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27章 全部吞噬
    第027章全部吞噬

    就在玉面道长一惊讶的一瞬间,这种酥麻的感觉突然间变得分外强烈,似是触电一般(玉面道长不知道什么叫触电,为作者形容!)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从来都没有过。事出反常必有妖。玉面道长警觉不对,本能的后退数步,整个人腾空而起。但这种怪异的感觉却是依然紧追不舍,玉面道长只得继续后退,直到这种感觉消失才停了下来。

    刀无痕看到玉面道长此时的情形,知道这是眩晕在变成为机器人的时候,可以用电磁脉冲攻击敌人的特殊能力。电磁脉冲本是由核爆炸和非核电磁脉冲弹(高功率微波弹)爆炸而产生,具有很强的攻击作用,为满足不断发展的军事需要,后来还发明了专门的电磁炮,其威力可想而知。

    这种能力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被刀无痕这个怪胎带来了域外文明变形金刚,是以将所有的不可能全都变成了可能。

    “我要收你作宠物!”变形金刚眩晕见玉面道长不断后退,吃了大亏,扬着左手的铁笼子,笼口突然打开,大步踏上,对着玉面道长不断地叫喧。声音中夹杂着嘶哑的金属声音,显得分外清脆。

    “你?混蛋!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玉面道长发出暴怒的声音,直想一巴掌把这个法宝变成的怪物拍死,这个家伙,说话太可恶了。

    “好,你不是想得到我的法宝吗?那就看看究竟谁怕谁?”刀无痕先前和铁血四祖战斗,如今信心满满,眼前这个虽然是半王境高手,但毕竟只有一个人,当下大手一挥,带着变形金刚眩晕,冲了上去。

    一个神通境的修士的竟然想对付眼前这个半王境高手。本以为刀无痕会带着三人突然暴走,哪知这家伙居然还只身冲了上去,见到刀无痕的如此举动,不由有些目瞪口呆。

    “瞬间跳跃!”刀无痕手持白剑,将堕落金刚的空间跳跃能力运用到极致,下一刻,整个人便突然出现玉面道长的面前,挺剑便刺。而这时,眩晕继续发出强大的电磁脉冲攻击玉面道长。

    “来吧,作我的人宠!”眩晕一面攻击着,一面大声叫喧着。

    趁着电磁脉冲这个东西刚刚出来,不好好的卖弄一下,刀无痕实在是有些不大甘心。

    “找死!”这一刻,玉面道长也似是没有想到刀无痕竟然敢单枪匹马冲上来,下一刻,玉面道长感到受到莫大的污辱,尊严受到严重挑战,暴跳如雷。一瞬间就将残缺的世界祭了出来。

    这个世界虽然残缺,但里面有风、有雨、有闪电。世界一出,只听哗啦一声,世界里就刮出一道闪电,对着眩晕劈了出来。玉面道长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电磁脉冲,但是此时,却是发出一道闪电,无形之中,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妙不可言。

    眩晕的电磁脉冲虽然厉害,但玉面道长却是半王级高手,比刀无痕这个神通境高手第一层的高手高出了不知道多少倍,境界太低。这道闪电劈来,看似无形,却是猛然劈在眩晕发出的电磁脉冲之上,滋的一声发出巨大的闷响,空中火花飞溅。

    眩晕身形暴退,受到这道闪电的反噬,突然间进入到刀无痕的体内休养。

    但正在这时,一张大网突然间对着玉面道长罩了下来。偷天网先是悄无声息,但是很快,就突然出现,将四周的空间凝固,要将玉面道长整个人装进偷天网。

    “破!”玉面道长发出一阵怒吼,小世界犹如一道活着的神兵,强横的力量对着偷天网攻击而去。

    在强横的力量之下,偷天网的器灵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自动收缩到刀无痕的手里。但在这时,刀无痕提着手中的白剑,对着玉面道长一剑刺出。哧的一声,坚硬无比的小世界犹如切豆腐一般,被白剑一剑刺透。

