打哈欠,好大的口气。(.)”见刀无痕说话如此狂妄,四大家族所有人脸色剧变。风尘朴华脸色阴沉,“就凭你如此大的口气,今日也绝不能留你。我四大家族要杀的人,从此以后,天上地下,无人救得了你。”

    “阿弥陀佛!怎么会这样呢?这是为什么呢?”糊涂大师不断地低喧着佛号,凭他满脑袋满是佛经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先前还是众人皆欢,大家皆乐的场面,怎么会在顷刻之间大打出手?

    “是吗?绝不能留我?我看,纵使我向你们讨饶,你们也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四大家族,我记住了。来日我必然会报今日之情!”刀无痕说罢,重新又祭出了变形状态下的震荡波,——一个巨大到无人能及的灵气炮,灵气聚集,一发发灵气炮对着下方的太极八卦大阵猛然喷出。

    “大胆!活该千刀万剐!”见刀无痕一不做二不休,将道器(别人自是不知道那玩意儿叫变形金刚)对准太极八卦阵狂轰。风尘朴华脸都白了,也不顾不得对付将刀无痕捉,来不及考虑,手中中品道器山河扇连连就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巨大屏障,将太极八卦阵死死罩住。此处重地非同小可,太极八卦阵一毁,魔头出世,四大家族立马就有灭顶之灾。此时,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生生用山河扇护住太极八卦阵。

    “你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竟然敢换挑战四大家族的威严!”战王明月见风尘朴华出手,诡计之下,定当将这小子拿下。哪知事情瞬间败露,这个小子居然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动手毁了太极八卦阵,放出不死邪魔之头。当下脸色剧变,一拳打出。顿时,空气中发出砰砰的巨响,一拳之威,竟然将空气打爆。

    “钻探兽,上!”自从修炼到神通境以后,堕落金刚的空间跳跃能力也是水涨船高,不知道比原来厉害了多少,身形在空气中划过无数道残影,跳跃过层层空间,终于躲过了战王明月这交织着法则的一拳。但却是同时释放出钻探兽来。

    钻探兽,这个变形金刚中“拆迁办”似的强大的机器蠕虫,犹如一个长约数十丈的钢铁大蛆,双眼冒着绿光,一出来就摇头摆尾,全身就散发出恐怖的气息,砰的一声撞向风尘朴华的中品道器山河扇。

    “什么鬼东西?”见到这个怪物虫子,风尘朴华脸色再次变色。将太极八卦阵护得严严实实的山河扇一抖,一座巨山喷涌而出,砸向这只巨大的机器里蠕虫。

    这只机器蠕虫似是全身无骨,也不躲闪,头一仰,身子一挺,在一瞬间,就将这座大山中间打了一个大洞,从大山中间钻了过去,出现在山河扇附近。

    “战王明月,快来抗住这只怪虫!”在这一刻,风尘朴华终于不再平静。这只虫子看上去没有半点法力波动,但以这种方式来破解自己法力,以前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生怕这只大虫在山河扇上打出一个洞来,再钻到太极八卦阵里,将不死邪魔的魔头给挖了出来。

    “该死!”战王明月另一招还没有打出,就见到那只钢铁蠕虫,又听见战王明月的惊叫,只得放下刀无痕,一步跨出,大手抓向大虫。

    “施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下面封印有绝世大魔,释放出来后祸害无穷!”糊涂大师见刀无痕祭出法宝,拼命的破坏太极八卦阵,想将地底魔头释放出来。这个慈眉善目的少年得道高僧在那里低喧着佛号,一脸地不满。

    “不对不对……不对你个头……”刀无痕没好气的对着糊涂大师乱骂一通。在祭出御天敌的空间桥的那一刻,一把抓住这个低喧佛号的少年僧人,猛然召回变形金刚震荡波和钻探兽。哧的一声,众人只待眼前一花。刀无痕和糊涂大师早已消失不见。

    “追!”正准备出手的狂野千秋和轮盘开山见刀无痕突然消失不见,大喝一声,遁起身形,但四周哪里还有人。这时,轮盘开山抡着大斧头,对着刀无痕逃跑的方向一斧劈出。顿时,似是把空气都劈开了一条裂缝,一道交织着天地法则的杀气对着空间桥上的刀无痕紧逼而来。

