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入赘狂婿 > 第225节 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尝
    嫂娘脸色一变:“哪个?是哪个,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支使文明到这种地步?”    夏荷花没说话,抬脸看向西北。    西北方向,又是一座大山,树林茂密,海拔要比姚远庄村所处的位置,要高几百米,一年四季,恍惚地都有雾气笼罩,四时不谢花的传说,在这儿成了妥妥的现实。    特别是山下的开皇谷内,更是四季暖意融融如春,在其它地方差不多濒临绝种的鹿、鹤等珍贵动物,把这儿当作了家。    开皇谷下有一眼深泉,还是热的温泉,水质清澈,滋润着谷内的植物,冒出的热气,形成雾气,环绕开皇山。    有山,才会有谷,有开皇山,才会有开皇谷……但没得帝王永恒的睡眠此间,这儿什么也不是。    大师兄随着夏荷花的目光,看向开皇山那边,眉头直跳,惊声问:“你、你是说隋……”    “我可没说!”    夏荷花及时打断了大师兄的话,又缓缓重复:“我没说,你也没说,我们大家都没说。但我们心里都明白,包括姚远庄的村长。所以,杨文艳跟姜文明之间,不管做了什么事,都是她自愿的,姜文明自找的,怨不得任何人。”    嫂娘垂下眼帘,沉默好长时间,叹了一口气:“唉,终归,是文明对不起人家。”    “他会遭到报应的!”    大师兄眼里,有气愤的光芒发出,阴笑道:“他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尝!”    嫂娘没法忍的问:“难不成,以后真让文明,去那种地方?”    夏荷花轻蔑的撇嘴:“切,他到那地方有什么不好的?小裳,我晓得你早把牛犊子当作亲儿子了,只想看他的好,希望他跟萧若水那丫头,平安过一辈子。不愿意看见他在外国这么些年,都做了哪些荒唐事。”    嫂娘脸有些红,大师兄有些忌妒,但在嫂娘偷着用劲揪了下大腿后,就忘记那些不健康的思想了,干笑着说:“实际上对别人来说,也算不上是处罚,相反还会有很多人憧憬……”    夏荷花打断了他的话:“你就憧憬,不是吗?”    “哈,我怎么可能!我这辈子,就爱小裳一个女人,旁的女人,都是白骨皮肉。”    大师兄哈的一声笑:“再说了,萧若水不也是……哦,我不说了,小裳你松手,好吧?”    “咦,哪个来了?”    面对进山那路口的嫂娘,松开大师兄的手,轻咦一声。    远远地,就看见一个人影,走过乱石坑上方的石径,正在沟边放羊的几个孩子,朝那个人跑去。    “是老屠!”    夏荷花大喜,腾地从石头上蹦跳了起来。    大师兄也很开心,但脸色很快就阴沉了下来。    这么远的距离,夏荷花没看出同床并头而眠的男人,有什么异样之处,可大师兄却在看见他路过山角时,用手扶树的动作,看出来他可能负伤了。    屠之悲,居然受伤了!    像拂过草原的风一样,有着健美身材的夏荷花,冲到屠之悲面前,一点点不考虑边上还有几个放牛的小屁孩,纵身弹起,张开两臂,扑进了男人怀抱里。    她就是这样一个任性的女人,爱男人就爱的轰轰烈烈,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就像推拿姜文明的小麻雀时,也没得什么异样。    老屠很享受老婆的娇憨,虽然已是两个儿子的妈妈了,在他心里,却总是还停留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两手兜着老婆结实的美臀,幸福的笑着退后了几步。    “你怎么了?”    夏荷花立马从他退后的动作中,察觉出了什么,秀眉一皱时,才看到男人的脸色,好像有点苍白,连忙从他身上跳下来。    “没得事,脑袋,四肢,包括那最关键的一点,都没少。”    受老婆女牛虻气质的熏陶,性格沉稳的老屠,现在说话也带有了一些牛虻气。    夏荷花却没睬他,围着他绕了两圈,伸手撩起了他背上的衣服。    浅蓝色的衬衣下,勃然有个黑色的拳印,好像刺青一样印在屠之悲的身后,夏荷花大吃一惊,伸手去摸,却又没敢,美丽的眼睛里,立马有泪水涌出了。    “别担心,离死还早着呢。”    屠之悲放下衣服,回身抱着老婆,在她后背上轻轻拍了几下,沾沾自喜的说:“我只是挨了那女人一拳,她却让我一刀戳穿了眼睛。呵呵,怎么说,都是赚了。”    “有没得查出她的来路?”    大师兄也迎了过来,撂起老屠后背衣服看了眼,嘘了口气。    大师兄是疗伤的高手,一眼就看出屠之悲表面负伤虽很重,只不过是伤了经脉,却没伤及筋骨和五脏六腑,只要在开皇谷温泉内多泡上个几天,就能把表面的余毒彻底清除。    “有几分岛国‘风险’武士的意味,不过用的毒,要更阴毒了些。也就是我吧,要是换作是别人,还真不好说。”    屠之悲这样说,没得一点点的吹牛意思,别看他说的风轻云淡,可行刺某人夫妻时,是多么的怵目惊心,只有他自己晓得。    “‘风险’?”    夏荷花眯起两眼:“当年牛老二、羊老七联手,都吃了大亏的岛国‘风险’武士?”    牛老二,屠老四,羊老七,季峰第十,早在多年前,就为天朝寰宇十二生肖,创下了不败神话,被称为天下四大近身格斗好手,顶儿,尖儿的人物。    牛老二的阴,屠老四的稳,羊老七的狠,季峰的冷,这都是人所共知的。    最阴的,最狠的两个人双剑合璧,都在‘风险’手上没讨到好,反而吃了亏,更何况屠之悲一个人,去面对如此凶狠的‘风险’?    能干掉对方,活着回来,这已是夏荷花不住祈祷的结果了。    风闻,岛国‘风险’武士,才是真正的武士,他们在刚出生时间不长,就以各种虫子为主食,受到各种最严酷的训练,一刀把心脏戳个对过通都不会死的。    要想干掉他们,只有戳穿他们的眼睛,然后再放火烧死他们。    实际上,他们就是一群活着的行尸走肉,不过却具有思维。    这么多年过去,老一辈的‘风险’被淘汰,新一代的‘风险’,肯定有了更完美的发展,起码那个女人,外表一点点没得行尸走肉的任何迹象,美艳动人的迷死人。    “我不是太敢肯定,不过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屠之悲不想跟老婆提到这件事,岔开了话题:“那小牛犊子呢,醒过来没?”    大师兄点头:“醒了。”    “醒了就行,我先到村长家去一趟。荷花,你去开皇谷跟二大爷说一声,我要去泡温泉……嗯!”    屠之悲说着,脚下绊到一块石头,身子一个趔趄,下意识的伸手要保持平衡,却扯动了身后的拳伤,疼地他闷哼一声。    “我去找那个王八蛋!”    夏荷花快速扶住男人,看见他脸色愈加苍白,心疼的要命,伸手抹了把眼,扭身朝山村那边飞跑而去,不理睬屠之悲的瞎比比,也没睬走过来的嫂娘,只想跑到姜文明面前,饱以一顿粉拳再说。    大师兄反而一脸的无所大谓:“让她去吧,打不死那狗日的。不过,我还真要替他谢谢你。”    “这么说,就有点见外了。你养他长大,我传授他功夫。说起跟小牛犊子的亲近,就算比你差,也差不了哪块去。”    屠之悲漠然一笑,看了眼老婆跑的方向:“在荷花心里,不也是把牛犊子当儿子看了?”    只有当妈的,在儿子做错了事务必要教育时,才会没得任何的顾忌,想扁哪儿就扁哪儿,全然不考虑萧母的劝说。    她冲里来时,萧母正揉着发麻的脸匣,眉皱的跟姜文明说话。    既然有些事已经没法更改,姜文明也没得必要躲让了,否则就会浪费嫂娘她们的一番苦心……正忘记萧若水是哪个,让自己集中精神来发现美女的美呢,夏荷花就冲里来了,一把萧母推开,抬腿就把姜文明从床上蹬了下来。    “荷花,你、你这是干嘛?”    萧母大惊,却不敢伸手拦住,真害怕自己给这女疯子给蹬一脚,那就会疼大半天的。    “看不外来呀,我这是在给你的好女婿推拿呢!”    夏荷花凶巴巴的说着,双足交替着,不断猛踢姜文明:“牛犊子,有感觉了没?昂!回答老娘,有感觉了没?你现在是不是很沾沾自喜啊?有没得想过,要不要,老娘也化作一赤兔马,让你骑在身上?”    姜文明想寻死,要是他有咬断舌头的劲。    他没有,只能说话,却不说。    他反而盼望夏荷花能踢死他拉倒,那样也好过连累萧母,嫂娘受到羞辱。    他一点也不恨夏荷花,因为他看出夏阿姨脸上有泪痕,等她踢累了,跪在地上,用拳头狠捶他肩背时,才问:“老屠,受伤了?”    “没得事,死不了。”    夏荷花站起来,重重吐出一口气:“好他娘的舒服。小牛犊子,你务必给老娘尽快好起来,否则我阉了你。文艳,你继续……不过要我说啊,你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太少了,真该请教下这牛犊子。姜文明,你对老娘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只说话,就能让老娘到达云层,对不对?”    姜文明很想说不对,看见夏荷花又要冷呲后,快点说对。    “那老娘我等着你。”    女牛虻说完,转身要走时,却又一个健步跳到萧母面前,在她的尖喊声中伸手,在结实的美臀上,用劲揪了把,才狂笑着走了外去:“一点都不痛快!”    夏荷花走了很长时间了,姜文明眼珠动了下,看向了萧母:“她有病,除了我嫂娘,姚远庄的人,都有病,你不要在意。”    小声哭泣的萧母,蜷缩着身子,摇了摇头:“她,她这是为了我好。”

    /txt/110780/28752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