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入赘狂婿 > 第105节 别怨我玩火了
    看着吐沫星子横飞的姜文明,萧若水有了种无可奈何的没力感,要是桌子上有一把刀,她笃定会抓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三的,一刀将他砍死,然后再自尽,也比活着跟他在一起好很多。    “姜大爷,我求求你,闭上你的龙王嘴,别再下吐沫雨了,现在立马消失,消失!”    萧若水忍得非常无奈,一只手扶着脑门,一只手指着门外,一脸无语的请他滚球。    原本,她找姜文明,除了问一下他为什么一夜没归家之外,还想说说黄蝎子死在大楼顶上那件事的。    昨天晚上回去后,除了生气姜文明夜不归宿之外,就是在琢磨黄蝎子为什么要出现了。    萧若水虽说总是高看自己……但她的智商很正常,前几天有两个职业赏金猎人,死在她家对面远处的小土丘上时,她就恍惚觉察到了什么。    在南半球那边很是粗暴的黄蝎子,昨天又被白无常在公司大楼的楼顶上干掉,已有三个赏金猎人被杀掉的现实,要是萧若水还没想到人家就是针对她来的,那么她可以销声匿迹,这辈子都不要在阳光下生活了。    为此,昨天晚上夜里她给爷爷打了个电话,把这些天所发生的,都仔细说了一遍,最后问老萧,那个帮她干掉黄蝎子等人,还帮他弄残许近永的白无常,是不是老爷子安排来护卫她的?    老萧的回答很直接,他也不晓得,并安慰她不要害怕自己的安全,因为他到目前为止,都没察觉出有任何外部势力,想对付她,否则早就安排专人来护卫她了。    对老萧的回答,萧若水是有点相信,又有点怀疑,可她又实在想不出来,就凭她那点本事,有什么值得职业赏金猎人来对付她。    这些事就像一团杂乱无章的麻,缠绕的让萧若水心烦,真想找个人好好倾述倾述,可惜姜文明这渣男,连当她倾吐烦恼的垃圾箱的资质都没得。    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叫了起来。    萧若水想都没想,一把抓起话筒:“我是萧若水。”    “若水,我是李安国啊。”    李公子的声音,从话筒内响起,带着阳光般的笑容,问萧总肯不肯赏光,今天晚上去蓝精灵西餐厅吃饭。    就在前两天,萧若水去医院给许少赔礼时,遇到这个李公子。    那回,李公子也热情邀请萧总去吃西餐来着,不过后来想到她一身的麻烦,立马就改变主意说有事,着急慌忙的走了。    现在许近永已经落马,萧若水可以说是毫发无损,李公子又难捺心中的小寂寞,邀她去吃西餐了。    萧若水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肯,尼玛,在本姑奶奶麻烦缠身时,你他娘逃得比兔子还快,现在老娘一刀将老许斩落马下了,你又不要脸的凑上来,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不过,拒绝的话刚准备出口,她又看见姜文明了。    这厮好像没得事人一样,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实际上萧若水能看出他耳朵已经竖起来了,心中冷呲一声,语气温柔的说道:“今天晚上去天柱山路吃西餐呀?我先想想,今天晚上有没得约会……没有,几点去?你用不着来带我了,我开车自己过去。好的,再见。”    挂掉电话后,萧总肃然危坐开始工作,心里却在默念:三,二,一。    姜文明说话了:“今天晚上,哪个请你去吃西餐?”    “李安国。就是手捧玫瑰花向我求爱,让你把玫瑰花都弄坏了的那个人。”    萧若水当然不会忽略姜文明的问题,冷傲地说:“他请过我十几回了,都让我拒绝了。这回要是再拒绝,实在过意不去了。”    “哦,原来是那个乡巴佬啊,人长的还可以。”    姜文明这才顿开茅塞的样子,又嬉皮笑脸的问:“我听说,西餐不怎么好吃,却贵的要命的?”    “还可以吧,一般就是花个大几百上千块的。”    萧若水的语气,愈加平淡:“不过,李公子请我吃饭时,要的红酒,恐怕起码也得万把块吧。”    “哇靠,这么这么贵?”    姜文明一脸乡巴佬惊讶的样子,巨大的满足了萧师妹的虚荣心,还吞了口吐沫,然后转身开门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萧若水抬手揉了一下眼睛,再扫向门口,姜文明的确已经走了,并没得像她希望的那样,找各种藉口不让她去,或者厚颜无耻的缠着一块去,再不就拿出‘未婚夫’的那副嘴脸,不给她跟别的男人单独吃饭。    他都没说,摆明了才不在意她跟哪个吃饭。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相信她,不可能做‘对不起’她的事,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这厮的度量,好像没得这么大。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根本不在意,不要说是跟李安国吃饭了,就算是去酒店开那个房……恐怕他也不会在意,因为他欢喜樊冰,否则昨天也不会帮樊父跨省讨债。    他留在自己身边,仅是因为大姐要他如此的做而已。    “姜文明,你既然这样对我,那可就别怨我玩火了!”    怒火,嫉火在萧总心头旺盛而猛烈,眼眸中涌现粗暴之色,拿起笔重重戳在了桌子上,喀的一声笔尖断了。    上星期五风光了一把后,姜文明在时代集团的地位,有了显著的提高。    现在轿车班可没得那个敢喊他漏尿居士了,见到他里来后,都一口一个文明的叫,亲热的不得了,顺便请他可不可以为樊秘书打个电话,探探一下大老板今天心情怎么样。    这么多天了不让堵几把,实在是憋出尿来了。    对驾驶员的请求,姜文明自是一口答应,去外面掏出手机,佯装樊冰打了个电话,推门再里来时,则兴奋大喝:“有谁,敢来跟老子切磋一番牌技?”    姜文明登高一呼,从者云集 。    二十块十块的钞票,好像落叶一样,纷纷掉落在桌子上。    这才是真正有血有肉的生活。    一把牌又收了三二百后,姜文明暗地里惬意的叹了一口气,认为这辈子就这样颐养天年也好,至于大师兄说他担着解救全地球的光荣任务,还是交把别人去做吧,他能成功反生长,就像现在赌钱没抽老千一样,单纯是靠走了狗巴巴运。    “靠,崔来宝,再借给我二百!我还就真不信了,一上午就直输不赢了!”

    /txt/110780/280345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