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入赘狂婿 > 第182节 因为我也是女人
    窗外有闪电掠过,隆隆的雷声骤然响起,雨点落在窗户玻璃的声音,也猛然密了起来,就好像有许多人在讥笑萧若水,笑她明明已沉沦了,给男人看光了身子,还他娘的装清纯。    女人的脸,真比身子还重要吗?    要是重要,女人在逛大街时,为什么不光着身子蒙着脸呢?    不重要吗?    当一张脸单独暴露在视频中时,‘我是妻管钱’顶多只会夸她两声好看,有**的潜质而已……但这张脸跟身子一起暴露在视频中,还要按他所说的那样,意义就大不一样了。    雨点的讥笑,让蜷着身子,开始哆哆嗦嗦的萧若水,开始惧怕,孤寂的想发狂,只想跑外去疯跑在大雨中,伸开两臂朝天咆哮几声,问一下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在她明明觉得绝不能那样做时,会这样的痛苦。    难不成,我原本就是这样的女人?    萧若水想起这儿时,心底深处有个声音传来,说对,你原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南宫建仁不要你了,就连姜文明那个渣男,苟来富那个变态患者都不稀罕你,你还以为你是哪个?    是啊,就连姜文明这样的渣男都不要我,我还装的哪门子清纯?    不就是在网上,来让陌生男人看见我**的本质吗,那些人前纯的女明星,在照片流外来之前,哪个又能想得到她们会像传闻中的那样浪、脏?    只要能让我安心睡个安稳觉,第二天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出门,在员工前仍然维护我傲娇的形象,让他看看又能怎么样?    “这,只是我想睡个安稳觉的代价而已。”    萧若水自言自语着,陡然翻身坐起,拿起了手机。    她这边没回信息这么长时间了,楚州酒徒还在不住的发语音,问她回来了没,还关心的问她,发生什么事了,要不要他帮忙。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谢谢你,这段时间能陪我聊天。”    萧若水发了个语音过去后,立马把楚州酒徒删了。    她的微信朋友,就只有‘我是妻管钱’一个人了,这让她有了种妥妥的安全感……虽然留有楚州酒徒的微信号,他也不晓得萧若水在这边干什么,可还是会让她有一种别人在偷看的幻觉,只有删了这个号。    在办公室时,萧若水还想一个可以谈谈心,一个谈谈身体的人呢。    现在她却毫不犹豫的删除了楚州酒徒,因为她陡然发现,她才不要陌生男人假心假意的宽慰,她身体要的东西,才是真实的!    “你还在线吗?”    在心中默哀了下刚被删了的网络老公后,萧若水给‘我是妻管钱’发了语音。    没得人回答。    看来是睡着了,毕竟她刚才可是沉默了很长时间。    可她有种明显的预感,‘我是妻管钱’就在那边,于是又塞了个二百的红包发过去,依然没得动静。    “我,同意你的要求了。”    萧若水用劲撇了下嘴唇,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我是妻管钱’果真在,拿了红包,回了信息,那就开始吧。    萧若水浑身的血液,一下子翻涌了起来,问道:“你要让我怎么做?”    ‘我是妻管钱’也用语音回答了,声音很青年,却很冷,不难听:“褪光,只穿黑丝,先给老子来一段天鹅舞。要是不会跳的话,那就拉到。”    萧若水从没跳过天鹅舞,但却不代表着她不会跳。    天鹅舞说起来也就那么简单,只要身体的柔韧度好,学着水蛇一样扭摆着腰肢,两手划拉几下就好了,也可以扶着什么东西做一些高难度动作。    沉默了很长时间,萧若水才问:“你能给我什么?先说一下,我不想再看你跟你老婆那个的视频,那样会让我感到对不起她。第二,我也不想看见你的身子,上回令我反胃了很长时间。最后,警告你,你的脸千万不要让我看见,因为我会杀了你。”    “我能给你观赏。”    ‘我是妻管钱’在那边笑道:“你应该晓得衣绣夜行是什么意思吧。你想发马蚤,同样不能只有自己看,要有人观赏你,那样你才会感觉好很多。”    “对,你说的很对。那你稍等一下,我准备一下。”    萧若水放下手机,疾步走到了梳妆台前。    下班到家后,萧若水就把脸上的粉洗得干干净净,露出她俊脸的真面目了,虽说这段时间消瘦的不得了,可破船还有三根钉……这个比喻也许不恰当,简言之,就是美女还是美女的意思,再消瘦,不施脂粉时依然是美女。    用了起码个把小时的时间,萧若水才把自己化好妆。    镜子里的女人更漂亮了,更风情万种,就像狐狸精一样,还是萧若水,但气质却截然不同了,可能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红唇微启,对自己嬉笑了下,萧若水慢慢起身,两臂竖起,睡袍沿着羊脂般的肌肤滑在地上,盖住了红色的细高跟。    