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仙琐录 > 1904章就夸到这吧
    ,最快更新修仙琐录最新章节!
    朗星先前感知到的那人此时已走近了百余里,能判断出就是天情了,朗星给苏婉选的方向是远离他的,以此来引诱对方露出破绽。
    一进入平原地带,朗星立即撒开腿往前跑去,作出跟苏婉赌气的样子,他心中也确实余怒未消。
    “你不用这么跑,跑这么快你一会就没力气了。”苏婉跟在后面劝说。
    “你不用管我。”朗星冷冰冰的说。
    “你别跟个孩子似的行吗。”
    “谁是孩子?!”这话可捅了朗星肺管了,“是你一直在添乱你知道嘛!”
    面对脑门冒火的朗星,苏婉无言的侧身看向了远方,吵过好几次了,再吵就没意思了,这是她最后的忍耐。
    朗星看得出来苏婉这姿态意味着什么,收起气火转身继续朝前走去,不再跑了,他虽然年轻气盛,但毕竟是有头脑的人,这点火气还不至于让他到不管不顾的地步。
    二人默然不语的向前行进着,心里都充满了烦闷,身陷绝境本该齐心合力共谋出路的,怎么就闹得这么别扭呢?
    行出百里余里,朗星感知到了前方也出现了一个人,此人行动较为缓慢,因为距离太远无法确定此人身份,他不动声色的径直朝那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夜幕降临时,苏婉终于开了口,“停下歇息吧,等天明再走。”
    朗星走到一棵大树下,背靠着树干坐了下去,表情木然的望着乌蒙蒙的天空,这里的天空如同蒙了厚厚的纱,看不见星星月亮,也看不见太阳。
    他现在已能辨别出前面的是元情了,天情和元情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左边是群山,右边是浩渺的湖水,这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山区是不能去了,大湖上有法力防护,倒是可以行走的,该不该朝大湖那边走呢?如果朝那边走该怎么跟苏婉说呢?
    时至此刻,朗星心头有个重大的谜团,如果把他们引入这片绝境是天情和元情在捣鬼,目的主要是为对付绛霄,那事情早该结束了,这二人既然还活着,绛霄恐怕就凶多吉少了,接下来就该收拾自己了,可为什么迟迟不来动手呢?隐了身形过来随便用点手段就能在不引起苏婉怀疑的情况下除掉自己。难道自己对这二人的怀疑是错的?
    “我作过摘果郎,进过长有千寿果的秘境,那里比这里要凶险的多,处处是陷阱,还有许多空间裂隙。”苏婉一来是想给朗星打打气,二来是想缓和一下关系,所以坐到了朗星对面主动搭起了话。
    朗星收起思绪,看着她道:“在坊市里我听到人们谈论你和寻易争夺摘果郎名额时的趣闻了,最后采到千寿果了吗?”
    “采到了,过程很惊险,还有人送了命,不过有关秘境的事我们不能对外多说,这是摘果郎要信守的承诺。”
    朗星点点头表示理解,“等我到了元婴初期也去做一次摘果郎,看看有没有运气摘到一枚千寿果。”
    苏婉连连摆手道:“别,千万别,那里太凶险了,都是些活得不如意之人才会去冒险赌一把的,你犯不上去赌命。”
    “你可是作过摘果郎的,难道是个活得不如意的吗?”朗星含笑问。
    苏婉眉间有了淡淡愁云,沉默了一会才幽幽道:“没错,我确实活得不如意。”
    “怎么个不如意法?”朗星故作很随意的问。
    苏婉轻轻摇了摇头,一副有苦却无从诉说的样子。
    “那我问问你,你觉得活着是为了什么?活成什么样才算称心如意?”
    “当然是得道成仙了。”
    这是个不出意料的回答,朗星笑着道:“看来你信心挺足的,我倒是能看出来你是个很自信很有主见的人,在我见过的人中,像你这么自信的还真没几个。”
    “你这不是在嘲讽我不知天高的吧?”
    朗星笑着摇头道:“你的那种自信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是有傲骨支撑的自信,跟那种由愚蠢无知而生出的自信不同,按理说你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犯糊涂的。”
    苏婉扬起手道:“行了,就夸到这吧,别往下说了,不用说出来了,我知道了。”
    朗星微然而笑,“那就好,如果能侥幸活下来,咱们再接着说这事。”
    苏婉对着他望了一眼,回到刚才的话题上道:“我对成仙是怀有些信心的,这得益于一个人的点拨,其实我是险些就甘于平庸的,是他令我化茧成蝶了,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
    “哦?这是位什么样的高人啊?”朗星心中微微有些醋意,语气上都有所体现了。
    苏婉眼中含笑道:“巧了,他也和你一样,是个无心大道的人。”
    “到底是谁呀?”朗星的胃口被吊了起来。
    “死了,那就是个混帐,我不想提他的名字。”
    “你不是说……”朗星眨了眨眼,若有所悟道:“这是你活得不如意的原因?”
    苏婉沉默不答,这样的试探必须得极为小心谨慎才行,她不能说太多。
    触到了人家的伤心事,朗星自然是不好追问下去了,跟个死人就无需争风吃醋了,遂劝慰道:“人死不能复生,看开些吧,别在无能为力的事情上钻牛角尖,那除了伤害自己外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苏婉故作幽怨的问:“如果司迦死了,你会看得开吗?”
    “说这种话也太不吉利了。”朗星想敷衍过去,可见苏婉不罢休的盯着他看,只得道:“我能看得开。”
    苏婉紧接着问:“若是那个让你不敢高攀的呢?”
    朗星有些尴尬道:“自然也是能看得开的,我跟人家都谈不上有什么感情。”
    苏婉不依不饶的问:“那会令你觉得活着失去趣味吗?”
    朗星面现迟疑了,他原本已经活到挺无趣的地步了,是御婵令他振作了起来,找到了活着的目标,如果御婵死了,那他就又没有目标了。
    “这就是了。”苏婉嘴角有了苦涩笑意,那个女子在朗星心中的份量果然是极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