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40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
    ()    第040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上)

    赵清清被震荡波和堕落金刚团团围住。(_&&)钻探兽在那里蠕动着巨大的钢铁身躯,就往赵清清身缠绕。这个号称拆迁之王的家伙此时正把赵清清的身体当作一幢巨大的楼房,在很有艺术的进行着拆迁工作。

    只是这个拆迁工作难度太大了些,钻探兽的身体刚刚缠绕而上,赵清清的四周就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巨力,这巨力突然间震荡而出,一下子就将钻探兽的身体软弱无骨的身子震出老远。

    高耸入云的摩天楼常常变为掌中玩具,不管是切尔诺贝利的烂厂房还是芝加哥的摩天大楼,动起手来毫不犹豫,拆起房子来也是干净利落。但是此时,这个铁齿铜牙吃遍天下、无往而不利的机器大虫子犹如一只软弱无骨的蚯蚓,不见赵清清怎么动手,就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犹如一条巨龙砸地,大地都颤抖起来。

    杀戮之斧犹如一柄绝世神器腾空而起,一人宽的斧刃对着堕落金刚竖劈下来,散发着凛冽而彪悍的气息,直逼人的灵魂。

    砰的一声,震荡波一火箭炮将赵清清的脚下炸出一个巨大的弹坑,赵清清脚下不稳,差点一头栽倒在地。高高举起的杀戮之斧随之一偏,擦着堕落金刚的右臂掉落下来,在他的身旁轰出一个大坑,差点将他埋了进去。

    “nǎinǎi的,这娘们真要命!是不是看着堕落爷太英俊好欺负?”估计先前被大斧劈中,堕落金刚就要变成了一堆废铁。堕落金刚拥有空间瞬移能力,是刀无痕最大的依仗之一,逃生能力天下无双,什么时候吃过这种大亏?看着身旁的大坑。不由心惊肉跳、骂骂咧咧。

    “椅来!”刀无痕虽然身子被捆仙索捆住,浑身上下捆得似个大棕子一般,但是此时,几个变形金刚对上了赵清清和神龙骏,他这个正主儿反而没了事干。不由跷起了二郎腿,随口叫了一声,法力就凝成了一个气派的古木雕花太师椅,随手坐了上去。

    此时的刀无痕,饶有兴趣地欣赏着金刚大战美女的游戏,脑海里却浮现了恶霸地主黄世仁和喜儿的形象,要是再来一壶好茶,那就是旧社会十足的阔老爷了。只是此时,这个家伙浑身上下被捆个像个大棕子似的,与老神在在坐在那里的形象严重不相符合,看上去反而不伦不类,更像即将受刑的囚犯。

    堕落金刚犹如一个流氓地痴一般骂骂咧咧,手持白剑,追着杀戮巨斧,巨大的身躯在原地刮起一阵旋风。这柄巨斧不是要我命吗?那我就消灭了这柄破斧,堕落金刚心中有了这么一个深深的执念。

    杀戮巨斧强悍无匹,但是见到白剑一出,道器本能的生出了一种本能的畏惧,在赵清清四周上下翻飞。此时的情形,就犹如一个手持苍蝇拍的巨汉,在四处追逐一只嗡嗡乱飞的苍蝇。

    与杀戮之斧心意相通的赵清清身形一凛,分明感受到了来自白剑的威压与惧意。

    杀戮之斧乃是中品道器,主杀戮、战意无匹,功能虽然单一,但就单纯的战意而言,要比一般的中品道器强得不是一生半点,甚至就连寻常的上品道器也能斗上一斗。但是此时,却分明感受到了源自灵魂深处的惧意。

    “这少年不简单!”此时,赵清清突然间冒出了这么一个的念头。寻常的世家或者门派,怎会轻易将上品道器交给一个毛头小子?一想到这里,赵清清的嘴角一笑,浮现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打脸,快打脸,把他的面罩打落下来!”坐在太师椅上见堕落金刚将杀戮之斧追得鸡飞狗跳,一前一后,犹如两对发了情在花丛中上下翻飞的蝴蝶,差点在那里手舞足蹈起来,十分兴奋地叫着。

    饭饱思yín.yù。古人诚不欺我。先前刀无痕被追得上天入地、焦头烂额。但是此时,看着这个窈窕身姿的女子,不由心里直痒痒,直想把这个法力面罩打下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容颜才能配得这副娇美的躯体?

