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 第016章生病的男人
    等楚月吃完手里的鸭腿,楚月又把另一个鸭腿扯下来给她吃。
    可是小家伙说啥都不要,非要留给她吃,指着鸭肋骨和鸭脖子说她想吃这两个部位。
    这两个部位骨头多肉少,是楚云的最爱,她要留给自己吃。
    楚月这孩子长年累月没吃什么肉,要多吃肉,所以两个鸭腿和两块鸭胸肉必须是她的。
    尽管楚月坚持不要,但是拗不过姐姐,最后还是把两只鸭腿和两大块鸭胸肉全都吃了。
    其余的部分基本上被楚云吃了。
    虽然楚云买的是一斤重的小烤鸭,可姐妹全都吃完了,还是很英雄哦。
    烤鸭的味道有点重,吃完了姐妹俩都有些渴。
    虽然楚云可以在淘多多里买一个老式水壶就地烧水,可是没有办法跟楚月解释这个水壶从哪里来的。
    因此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带着楚月向山上那个怪大叔住的棚子走去,讨两碗热茶喝。
    吃了烤鸭要喝热水,喝冷水容易拉肚子。
    楚月紧张得不得了,紧紧的攥住楚云的手,不让她往前走:“姐,你要去那个怪大叔那里吗,别去,村里不少孩子都说那个怪大叔很恐怖,万一他伤害我们怎么办?”
    楚云脚步顿了顿,回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得知那个怪大叔其实彬彬有礼。
    每次下山买村民的蔬菜,说话都很谦逊和气,人家说什么价就是什么价,从不还价。
    不过大多数村民也不会因为他是个外乡人而欺负他,漫天要价。
    大家认为他怪,是他不修边幅,如果不是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小伙子来给他洗衣服,带他去理发,他肯定过得跟个野人似的。
    除了偶尔下山向村民买菜啥的,那个大叔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不干活儿,不找人说话。
    有村民上山砍柴碰见他,不是见他望着远方发呆,就是嘴里念念有词,痴痴呆呆的样子让人敬而远之,久而久之村里的孩子们就都喊他怪大叔。
    但是没听过他有伤人的行为,倒听说过他曾把来山上砍柴,失足滚到山谷、摔断腿的村民给背回了家。
    这种人应该不会伤人吧。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楚云还是做好了两手准备,在淘多多里买了一根电棍。
    如果那个怪大叔真的是坏人,就一电棍把他电晕。
    啊!钱又少了些~
    楚云在心里肉疼着账号上的钱,轻描淡写道:“只是讨两碗水喝而已,没关系的。”
    楚月见楚云执意要去,只得提心吊胆的跟着她一起去。
    到了怪大叔住的简易棚跟前,楚云小心翼翼推开虚掩的木门,里面空无一人,楚月大松了口气。
    楚云站在门口看了一圈,里面只有一张书桌和一张破桌子,连床都没有,也没有开水瓶,想喝热水也喝不上。
    不禁大感失望,正要离开,就听见角落里的一堆稻草和破棉絮里传来一声气若游丝的呻吟声,楚云这才注意到里面躺着个人。
    她见楚月害怕得摇摇欲坠,便让她出去等她。
    楚月都快吓破胆了,却不愿意把姐姐一个人扔在她认为危险的地方,硬着头皮陪着她走到那堆烂棉絮跟前。
    楚云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痛苦的闭着眼睛,深陷的脸颊泛着可疑的红色,一看就是生病了。
    楚云从原主的记忆里认出他就是那个怪大叔。
    她迟疑了一下,蹲下来摸了摸怪大叔的额头,烫得好像熨斗一样,知道这是发高烧了。
    再看看他烧的起皮的没有一点血色的嘴唇,估计状态很差,如果不及时治疗并且补充营养,说不定会死。
    给他治病弄吃的就得把楚月支开,不然不好从淘多多里买药买食物。
    楚云吩咐道:“月儿,你去看看瓦罐里有没有水,没水你去打些水回来烧,这个大叔发烧了,得喝点开水。”
    楚月哦了一声,去瓦罐里看了看,里面一滴水都没有,于是抱着瓦罐去不远处的小水池打水。
    支开了楚月,楚云这才背对着怪大叔在淘多多里买了特效消炎药和退烧药,以及五包方便面和一斤鸡蛋。
    之所一买就买这么多方便面和鸡蛋,是这样买比较划算。
    帐号上的钱不多了,她得精打细算。
    虽然买了这么多方便面和鸡蛋,但她只拿了两包香菇炖鸡方便面和两个鸡蛋。
    虽然红烧牛肉方便面很好吃,但是太辣了,易上火,怕高烧病人吃了加重病情。
    香菇炖鸡方便面口味清淡,就不会有这些顾虑了。
    楚云把药和方便面以及鸡蛋全放口袋里,然后出门去找楚月。
    那孩子九岁的年龄七岁的身高,她有点担心她打水时一头栽进水里爬不起来。
    楚云会这么迟钝的考虑到楚月的安全问题,是因为她前世是独生子女,一直就是父母照顾她,不太懂得照顾人,她得一步步去适应当姐姐。
    楚云才走了几步,就看见楚月端着一瓦罐的水摇摇晃晃的从草丛后面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接过那罐水。
    这个瓦罐可不小,相当于一个小桶,里面装满水,很有些沉,楚云这具十五岁的身体端着都有些吃力,亏得楚月这孩子抱了这么长一段路。
    她暗暗懊恼自己没有多叮嘱一句,让楚月只打半瓦罐的水就行了。
    这孩子不跟她交代清楚,她就会老实巴交的打一满罐水。
    进了屋,楚云往搪瓷缸里倒了大半缸的水。
    在屋门口的简易灶台上把那缸水烧开之后,就打算给怪大叔喂药。
    她刚动手扶他,怪大叔剧烈挣扎:“别管我,让我去死吧,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我害死了那么多人。”
    楚云被怪大叔推得直摇晃,她本能的握住手里的消炎药和退烧药,怕掉地上不好找。
    在这个架空的六零年代,药物是很宝贵的。
    虽然她有淘多多,但她钱不多,她还得在这个架空的年代过一辈子,钱得省着花。
    药是保住了,但是手中的开水没拿稳,溅到怪大叔的身上,烫得他一声惨嚎,人也清醒过来,看见面前蹲着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
    他硬撑着坐了起来,脸胀得通红,一脸的不安:“小姑娘,我弄疼了你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