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灵澜侠影 > 第173章:云轩卫。
    “宫若新,你竟敢动用云轩卫?”
    顾轻颜看着齐刷刷站在自己面前的十六名武士,发出一声惊呼,他的吃惊不同寻常。
    只见来人宛如从天而降一般,一身紫色长袍,头戴统一的蓝紫色脸谱,右胸前皆佩戴着蓝色勋章,上着“云轩”二字,手持弯刀。足足有十六人,齐刷刷的站在宫若新身前,自成战斗姿态。
    云轩卫作为皇家卫帅,以保护皇帝安全为己任,不可动摇。
    十数年来,保卫皇帝安全,未曾有丝毫懈怠。
    天富初年,素帝素秋雨刚刚即位,在五月初三的夜里,京都宛城一夜之间发生大规模杀人事件,正是以五行堂堂主离傲天为首的五行使者,正在诛杀武林人士,试图刺杀素秋雨,让天下再次陷入动荡不安的乱战之中,五行堂好从中渔翁得利。
    是日深夜,五行堂堂主离傲天率领的五行堂使者二十余人,攻入皇宫朝云殿,大将军谢广陵所率领的禁卫军数百人皆不能匹敌。
    宫若新闻言急率浣花门精兵卫士前往朝云殿救驾。
    但离傲天不但武功高强,就连他的独门暗器“袖里针”更是杀人于无形。
    很多精兵卫士,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便被离傲天的暗器所杀。
    宫若新的一干卫士,几乎也不例外。
    眼看离傲天已率手下十二人攻进朝云殿,与皇帝素秋雨不过百步之隔。
    以离傲天的独门暗器“袖里针”的击杀范围来算,素秋雨已早在其攻杀范围之内。
    只要离傲天出手,素秋雨便会命在旦夕。
    素秋雨见状,连忙大声呼救,却被离傲天的话语吓得六神无主。
    闻言冷冷笑道:
    “素秋雨,识相的话,乖乖下诏,将帝位禅让于我,否则顷刻间,就让你与你的祖宗们团聚!”
    吓得只想保命的素秋雨连忙点头答应,慌不择路,手忙脚乱的,找来御趣÷阁墨宝,开始按离傲天所言,一一所准,书于诏书上,正欲转身取来玉玺,加盖封印。
    就在离傲天及其下属以为胜券在握,沾沾自喜时,一声音破空而出,直入朝云殿而来。
    “皇帝如此金身玉体,岂容尔等这般草莽野夫亵渎,识相的话,速速退去,尚可免去株连治罪,否则,一旦天威降临,便叫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说话的声音,字正腔圆。
    声音遒劲有力,容不得半点虚拟。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离傲天闻言大声谩骂:
    “你究竟是何人?有本事快快现身,与老夫打一场。只知道在此装神弄鬼,算什么本事?”
    “大言不惭!”
    声音落下,是那般肆无忌惮,让离傲天等人齐齐望向来人。
    来人身穿一身紫青衣袍,冷峻的面庞下,透着一股萧杀之气,让离傲天等人闻言不由得全身直发冷,直直后退了两步。
    素秋雨见状连忙喜道:
    “皇叔,您怎么来了?”
    他没想到,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救他之人竟是他一直想要除之而后快之人。
    素秋雨想到这里,不由得对自己心中所想和曾经的作为感到羞愧。
    “禀陛下,老臣救驾来迟,让陛下受惊了!”
    紫青衣袍的白发老人素锦阳拱手作揖而言。
    “没事没事!您来了就好!您一定要将他们全部抓住,全都给我杀了!”
    素秋雨终于从惊魂甫定中恢复过来,吩咐道。
    “是!老臣这就替陛下分忧,为民除害!”
    素锦阳作揖以礼。
    不等他说完,便闻得离傲天的话语传了过来。
    “哼!就凭你一个糟老头子也想阻挡我五行堂的脚步,简直是痴心妄想,你若是知时达务,我劝你速速投降,免得我顷刻间将你葬身在这朝云殿。”
    离傲天的话语,是那样的咄咄逼人,且不可一世。
    “是吗?离大堂主,你曾经放着好好的堂主不做,反而妄想有朝一日称霸武林,如今更是野心勃勃,变本加厉,竟打起了皇位的主意,你难道真的以为,这天下没人管得了你了么?”
