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45章 除魔卫道(一)
    ()    第045章除魔卫道(一)

    在一般的修士眼中,狂野世家这等家族是高贵而又神秘的存在。就犹如世俗普通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将相王候一般,永远只是属于一个需要令人仰望的传说——仅仅只是听见,但却从未看见。

    见刀无痕突然惊叫失声,赵清清心中越发纳闷:这人明明看上去就是一个修真界的一个常识“白痴”,很多寻常事件都一无所知。但看样子居然好像对狂野武很是熟悉,心中越发对他的来历好奇起来。“这个家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怪胎?”

    凡事关心则乱。刀无痕本就来历平平,但是此时却成了赵清清心头的一块心病。好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知道狂野武?”

    “哼,天下还有我刀无痕不知道的事?”刀无痕见到赵清清满脸疑惑的表情,忍不住心中得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刀无痕总是喜欢看到这个来历神秘的女人“吃瘪”的样子,大有一种“知道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心理。

    “那你知道我是谁?”赵清清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刀无痕。这个家伙,给他点阳光就灿烂,给他点月光就浪漫,给他点洪水就泛滥,给个草窝他就会蹲下下蛋!

    “哼,难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你不就是个特务头子吗?”刀无痕白了一眼赵清清,满不在乎地说道。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你不就是个特务头子吗?……我是不是就猜对了?”刀无痕差点把鼻孔翘到天上,满脸得意,有点兴高采烈的样子,全然没有注意到赵清清越来越yīn沉的粉脸。

    “不是这句,再前一句?”看着刀无痕一副小人得志、沾沾自喜的样子,赵清清不由咬牙切齿的说道。

    “前一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嗷……”刀无痕刚刚说完,就只觉腰间一痛。赵清清已伸出两指,死死掐在腰间……

    “简直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向活神仙挑战……”正当刀无痕和赵清清两人在那里肉搏大战的时候,无数的人群如cháo水般涌向天玄台。这些人脚步匆匆,但神sè之间却透着阵阵兴奋。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渭阳城的土著居民,一边奔跑,嘴里还在不停的说话。

    在这些xìng情彪悍的土著居民眼中,青叶道长就是他们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神与活神仙——钻天遁地无所不能,岂是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挑战的。

    由此可见,青峰派在这渭阳城里早已深入人心,青叶道长活神仙的形象也根深蒂固。在这些人的眼中,青叶道长就是高高在上永远不会失败的神话存在。向这种人物挑战,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大荒之子苗正一身破鞋破衣,双手背在背后,独自一人站在天玄台正中。虽然只是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天玄台上,但看上去却并不显得半点孤单,反而给人一种犹如撑天之柱的感觉。却又分明感到一种天人合一的柔和气息,安静而详和。

    一路嘲杂、气势汹汹奔涌而至的渭阳城居民,见到站在天玄台上的衣着破烂的苗正后,这些民风彪悍、富庶而又衣着讲究的土著居民,居然生不起半点轻视之心。全都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正在天玄台正中的大荒之子苗正。

    黑压压的人群围在天玄台的周围,静悄悄的。整个气氛显得古怪而又诡异,似是集体着魔。

    从黎明时分一直到rì上三杆,都丝毫看不见青叶道长的身影。只有大荒之子独自一人站在天玄台上。

    “青叶道长,不敢应战么?”就在烈rì正当空、放出万道金光的一瞬间,一直站在天玄台上不言不语的苗正突然间双目一抬,双眸放shè出道道jīng光,一往无前的迎着烈rì喷shè而出的光芒。

    在这一刻,这个青年的身影犹如一柄凌空出鞘的利剑,光芒四shè,寒光万丈。

    “青叶道长,你真敢不应战?”苗正见空中没有回音,再次大喝一声。

    “哼,我不管你是什么大荒之子,既然想死,我青叶道长成全你就是。”苗正的话刚刚说完,突然间,就见青叶道长凌空而至,昂然屹立场中,一身青sè道衣,银须迎风张扬,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看着苗正,淡淡地说道,“你就是大荒之子?”

    “你不是青叶道长!”苗正双眼一抬,眸子里面溢出道道jīng光。

    “我不是青叶道长?难道你是?”一身仙风道骨的青叶道长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苗正,淡淡的说道。

    “青叶道长,30岁,年方二十于青峰派入道。为青峰派第七十二峰座下三弟子……”苗正看着眼前这个道长,“还需要我再继续说下去吗?”

    “我就是青叶道长,你要战便战,哪里那么多废话!”见大荒之子苗正在那里一字一句地说话,面前这个仙风道骨的道长满脸的恼怒。

    听见苗正如此说话,刀无痕心里只是一阵纳闷,这青叶道长好端端的,年少有为,修为又高,怎么偏偏去装什么老头子?这丫不是有病吗?想着想着,嘴里不由咕嘟着,“整得个仙风道骨似的,怎么方便妞?”

