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塔防战略 > 149 数字真实宇宙
    这次小白没让小猫掏钱,自己出钱买来个皮包公司。
    皮包公司也叫空壳公司,大部分用来避税或做不法勾当,也有中介公司跑了全套证照流程存在手里等着赚“加急费”的。
    小白买的公司叫数字塔楼,经营范围涉及十几项软件业。做个过户,租个一层楼,眨眼就变成实体公司。
    人员招募也交给中介,包括数字塔楼的经理。
    公司只需要几十个程序员,经理的水准不用达到管理二零二重那种水平,甚至不需要真的做业务,年薪二十万左右,找个四十几岁,道德水准比较高的就行,没其他要求。
    在商业领域里,现代人能终身坚守职业道德的都很少,只不过绝大多数做的比较私密,或者根本没人查。
    所以别看只有一项要求,其实小白对中介找来的人也不抱任何期待。
    和码农的情况一样,如果真出了成果,自然会惊动各种能请人喝茶的部门出现,人员选择上有些瑕疵也无碍大局。
    小白在游戏里找小猫商量时稍微出了点问题。
    “我给得起奖金!”小猫嘟嘴,对小白的提意表示不服。
    小白的意思是,由她出钱,给工作室提供一笔基金,如果后面有成果,就拿出来发给工作室成员。
    但小猫却觉得小白是不想让她花太多家里的钱。
    她不得不换一种角度来说服:
    “其实是我想占你便宜,你说如果出了成果要申请专利或卖给别人,收益怎么分啊?所以我出钱,你出人就行了。”
    “啊?会赚钱的吗?”小猫不信,“游戏里能赚几块钱啊。”
    “别管赚几块吧,我必须要出钱,不然到时候买卖商谈这些你做啊?”
    听她说的惊悚,小猫缩了缩肩膀:“那……好吧”
    小白看向机库里整排的祝融机甲,说明接下来的流程:
    “为避免大姑到时候来找我麻烦,我们要把工作室变成公司制,你做公司持有人。基金我会找专业的基金代理持有,然后就以你的公司和我那个数字塔楼签订收益分配合同。
    当合同执行金额达到一定数字,基金就会发放第一笔奖励,执行金额过千万时基金及收益会全部发放。”
    小猫被她念的头疼,抱头叫道:“哎呀好麻烦!”
    小白就知道她会这样,提示说:“云姨在你家有二十三年了吧。”
    “嗯呐。”小猫用鼻音回答。
    云姨是小猫出生后来到家里的,相比亲妈,在小猫的成长经历中,云姨所旅行的职责更像妈妈。
    “你信她吗?”
    “为什么不信?”
    小白也不再啰嗦,说出解决办法:“到时候会有一式三份文件需要你自己签字,我会亲自给你送去,你可以自己去找法律专家看。然后你跟云姨签一份代理协议,让她替你做之后的文书签字。”
    “我信你!”小猫赶紧表态。
    “不,你是怕麻烦。”
    “……好吧,还是好麻烦。”
    “事情不急,等我这的总经理回来,过去陪你过年的时候一起办了。”
    “啊!你来我这里过年吗?”
    “对啊!”
    “太好啦!”
    ……
    工作室里,他们跟着哈克姆、郭文两位一级军士长,学习如何解开OS修改保护限制、编程语言等。
    保护机制还好,拿到NPC的实体密匙,是个长得像卡片功能疑似U盘的东西,几个步骤就能启动开发模式。语言就麻烦了,是完全没听说过的编程语言。
    这东西学着学着就把几个人给学晕头了。
    不得已,紧急联络城市的退伍兵安置机构,寻找软件相关人才。
    运气不错,本地就有两个相关专业退下来的。
    两人都有正式工作,工作室成员当初的驻地也没有能套关系的,只能喊老板出钱请来做事。
    为了给老板省钱,只请了一个,名叫何春溪。
    何春溪突然接到私单,虽然要求有点莫名其妙,但大家毕竟都是队伍里出来的,心底多少有些高兴,第二天就来了。
    进门的时候听谭士军(陆游)介绍情况,说出自己接到单时就有的疑问:
    “你们真的确认游戏里机甲用的OS可以编程?而不是逻辑小游戏?”