    玉面道长一惊,本来这种神通境的小修士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自己的世界无坚不摧,但没想到现在这个小子竟然凭着一柄白剑伤了自己的小世界。

    “世界之剑!”玉面道长发出一声怒喝,将残缺的世界凝聚成一柄长剑,激荡着世界之力和天地法则,对着刀无痕横扫过来。

    刀无痕心里一阵可惜,先前一剑刺穿玉面道长的小世界,但却没能运转吞天噬道,将法力吸出。要是能将眼前这个半王级高手的法力吞噬,那自己法力将进境到什么样子?

    但正在刀无痕深感可惜的时候,玉面道长的世界之剑已经攻到。剑光所过之处,世界为之凝结,似是突然间冰封千里,将所有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全部冻融,任人宰割。

    富贵险中求,恶向胆边生。突然间,刀无痕心里一横,世界之剑横扫而来,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于是当下作了一个异常大胆的举动。白剑横举,对着世界之剑缓缓平推过去。吞天噬道大.法疯狂运转。

    这时,刀无痕在做着一个试验,能不能在战斗中以吞天噬道对手,获取对方功力。要是这种功法能够修炼成功,从此以后,天下之大,但尽可去得。

    铛!两剑相撞,世界之剑被刀无痕的白剑拦腰斩断,一股残余的世界之力一骨脑儿进入到刀无痕的体内。玉面道长先是一惊,后又一凛。惊得是那小子手中的利剑不知道是什么构成,竟然如此厉害,破坏自己的坚硬的世界就犹如斩瓜切菜一般,轻轻松松就给破坏。

    肯定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但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竟然看不清这件法宝的品阶。这一下,把玉面道长惊得非同小可,以自己半王境的修为都看不清对方一件法宝的品阶,那法宝莫非是传说中的仙器?神器?

    这个念头一出,当下就将玉面道长惊得非同小可。仙器、神器,这些可是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属于可遇而不可求。在各大门派都是属于镇压底蕴的存在……一想到这里,玉面道长双眼发出贪婪的光芒,近乎痴呆地盯着刀无痕手中的白剑……要是自己拥有这么一柄剑……

    下一刻,玉面道长作了一个令他后悔终身的决定:一定要将这柄剑抢夺到手!

    本来,玉面道长已觉察到刀无痕先前的功法有古怪,隐隐能够吞噬自己的法力,但是这时,早已被贪婪冲晕了头脑,这些足以致命的想法正好被他忽略了。

    一个想拼命的吞噬法力,另一个想拼命地获取别人的宝贝,两人都是心计多端,但在这一刻,居然不谋而合,一拍即合。

    白剑围绕着刀无痕的身体上下旋转,犹如一个流动的箭头,将全身护得风雨不透。而这时,要是细心观察,这时以刀无痕的身体为中心,周围的灵气全都开始进入到体内,形成一个若隐若现的涡窝。

    “天地之大,世界入我。”玉面道长发出一声大喝,残缺的世界对着刀无痕当头罩下。

    童香香似是看到了刀无痕的想法,骂了一句,“这个疯子。”童香香虽然不知道刀无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总隐隐感觉刀无痕的修炼的功法不是那么简单,这个家伙总在关键的时候死缠烂打,而最后的时候却总是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倒是这时,糊涂和尚见玉面道长将世界罩下,大喝一声“不好!”。和皇甫依依一个祭出颇岸之珠,一个祭出灵蛇游龙剑,对着玉面道长的小世界砸去。

    小世界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但却只是颤了一颤,又开始纹丝不动对着刀无痕罩下。

    “哧哧!”正当糊涂和尚和皇甫依依在担心的时候,玉面道长的小世界里面传了一阵利尖划过薄纸的声音,刀无痕就像一个旋转的陀螺,飞速地旋转着,就似一个电钻,从小世界里面冲了出来,凌空而上。