    “变幻空间,错乱时空!”刀无痕见状,不敢丝毫大意,急忙大喝一声,也不看方向,空间桥随意一转,勘破时空。在空中又连续几次变幻坐标,自己也不知道到了哪里,终于确定后面无人追来,这才将一路上不断挣扎的糊涂大师放下。

    “你怎么能这样呢?我说施主,我也只是说了你两句吧,你怎么能这样呢?”刀无痕刚刚把糊涂大师放下,糊涂大师就开始闹开了。

    “你可以走了。”刀无痕见糊涂大师开始说话,抬起头来,不冷不热的说道。

    “我说施主啊,你怎么能这样呢?你看这里荒郊野岭的,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现在又叫我走,你说我怎么走呢?”糊涂大师见刀无痕叫他走,不由飞到半空,四处望了望。只见这里一望无垠的都是奇山怪石,偶尔还有妖兽出没,然后又回到刀无痕的身边。见刀无痕不理不睬,于是又开始念叨开来。

    “我说施主啊,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叫我以后怎么去面对别人呢?出家人讲究有始有终!”

    “我说施主啊,做人要厚道啊,你不能摞到这荒郊野岭,就不闻不问啊……”

    这个和尚就在那里单手打禅,一手握着那串中品道器彼岸念珠,一边对着刀无痕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念叨个不停,一直说了整整一个上午。只把刀无痕说得头大如斗,直想找个地方把自己的头埋起来。

    刀无痕知道,只要自己一走,四大家族必定会对这个少年僧人下手。虽然不知道这个糊涂大师出自何方名山大刹,但事关四大家族生死,四大家族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外人”。是以自己带的时候,随手就把这个和尚带上一并逃离。哪知现在才发现,无疑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大麻烦。

    刀无痕甚至怀疑,这个和尚以前在古刹里究竟是在修习佛法还是整天就在喋喋不休修炼“说话禅”。

    这个家伙,你这样烦忧我,难道我就不会收拾你吗?

    刀无痕见这个家伙在那里喋喋不休,也不理会,独自跑到树林里,不大一会儿功夫,就打了一只又大又肥的孢子,又在山上采了一些野果,悄悄的放在身上。

    将孢子剥皮、洗净。然后在捡了一些枯柴,将孢子架上柴火,然后慢慢在柴火上面炙烤、翻滚,肥嫩的乳油滋滋的滴在火堆里,柴火燃得更旺了。

    糊涂大师见刀无痕如此这般,依旧是在那里不断的摇头晃脑,“出家人不杀生,残忍残忍。”

    刀无痕一听,心中一喜。出家人不伤生、不吃肉,老子等会儿不饿死你也要馋死你。

    刀无痕将架在柴火上面的孢子烤得香油乱冒,香气四溢。前世的时候,地球上的烧烤可是名闻遐迩。街边随便搭一个小摊,摆上几张简易的桌椅,不管什么东西,放那烧烤炉上一放,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吃得津津有味。

    刀无痕在柴火上慢慢的翻烤着烤得金黄的孢子,然后,又在上面洒上孜然。立马就香气四溢。果然,这一下,糊涂大师像个小孩子般,蹲在地上,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架在柴火架子上面的孢子,不停地吞着口水。

    刀无痕心里得意洋洋。小样儿,馋不死你。哼,可惜你是和尚,能看不能吃。看着这小子两眼放光,刀无痕又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坛好酒,将泥封拍开。这是当初刀无痕离开中原时,刀老族长特意为他准备的陈酿美酒。泥封一拍开,顿时香气四溢。

    咕咚!和尚咽了一口口水。

    一想起等会这货看着自己吃肉时的模样,刀无痕心里更加得意。

    孢肉熟,酒香溢。刀无痕自己都有些忍不住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特别是两年的苦修,都有好些日子没有这般招待过自己了。见双手漆黑,上面还有些油腻。看了一眼这里香喷喷的食物和美酒,跑到溪沟里把双手清洗了一下。

    一路上,刀无痕都在想像着呆会自己喝酒吃肉时那货那渴望而又欲拔不能的眼神,刀无痕的心里就得意之极,心里乐滋滋的。

    刀无痕把手洗净,慢慢腾腾回到火堆旁,像是看到了天底下最为不堪入目的事情一般,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此时,那货见刀无痕回来,不断的打着饱嗝,一手撕扯着孢子肉,一手抱着酒坛,油光满面,在那里吃得正欢。又肥又大的一只孢子,就在刀无痕去洗手的当儿,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只巨大的骨架架在火堆上。

    “不好意思,你烤得这个肉太好吃了。我都忍不住吃完了。”这货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但手上却哪里有半点的不好意思,将最后一块孢子肉喂进嘴里,咬了一口,孢油乱喷。然后又拿了出来,对刀无痕道,“要不,这点留给你!”

