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孤岛上的平行世界 > 第二十五章 最后一次
    温余粘憋屈地握紧拳头,对着骆凡背影的方向,朝空气狠狠地挥了挥,然后立刻拿出柜子里的手机,想要发消息给陆之玺,结果却收到了他的消息。    “我什么时候同意要跟你们一起去海边玩了?”    这不也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嘛?温余粘委屈地给他回了一句:“对不起,是安琪拉让我带上你的,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克制自己的双手吗?都怪骆凡那个狗腿子,拿了我的手机把你拉进去的,我也很难做人啊!”    不对!我也很难做个植物人啊~    而之后,陆之玺就没有回复消息了,温余粘还以为他生气了,就一直头疼地想着要怎么拒绝安琪拉,又或是怎么讨好陆之玺。    思考了许久,她认为能成功拒绝安琪拉的可能性为零,但让陆之玺同意的可能性再怎么说,也绝对不会是零!    可自从上周末的聚会后,温余粘就觉得很对不起陆之玺,又不忍再让他充当NPC被安琪拉任意摆布。而去海边游泳的话,很有可能就会暴露手表!    于是思前想后,她决定跟安琪拉说她男朋友周末要加班!    “嗯!就这么办!”    温余粘在心里做着心理建设,希望自己能坚决克制对安琪拉的绝对服从。    可就在最后一节课结束的前10分钟,温余粘却收到陆之玺的回复:“最后一次!”    “什么是最后一次啊?”温余粘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最后一次充当我男朋友?还是最后一次充当NPC!还是最后一次……帮我啊?”    “小粘,过来帮我拿包啊!”安琪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温余粘立刻应声,从位置上起来走向她,情绪急转直下!    “呜呜呜呜~可是我的最后一次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啊?”    /    晚上,温余粘在家里收拾明天去海边的衣服,她打开柜子,才发现里面出现了一件新的游泳衣,她在脑海里找寻这件泳衣来历的记忆,却发现没有这段。    难道还可以凭空出现吗?她到客厅问正在看电视的妈妈。    “妈?我衣柜里的泳衣哪里来的啊?”    “你说泳衣啊?”妈妈扭头看向她。“今天下午有一个快递送到家里来,单子上说是你的同学安琪拉送来的。”    GOD!温余粘现在算是知道平时那些天空上飞的快递员,除了送外卖,都是在送什么包裹了!它们也在为玩家服务啊!关键是这些黄色的小快递员,是直接可以从每家每户专门为它们预留的洞口里进来,你还不能有拒绝接收的权力,除非你自己扔掉!    还好如昼世界没有坏人,不然鬼知道他们会给别人家寄来什么!    “呵!不愧是玩家!直接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温余粘撇撇嘴,回到房间继续整理行李。    周六早晨,四人相约在学校门口见,温余粘提着小包行李到达时,骆凡已经在那里了,陆之玺是第三个到的,他好像对这次游玩并不感兴趣,肩上单跨了一个小包,戴着黑色棒球帽就来了,还穿着长袖体恤。    一看到他,温余粘就开心地朝他挥挥手,“这里这里~”    陆之玺走到她身边,低声说道:“你要知道,如果去了海边,我的手表就藏不住了。”    温余粘也就是担心这个才想着拒绝啊!她看了一眼身后一脸期待、等着安琪拉的骆凡,靠近陆之玺身边,对他说:“我知道啊!但你可以不下水游泳啊!”    陆之玺无奈地对她说:“那她很快就会知道我是玩家了。”不听安琪拉的话的人才是最可疑的好吗?    “对哦!”温余粘恍然大悟,但转瞬又理直气壮起来。    “那就让她知道啊!凭什么她想让别人做什么,别人就只能服从,不能拒绝?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你也是玩家啊!谁怕谁啊!”    陆之玺勾起嘴角淡淡一笑。    “你不怕露馅就行。”    她当然不怕,因为无知者无畏啊!    /    明明约好的时间是早上15:00,但安琪拉却在14:00的时候才到达。    她的司机开着保姆车来到了门口,然后下车为他们三人打开车门,而安琪拉并没有下来,只是把墨镜摘下来,对着外面的人挑眉,示意他们可以上车了,然后又一声不吭地把墨镜戴上,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温余粘在车外小声吐槽道:“搞什么啊!在车里还要带个墨镜,怕刺伤你那双割过眼睛吗?”    她很不情愿地上了车,坐在了后排骆凡的右边。    陆之玺把温余粘的行李放在后备箱后,也上车了,坐在温余粘的右边。    但不知道为何,当车子因为拐弯,而让温余粘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向骆凡身旁时,陆之玺就有些不悦地伸手揽过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身边。    温余粘小声问他:“你……你搂我腰干…干嘛?”    陆之玺搂着她腰的手又一收紧,使她与骆凡又拉开了一小段距离。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之间的空隙,而骆凡则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吗?”    陆之玺看着两人不会再有触碰身体的可能后,对骆凡挑眉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挤。”    “哦。”    温余粘有些尴尬地抬头看着他,极小声地对他说道:“可是……被你搂着,才更挤啊!你能不能……先松开?”    可以啊……    下一秒,陆之玺就松开了他的手,而这时刚好遇到了红灯,司机一个急刹车,让没有稳定支撑地温余粘,一下子往前扑去,倒在了安琪拉座位的旁边。    安琪拉摘下眼镜,想笑但是又不能笑得那么明显,稍作关心地问她:“小粘?你怎么摔下来了?”    “呵呵…”温余粘慢慢起身,拍了拍两手上和膝盖上的灰尘,对她勉强一笑道:没事,是我没有抓紧我的——男朋友!”    说完,温余粘坐回自己位置上,瞪了“男朋友”一眼,伸手挽住他的手臂,没好气地对他说:“叫你松开,你就真的松开吗?”    陆之玺忍笑,问她:“疼吗?”。    温余粘更生气了,没有理他,只是紧紧地圈住他的手臂,面视前方。

    /txt/114190/289997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