    素锦阳的话语,同样咄咄逼人,让离傲天闻言,一时间不知所措。
    但离傲天岂会被他三言两语吓到,于是冷冷道: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先杀了你,再杀那狗皇帝!”
    “大言不惭!今天就让老夫前来会会尔等,老夫倒要看看,尔等究竟有多大能耐……”
    素锦阳说着,已然运气而起,准备与离傲天等人一较高下。
    但素锦阳不忘保护素帝素秋雨,嘱咐道:
    “素帝,您且静坐一旁,且看我如何将他们绳之以法。”
    素秋雨闻言坐在九五之尊的龙椅上,看着眼前的对决来。
    离傲天不敢大意,直接吩咐众属下朝素锦阳攻杀过来。
    与此同时,离傲天已化着掌力,急急杀出,试图打素锦阳一个措手不及。
    可他到底还是低估了素锦阳的武功造诣,他离傲天的几次大开大合之招攻杀下来,竟不能靠近素锦阳身体半分,反而在抽招变幻中,被素锦阳分而攻之,击退他们的强烈攻击,几个回合便杀了他四员大将。
    他带来的二十名卫士,皆是武功高强之辈,除了在宫殿外与众禁卫军激战,死了八人之外,其余人等皆完好无损。
    离傲天见状不妙,只好连忙运气而起,化着掌力,急急攻杀而来,一招掌影之下,急急幻化出独门暗器“袖里针”来。
    素锦阳见状不慌不忙的挥着衣袖,化着巨大掌影而去,直接冲破离傲天的“袖里针”攻杀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
    素锦阳掌影落下,将离傲天等人一一重伤于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吓得离傲天不敢稍作停留,又急忙变幻招式,一招掌影中急急使出“袖里针”后,借助其猛烈的攻势,连忙带着剩余的六名手下奔出朝云殿,逃离宛城而去。
    素锦阳一招掌影落下,将离傲天的“袖里针”一一斩落马下这才收手站定,回头上前,作揖以礼:
    “禀陛下,老臣救驾来迟,罪该万死,请陛下责罚!”
    “皇叔快快请起!若不是您及时赶到,朕的人头不知被离傲天这个反贼拿去多少回了!”
    素秋雨见状急忙从龙椅上走下,来到素锦阳身旁,将其扶起,说着。
    吓得素锦阳连忙做声:
    “多谢陛下体谅……!”
    却不想,他话未说完,便突然身子一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吓得素秋雨急忙唤道:
    “来人!快来人……”
    正在宫门外对离傲天等人围追堵截的宫若新听得叫唤,急忙奔进大殿,只见素锦阳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挂着一抹黑色鲜血。
    素秋雨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宫若新急忙作揖以礼:
    “禀陛下,这是?”
    “宫爱卿,你来的正好,快看看皇叔他伤势怎样?”
    素秋雨见状吩咐道。
    “是!”
    宫若新见状不敢耽误,急忙为素锦阳检查伤势,又急急就地打坐运气为其疗伤。
    却不想,经过半个时辰的救治,素锦阳这才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素帝素秋雨,喃喃自语:
    “禀陛下,老臣真的老了,也累了!请原谅老臣再也无法为您保驾护航了!不过,老臣已为你训练好了一批暗卫,这是信符,您一定要收好!如果您需要见他们,只要将信符迎空发射出去,他们就会前来护驾……”
    不等素锦阳说完,突然吐出一大口褐色血液,缓缓闭上眼睛,倒在地上,死去了!
    素秋雨将信符牢牢握在手里,见其背面刻着“云轩卫”三个大字。
    至此,云轩卫奉命保护皇帝的安危,再无其人敢挑战天下第一卫“云轩卫”的实力!
    ……
    顾轻颜于回忆中,突然惊醒过来。
    他想不到的是,这保卫皇帝安危的“云轩卫”怎会私自离开皇城,成了宫若新吞并天下武林的马前卒了!
    这不得不引起顾轻颜的警觉。
    他不知道的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正向他和陆灵儿笼罩而来。
    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