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孤岛上的平行世界 > 第十九章 认错
    温余粘来到陆之玺叫家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门。    没出一分钟,陆之玺打开了门,就见温余粘嘴巴下耷,眼里有了水光,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你这是…怎么了?”    温余粘抽了一下鼻子,委屈地说道:“我做错事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我给你买了好多吃的。”    “??”陆之玺以为她说的错事,是中午套路他,就侧身让她进来了。    温余粘坐在沙发上,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包薯片,问他:“你吃吗?”    他摇头,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你吃吧。”    “哦。”    温余粘拆开零食,开始跟他坦白今天放学发生的事情,语气义愤填膺。    “你知道吗?我的一个女同学梅雨在练排球的时候,不小心砸在了安琪拉的手臂上,那个距离根本不会疼,她就非要砸回去,就站在梅雨面前直接朝她的肚子狠狠砸去,说是当作同时赔她摔坏了的手机,更气人的是安琪拉放学后,还用笔砸梅雨的头,让她搬礼物,明明梅雨的肚子还疼着,安琪拉还这样指挥她,结果在路上梅雨不小心摔坏了她的一些礼物,她就紧抓着梅雨不放,我看不下去了,就说我帮她赔偿,结果安琪拉说……说…”    温余粘股着嘴,很生气地说道:“她竟然说要拿你当作赔偿!我怎么可能同意,于是安琪拉就说让梅雨赔钱,一万多啊!就那点礼物还这么贵!所以……所以最后,我……”    “所以最后你还是把我给卖了?”陆之玺的表情不像是在生气,反倒有些笑意。    温余粘连忙否认道:“没没…你多值钱啊!我就算砸锅卖铁付给安琪拉一万元,都不会把你卖给她!才不会便宜了那个坏女人!”    陆之玺嘴角微微上扬,问她:“那你说的错事,以及希望我原谅你,指的什么?”    “唔……这个…”温余粘吃了几个薯片,小声嘟囔着:“就是…把你的所有联系方式……给了安琪拉。”    陆之玺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就这啊!    不过,他没有直接原谅她,而是故作很介意的样子,说道:“那怎么办?我接下来的日子,可能都清净不了了。“    温余粘这不就是来认罪的嘛!    她伸手推了推身前的零食,心虚地说道:“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就买了一些我觉得好吃的,不知道能不能得到你的原谅。”    陆之玺忍住上扬的嘴角,说道:“叫一声玺哥,我就原谅你。”    “啊?”这是什么要求?难道是她的零食还不够弥补了吗?    在网上撒娇,温余粘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真的要当面撒娇,她倒觉得别扭了!    而且,为什么要叫他“喜哥”,他之前的名字,这么喜庆的吗?    温余粘咽下薯片,欲言又止…然后低头轻声说道:“喜哥~我错了。”    这下,陆之玺心情瞬间好了起来,“零食你带走吧,我不爱吃。”    “诶?真的吗?”毕竟这些零食花了她一周攒下来零花钱。    “嗯。”    温余粘开心的把零食收了回来,然后就听见陆之玺桌上的手机响了几声,她清楚地看到了安琪拉的头像出现在手机屏幕的弹框里,上面显示对方发来了几张图片!    “微聊”app有一点不好之处,那就是只要你知道了对方的段号,就可以直接搜索跟对方聊天!申请通过了,是好友,申请没通过,那就是陌生人。如果只是单独的聊天,根本不需要得到对方的同意!    两人都有几秒钟的沉默,直到屏幕黑了,温余粘才讪笑道:“呵呵…她还挺快的。”    陆之玺打开手机,看到了里面的内容,是几张安琪拉穿着暴露,躺在床上的照片!他立刻撇开眼睛。    温余粘见他皱起眉,也好奇地伸头凑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安琪拉几乎全落的照片,瞬间炸了!    “啊啊啊啊!你不准看!”她一把夺过手机,慌乱地把几张照片删除了!    陆之玺失声笑道:“我没仔细看。”    “……”    温余粘气愤道:“这个安琪拉,我就知道她没安好心!”    刚说完,安琪拉又发来了消息。    “许农,你觉得我身材如何?穿这件衣服…性感吗?”    衣服?我看是一丁点的布料吧!    温余粘没好气地把手机还给他,“她问你,她身材好吗?性不性感!”    陆之玺接过手机,抿嘴忍笑。    他在对话框里输了一句:“我还是觉得小粘的身材好一点。”然后发了过去。    温余粘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回了什么?”    他上下扫了一眼她,说道:“回了违心的话。”    “嗯?违心的话?”难道是对安琪拉一顿猛夸?温余粘心里更难受了,立即去抢他的手机。“给我看看你是怎么夸她的,”    陆之玺也没反抗,就任她夺走手机,然后当着他的面低头看聊天内容。    过了十几秒钟,他看到温余粘的耳朵由粉渐渐变红,紧接着她关掉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又拿起了零食袋,小声说了句“再见”,就小步快走地走出了他家。    陆之玺低头含笑,摇了摇头。    温余粘回家的路上,心脏一直跳个不停!夏季初的夜晚不热,但她依然觉得脸部在发烫。    她再一次地被陆之玺给撩到了!这种心动的感觉,她之前对骆凡都没有这种感觉!果然假的东西骗得了大脑,却骗不了自己的心!    “所以,他所说的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到底指的什么?”    温余粘捂着害羞的脸,抱着零食赶紧跑回了家!    而另一边的陆之玺,也没静下心来。    他洗漱完后躺在床上,睡不着,脑中不断回响着温余粘叫他“玺哥”的声音!    这个声音又渐渐地与过去有些模糊但却印象深刻的记忆重合。    那时的温余粘,16岁,他17岁,他们是同桌,也是冤家!!    温余粘总喜欢给他起外号,她会叫他“玺哥”,每次她这样叫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准没好事!

    /txt/114190/28999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