    “哼!”这时,玉面道长更加确定了刀无痕手中的是神兵利器,见刀无痕冒出,一个巴掌对着刀无痕的脑袋拍了下去。当空就将刀无痕拍了进去。

    白剑割开小世界,世界之力极其强大,白剑只能够吞噬到点点法力。旋转的白剑裹住全身,玉面道长的世界之力很难伤害到自己,已立于先天不灭。无意之中,刀无痕竟然发明了白剑的另外一种用法,刀无痕不由惊喜交加。

    玉面道长一把将刀无痕再次拍进小世界后,不一会儿功夫,刀无痕却又冒了出来。

    虽然刀无痕法力低微,世界损毁很是轻微,但玉面道长还是感到一阵阵肉痛。这个像钻探机一样的家伙再这样下去,非得把好不容易的世界撞得支离破碎不可。不由动了心机,准备将小世界祭回。

    刀无痕用白剑裹住全身,第一次感到白剑无坚不摧,心中正自高兴,见玉面道长在缓缓收回自己的世界。刀无痕一急,悬在世界的正中,突然将白剑收回体内,抓住世界的晶璧,疯狂的运转吞天噬道。

    这时,正在收回世界的玉面道长感觉全身一颤,就感觉全身的法力透过世界的晶壁进入刀无痕的体内。

    玉面道长心中一惊,但也不甚在意,只道这小子的功夫略略有些古怪,但还没有到能够对抗自己的地步,依然是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世界。

    这时,刀无痕像无赖似的,紧紧吸附在世界的晶壁上面,开始疯狂的吞噬着玉面道长的法力。

    “哼,找死!”玉面道长脸色铁青,一个小小的神通境修士三番五次的吞噬自己的法力,简直是冒犯天威,待我收回世界后,一把捏死你。

    玉面道长加速收取自己的世界,只听“哧”的一声,残缺的小世界就被急速收到体内。一门心思想吞噬法力的刀无痕却是措不及防,一下子被近到玉面道长的身前。

    玉面道长看到眼前的刀无痕,发出一声冷笑,道,“小子,你三番五次冒犯我,现在,本王赐于你死亡。”嚓咔一声,玉面道长一把捏住刀无痕的脖子,像提小鸡一般提了起来,道,“小子,先前不是很猖狂吗?”

    童香香三人见突然间形势逆转,刀无痕竟然被人提了起来,几人当时就蒙了。刀无痕冒冒失失的冲上去,先前竟然把玉面道长的小世界都给戳穿,生猛无比,至少再不济,逃跑也应该绰绰有余,哪想会像现在一样被人当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你你你……”正在几人的无限担忧中,玉面道长却是脸色突变,似是见到鬼一般,手一松,一把就要将刀无痕扔出去。

    几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都长吐了一口气,这一下,至少刀无痕有救了。但这时,几人的眼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刀无痕就似一个赖皮一般,粘在玉面道长的手里怎么扔都扔不掉。

    “乾坤震!”感觉体内法力流失得越来越多,玉面道长越来越惊恐,急忙使出乾坤震,体内的世界之力化为巨大的震荡之力,想将刀无痕震掉。

    但这时,粘在手上的刀无痕却依然一动不动掉在那里。

    “好好好,老夫今天阴沟里翻了船!”玉面道长脸上显出绝决的神情,两只手臂突然离体而去,吊在刀无痕的脖子上面,显得很是怪异。

    “现在才想走?晚了。”这时,刀无痕吞噬了玉面道长的部分法力,感觉信心满满,战力无限,整个人站在那里,犹如一个魔神。将在体内经过温养的眩晕祭了出来,眩晕一出来,看到面前的玉面道长,又在那里大声喝道,“人宠,哪里逃?给本座当人宠,本座不会亏待你的。”

    眩晕这一高呼,把玉面道长气得差点一个跟头。

    眩晕一边高呼,右手变成了个电子加速炮,对着玉面道长发射出巨大的电子脉冲攻击。

    “你们这些混蛋!”玉面道长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没想到今天竟然败在一个神通境高手的手里,彻彻底底在阴沟里翻了船。但就在玉面道长顿了一顿的功夫,赤手空拳的刀无痕已经张开双臂冲了上去,一把将玉面道长搂在怀里。嘴里叫喧道,“我看上你了,难道你还想跑不成?”