    谭士军也不怕自爆家丑的说:“我们就是听不懂NPC说啥,所以要找你来参谋参谋啊。”
    “行,那看看吧。”
    何春溪来当参谋不需要建新号,不然NPC没好感度搞不好就翻脸。
    直接用工作室账号听课。
    这游戏里地勤人员的“学习”很多,辅助记事本可以自动记录一些要点,也可以多找几个学员重新听课。
    今天他们就选择重新听课。
    何春溪带上耳机拿个纸质笔记本认真听着,时不时写几个词,半句话。
    越听眉头皱得越深,谭士军几个暗叫不好。
    半小时听完课,何春溪看向几个盯着他的家伙,说:
    “下午再说,我整理一下思路。”
    说完他拿着自己的纸质笔记本和笔记本电脑包,到客厅沙发上捣鼓起来,大家也不去打扰。
    中午吃过盒饭,何春溪把谭士军叫住:
    “老谭,你们这个发现可以啊。”
    谭士军摇头:“都是指挥官安排的,我们就跟着瞎参合。”
    何春溪点头,他不玩游戏,对此也不深谈,展开纸质笔记本解释起来:
    “虽然还只是停留在语言层面,但基本确认可以编程,但在编程语言上遇到了难题。
    你们自己也应该注意到了,NPC多次提到四相语言,其编程方案也是基于该语言提出的。
    我对部分细节进行追溯和推论后,认为四相语言和我们的计算机语言之间,应该还存在三相、二相语言。”
    谭士军猛摇头表示听不懂。
    何春溪也没指望一下能听懂,换成简单的:“简单点说,我们的计算机语言是二进制,他们的是十六进制。”
    “我们计算机上不是也有十六进制吗?”
    “对,我们的语言够低级,所以反向翻译他们的程序并不会太难,这一点我昨天在网上了解过。理论上也可以把二进制语言转换成十六进制,但我们不知道这语言详细数学规则,也许存在我们理解不了的公式和算法,转换之后可能会变成BUG堆BUG。找些做反向破译的网络工程师,应该会有帮助。”
    “啊?那我们还得弄个反向编译器?”
    “没错。”何春溪职业道德不错,也不让人白出钱,把笔记本打开转向谭士军,指着系统桌面上的一个图标说,“这是我刚刚试着编写的小程序,你照抄进去,看能不能运行。”
    “谢谢,咱们试试。”
    结果看工作室成员打了两分钟字就看不下去,何春溪还是自己上手把小程序录入进去。
    “要重启OS了。”他提醒道。
    谭士军:“都过来看看,把画面录下来。”
    等大家都钻过来,何春溪按下回车。
    解说和学习用的,就是一台飞砂,画面显示的正是飞砂驾驶舱内主面板,中央是OS主界面,也是雷达界面。
    魔石OS开机画面是各种各样的石头、宝石聚合,最后形成一颗偏荒漠的行星,行星下移时缩小并变亮,剩停留在下方中间表示机体整体状态,此时已经是黑色的背景,变成带雷达扫描和波形显示的常规运行界面。
    被何春溪倒腾一下,波形显示都成了缩略画面,但明显还是在动弹,不是静止图标。
    何春溪自己都被这效果惊到了,因为没有明显的加载,启动就是缩略界面。
    他坐着椅子后退稍微让出些地方,问旁边:“能不能点到图标?”
    谭士军接手,变更操作模式,鼠标模拟右手,打开CAP键,进入终端操作方式。
    “双击?”
    “单机。”他听他们提过很多界面都是触摸的,所以编写的程序也对应触摸习惯。
    喀哒,鼠标发出清脆的下压和回弹音。
    图标被放大,变成大家熟悉的样子。
    “就这?”谭士军看向他。
    “这很可以了,你还想怎么样?”
    何春溪也不多说,跟这种人解释不通,别看只是个缩略图小程序,眼前的情况却代表着无限的可能,甚至现在就可以打包票,这技术土球上一百年都实现不了。
    缩略图本身不说明什么,但这可是一款注册人数过亿的游戏里,一台机甲所搭载的OS。
    假设这个OS的程序加载量,能达到NPC吹的那样,那么每个基地里的主机,应该就和现实里的超算差不多,甚至会更强!!!
    这一小段程序,足以说明游戏里有一个数字真实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