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第012章要衣服
    楚云用水瓢在水缸里舀了一瓢冷水,手一扬,怼着桂枝的脸就泼了过去。
    如果不是怕闹出人命来,她恨不得舀一瓢锅里滚烫的开水泼到桂枝那张充满算计的脸上。
    “你是不是把我姐妹当傻子,拿这套话来哄骗我们?
    四丫在城里念书就应该穿好的,不然会被同学笑话。
    我姐妹两个在乡下穿的破破烂烂,就没人笑话了?
    也不想想你家四丫为什么能在城里读书,是踩着我父母的骨灰才能在城里上的学!
    你但凡还有点良心,就不应该只顾着自己闺女把我们当傻子骗!
    还来句新衣服穿在身上受罪,旧衣服穿在身上舒服。
    那罪我姐妹俩来受好了,舒服留给你宝贝四丫,所以新衣服给我们!”
    她看了一眼铁青着脸走到厨房跟前的吴老汉,不无讥讽道:“你们吴家最喜欢搓磨我姐妹了,我们穿新衣服受罪不是正合你们吴家的心意吗?”
    桂枝恼怒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刚要开口,吴老汉冲着她怒吼:“叫你把新衣服拿出来你照办就完事了,干啥耍那么多心眼?”
    桂枝只得恨恨地去房里开箱子拿衣服,按照婆婆在路上吩咐的,拿了一套从里到外全新的和一套六成新的。
    婆婆发了话,要拣好的拿,她不敢不听。
    楚云不仅要来了衣服、新毛巾,吴老太还破天荒地给了她一块新香皂。
    把这些东西送到小破屋里,姐妹两个开始洗头。
    虽然她们之前经常在水塘里用冷水洗头,但哪有用热水洗舒服。
    楚月这还是她记事后第一次用香皂,觉得太享受了,头发洗的太干净了,可楚云却不愿用香皂洗头发,怕伤发。
    在淘多多里偷偷买了洗发水,挤了一点在手上洗了头。
    虽然只是零星的买点小东西,但是账号里的钱却在减少。
    楚云有点着急,这么点钱迟早会花完,自己得想办法挣钱。
    洗完了头,姐妹两个又用香皂洗了澡,全都干干净净,香喷喷。
    虽然四丫比楚云小一岁,但是吃得好,长得高,加上桂芝给她做的新衣服特意放大了一码,就是为了多穿两年。
    楚云因为营养不良,长得瘦瘦小小,穿那套新衣服都嫌太大,楚月就更穿不起来了,所以楚云穿了新衣服,楚月穿的是四丫那套六成新的衣服。
    就是这套半新不旧的衣服楚月都高兴坏了,从她记事以来还没穿过不打补丁的衣服。
    姐妹两个在院子里把衣服洗了,放在晾衣绳上晾晒。
    吴老汉坐在堂屋里阴鸷的看着她姐妹两个洗衣服、晾衣服,心里恨得直咬牙。
    走出家门没多远就有水塘,非要用家里吃的水洗衣服,这是故意的吧。
    不过也蹦跶不了多长时间,等卖到别人家就知道啥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还是他们吴家对这对小畜生实在是太好了,所以她们才敢闹。
    楚云故意不去水塘洗衣服,就是不想让村民们看见她姐妹两个穿了好衣服,会以为吴家在妇幼干事和村长的教育下洗心革面了。
    要真这样,对她以后的计划会有很大的影响。
    洗完衣服,头发差不多也干了,姐妹俩梳好头,楚云就蹲在地上用木棍教楚月认字。
    这孩子一天学都没上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太可怜了。
    楚月对读书认字很向往,大伯和四叔家的孩子全都在城里上学,每次回乡下穿戴得好洋气,不经风雨的脸白白净净的,她眼馋得要命。
    就连三叔家的几个孩子因为在镇上小学读书,也不用上工干活儿,她也很羡慕。
    所以姐姐教她认字,她学的很认真。
    她很惊讶,姐姐只读了三年小学,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记得她学过的字。
    楚云解释的非常自然:她聪明,记性又好,学过的知识过目不忘,所以过去这么多年了,但还是记得。
    还鼓励楚月,说她们的父母全都是聪明人,生的孩子绝对不会笨,如果给她学习机会,她学习肯定顶呱呱。
    受到夸奖的楚月开心的脸通红,学起来就更加认真了。
    两个人还没学到半个小时,吴家出去上工上学的人全都陆陆续续回来了。
    除了脸黑的像锅底的桂枝,其他人看见楚云姐妹两个全都一脸诧异。
    不过翠枝和她四个孩子顾不得质问楚云姐妹两个怎么穿上了好衣服,全被厨房里飘出来的阵阵小葱炒鸡蛋的香气给吸引住了。
    不逢年过节,吴老太居然做小葱炒鸡蛋,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了!
    母子五个抢着要帮吴老太端菜,吴老太用过年才用的红漆托盘把一碗鸡蛋羹和一碗小葱炒鸡蛋举得高高的,不让他们碰到。
    要是让他们母子几个碰到,绝对会变少。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话太正确了,翠枝嘴馋,她三男一女四个孩子全都嘴馋。
    母子几个为了抢吃的可以打成一团,这情景在别人家看不见。
    就是吴老太这么自私的一个人,那三年饥荒她也是紧着儿子和孙子吃的。
    哪有做妈的和自己孩子抢吃的,说给不知根底的外村人听,都没人会信!
    翠枝母子几个悻悻然的端着其他菜跟着吴老太出了厨房,全都是边走边偷吃。
    蹲在不远处天井洗脸的桂枝见了一脸鄙夷,但是没吭声。
    她在让她男人加紧给她在省城单位弄份临时工。
    等当上了临时工,她就能和大丫妈一样离开这鬼地方,在城里生活了,吴家这些人就离她遥远了,她真是受够这些人了。
    吴老太一出厨房,就没好气的喊:“三丫,五丫,把你们点的菜端去!”
    这两道菜绝对不能上饭桌,一上饭桌非得被老三母子抢没了,就是老头子也拦不住他们。
    如果是从三丫姐妹手里抢走的,那可和她没关系。
    楚云一眼就看穿了吴老太的心机,板着小脸道:“我们端走可以,如果有人来抢爷爷和奶奶可得帮我们拦着,不然我可是不依的!”
    吴老汉在堂屋里听到了,冷声对三儿子吴中亮道:“管住你老婆孩子,不然年底五十块的补贴和这个院子你们家别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