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金刚无敌 > 第057章 转变(上)
    ()    第057章转变(上)

    随着这道巨大的白光出现,神族勾魂使者突然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将双眼一挡,拦住这些灼热的光芒。-_()紧接着,又感觉全身一痛、一麻,强大的肉身在一瞬间失去知觉。

    无数修为如何强大的修士,在这巨大的电磁脉冲光波之下,都会在猝不及防间防生瞬间麻痹。

    见神族勾魂使者瞬间失去知觉,刀无痕抓住机会,变形金刚眩晕飞速转换,又重新变幻成火箭炮,对着暂时不能动作的神族使者勾魂的脑袋,轰隆一炮shè了过去。只听一声巨响,火光闪现。神族使者发出一声尖叫,一下子被削掉了半个脑袋。

    先前嚣张不可一世的神族使者发出一声惨叫。但那些横飞的血肉居然又开始自动飞了过来,破碎的身躯开始自动恢复。

    这神族勾魂使者虽然受伤,但刀无痕不会天真以为就此可以完全消灭这个来历不明的怪胎。生怕又遇到犹如传说之中打不死杀不死的怪胎。当下见好就收,大手一挥,将站在身旁的赵清清一裹,一下子进入到机器蝎子的体内。只听哧溜一声,机器蝎子一下子钻入地底消失不见。

    趁机逃之夭夭。

    (从此以后,神族将刀无痕作为重点观注人物,神族典籍中注释道:刀无痕,男,身怀异术,有自爆型法宝,又能瞬发白光,擅逃。危险。)

    机器蝎子动作果然神速,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带着刀无痕和赵清清两人在地底穿行了数百里,远离了那片妖兽荒原。既然那半魔人鬼火长老和神族勾魂使者只敢在妖兽荒原才对自己动手,估计暂时还不敢追到三酥城内对自己大打出手。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偶尔的冷风吹过,更添了傍晚时分的几分冷清和落寂。一只正在吃草的深褐sè的野兔受到惊吓,惊慌失措地从草丛中跑了出来,很快跑入到荒原深处,就此消失不见。

    独孤无情被刀无痕放入到变形金刚体内以后,那里面蕴藏着几条灵龙,灵气充沛。此时,已开始静坐缓缓修炼。虽然那法力去得快,但修炼恢复却是也快。

    刀无痕和赵清清站在那里,任由晚风轻轻拂过。半晌,刀无痕才轻轻说道,“刚才为什么不动手?你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赵清清身子一晃,脸sè苍白,苦笑道,“你明知如此,为什么还要带我一起逃走?”

    “好歹相熟一场,我不想你太过于难堪,回去不好交差。”刀无痕看着远处,即便是在傍晚时分,也依然人来人往的三酥城。一时之间,感慨万千,这个看似繁华的城市,只要先前那些妖兽出现,很快就能将这座城市夷为平地,甚至片甲不留。尽管凡尘俗世之人与世无争,但身在社会的最底层,就注定了不能掌控自身的命运。一场大灾,某个修士的雷霆之怒,或许就会遭受到灭顶之灾。

    “谢谢你,虽然我承你的情,但这些,我其实不需要。”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意外,赵清清的身体明显一抖。“其实,在半魔人还没有出现之前,他们早已到了……是我让他们不要动手,但终于有人,还是忍不住……”

    赵清清口中的“他们”,刀无痕自是知道是谁。很明显,这些最初到来的神族,并不只是那个勾魂使者一人。也并不是每个人都给这个女特务头子的面子。

    “来,小妞,那你给叔叔说,你究竟来自何处?身兼何职?”刀无痕一听,似是突然间又来了兴致。

    赵清清叹了一口气,这个家伙,表面上看去总是那么没心没肺,总让人觉得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其实哪里又知道,暗地里从来都是心事重重。见到刀无痕此时俏皮的样子,但还是十分认真的回答,“这些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你应该知道。”

    刀无痕收起了调侃的神情,脸sè又渐渐的严肃起来。在前世,刀无痕只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普通人。而老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玩起了穿越,历经无数磨难,又终于能够修炼,凌驾于世俗之上。但无论哪个世界,弱肉强食却是永恒不变的定律。看看三酥城内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想起这些无辜的人遭受无妄之灾,刀无痕就心中有些不忍,不由轻声说道,“他们中间的很多人,都是无辜的。以后,不要滥杀无辜才好。”

    刀无痕虽然不知道神族的厉害,但一想到魔族和半魔人的种种过往,也一下子就联想到了神族肯定不是善类。一个连魔族都没有放在眼里的种族,又怎么会寻常的善类呢?

    “一场大乱,在所难免。这个世界,注定会血流成河。”半晌,赵清清才缓缓地开口说道。

    半晌无言。在这个世界,或许,他和赵清清都仅仅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而他刀无痕能够做到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我们就此分开!”好半天,刀无痕似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说罢,一溜烟的功夫就消失不见。荒原上,只留下一个孤独的靓影。

    “你为什么不杀了他?”半晌,在赵清清身后的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语气中充满了责骂和怒意。

    “你都没有留下他,你以为我有能力把他留下来吗?”赵清清头也不回,对着背后yīn影中那个身材高大的影子说道。言语中隐隐带着一丝怒意,“裁决殿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圣战堂作主了?”