有黑布片再滑下后,她就成了‘我是妻管钱’最想看见的样子,全身只穿着红色细高跟,黑丝紧裹下的长腿,有如她的身材,曲线玲珑。    把台灯关好,拽开夜灯,粉红色下的萧若水,偶尔的有雷电袭来,骤然穿过窗帘,让房间里瞬息之间通亮,更给她增添了几分来自古老的神秘。    我准备好了,萧若水对‘我是妻管钱’说。    那就开始吧,时间很晚了,明天还要按时上班呢,‘我是妻管钱’说,要来点音乐搭配一下。    音乐好弄,萧若水房间里就有一电脑,找一曲充满狂野的舞曲就可以了,把手机在音箱上放好,打开了视频。    视频小窗口里什么也看不见,萧若水也不想看见那个令人反胃的男人,伸出舌头在唇上,轻轻滑过,小声笑道:“我要开始了。”    “开始吧……你很美,也很马蚤。”    随着‘我是妻管钱’的回答,萧若水两手捂着胸口,慢慢退后。    “脸抬起来。”    ‘我是妻管钱’大声说道:“放开手,再退后两步!”    萧若水抬脸,放手,又退后了两步,随着陡然高昂起来的舞曲,腰肢陡然一拧……有些女人,与生俱来就具备跳舞的天赋,不管跳什么舞。    萧若水就是这样,开头时显然耍不开,总要挡着胸口,腿不放开,但慢慢地,她忘了所有,只晓得她是个想用这种舞蹈,来发泄,报复什么,动作愈来愈流畅,也愈来愈大。    舞曲,也有了类似于透不过气来的鼻音声,颓废,好像受萧若水的动作所干扰。    神不知鬼不觉间,一曲完了,脑门微微出汗的萧若水,慢慢走到手机前,语气娇媚的问:“还心满意足吗?”    ‘我是妻管钱’的语气,愈加生硬,散发着说不出来的藐视:“不错,再接再砺,下回弄点花样外来,带上稀奇古怪的道具。赏你个一毛钱的红包,因为你就值一毛钱。说谢谢吧,你懂得。”    萧若水牢牢盯着视频,很长时间没动一下。    ‘我是妻管钱’在那边嗤笑一声:“想要尊严吗?”    这句话,一下子打碎了萧若水最后的……尊严,垂下眼帘,小声说:“奴才,谢谢主子的恩赐。”    “睡去吧,愿你做个好梦。”    ‘我是妻管钱’说完这句话后,视频关了,一个一毛钱的红包出现在了屏幕上。    萧若水默默的领了,那个写有赏赐字样的红包后,就晓得她已经什么都没得了。    然后,陡然转身冲进了卫生间内,趴在马桶上剧烈呕吐了起来。    她在令自己反胃。    给了自己一个重重的耳光后,胸急促起伏的萧若水,旋开了冷水喷头,站在下面,使劲的搓洗自己身上每个地方。    就好像,这些地方都被那个男人亲吻过一样。    萧若水把‘始于脸红’的微信号,改名给我就值一毛钱后,拿过枕头蒙在了脸上,很快就睡着了。    天气晴了,给一场大雨洗涤过的双龙市,在阳光照射下,显得越发明朗了。    羊静茉跟姜文明,身着情侣装,戴着太阳镜,一大早就去了南面山区,中午简单吃了点饭,喝了三瓶啤酒后,姜文明还在小树林里,快快活活的睡了一觉。    女人没睡,就始终盯着他呆呆的看。    深夜姜文明要求某个女人跳天鹅舞,羊静茉是晓得的,也看见了。    很惊讶那个女人的美丽,没得办法想象她怎么可以这般沉沦,更惊讶她在姜文明几近庸俗的要求下,会那样听话。    姜文明没有瞒着她,她也没问女人是哪个。    可她能看出来,姜文明肯定认得那个女人……女人跳舞时的样子,都让羊静茉心动,主动索要了,姜文明却没得一点点男人该有的反应。    这是失望到极点的表现,羊静茉对心理学,也算是小有研究了。    姜文明关了视频后,就睡了,就像现在这样枕着她的腿,睡得像个受伤的婴儿。    只有身体有伤痛的小孩,才会在沉睡时,老是作出蹙眉,咬嘴的举动,还有毫无知觉的哽咽声。    这一刻,羊静茉认为姜文明很可怜,让她很心疼,没忍住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滑过,多么希望他能忘了那个女人,给他带来的耻辱。    “永远都不要问,那个女人是哪个。”    姜文明睁开眼时,放低声音这样说道。    羊静茉抿了下嘴角:“你,这是在自我伤害……同样,你始终都放不下她了,不管是死活。”    “我会放不下那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要是能放得下,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那她呢,能放得下我吗?”    “放不下。”    “你怎么晓得?”    “因为我也是女人。”    “你再说说,今天晚上我要是不理睬她,她会怎么样?”    姜文明翻山坐起,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    羊静茉也看向那边:“她会睡不着的。”    姜文明笑了:“没有我,她还有别的男人,可以观赏她的表演。”    “她没得别的男人了,就你自己。”    羊静茉摇了摇头:“相信我,我是女人,能深深体会到她甘心沉沦后的想法。”

    /txt/110780/28325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