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孤岛上的平行世界 > 第二十章 玺哥
    “玺哥!玺哥!哥~哥哥~作业接我瞄一眼!我昨晚那几个题死活解不出来,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真不是故意没写。”    “玺哥玺哥…你帮我看看这道题吧!解不出来,我放学就要留下来了!”    “玺哥玺哥~等会物理课堂小考的时候,能否给我瞟一眼选择题!及格就好了...我不想被物理老师留下来。”    “玺哥玺哥!你简直就是一个幸运的鸽子啊!次次考第一,还连带着把我成绩带上去了。不如以后我就叫你喜鸽吧!哈哈哈!传喜讯的鸽子!嗯,我喜欢!”    陆之玺每天被她这样喊得头疼,便命令她以后不准再喊了。    温余粘很“听话”,确实不喊“喜鸽”了,改喊他“陆哥”了,而且喊着喊着又产生了谐音。    “陆哥!陆哥!哈哈哈……looklook!这个外号好听!陆哥,你有英文名吗?”    陆之玺不耐烦地回了一句:“有!”    温余粘一拍桌子,“好,那我今天就宣布,你的英文从今天开始更改为‘look’,怎么样?好听又好记!”    陆之玺觉得这个英文名连起来读,跟宠物名字一样,所以,只要她喊他“looklook”,他就觉不会搭理她!    但一些东西听多了听久了,都会渐渐地成为一种习惯,被大脑所记住,以至于每当他听到这两个昵称时,会下意识地认为对方是在喊自己,但他表面上还是会排斥这两个绰号,不去理会。    以至于,有天学校大扫除,陆之玺在擦黑板,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他一声“look”,他不由自主地扭头看过去,却发现温余粘站在他的身后,正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他有些懊恼,刚开口说了“以后不准”这个四个字,温余粘就上前伸出双手在他的脸上一抹,又叫了一声“look”,然后就立刻跑了。    他觉得脸上像是被涂了什么粉末状的东西,伸手一擦,果然,是粉笔末。    他抬头望去,温余粘就站在教室外,靠在围墙上,把沾有粉末的双手举起来,冲他晃了晃,然后得意地笑了起来!    那是初夏时节,温余粘穿着蓝白色的短袖校服,太阳光束不偏不倚地透过枝桠照在了她的脸上,而她的笑容就好像被一层光衬得有了温度,让人感到心里一暖。    她嘴角浅浅的酒窝,被阳光撬开了一角,就好像一瓶刚被打开的冰凉气泡水,正冒着清脆的声音,也在他的心里滋滋涌动着什么......    他愣神了几秒钟,才收回视线。    而温余粘那天的笑容,一直印在他的脑海里,永远都忘不了。    也就从那天开始,陆之玺不排斥她叫他“look”或是“喜鸽”了,因为他发现温余粘只有在他面前时,才会这样喊他,在别人面前还是叫他“陆哥”、“玺哥”、或是“陆之玺”。    而“look”和“喜鸽”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昵称!    所以每当温余粘这样叫他,他起先会不搭理,直到她喊了几遍后,他才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抬头看她。    但其实他心里是喜欢这个昵称的。    陆之玺也给她起了一个昵称,叫“年糕”,但他没有当着她的面叫过,只是把她的聊天备注改成了“年糕”。    每当温余粘有问题要问他的时候,他就能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行字:你收到一条来自“年糕”的消息”。    嗯,喜鸽好像……挺喜欢……年糕的。    回想到这些画面,陆之玺嘴角的笑意愈发加深,他侧转身子,闭上了眼睛。    /    周六下午,温余粘精心地打扮了一番,她竟很期待今天的约会。    而当她踏着轻快脚步来到一楼门口时,却发现陆之玺在外面等她,穿着简单的长袖体恤、运动裤和运动鞋,阳光打在他的头发上,显得人很温柔。    温余粘又看向他白皙的肌肤,感叹道:“比女生还白,还让不让别人站在你身边了?”    她下意识地把手臂背后,走到他面前,“诶?不是约好在商场见面吗?你怎么来这里……是在等我吗?”    “不然呢?”陆之玺打趣她道:“你不是跟安琪拉说我是你男朋友吗?所以要跟你一起去,才不会被怀疑。”    “呃……”看来安琪拉昨天晚上又跟他聊了些什么!    温余粘尴尬地笑了笑,“哈哈…我也没想到她会当真,我怎么可能找到像你这样帅气有钱的男朋友啊!”    陆之玺眉眼向下微弯,伸手拍了拍她的背,“走吧,要迟到了。”    “嗯嗯!”    两人坐公交前往如昼商城,在路上,陆之玺说了昨晚和安琪拉的聊天内容。    大致就是安琪拉想让他跟温余粘分手,然后跟她在一起,她保证能给他一席之地,并且时不时发语音挑逗他,或是是发照片撩拨他。而他还不能表现得很抗拒。    温余粘问他:“什么是一席之地?”    “就是成为她的后宫。”    陆之玺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话,但温余粘就不淡定了。    “什么?她还真把自己当王后了?还后宫?”她握住他的手臂,劝说道:“她就是想要这个世界的男人都喜欢她,你可别同意进她的后宫!她就是玩玩,她肯定同时还撩着其他男人!”    陆之玺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无语道:“我要是同意了,今天还会来接你吗?傻了?”    “……”我确实傻了。    他又说:“我又不是NPC,她控制不了我,况且……我看不上她的后宫。”    这句话酷!    温余粘连忙点头道:“嗯嗯!要做就做正宫,还是唯一的那种!”    “比如?”陆之玺挑眉看她。    呃啊啊…温余粘怎么觉得她这简直就是在给自己挖坑!    她吭哧道:“比如…夫妻,嗯!”    “哦。”    陆之玺没有什么表情地扭回头,目视前方。而温余粘也立刻转移了话题,让他今天装作对安琪拉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就当作报复她对梅雨做的坏事。    陆之玺没拒绝,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装作不感兴趣,他本来就没感兴趣过。    达到如昼商城时,骆凡已经在那里等了十几分钟,而安琪拉为了突显自己的重要性,竟晚到了半个小时!    安琪拉今天穿的是蕾丝镂空吊带上衣和超短的闪片包臀短裙,挎着小包、踩着高跟鞋朝他们走来,与平时上课的妆容不一样,这次浓了不少,还特意做了造型,她一撩头发,就像是在走T台秀一样!    骆凡站在原地惊叹道:“安琪拉今天……好美啊!”。    而剩下的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努力克制想要夸赞的冲动。

    /txt/114190/28999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