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你可能对我的剑有什么误解 > 第七章 猴子偷桃
    白马性情温顺,极易操纵。
    白季发现自己这个身体即便不会马术,也可以轻易地操纵它的走向。
    整理完思绪后,白季便开始盘点自己之前的战利品。
    金疮药?
    行走江湖必备之物,先收起来。
    石灰包?
    杀人越货必备佳品,也收起来。
    林家小姐的亵衣?
    要之何用?
    白季甩手准备扔掉,忽然一愣。
    乱丢东西是不好的,还是暂且先收着吧……
    简易易容包?
    这是个好东西,接下来说不定用得着,先收着!
    玄级身法残本《迷踪步》?
    看着自己面板上空白一片的身法项,白季果断选择了拍掉。
    【你使用了玄级身法残本《迷踪步》。】
    【《迷踪步》残本研习中,根据你的灵性判定,剩余所需时间:100÷(100÷玄级残本基数6*1.2(当前灵性4-最低灵性1)次方)=3小时28分钟20秒。】
    (说复杂的请解出地木之间的刚体洛希极限~)
    【提示:使用战斗经验,可为研习时间加速。当前需35点战斗经验,即可即刻习得玄级身法残本《迷踪步》。】
    当即,白季的脑海中,似乎就开始有奇妙的身法动作在无声地演练。
    白季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偶尔会有一些莫名的冲动,觉得自己好像可以做到一些,奇异的动作?
    唔……
    需要使用战斗经验直接加速么?
    白季犹豫了一下,决定暂时还是保留一下战斗经验。
    这得稳一手,战斗经验来之不易,经过多重成就加成,并且干掉了一个武境三重的家伙,自己才获得了50点战斗经验,可不能乱用。
    至于《基础身法心得》?
    身法都还没学会,直接使用心得虽然也有概率可以无中生有的领悟一些身法的基础用法,但一是概率小,二是概率小。
    没必要赌。
    毕竟赌狗赌到最后,一无所有。
    至于最后的一本《基础爪功心得》……
    自己短期内都没有学习爪功的计划,放着也是放着。
    不如?
    搏一搏?
    一念及此,白季二话不说,直接拍掉。
    【你使用了《基础爪功心得》。】
    【检测到你并没有任何拳术/爪功存在,《基础爪功心得》已自行演练。】
    【演练中……】
    【演练中……】
    白季有些期待地等待着。
    这就是看人品的时候了。
    【演练完成,由于与你的相性契合,《基础爪功心得》已自行演变成拳术——猴子偷桃(不入流)。使用3点战斗经验,可以将之变成你的拳术掌握。】
    拳术——猴子偷桃(不入流):攻击要害部位,指力+1、精准+1。
    这……
    白季眉头一挑。
    看来这本《基础爪功心得》很懂么。
    深得吾心。
    当下,白季毫不犹豫,选择了使用3点战斗经验,将之变成了自己掌握的拳术。
    在《武侠》中,每一个人物都可以依靠有意识的锻炼、使用,来领悟或者强化自己所掌握的各种技能。
    而每一个能够显现在面板上,已经掌握的技能,在施展时,都会得到来自于系统的修正辅助。
    面板上没有的技能或者是一些技巧动作,不代表人物就不能使用,只是没有了系统的修正,容易出错而已。
    而在生死实战中,任何一个细微的错误,最终导致地可能就是战斗结果的天差地别。
    当然,对于现在的白季来说,这种来自于系统的斧正似乎就直接变成了他本身所领悟的能力。
    掌握了拳术——猴子偷桃后,白季觉得自己出手之间,就有想要对着下三路袭击的冲动。
    现在好了。
    远有重剑,近有偷桃,也算是攻守兼备。
    ……
    白季回到了之前他和剑心差点被逼到了绝境的小镇——沙柳镇。
    此时依旧是深夜。
    街道上依旧有着一些穿着五花八门衣服的人影举着火把四处寻找着什么。
    被火光和动静自睡梦中惊醒的镇民们敢怒不敢言。
    这一整个沙柳镇,都是沙头帮的势力范围,可以说算是他们的老巢,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都需要仰仗他们的鼻息过活。
    白季在离镇子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下了马。
    白马目标太大太显眼。
    而且那个明玉堂小姑娘交给他的这一匹白马生的俊朗,又通人性,白季不愿意它受到什么损伤。
    “你在这等等吧。”
    贴在马耳边低声说了句,白季轻轻抚摸了两下白马头部的一撮心形白毛,转身破开夜间的薄雾,走向了镇里。
    孤身摸入沙柳镇的白季心如止水。
    夜间冷冽的寒风,让他的心境更是如同一摊清泉古井般凛冽。
    这个沙头帮不是什么好东西。
    压榨百姓,垄断商道,偏偏还惹了自己。
    还有比这更好的练级点么?
    ……
    此刻,被分派到街上巡逻的,大都是一些普通的小喽啰。
    白季暂时并不想惊动他们。
    他需要先谋划一下该怎么动手。
    这具身体只有武境二重的实力,直接正面硬怼,那是找死。
    不说别的,单说当时追捕他和剑心时,对方剩下的那个武境三重的家伙,他就绝对不是敌手。
    更别说自己如今的身上还顶着一个“初愈”的状态,力量和敏捷都有10%的削弱。
    白季当然可以选择等待状态消失,但是12个小时的时间太久了。
    他不知道在这12个小时里,失去了自己信息定位的那个幕后黑手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
    白季想趁着对方未曾反应过来之前,多做一些事情,以掌握主动。
    白季喜欢主动操盘,不喜欢被动承受。
    夜色的掩护下,白季开始快速行动起来。
    这具身体3点的藏息实力着实有些低,幸好如今有着黑夜的掩护,而且那些巡逻的小喽啰们一是实力不济多是武境一重的普通人,二是他们自己发出的动静也不小。
    ……
    沙柳镇沙口堂。
    一间房间的角落阴影中,白季悄然听着里面正在发生的动静。
    按照声音的高亢程度,以及音色的不同,即便不使用“直感”,白季也能够大致猜出来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无非就是日复一日、一个顶两。
    看来这个沙头帮的帮主,精力可以嘛……
    因为正在为爱鼓掌,里面的人物自然对于外界的警惕心就少了许多。
    武境三重和武境二重,即便是在正面战斗的时候有不小的实力差距,但是在其他很多方面,他们并不能全面地碾压。
    另外的那个独自一人在房间中休息的武境三重,白季就不敢靠近他的房间。
    自己3点的藏息实力,着实难以瞒过他的耳目。
    探明了沙头帮大致的武力构成,白季就打算退去了。
    他并非不准备动手,也并非准备换个时间。
    他只是打算,换个战场。
    《武侠》中个人专长——战斗直感的拥有者,曾经一举成名的名场面,白季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复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