    这货居然把那么大的一头孢子吃了个精光。

    刀无痕看着上面的口水,坚决地摇了摇头。有些抓狂地说道,“不是说和尚不吃肉吗?你又吃肉又喝酒,还是不是和尚?”

    糊涂大师白了一眼刀无痕,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回答道,“谁说和尚不吃肉?练功需要一个强健的体魄,不吃肉怎么行?”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让刀无痕哭笑不得的话来,“更何况,他们都死了,我只是在我的肚子里面超度他们而已!”

    刀无痕的肚子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咕咕的响了起来。

    “要不,我去给你摘点野果?”糊涂大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刀无痕。

    “不用了!”刀无痕感觉自己莫名的抓狂。郁闷无比地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野果喂到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这些野果本来是为这货准备的,哪知现在却变成了自己吃。心里不由愤愤有平,“以后谁他.妈说和尚不吃肉喝酒我跟谁急。”

    糊涂大师见刀无痕在那里吃着野果,有些感激地说道,“你真好,专门烤肉给我吃,却自己吃着野果……好人呐……”

    一听见这话,刀无痕忽然有了一种想把这货摁在地上狂揍一顿的冲动。

    ……

    半夜,明月高悬。看着酒足肉饱的糊涂和尚翘着二郎腿、心满意足的睡在火堆旁。睡梦中,似是还在无限回忆着今晚那香喷喷的烤肉,不时咂巴咂巴着嘴巴;甚至还偶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得意满满。

    和尚不是不杀生吗?我引出猛兽来,看你怎么办?刀无痕躺在树上,吃了几颗野果后,腹中又开始饥肠辘辘。

    这时,刀无痕祭出两尺大小的大黄蜂。虽然一直召唤不出大黄蜂,但感觉这个由威震天变幻而来的大黄蜂还是很好用的,虽然实力不强,但反应敏捷,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够随时召回。

    虽然现在有了震荡波,震荡波也有着强悍的侦探能力,但是震荡波实力过于强大,弄不好就搞出强大的动静。这深更半夜的,还是大黄蜂这个小不点儿好。

    大黄蜂祭出体外以后,就开始在这不知名的山上四处游走,到处寻找山上的妖兽。

    不知名的山上,虽然荒芜,但妖兽并不是想像中的那般多,但大黄蜂搜巡之下,还是发现了一头正在沉睡的、虎头狮身的虎头狮。

    两尺大小的大黄蜂手持着一根细细的木棍,身子轻轻一纵,就跳到虎头狮的面前,将手中的木棍伸出,轻轻地虎头狮的鼻子上挠挠,然后使劲地往虎头狮的鼻子里一捅。

    吼吼吼!在这一刻,虎头狮猛然被惊醒,发出暴怒的声音,从地上一跃而起,对着面前两尺来长的钢铁小人儿大黄蜂扑了过来。

    大黄蜂身形小巧,动作灵活。虎头狮一扑之下,大黄蜂就在眼前消失不见。下一刻,就出现在虎头狮前面的不远处。虎头狮看到只是一个两尺来高的小人儿,并无多大威胁。对着大黄蜂愤怒的了两声,又开始继续睡觉。

    大黄蜂见虎头狮没有追来,很是意外的挠了挠后脑勺。又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趁着虎头狮不注意的时候,再次将树枝捅进了虎头狮的鼻孔。

    吼吼吼!虎头狮再次咆哮而起,四蹄腾空,对着大黄蜂猛然扑了上来。大黄蜂身形灵动,再次躲开。虎头狮咆哮了两声,愤愤地看着大黄蜂,似是有些气愤,狠狠的瞪了一眼大黄蜂,然后又开始睡觉。

