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第004章吴老汉的打算
    就在这时,妇幼干事在楚月的带领下走进了院子,两眼冒火的瞪着吴老太。
    斥责道:“吴太婆,你这是干啥?孩子说出真相你就要打人?当还是旧社会哩!
    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新社会,你敢动手打人我就敢把你告到派出所去,让你在拘留所蹲几天!”
    妇幼干事会及时出现,全都是楚云事先和楚月安排好的。
    她装晕,楚月一得知消息就去镇上找新来的妇幼干事。
    妇幼干事是为保障妇女儿童的权益而存在的。
    尽管农村妇女被家暴、儿童被父母长辈打这些情形很普遍,可谁也没当回事,祖祖辈辈不都这样过过来的吗?
    所以妇幼干事到任三个月了工作很难展开。
    楚月跑来向她求救,她自然二话不说就跑了过来。
    她希望以这事为一个契机,打开局面,做出一番成绩,才好调到县里去。
    虽然这个年代的口号是,我们是奋斗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但谁都想搬到好地方去,谁愿意留在农村?
    村长见状,也跟着狂吼:“云丫头没累死饿死,你们吴家是不甘心咋的,所以要把她打死?”
    刚过去的三年饥荒年,这一片农村因为是鱼米之乡的缘故,饿死的人很少,就他们小瓦村饿死的人数名列前矛。
    上头考虑到那三年情况特殊,并没有追究他这个村长的责任。
    可现在情况好转了不少,虽然好的吃不上,可米饭混着菜或者红薯煮的饭几乎人人能吃个七分饱。
    要再有饿死人的情况上头肯定会追究责任,他这村长也当到头了。
    虽然村长只是个芝麻绿豆的官,也没工资拿。
    但是手里有权,管着全村人年底物资的分配,而且自己不用上工还拿最高工分,谁舍得不当哪!
    可这姓吴的一家偏要跟他作对,他能不气吗?
    吴老太仗着自己家里有三个在省城上班的工人,在村里横行霸道惯了,哪怕妇幼干事和村长她也不放在眼里。
    翻着白眼道:“老娘打自家的孩子,关你们屁事!我看你们谁敢告我!我死去的二儿子和二媳妇可是因公殉职的,有荣誉证的!”
    当初吴中明夫妻两个因公殉职不仅被单位表扬,发放了荣誉证书,还发了一笔抚恤金。
    不过这笔抚恤金落到了吴老太两口子手上,他们用这笔抚恤金盖了五间气派的大瓦房。
    这在十里八村可是独一份,都赶上旧社会地主家的标配了,贫下中农谁不是住的土坯房。
    众人哗然,纷纷谴责道:“打英雄留下的孩子,还拿英雄的名头当挡箭牌,中明夫妻两泉下有知,只怕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吴老汉一看局势不妙,吼叫着让吴老太去煮红糖荷包蛋,然后对着村长和妇幼干事陪着笑道:“老婆子就一农村妇女,年纪大了,觉悟不高,回头我会好好教育她。”
    在乡下,像吴老太这样蛮不讲理的老太婆一抓一大把,既然当家的说要教育她,村长和妇幼干事也就不好再怎么样了。
    两个人逼着吴老太给每个孩子煮六个荷包蛋,然后严厉的批评了吴老汉一顿,这才走了。
    其他跟过来想看吴家笑话的乡亲也都扫兴的离开了。
    吴家得了养子夫妻俩的好,却虐待养子夫妻俩留下的孩子,谁看得顺眼,巴不得吴老太一家倒霉!
    只是天不遂人愿。
    众人一走,吴老太就从厨房里出来,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来打楚云:“你这个贱货,竟然敢当着外人的面胡说八道!”
    楚云护着楚月往外跑:“快去找妇幼干事,就说爷爷奶奶又要打我们!”
    吴老汉冲上来夺过吴老太手里的棍子扔在一边,黑着脸道:“干啥哩?非要把事情闹大了你就舒服了?”
    吴老太气呼呼道:“我就看不惯这小贱人当众让我下不了台,不揍她一顿我心里不舒服!”
    吴老汉紧紧拉住她,以防一个不注意跑去打楚云姐妹。
    扭头对楚云姐妹装出慈祥的表情:“你们去厨房自己盛红糖荷包蛋吃。”
    然后拉着吴老太进了他们自己房间,小声道:“三丫五丫的身体已经垮掉了,姐妹俩不是你病就是我病。
    这三丫又变得难以管教了,咱们留着她姐妹俩不仅白浪费粮食,还招祸。
    所以我有个打算,把她姐妹两个全都卖给别人做媳妇,还能换两个钱,不比打死了她们强?”
    吴老太一听这话心里舒服了,咬牙切齿道:“把她们卖给鳏夫和傻子,多换几个钱!”
    多换几个钱不是她的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让楚云姐妹去了别人家,被别人搓磨死,总而言之,她就是不想看着那两个小贱人活着。
    吴老汉这才劝道:“所以在没卖掉那两个小贱人之前,你收下自己的性子,别跟她们较劲。”
    虽然吴老太一天不搓磨楚云姐妹饭都吃不香,可老头子的话她还是得听。
    虽说整个社会都在宣传妇女能顶半边天,可是只指干活儿方面,不能代表家庭地位,特别是农村,妇女的地位还是很低的。
    所以吴老太这么强势的一个人在她老头子面前才这么乖。
    两个老东西在房里盘算着坏主意时,楚云带着楚月进了厨房盛荷包蛋。
    一进厨房就看见灶台上放着吴老太因为急着去打她而来不及收的一大包红糖。
    虽然她不吃红糖,但楚月吃。
    在这个架空的年代红糖可是大补品,不是重病号一般喝不到,就是身体过的去的产妇也很少喝。
    为了楚月,她毫不犹豫的把那包红糖包好,借着揣怀里的掩护,扔淘多多空间里的网店里了。
    楚月在一旁惊得眼睛都瞪圆了,不安道:“姐,你拿奶奶的红糖,就不怕奶奶打你吗?”
    楚云满不在乎的盛着荷包蛋。
    这个架空的年代,连人吃饱肚子都困难,哪有粮食给鸡吃。
    鸡都是吃菜叶长大的,营养不足,下的鸡蛋格外小,比楚云后世卖的鸽子蛋大不了多少。
    所以十二个鸡蛋听着多,其实也没几口。
    她给楚月盛了八个荷包蛋递向她:“你不用担心,老东西如果敢为一包红糖打我,我就敢闹到妇幼干事那里,看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