    无限担心的几人集体当场石化。这时,皇甫依依竟然好奇地看了一眼童香香,童香香变得脸色绯红。“这个家伙,上次对付霸鼎康也是这样……”

    刀无痕冲了上来,没有任何动作上的花哨,一个铁桶箍就扑了上去。

    “找死!”玉面道长早已暴怒,法力凝聚而成的世界之剑对着刀无痕当头劈下。这时,刀无痕似是昏头昏脑一般,竟然不避不闪地冲了上去。童香香几人见此,相顾失色。童香香的神凰火焰当头烧了过去,糊涂和尚的彼岸之珠也迎了上去。正在此时,眩晕的脉冲炮弹也射了过去,三方力量形成叠加之势,生生将玉面道长的世界阻在空中,顿了一顿。

    就在世界之剑顿了一顿的时候,刀无痕的铁桶箍已经紧紧箍住玉面道长的身体。

    顿时,玉面道长就感觉全身法力犹如滔滔洪水一般,不要命的涌入到刀无痕的体内。

    “哼,小子,想吞噬我的法力?老子撑死你!”玉面道长见状,发出一声怒喝,哪知刀无痕的身体就似一个无底洞一般,再多的法力都能容纳。这时,玉面道长是彻底的怕了。随着法力的流失,心中升起了一股淡淡地恐惧。怕是再这样下去,就会因为法力枯竭而死。

    “去死!”这时,对着眼前这个近乎于赖皮似的少年,玉面道长所有的法力、天大的法术全都难以施展,反而是法力运转得越是厉害,就往刀无痕的体内流失得就越厉害。到了最后,竟然也如地痞流氓一般,全无半点高手风范,手肘、脚顶、膝盖,甚至连嘴巴全都用上了。但刀无痕的身体越来越是坚硬,到了最后,竟然如生铁浇铸一般,怎么啃也无济于事。

    渐渐地,玉面道长感觉全身软了下去,一股绝望的情绪终于冒了出来,有气无力的喃喃说道,“你这个恶魔,你会遭报应的?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荒庙的道士,你吞了我的法力,他们会找你报仇的。”

    “你这个恶魔,你知道大荒庙有多么厉害吗?他们会把你生吞活剥……你知道大荒庙的手段吗?”

    半晌,玉面道长见刀无痕没有反应,仍是在拼命吞噬法力,玉面道长又开始喃喃道,“你这个恶魔,你饶了我吧,我给你做牛做马,当牛作马都行……我的是奴隶……”

    此时,刀无痕已开始彻底晕迷,吞天噬道大.法只是本能的运转,吞噬着玉面道长的法力。慢慢的,玉面道长说话的声音也终于开始缓缓的小了下去;慢慢的,终于不再说话。

    刀无痕全身似是一个气球一般,全身真气激荡,胀胀的,鼓鼓的。

    玉面道长已经开始彻底没有了声音。但是突然之间,玉面道长双眼一睁,精光四射,面露狞狰之色,大声道,“小子,你杀了本道爷,本道爷也不会让你好过。”说罢,突然间头顶升起一道巨透明的灵符。这道灵符一接触空气,顿时升天而起,腾空而去。速度之快,叹为观止。童香香几人甚至还来不及反应,这道灵符已经在空中消失不见。

    但随即,玉面道长已经颓然倒地而亡。玉面道长竟然在最后回光返照之际,放出了信讯。

    刀无痕呆立当场,突然间发出一声哈哈大笑,紧接着,咚的一声倒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