    这一次,大黄蜂有些恼了,三番五次捉弄虎头狮,这个家伙就是不追来。大黄蜂举着一个大大的棍子,虎头狮刚刚睡下,就捅了过去。

    呜!大黄蜂刚刚举起大棍子,虎头狮的双眼一睁,眼露精光,嘴巴一咧,一把将大棍子抓下。大黄蜂惊出一身冷汗,见势不妙,趁势将大棍子扔掉,一口气跑到数百丈之外,不断的拍了拍胸脯。在地上等了一会儿,见虎头狮还是没有追来。

    大黄蜂恼了。

    这个大个子,三番两次戏弄都不追来。哼,看不起自己咋的?

    大黄蜂又找来一根巨大的木棍,走到虎头狮的面前。虎头狮睡得正酣,见大黄蜂走来,头也不抬。这一次,大黄蜂的身体陡然变大,一下子就成身两丈的巨人,手举着大木棍,劈头盖脸地对着虎头狮的脑袋狠狠的乱棍打下。

    吼吼吼!

    这一次,虎头狮双眼一开,见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巨人,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巨大的身躯一跃而起,扬起一阵狂风,对着大黄蜂扑了过去。

    “我的乖乖……”大黄蜂见虎头狮追了过来,不怒反喜,就这样在前面屁巅屁巅拔腿就跑。

    虎头狮凶狠无比,一路上激起无数的腥风血雨,无数的大树被撞断。但大黄蜂以速度见长,发怒的虎头狮怎么追也追不上。

    一路上,大黄蜂时快时慢。故意激怒着虎头狮。大黄蜂在前面死命的跑,虎头狮在后面拼命的追。片刻功夫,大黄蜂就将虎头狮引到了糊涂大师睡觉的火堆旁。

    刀无痕见大黄蜂引来了这个似虎如狮的庞然大物,心中得意洋洋,佛法普渡众生,和尚不能杀生,看你怎么对付这个怪物。刀无痕将大黄蜂召回体内,躲在树上,得意洋洋地看着下面的糊涂大师。

    果然,虎头狮见追逐的大黄蜂突然消失不见,眼前的火堆旁出现了一个熟睡的秃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声声咆哮如雷,飞扬着四蹄,对着熟睡的糊涂大师就扑了过去。

    刀无痕洋洋自得,等着下面的糊涂大师大呼小叫。哪知等了半晌,那糊涂大师并没有想像中的大叫大闹。刀无痕很是好奇,抬头一看,下面悄无声息。不由再次将身子往旁边的树上挪了挪。此时,只见下面的糊涂大师在那里大发神威,手中的彼岸之珠凌厉无比的飞了过去,三下两下将虎头狮囚住。然后伸出铁拳,对着虎头狮的脑袋一骨脑儿的砸下。

    三拳两拳,就将虎头狮的脑袋砸烂。一时之间,鲜血飞溅,脑浆迸裂。那场景,惨烈无比,简直是比屠夫还冷酷残忍。边打嘴里还边骂骂咧咧,“你这个混蛋,打扰我的清楚,我现在就来超渡你!”

    糊涂大师威猛得一踏糊涂,直把刀无痕看得目瞪口呆。只在这时,突然间,只感觉肩头一热,身后的巨树树枝化作一头妖兽的嘴,对着刀无痕的肩头咬了下来。

    刀无痕不由大惊,再也顾不得看下面的糊涂大师了,凌空一掌拍出,巨大的真力激射而出。那巨树却像是活了一般,身形移动,又似是掌风中翩翩起舞。

    这个巨树,竟然是万年难得一见的毒树,——噬魔树。噬魔树身含剧毒,但体内所蕴含的,却不是寻常的毒素,而是一种类似法术之类的存在。一旦被咬,却是极难治好。

    刀无痕在上面和那棵大树搏斗,在下面收拾完虎头狮的糊涂大师大声说道,“施主,发生了什么事了,用不用小僧来帮忙?”

    此时,刀无痕郁闷无比,大声吼道,“不是说和尚不能杀生吗?你怎么就把虎头狮给打死了?”

    “谁说我杀生了?我只是送他们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糊涂大师在下面一本正经的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