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46章 除魔卫道(二):黄泉少主
    ()    这个世界本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难分。

    刀无痕不由一怔,先前满嘴跑马,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但是随即又开始继续满嘴跑马的说道,“亏你还是一个堂堂的特务头子,连陈咬金是谁都不知道?”脸上的表情得意而夸张。

    再次看到刀无痕的这副嘴脸,赵清清一下子就把脸扭了过去,心道,“你小子不要得意太早,东荒大神殿这么大的情报系统还找不到一个区区叫陈咬金的人?”一想到这里,看也不看眼前的刀无痕。

    不过,这正是刀无痕想要的结果。不然这个女人总会对自己喋喋不休的问个不休。

    要想堵住这个女人的嘴,看来这招很灵。刀无痕在心里点了点头,看上去却神sè自若,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天玄台上,眼角的余光却悄悄的扫向赵清清。果然,只见现在的赵清清粉脸铁青,再也不看自己。

    “一拳伏蛟龙,二拳击猛虎,三拳扫天下!”随着大荒之子苗正的一阵阵巨大的嘶哑,天玄台上,发出阵阵巨大的爆炸声。

    突然间,只见大荒之子收拳立正,脸上显出一副依旧冷漠的表情。

    正当众人正在疑惑这个号称要挑战天下英雄的少年为何要住手时,只见青叶道长的身上接二连三发出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刹那间,青叶道长整个身躯被激荡的真气炸成化为齑粉。血肉飞溅,体无完肤。

    “就这样死了?”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眼中,大荒之子苗正的脸sè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又冷漠,没有丝毫杀人后的悲或喜。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大荒之子杀死青叶道长这般容易。三拳两脚就打完收工。

    这一下,所有的人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修士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这时,大荒之子苗正丝毫不理会已经死亡的青叶道长,一步一步地从天玄台上走了下来。但就在就要走下高台的一瞬间,突然间似是福至心灵,双眼向人群里一扫,看了一眼刀无痕和正在沉思的赵清清,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sè,但很快又恢复平静,走下天玄台,然后大踏步向城外走去。

    “青叶道长死了……”直到大荒之子走了很远,渭阳城的居民这才远远的围了上去,不少的人开始痛哭零涕。

    人群,向着天玄台蜂涌而至。

    “大家不要着急,大家不要慌乱。青叶道长会永远活在你们心中……”正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个巨大的声音。随着这阵声音的出现,只见天玄台上又出现了一个青叶道长的身影。

    这个青叶道长的身影一出现,渭阳城的平民全都止住了哭声,双膝跪下,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开始祭拜。但这个青叶道长似是一个虚影一般,突然出现在天玄台上,然后又开始冉冉升上高空,最后又突然间化为乌有,消失不见。

    就在青叶道长消失的一瞬间,空中传来了一个声音,“渭阳城的子民们,青叶道长很快就会回到身你们身边……青叶道长,永远都不会死……真天睥青叶道长,是永远都杀不死的……”

    听到这声音,渭阳城的百姓呆呆望着空中,尽管神sè间有些疑惑和不解,但这声音似是有莫大的魔力一般,全都止住了哭声。

    一直前行的大荒之子听见天玄台上发生的事情,脸上露出一抹一闪即逝的玩味的笑,头也不回地继续向着渭阳城外大踏步走了出去。

    忽然间,大荒之子苗正心神一震,似是想起什么的,猛然回过头来,身体腾空而起,飞上高空。这一突然间的举动,将天空中传出的“永远都杀不死……”的声音嘎然而止。眼前这人三拳打死青叶道长,绝对不是普通善类。这等威势,就连那喊话的人都感到很是恐惧。

    苗正紧紧盯着刀无痕和赵清清原来的立身之处,眼睛闪烁着奇异而疑惑的光芒。紧接着,身影在空中几起几落。这大荒之子苗正不知道使用得是什么法术,前进的路线竟然和刀无痕两人回去所走的路线一模一样。似是看见两人的去路一般。

    此时,大荒之子苗正竟然向着刀无痕和赵清清两人追了过去。神sè紧张。

    *

    大陆深处,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山峰,这山峰巨大无比,高耸入云。山峰上面,草木青葱,巨木参天。但这里,无论是树木还是野草,都是十分的粗壮,虽然甚是高大,但横向看来,却也比寻常的树木粗壮得不是一星半点。一走进这山林,感觉这山上的空气都似乎变得分外的浑厚,犹如一个粒粒铅水般沉重。

