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第011章按不按我说的做?
    吴老汉看了一眼因为楚云一句“奶奶要杀我们了!”而吸引过来的乡亲,在院门口时隐时现偷窥的脑袋,阴翳的问:“你姐妹两个想吃啥?”
    楚云抬着下巴道:“要求不高,中午我们要吃干饭,再给我蒸一碗鸡蛋羹,给月儿来一碗小葱炒鸡蛋。”
    等把家里的鸡蛋吃完了,再逼着他们杀鸡,等养好了身体,就该离开吴家了。
    至于离开吴家后住哪里,怎么活下去,且走一步看一步吧,但是绝对不能再跟这狼心狗肺的一家人住下去了。
    吴老汉点了点头:“全都依你。”
    吴老太气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可老头子已经答应了,她能咋样。
    再说院门口还有偷窥的乡亲,她就更不敢不从了,只是心里憋屈的狠。
    楚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警告道:“给月儿炒的鸡蛋不能少,少了跟你们没完。”
    把手里的红糖放进口袋里,然后拿起柜子上的开水瓶带着吓得灵魂出窍的楚月去了厨房,往一口锅里加了冷水,让楚月帮忙烧水。
    主要是她不太会烧农村的土灶,所以让楚月烧火。
    楚月这才回过神来,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道:“刚才姐拿刀把我差点给吓死。”
    然后在灶前的小凳子上坐下,动手烧火:“姐怎么敢那么做呢,关键是爷爷奶奶居然害怕了!”
    楚云趁机谆谆教导:“只要咱们豁出去,怕的就是别人!”
    这孩子胆子实在太小了,她得让她变得胆大起来。
    锅里的水烧开了,楚云往开水瓶里灌满水,把水给提到了她们姐妹两个住的小破屋里。
    有了热水,晚上冲红糖水给楚月喝就很方便了。
    楚月不安的问:“姐,你把家里唯一一只开水瓶提到我们房里,就不怕奶奶他们找我们麻烦吗?”
    楚云嗤笑:“说的好像我们不拿这个开水瓶他们就不找我们麻烦似的。
    他们一家人躺在爸妈的骨灰上享福,我们连拿一个开水瓶的权利都没有吗?
    月儿,记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要想过的好一点,自己得有点狠劲。”
    楚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楚云让她再去厨房烧两大锅开水,她则去向吴老太要新毛巾、香皂、换洗衣服和木盆洗澡。
    湖省虽然在海南人的眼里是北方,地理位置却是属于南方,这还不到十月份,不天天洗澡怎么受得了?
    可是吴家却不让她们用热水洗澡,非让她姐妹两个用冷水洗,从方方面面搓磨她姐妹。
    但楚云爱惜身体,绝不可能用冷水洗澡。
    而且她也不是小白兔,吴家人不让她姐妹俩用热水洗澡,她就老实受着?想都别想!
    吴老汉老两口看见楚云又来了,全都垮着脸,好像债主讨债来了似的。
    不过现在楚云的确是债主,冷冷开口道:“我和月儿要洗澡,没有换洗衣服,奶奶给我们一人一套换洗衣服,还要两条新毛巾,一块香皂。”说罢,直视着吴老太。
    吴老太强忍着心中的怒火,没好气道:“毛巾和换洗衣服我都变不出来,我可以把我的旧毛巾给你姐妹用。”
    至于香皂她不能说没有,因为她几个媳妇和孙女洗澡用的就是香皂。
    楚云不跟她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拿起八仙桌上的菜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按不按我说的做?”
    两个老东西又慌了。
    哪怕楚云真的是自杀的,村民们也会认为她是被他们老两口逼死的。
    逼死人跟杀人差不多,估计得枪毙。
    吴老汉气的冲老婆子咆哮:“三丫要啥你给她就行了,干啥总想刁难?你再这样我扇你大耳刮子!”
    今天又是损失鸡蛋,又是损失红糖,现在还要损失新毛巾和衣服。
    吴老太心疼得气哭了:“她要换洗衣服,我上哪儿给她变去?”
    吴老汉黑着脸道:“不知道去老四的房里把四丫的衣服拿两套来?”
    楚云骤然记起吴家四媳妇桂枝才给她闺女四丫从里到外做了一套新衣服,就等着她闺女国庆回来给她带城里穿,于是跟吴老太点名要那套新衣服。
    吴家的几个媳妇名字里全都带个“枝”字,是吴家老大吴中光在没解放前学着财主家的规矩,给家里的媳妇统一取了新名字,老大金枝,老三翠枝,老四桂枝。
    至于原主的亲妈,人家可是根正苗红的军人转业,他不敢给她取名。
    再说原主父母回到吴家时,已经解放了,哪还兴地主那一套,吴中光就更不敢了。
    吴老太气得老泪纵横,边走边咬牙切齿道:“这都造的是啥孽,居然得听一个小畜牲的!”
    进了老四家的屋子,见箱子上了锁,吴老太心中一喜,连忙跑回来对吴老汉道:“老四家的箱子上了锁,我咋拿?”
    吴老汉把眼一瞪:“你不知道去田里找老四家的要钥匙?”
    吴老太泄气的往外走去,边走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
    楚云并不在意,去厨房和楚月一块儿烧水。
    九月份的湖省还很热,两大锅热水很快就沸腾了,桂枝也黑着脸老大不情愿的跟着吴老太回来了。
    一进门就粗声粗气的质问了吴老汉:“干啥要拿我闺女的衣服?而且还点名要新的,咋不拿老三家的?她家也有闺女。”
    吴老汉阴沉着脸道:“那你叫你男人把工作让给老三,我就叫你妈拿老三家二丫的衣服。”
    当时吴中明夫妻两个牺牲之后,留下两个工作岗位。
    吴中光作为家里的老大理所当然占一个,剩下一个名额按顺序应该给老三吴光亮才对。
    却被吴老太两口子硬拦下来给了老四吴光强,所以桂枝一听这话就不敢闹了。
    虽然她男人已经把那个工作给占了,但是如果公公婆婆和老三一家一起对付他们一家,她夫妻两个也是招架不住的,到手的工作恐怕也得让出来。
    她转了转眼珠,去了厨房,好言好语的和楚云姐妹打商量:
    “三丫、五丫,你们看,四丫在城里上学,穿的太破烂了同学会笑话,那套新衣服你们就不要了,留给四丫好不好?
    我拿两套旧的给你们,旧衣服穿在身上不磨皮肤,比新衣服好,新衣服穿着受罪~”
    楚月紧抿着嘴巴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