    “哼!”那个身影发出一声冷哼,在苍茫的夜sè中突然消失不见。

    赵清清在那里沉寂了一会儿,轻叹了一口气,紧接着,也突然消失不见。

    “走了?就这样走了?”半晌过后,一个声音幽幽的响起。是拿着酒壶的独孤无情。其实先前消失后的刀无痕,就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被独孤无情的法力掩盖着,竟然没有被发觉。

    “走了!”赵清清走了,刀无痕竟然有一丝丝惆怅。虽然两人本就是对头,但一想起rì后就要刀兵相见,心里隐隐有些难受。

    “师兄,你这是怎么了?你的修为究竟达到什么程度了?”和赵清清的事情暂告一个段浇,刀无痕转过身来,看着身旁的独孤无情,好奇的问道。以前刀无痕仅仅只是洞天境的小修士,当时,根本就不知道独孤无情的修为是什么程度。先前独孤无情与半魔族长老鬼火交手,才知道至少也是世界境的修为了。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好奇,既然都已修炼到世界境了,怎么居然还会出现这种状况?

    “没什么,就是修炼的时候出了一些问题。弄得我这法力时灵时不灵的,而且灵的时候也只能使用一次。没事的时候装装高人吓唬吓唬人倒还是可以的。”这时,刀无痕注意到,这个便宜师兄再也不似以前那般疯疯癫癫了。那疯病倒是好了,莫非又把一身修为弄没了?这个师兄倒真是有些古怪。

    “那师兄你这怪病,要如何才能治好?”刀无痕心里微微有些惋惜,这可是世界境的高手。世界境的高手,又称王级高手,即便放眼整个修真界,也是称王称霸的强大存在。

    “如今这样也好,偶尔还可以扮扮高手,动口不动手,倒也是很悠闲的。”独孤无情的法力此时已经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对于刀无痕的问话,只是淡淡地回答道。但刀无痕却分明从里面听出了一丝地悲伤。一个修士好不容易修炼到世界境,却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出了岔子,整个人都变得疯疯癫癫。后来,独自行走东荒,遇到无数奇遇,那身古怪的时疯时癫的怪病倒是治好了。但一身功力却又变得时灵时不灵的,而且似乎只能一次xìng使用。

    这种事情,摊到谁的身上都感觉十分郁闷。

    “那你这病就没有把握治好了吗?”刀无痕看到师兄伤心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了几分不祥的感觉。

    “呵呵,难道师弟有这份闲心。即便这个样子,也是无妨。我这个怪病,据薛神医说,要九窍玲珑丹。可惜,这个世上,九窍玲珑丹早已消失不见。当代已经无人能炼成了。”独孤无情淡淡地说道。“就连薛神医这个当代第一神医都不知道配方,更不说如何炼制了。”

    “师弟其实也不要担心,我这毛病说不定哪天他自己就突然好了呢?”独孤无情淡淡说道。

    人有七窍,七窍通而百事通。但这九窍玲珑丹比七窍还多了两处神秘所在,是上古才有一种奇丹,一旦服用,能全面改变人的体质,要大道境以上的高手才能炼制,而且极难炼成。即便在修真界,这些大道境的高手,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更何况这些老古董的无上存在,成天都是忙于修炼,加之懂得炼丹之道的人是少之又少。所以即便是在上古时代,这九窍玲珑丹也很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薛神医是当今最为出名的名医,当初一听薛神医要九窍玲珑丹,独孤无情便放弃了治疗的想法。只想趁此机会四处走走,没想到居然偶然遇到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师弟。独孤无情本来就是一个孤儿,自从跟了师傅司马狂刀以后,就把司马狂刀当作了唯一的亲人。司马狂刀死去以后,这个小师弟反而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这个小师弟年纪虽小,却是怎么也看不透。以师傅司马狂刀的眼界,居然也心甘情愿将一身功力散去,悉数传给刀无痕。而自己,师傅却是一辈子都不承认自己是他的徒弟。

    “九窍玲珑丹?”刀无痕一听,心里不由一惊,但脸上却是不动声sè。那九窍玲珑丹不就是生有九窍的丹药吗?一粒丹药就真有那么厉害?能够洗髓伐毛,全面改造人的身体,提升修为?真得有那么神奇?

    即便是再活一世人,刀无痕都不愿对最亲的人使用计谋和手段。而是想以诚相对。但就是因为这再活了一世人,才让自己真正明白这世上最不可靠的就是这以感情承载起来的关系和集团。

    大乱之世,要想存活,必须用非常手段,未雨绸缪。刀无痕站在那里,一个庞大的计划在脑海里开始悄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