    显得神秘而又怪异。

    一条羊肠小道由山脚开始蜿蜒而上,顺着山腰,不知道通向何方?一个瘦高青年迈着大步,一步一步的向着山顶走去。

    这个青年一身黄衫,原本sè泽鲜艳,但是此时,这身黄衫却是破旧不堪,看上去风尘仆仆,神sè坚毅,就如世俗之中艰辛赶路的行者。

    这个青年一步一步的向着山上走去,虽然路途艰难无比,但这个青年却是神sè坚毅,一步一步毫不停留。

    噗!只见这时,一只背后长着一对巨大双翅、全身麻sè,体形似麻雀的飞鸟一下子从林间扑了出来。

    这只飞鸟体似麻雀,却巨大无比,整个身体却犹如驼鸟那么大。这只飞鸟正是九鼎大为常见的燕麻雀,以善飞而著名。但这只的体型却比寻常的燕麻雀大了足足数百倍,寻常只有拳头大小的飞鸟,在这里却是壮硕如牛。

    要是寻常人见到体型这么巨大的燕麻雀,怕是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但这少年却是不为所动,双眼反而露出一抹惊奇的神sè,犹如在沙漠中干渴的行者突然间看到一汪清泉。这少年喃喃道,“这燕麻雀也越来越大了……”

    巨大的燕麻雀如一头发情的公牛,双翅拍打,却是怎么也飞不起来,张着扁平的尖嘴,对着这少年就冲了过来。

    这少年也不惊慌,见燕麻雀冲了过来,右手一扬,蓬的一掌将燕麻雀打翻在地。这只燕麻雀却是毫不畏惧,在地上打了一个滚,一下子就爬了起来。双拍打着翅膀继续冲了过来。

    这少年道了声“麻烦”,右手再次发力,这次只听砰的一声,燕麻雀又被打翻在地,双腿一弹,也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有了这个前来攻击的燕麻雀,似是并不影响这少年的心情,反而心情大好,喃喃的说道,“小鸟壮如牛,法力遭禁锢。这燕麻雀的力气比以前见过的也要大得多了。这里,和黄泉山的描述很象啊!”自言自语的少年一说到这里,满脸的兴奋,一扫先前的沉闷之sè,双眼也在突然之间释放出明亮的sè泽来,颇有一种苦尽甘来的味道。

    此时,这少年的脚步似乎变得更加轻快,加快了步伐,继续向着山上走去。但走了片刻之后,这少年却是明显觉得体力不济,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但依然继续前行,没有半点退缩之意。

    “我一定要走到尽头,哪怕这座山不是真正的黄泉山,我也要走到尽头看个究竟。”或许是经历过太多的失败,即便要面临着真正的成功,也感觉似是不可置信。只是以那个目标来坚持自己不屈的行为与信念。

    “黄泉大帝,您的子孙越来越不明白了,不知道为何在天南海北布下九十九座真假黄泉山?老祖啊,你这究竟是何意啊?”这少年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喃喃地说道,目光中充满了一丝不解。

    这个少年,就是传说中的早已消失的黄泉世家的少主黄泉明月。就连实力遍布天下的四大家族也不知道其踪迹。只是此时,越是临近山顶,黄泉明月的脸sè越是疑惑。看到山顶上满是料峭、嶙峋的巨石,却并没有那道传说中的被封印在山顶上的黄泉神符。满脸坚毅的黄泉明月终于一下子崩溃了下来,浑身似是散了架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先前那般飘逸出尘的味道。

    似是这登到山顶的最后一步已耗尽了他全身全部jīng气神,抽干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一般。在这一刻,这个堂堂七尺男儿的泪水竟然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再坚强的人也有终将倒下的时候,在这一刻,黄泉明月竟然带着哭腔道,“黄泉老祖啊,你玩人也不带是这么玩的?九十九座黄泉山,九十八座都是假的,难道我的运气真得背到了极点?”

    在这一刻,黄泉明月泪流满面,似是所有的辛酸在一刻全都流露无遗。其间经历的苦难,有谁知道?个中的滋味,又有谁能了解?艰辛十年,走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角落落,背负着那个使命,按照家族流传的古谱,登上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峰。

    所有的黄泉山上,全都法力禁锢得厉害,而且越到后来,变得似乎所有的法力都不能使用一般。幸亏这些年的修炼和磨炼,炼就了一副钢筋铁骨。即便是不动用法力,寻常三五个壮汉也不是对手。不然这具身躯早就成了恶兽腹中之食了。

    无数的希望,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

    年,从一个无知少年,着不多变成了一个历经沧桑的而立之年的青年人了。

    空悲切,白了少年头。

    怕就怕,自己苦苦追寻十数年的希望,到头来终究只是一个虚无飘摇的传说。

    “即使最终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也要坚持到底,了无遗憾。”在流下无数的晶莹的泪水之后,这个衣着破烂犹如一个要饭的乞丐一般的少年又站了起来,抹去了脸上的泪水,迈着坚毅的步伐,继续向着山下走去。

    “纵使是死,我也是走遍最后一座黄泉山。”

    地图上,最后那座黄泉山悬浮在无尽的云层深处,竟然是在最远的极北极寒之地,远到只是独自一座山峰孤独的屹立地图的最为边角之处。

    那座传说中的九十九座真假黄泉山中的一座,孤独而又坚强的屹立着,就犹如此时这位背负家族使命、百折而又不挠的黄泉明月。

    祝大家元旦快乐,2012有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