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道天齐 > 91、对大将军的评价
    当年明月就曾评价努尔哈赤的一生:一代枭雄努尔哈赤死了,对于这个人的评价,众多纷纭,有些人说他代表了先进的,进步的势力,冲击了腐败的明朝,为历史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云云。我才疏学浅,不敢说通晓古今,但基本道理还是懂的,遍览他的一生,我没有看到进步、发展、只看到了抢掠、杀戮和破坏。我不清楚什么伟大的历史意义,我只明白,他的马队所到之处,没有先进生产力,没有国民生产指数,没有经济贸易,只有尸横遍野、残屋破瓦,农田变成荒地,平民成为奴隶。我不知道什么必定取代的新兴霸业,我只知道,说这种话的人,应该自己到后金军的马刀下面亲身体验。马刀下的冤魂和马鞍上的得意,没有丝毫区别,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任何人都没有无故剥夺的权力。
    战争的代价,就是冤魂满地,就是尸横遍野,民不聊生,想要利用战争来提高所谓的经济贸易和国民生产指数,也无疑是痴人说梦,至少在历史上,什么战争的代价都是惨痛的,胜利了也是一样,哪怕只有一个人战死,那个人的家庭也是受到了毁灭的代价。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会力主和平反对战争的原因,不管是在何时何地,许廉对于前世自己国家的英明态度,都表示无比的尊敬和佩服。
    当然反对战争力主和平的前提下,自然是要自强的,两者一起行走,才是初心。
    至少,再这样的态度之下,中国人民绝对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公民之一,甚至可能都没有之一,世界上也从来没什么彻彻底底的和平,只是相对来说,中国是一片最好的净土。
    这也是为什么,当代作家当年明月,会对努尔哈赤的战争给予如此的评价,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并不认为战争是正确的。
    但是当年明月的另一句评价,却也并没有否认努尔哈赤的能力:努尔哈赤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至少我是这样认为。作为一名没有进过私塾,没有上过军校,没有受过系统军事训练的游牧民族首领,努尔哈赤懂得什么是战争,也懂得如何赢得战争。他的战役指挥水平,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绝对是最真实的评价之一了,再怎么暴戾,战争的本质再怎么肮脏,但总是一个最直接的解决办法的途径,当年明月也从来没有抹黑努尔哈赤的能力,只是针对战争的本质问题而已。
    金庸先生也曾言:“自成吉思汗以来,四百多年中全世界从未出现过的军事天才努尔哈赤。这个用兵如神的统帅,传下了严密的军事制度和纪律,使得他手下那批战士,此后两百年间在全世界所向无敌。”
    非常高的评价。
    这就可见,努尔哈赤的能力。
    再比如,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的武则天。
    崔瑞德的评价是:对于这位敢于推翻李唐皇室并像男人一样泼辣地实行统治的女人,尽管儒家历史学家都进行恶毒攻击和抱敌对态度,但是武曌显然具有特殊的才能,对政治具有天赋,并且非常善于操纵宫廷的权力结构。她之所以能非凡地攫取到权力,是由于她的杰出的才能、坚毅的决心和识别人的能力,再加上她的冷酷、肆无忌惮和政治上的机会主义。她对敌人和对手表现出的残忍和报复心,这在中国历史上很少有人能与之相比。
    太祖的评价是:武则天确实是个治国之才,她既有容人之量,又有识人之智,还有用人之术。她提拔过不少人,也杀了不少人。刚刚提拔又杀了的也不少。
    郭沫若的评价是:政启开元治宏贞观,芳流剑阁光被利州。
    指出的问题自然都是存在的,但这也说明了,武则天的能力,总的来说,好的也有坏的也有,不可能因为一件好事遮盖了所有的坏,也不会因为一件坏事而遮盖了所有的好。
    许廉自然知晓这么多的道理,但是真正让他非常为难的是,他不知道大将军的那些战争。
    这就是一个很尴尬的问题了,谈战争功过之前,居然不了解事情,那该如何评价?
    不过许廉想了想,怎么说总不该是错,他看的书虽然不多,但也知道,对于大将军唐仁杰的评价素来都是第一大将军,前后数百年都无人可敌。
    许廉想了想,便说道:“大将军是自大乾建国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军事天才。他是一个兵如神的统帅,所传下的军事制度和纪律,使得他手下那批战士,足矣此后数百年间所向无敌。
    若说过错,也自然是有,但是战争的本质就是国与国之间的相互暴力行为,过错错在暴力,自然也是出在战争本质上,不管他如何暴戾,至少他所做的事情对于大乾皇朝的利远远大于弊,这对于一个将军来说就足够了,至少百年之后,人们谈起这位大将军来,不管是敌国之人还是大乾子民,总是心怀敬意的,哪怕夹带其他的情绪,却也依然无法抹杀他的能力。”
    这些话,大概是金庸先生评价努尔哈赤的话被他改了一些,然后加上了自己的想法,总的来说不算复杂,他也只是为了满足周达的意思而已。
    毕竟不管怎么说,大将军唐仁杰都是一代军事天才,这点自然是无话可说的,他真正想说的就是那句战争的本质就是国与国之间的相互暴力行为,他作为战争中一方的主导者,那么本质就是暴力,在暴力的行为中做了暴力行为,何谈什么过错?
    哪怕是唐仁杰从未做过那些抢夺乡里财物粮草的事情,那也不能改变战争的本质就是暴力,难道他没做过这些事,被他杀了的敌国将士的家人,就不会记恨他吗?
    这无疑是一个幼稚的话,毕竟没有事情是完美的,这就是战争的代价,历史上,也从来没有一个军事天才是被所有人歌颂的,因为军事天才的地位是用人命换来的,而死去之人的亲人,就不可能歌颂这个杀了他们亲人的军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