    “这青峰派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派出这样一个在天机榜上排得上名的高手来收服人心?而且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听见苗正的话以后,特务的本xìng让赵清清心里疑惑不己。正在这里,耳边却传来了刀无痕不合时宜的声音。

    赵清清狠狠的别了一眼身旁的刀无痕,这个家伙,成天就知道胡言乱语,满脑子sè相。而站在那里的刀无痕却依然是大大咧咧,全然不知道已被身旁的美女彻底划拔到sè狼一族了。

    “好,既然如此,我先杀了你。自会逼出真正的青叶道长出来。”苗正听见眼前此人说话,也不多言,一步跨出。

    这一步跨出,只听咚的一声,犹如突然间擂响的战鼓,发出摄人心魄的巨响。

    紧接着,就见天玄台上一个人影被打上高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个人又重重的跌落在地,一动也不动。

    渭阳城万千百姓心目中神圣无比的活神仙就这样被大荒之子苗正一拳打死。一时之间,渭阳城数万百姓一下子哗然开来,有人开始撕心裂肺哭喊,有人开始虔诚的双膝下跪,甚至有人握着拳头、试图冲到天玄台上找大荒之子苗正拼命。

    这青叶道长,可是庇护渭阳城的神啊。这个神灵就这么活生生地被人打死在眼前。

    看着下面群情激愤,大荒之子苗正却不为所动,而是冷冷看着空中,道,“青叶道长,到了现在,你还不出来吗?”

    大荒之子话刚刚说完,众人就见眼前一亮,天玄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高大、一身劲装的青年。

    见这个青年出来,人群里停止了躁动。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先前打死的那人明明就是青叶道长,怎么眼前这人又是青叶道长?

    “大荒之子果然名不虚传。”这青年看着躺在天玄台尸体,右手一抬,那具“青叶道长”的尸体就突然消失不见。“大荒之子好大的气魄,难道你要以一人之力挑战天机榜上所有的高手?”

    “除魔卫道,万死不辞。唯有战死,否则,不死不休!”大荒之子着着眼前的青叶,凛然喝道。

    “这个家伙,不是明显前来送死吗?”刀无痕站在下面,看着场中两人,满脸不可思议的咕哝着。

    “你怎么知道青叶一定会输?”赵清清听见刀无痕说话,心中很是纳闷,难道这小子站得这么远都能感受到别人法力的强弱?这份能耐当真是可以。

    “是瞎子也看得出来,那个什么大荒之子苗正一拳就把先前那个道长打死了,很明显是个厉害的角sè。”刀无痕看着满脸疑惑的赵清清,猛然转过身来,似是看着白痴,脸上现出十分夸张的表情。“亏你还是个特务头子,这点判断力都没有?一拳就把一个大圣级的修士打死,这样的人岂是善类?”

    一听这话,赵清清直想以头枪地。这个家伙说了半天等于没说,这么浅显的道理谁不懂?特别是这家伙**裸的眼神,恨得得直想把眼睛给他直接挖出来喂狗。

    “哼,我知道你大荒之子传承久远,但你也不要哆哆逼人,以为除了你,世上再无英雄。你我无冤无仇,你简直欺人太甚!”青叶道长愤愤地看着大荒之子,脸上露出愤愤的表情。

    “我无意与天下英雄为敌,但天机榜上大圣高手,我会一个一个杀完。”大荒之子苗正丝毫不为所动,神sè平静。

    “哼,简直是谬论,荒唐之极!”青叶道长见到一本正经的苗正,神sè激愤地说道,“依你所言,那天机榜上数百位高手都是十恶不赦之徒?”

    “不是。其中必有好人!”苗正一板一眼的回答,很显然早已对这个问题深思熟虑。

    “那你岂不是会滥杀无辜?还谈什么除魔卫道?”

    “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苗正面sè冷漠,见青叶道长脸上露出鄙夷的神sè,却是认真的解释道,“三千好人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破坏这个世界,一个坏人足矣。所以,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说到后来,声音却是斩钉切铁。

    “荒谬,简直是荒谬之极。天机榜上面高手无穷无尽,你杀一个很快就会又出现一人替补上来,你这样杀下去,你岂不是要杀尽天下所有修士?”

    “这个……自然不会……”苗正略一沉吟,言语之间很不肯定。但随即,全身气势陡然勃发,“大荒之子做事从不半途而废,任你今rì巧舌生莲,也必须决一死战。要么,你杀死我;要么,我杀死你。”

    说罢,整个人气势勃发,对着青叶道长砰砰两拳打出。

    “哼,道我青叶今rì怕了你不成?难道当我这个天机榜上的高手是泥巴做的吗?”青叶道长发出一声冷哼,一柄长剑激shè而出。

    “一拳伏蛟龙,二拳击猛虎,三拳扫天下!”见青叶道长长剑激shè,大荒之子苗正竟然看也未看,依是砰砰几拳反复打出。这几拳一出,竟然凭空在天玄台上打出一个巨大的蛋壳来。这个巨大的蛋壳将大荒之子全身团团包裹,密不透风。

    “大荒三拳!”赵清清看着大荒之子打出的三拳,不由轻声道。

    “三拳?很厉害吗?”刀无痕虽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天玄台上的大荒之子反复使出这三拳,不由纳闷道,“难道这个家伙只会这三拳?又是一个陈咬金,只会三板斧?”

    “你懂什么?”赵清清别了一眼刀无痕,忍不住说道,“大荒三拳虽然只有三拳,但这三拳是无限循环,生生不息,厉害无比,越战越猛。哪里是你说的人家只会三拳?”说到这里,赵清清又忽然顿了一顿道,“对了,你说得那个陈咬金是谁?”

    (对不起,近rì烦事缠身,断得太久了。但我会认真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