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入赘狂婿 > 第59节 南宫建仁
    萧总也不想跟这种人一般见识,站起身说:“去天柱山水库那边。    哦,对了,等一刻儿你上车时,别让那些警员看见,省得人家误会我跟你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呵呵,咱俩关系原本就说不清,恍恍惚惚,以假乱真的关系……    萧师妹,给你建个议,以后别三个不来就撂东西,这样会有损你美女总经理的高雅形象。”    姜文明接住萧若水撂过来的一个苹果,哈哧啃了一口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嗯,十点种这个样子,正好是外去游玩的最好时间啊。”    这边上午十点,地底下对面的米国也是这个时间点,不过是晚上。    ……    装饰豪华的礼堂大厅内,一群身着西装、礼服的青年男女,正跟着那高雅的钢琴声节奏,双双成对的婆娑起舞,旁边当然还有众多围观者,一脸谦和的微笑。    这是在米国某大学内,参加舞会的人,有校长、教授等,当然大部分都是即将毕业的学生。    今天晚上荟萃一堂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无聊透顶的没得事干,顺便为来自东方天朝的南宫教授践行。    南宫教授在历史系当了三年多的教授,深受学校师生的拥戴,不但能讲一口非常流利的英文,能把枯燥无味的‘往事’讲的活灵活现。    关键是人长的千娇百媚好看,又是女单身狗,能不引起雄性单身狗们的关注吗?    据最新消息,南宫教授全名叫做南宫小乔,芳龄二十九,身高一米六八,有一双长达一米一的美腿。    特别是那两个结实且又浑圆的蜂腰下长腿上隆起的部分——美臀,再配上她明朗狐媚的面孔,笃定是人们心中的千娇百媚女神、    每当南宫教授上课时,前去上课的学生笃定会爆满,不过有没得听到心里去就不晓得了,因为大家的目光,总是在她脸上,身上扫瞄,想入非非。    任何人,不管是头上已经秀顶光的老教授,还是才入学的学生,都可以在学习以外的时间内,向南宫教授献花,来表示对她的爱慕之情。    南宫教授也是有求必应……每回都是妩媚的笑着,收下献花,    也会应邀去学校内的酒吧小酌几杯,吃点东西啥的,但不可能出校门,更不可能首肯任何人的追求,只说大家做个朋友好了。    三年多了,追她的男人不下几十人,但除了礼貌性的握手之外,从没得哪个男人,能获准下一步的动作,拥抱都不可以。    明明长了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女狐形象,却偏偏比天上仙女还难亲芳泽,实在是让追她的男士颓废不已。    但就算是这样,也没谁舍得她离开,却又拦不住,只能希望今天晚上她能接受现场一位男士的邀请,上场婆娑起舞。    很多优秀的男士都过去邀请了,没得谁能邀请的动。    看来,被称为大学有史以来最千娇百媚的美人,在大学内却没得与人共舞过的遗憾,要成为一项纪录,永远的延续下去了。    “美丽的女士,想邀请你跳支舞,可以吗?”    一个身材高大、文质彬彬的年轻美男子,走到了南宫小乔面前,弯腰探手提出了邀请。    “看,又有人邀请南宫教授跳舞了。”    “还不是被拒绝?”    这个人的刚说完,近四年来拒绝无数人共舞的南宫小乔,笑盈盈的站起身来,缓缓地探出了她的芊芊玉手,轻轻放在了那位帅哥手中。    所有关注女神的人,都呆得了:这男人是谁,南宫教授怎么可能答应他?    这是个跟南宫教授一样的东方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风度翩翩不说,关键是那两眼睛,十分的深邃有魅力,让女人看一眼就会不由自主的深陷里去。    美男子,笃定的美男子!    难怪从来都不接受任何人邀请的南宫教授,会答应与他共舞……    所有看着跟南宫教授婆娑起舞的美男,都没得办法克制目光中的艳羡。    还有哀怨:我心中的女神,怎么能因为对方是个美男,就丢掉她应有的傲娇,腼腆?    大家这才发现,南宫教授不但人长的美,跳舞也很美,一举一动间,步伐凌波微步,就像一个误入凡间的仙子。    慢慢地,大家都给南宫教授的优雅舞姿所吸引,忽视了拥着她蛮腰的帅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目光跟随着她,神魂颠倒的样子。    南宫小乔身子陡然后仰,右手伸出时,一曲终了。    哗……掌声雷动,所有人都在热情鼓掌,为亲眼看见一段轻盈脱俗的舞蹈而兴奋。    南宫小乔站直了身子,随后左手拉着帅哥的手,两腿微屈,欠腰致谢。    “南宫教授,能介绍下这位先生是谁吗?”    有个青年人提出这个问题时,瞅着那位帅哥的眼里,带有不善的敌意。    没得谁认为他这么做有什么失礼之处,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是用这样的眼光看帅哥的。    南宫小乔抬头看着帅哥,有一点点调皮,更有些沾沾自喜眨了下眼睛,才说:“他呀,是我的……弟弟,南宫建仁。”    南宫建仁右手抚胸,对四方围观者含笑点头施礼。    所有人的嫉意,立马全部没得了:“哇,他是南宫教授的小弟呀,不怪这样英俊,跳舞时配合的这样好。”    “我差不多成了所有男人的公敌,这说明你来米国的四年中,还没找到适合你的白马王子。”    姐弟俩并排走出礼堂,南宫建仁举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似笑非笑着摇头。    “我准备一辈子单身了。”    南宫小乔走到一片花木下,抬手拽下一片树叶含在嘴上,眼光顾盼神飞岔开了话题:“建仁,你这些年来的努力,都没得收获?”    “没得。”    南宫建仁又一回似笑非笑。    “为什么呢?”    南宫小乔有些不解:“若水虽说冷艳傲娇,但我能看得出她还是很赏识你的。    这么多年了,你始终坚持不懈的追求她,就算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按理说她也该心动了。    难不成说,她有心上人了?”    “应该没得吧?这么多年来,我从没看到她与哪个男人有过交往。”    南宫建仁脸上呈现了怅惘:“可她老是躲着我,几回都是半吐半吞,好像有什么难以启齿。”    “躲着你?”    南宫小乔蛾眉微微蹙了下,又问:“你确定,非若水不追了?”    南宫建仁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txt/110780/28034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