    震荡波讲究科学、对待敌人犹如机器jīng加工那般jīng密,总是践行着以最少的代价获取最大收益的格言。此时,一听到刀无痕的在后面手舞足蹈,不由翻了一个白眼:这个家伙,太sè了。

    但白眼归白眼,头脑却是转动个不停。右手突然变成了一个加农炮,骤然对着赵清清的双眼shè出了一束粗若水桶的红外线。红外线虽然对赵清清造不成致命伤害,但却在一瞬间让赵清清的双眼失聪。

    紧接着,左手火箭炮一抬,砰的一声,对着赵清清的面门就是一炮,顿时,赵清清的面罩破裂,露出一张绝世jīng美的面容,淡眉如秋水、脸若银玉盘。

    “哎呀,你这个大块头,怎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刀无痕一见到赵清清绝美的面容,顿时站了起来,一拍大腿,大呼出声。

    震荡波一听,不由满脑子黑线,站在那里进攻也不是,停手也不是。

    一瞬间,赵清清的脸sè由错愕转万年寒霜,恨不得生吃活剥了刀无痕。平素何等高傲,纵使在东荒大神殿,也是天纵奇才,以神通境的修为,也能挑战法则境大圣级的高手。哪知此时却被同样是神通境的高手击败,打得狼狈不堪。

    就在震荡波一愣神的功夫,一道又一道法力不要命似的打向震荡波。

    “你这个大块头,笨啊。你愣着干什么?这么美的女子,自然是要捉住……还不动手?”见震荡波一愣神就被赵清清发起了反攻,不由急得直跺脚:这个大块头,真当我是sè狼?

    “你以为你不是sè狼啊?”震荡波面无表情的别了一眼刀无痕,嘴角抽动。

    “这不公平,你使诈!”武痴神龙骏被威震天用灵气炮打倒以后,灵气炮就犹如机关枪一般,密密麻麻对着神龙骏不停的扫shè过去,被死死压制的神龙骏不由在那里不断的大声吼叫。

    “欺负人?好,那我们公平点!”刀无痕见赵清清骤然发难,震荡波的情形一瞬间就开始吃紧,心情瞬间就变得不平衡了。刀爷我虽然仅仅是一个神通境的修士,但我不相信还收拾不了一个神通境的弱女子了?

    既然你这个似龙似马的家伙要求公平,那刀爷我就给你公平?刀无痕瞥了一眼已被威震天全面压制的神龙骏,神sè很不满意。

    “哼,对,我需要的是公平决斗,不能使诈!”神龙骏一听刀无痕一说,心下大喜过过望,脸上浮出了一丝笑容,心里直道,“这个笨蛋,果然上了我的缓兵之计”。但是很快,笑容就凝固在神龙骏的脸上,只见这时,一个身形手提巨笼的钢铁怪物又突然出现在神龙骏的面前。

    “我要收人宠!小子,看你细皮嫩肉的,给我当人宠!”眩晕一出现,左手铁笼门打开,对着神龙骏当头罩了下去。

    “你这个该死而又狡诈的人类!”神龙骏双手将巨笼擎了起来,发出一声愤怒的喝声。

    “将这里团团围住,一个都不准放走!”正当刀无痕和赵清清激烈打斗的时候,一个蓝衫少年站在远处高高的山岗上,手一扬,一群全身散发着yīn柔之气的强大修士就将这里团团围住。

    刀枪出鞘,利箭上弓。

    “这几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小小的神通境修士,竟然敢到我铁血门来捣乱,坏了我的大事。全部杀了。不得,男的剁了喂狗,女的抽取神通,作为xìng奴。”铁血少聪站在那里,看着场中的刀无痕,就是这个家伙,先前居然毁了铁血门珍藏已久的血sè祭坛,坏了大计,简直万死不得其究。

    随着铁血少聪大手一挥,二十多个大圣级高手瞬间散开,远远的将刀无痕两人团团围住,将四周围得犹如铁桶。

    这二十多个大圣级个个都散发着强横的气息,犹如一柄出鞘绝世毒刀,如狼似虎,正准备扑上去。这时,铁血少聪大手一止,身下就出现了就一张椅子。这张椅子巨大无比,上面有龙凤环绕,比刀无痕坐的那张气派了许多。刀无痕的太师椅与黄泉少聪的龙椅一比,刀无痕就犹如一个乡下的土财主,而黄泉少聪却犹如高高在上的皇帝。

    “这两个神通境的修士很厉害,就先让他们打打再说!等他们打完了再杀不迟。”黄泉少聪坐在高高的山岗上,看着正在那里激烈打斗的两方,愤怒的面容不知何时又变得懒洋洋了,脸上的露出一抹不知道是坐山观虎斗还是看猴戏的戏谑之情。

    随着黄泉少聪的号令,这些高手在一瞬间突然消失不见。一个个犹如猛兽,悄无声息的蜇伏起来。

    坐在那里的黄泉少聪脸上现出庸懒的神情,甚至还打了一口呵欠,看上去似乎对场中双方打斗的情形漠不关心。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此时,要是有人站在高空看着这里的情形,就会发现一副怪异的情形:一高一低的两个地方,分别大马金刀地坐着一个年轻人,似在观看着一出并不jīng采的演出。坐等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