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38章 对手
    ()    第038章对手

    “小子,老实点,再动我就扭断你的脖子!”刀无痕刚刚化妆成铁血门修士大摇大摆向外走去,突然间一道绳索从天而降,将身体紧紧捆住。随即一只手捏住脖子,传来了威胁的声音。

    身体稍稍一挣扎,那条绳子就越扎越紧;越是挣扎,越是难以动弹。

    在修真界,有一个非常厉害的法宝,叫“捆仙索”,专门用来对付修士之用。意思是神仙都能捆绑,更何况普通修士呢?

    终rì打雁,没想到竟然今rì被雁捉了眼。平素时,都是刀无痕四处棒打别人的闷棍,哪知此时,竟然一不小心被别人偷袭成功。

    那只手细腻而又冰凉,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女人的手。但是此时,人为刀殂我为人肉,刀无痕不敢丝毫大意。这女人能够单身匹马闯进这里来,很明显不是普通的善类,很有可能说到做到。就像自己先前偷袭巡逻的修士一样,不动声sè咔嚓一声就彻底解决了。

    此时,听见这个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刀无痕很是乖巧地嗯嗯的点头不己,生怕惹恼了背后这个莫名的杀神,遭受无妄之灾。

    见这个俘虏如此老实,这个美少女脸上露出了满意而又鄙夷的神sè。这个样子,正好少去一番逼问的手脚;但作为男人,却是如此没有骨气,这少女心里隐隐还有一丝厌恶。

    这个少女正是东荒大神殿裁决殿主人赵清清。

    铁血门和东荒大神殿非敌非友,互为牵制。如果说天下动荡,最先有反应的必是东荒大神殿和铁血门。

    那rì赵清清手持神木令,走出落rì山后,隐隐感觉神木令有异,这位东荒大神殿的圣女踌躇之下,就径直摸向了铁血门的总坛,然后随便抓了个舌头。正好,这个舌头就是刚刚被禁制逼了出来的刀无痕。

    “我现在问你话,你要老老实实的给我回答。否则的话,本姑娘随时都会捏断你的脖子。”赵清清捏着刀无痕的脖子,一边恶狠狠的说道。在说话的同时,右手还加大了力道,差点让刀无痕窒息而死。

    刀无痕的喉结咕咚了一声。但还是不住的点头表示着忠心。开玩笑,我可不能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妞儿手里。

    “血魔王可在里面?”赵清清压低了声音。

    他妈的,血魔王是谁?老子不知道呢!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但刀无痕却仍是将脑袋点得似小鸡啄米一般,“是是是”的说个不停。

    “山里面有哪些人?他们在干什么?”赵清清见这个舌头很是配合。先前刀无痕发呆的时候,也被她看作是在沉思和思考,这种反应令她很满意。

    狡兔死,走狗烹!刀无痕知道这人问到了关键地方。估计回答完后,立马就会给自己来个“咔嚓”一下。这时,刀无痕喉头不由自主的咕咚了一下,嘴巴张开了一下,但张了半天,却是没有发出声来,似是被捏住脖子的小鸡一般,嘴巴张得老大,却是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赵清清见刀无痕咕咚咕咚地半天说不出话来,也似乎意识到脖子捏得太紧,喝了一句“小子你可不要耍什么花样”后,便将手上的力度放小了一些。刚一放松,刀无痕双腿一屈,屁股一蹲,重重的撞在赵清清的小腹上,饶是赵清清修为不弱,顿时,也不由手一松,蹬蹬蹬地后退数步。

    “小姑娘,你居然敢俘虏你家大爷!你不想活了。”刀无痕双手被俘,整个人如一个大棕子般,被捆得结结实实,但嘴里仍然唠叨个不停。

    “就这点本事,还想从本姑娘手里逃脱?”赵清清看着刀无痕就要冲上来。刀无痕看着赵清清一脸朦朦胧胧,显然被什么宝贝遮住了真容。见赵清清就要扑上来,刀无痕的脸上露出很是轻蔑的神sè,道,“好男不给女斗,对付你这种小角sè……哼……本大爷连手都懒得动……哼,你就会乖乖地给本大爷求饶……”刀无痕的脸上露出不霄一顾的神sè。

    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绝世高手?一个到手的俘虏居然还敢如此轻视自己,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赵清清见到刀无痕的神sè,当下气得够呛,甚至比先前刀无痕挣脱自己的掌控更加愤怒。堂堂神殿圣女,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等轻视,更何况还是一个俘虏?当下一声娇喝,手一扬,捆绑刀无痕的捆仙索就如蛟龙盘树一般,开始不断收缩,似乎要将刀无痕身体绞碎。

    “来人啊,这里有刺客!”见赵清清似乎发了怒火,刀无痕的脸上仍上露出轻蔑,突然间,仰起头来,对着天空就是一嗓子。

    “在哪里?”

    “快快快……在那边……”

    ……

    果然,刀无痕这声音刚刚吼完,这里的声音就此起彼伏,空中人影不断。

    刀无痕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你这个混蛋,算你狠!”虽然刀无痕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无知者无畏。但赵清清却是知道,这里可是大名鼎鼎的铁血门的总坛,魔门重地,龙潭虎穴,稍不注意,就会将小命丢在这里。见四处都是翻飞的修士,任凭赵清清如何胆大妄为,也不由骤然sè变。当下不敢丝毫停留,转身就走。甚至连捆仙索都不管了。

    刀无痕见状,也急忙跟了上去。刀无痕是无意中进入到这个地方,找不到出路,也知道这个地方邪门的很。幸好来了一个前来抓舌头打探消息的赵清清。

    “你跟着我干什么?”这个俘虏居然主动跟着自己跑?这个看上去一脸俊俏的家伙满肚子都是坏水。赵清清当下jǐng觉情况不对,从这小子行动来看,除了那身衣服,怎么也不像是铁血门的人。见刀无痕紧紧跟在身后,不由压低了声音怒喝道。

    “我是你的俘虏,你不是要杀我吗?既然你要杀我,我自然要跟着你……”刀无痕脸上露出一阵诡异的笑容。见赵清清满脸寒霜,心中忌惮,这里人生地不熟,要是这个女子突然使诈,在前面乱跑一通,甚至故意引入陷井,那可不是好玩的。当下一大嗓子吼了起来,“大家快来,刺客在这里!”

    刀无痕刚刚吼完,立即又有无数的人影跟了上来。

    “你这个混蛋!”赵清清恨得牙直痒痒,但不敢作丝毫停留,转身就跑。本来赵清清就是这般算计,想将刀无痕带到死胡同yīn一下,但一看到这里四处都是人影,情况危急,却又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赵清清似乎对这里的地形分外熟悉,经过无数次的迂回曲折,终于逃了出去。眼前出现了一片一望无垠的山野。

    刀无痕见赵清清依然奋力逃跑,半天也摸不清情况,也不知道是不是逃出铁血门总坛,也只得跟在赵清清的身后,紧追不舍,不敢落下半步。

    “哼,好小子,居然yīn老娘。看老娘怎么收拾你!”赵清清见刀无痕仍然穷追不舍,脸上浮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哇,前面那个小姑娘,本老人家发现了铁血门的一个秘密!”这时,后面的刀无痕突然开始大喊大叫。

    这次从落rì山来到铁血门打探消息,由于这个“舌头”搅局,几乎就此无功而返,此时,听见刀无痕一叫,赵清清不由身形一怔。“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很重要!关系生死存亡!”刀无痕看着赵清清,一脸的认真,神情严肃。直把赵清清看得一愣一愣的。

    赵清清一怔,却是没有注意到刀无痕只是说关系到生死存亡,却是没有说是关系到谁的生死存亡。

    “我刚刚发现你的耳根子在动……”刀无痕一脸的认真,缓缓地说道。

    一听这话,赵清清的脸sè在瞬间就由平静转为愤怒,全身上下都处于暴走的状态。

    “你耳根子在动,就一定是在笑……看你笑的幅度不大,就一定是在冷笑……你既然在冷笑,就说明你yīn我。你说这是不是关系到我生死存亡?”刀无痕面对赵清清的愤怒,一副视而不见的神情。

    “小子,你坏了我的大事。准备受死!”赵清清满脸寒霜地看着刀无痕,淡淡地说道。随着赵清清的手一扬,空中就出现了一匹巨大无比的神龙腾云而来。只是这头神龙生有四腿,背挂一柄巨斧,在空中飞腾,似一匹巨大无匹的神马。

    神龙骏一出现,那柄巨斧就自动从飞了起来,一斧劈下,似是要把天都劈断,劈向全身依然被捆仙索捆住的刀无痕。

    “移形换位!”刀无痕见这阵势,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巨斧居然是一件中品道器。而且只有杀戮功能,因此,杀戮之力分外巨大、厉害无比。所以号称杀戮之斧。

    “咦?”神龙骏掉在地上时,已化为了一个满头黄发的青年男子。这时,巨斧自动回到这青年男子手里,见刀无痕被捆仙索捆住,居然还躲开了杀戮之斧的击杀,不由很是惊讶的咦了一声,两眼露出了惊异的目光。就犹如一头饿狼猛然遇到一只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