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反派狗腿子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司马狂!
    “放肆,你敢说太子的不是!”
    一道娇斥声传来,林真儿带着林太平走了进来。
    她美眸怒瞪着,眼中杀气翻涌。
    “我说的不对吗?”
    冷韵仙冷哼道:“双木帝国原本的嫡系皇室本就不是什么好人,我虽身在大乾,却也听说过有关他们的事迹,他们心高气傲,目中无人,长着一副憨厚的模样,做的却都是坏人才会做的事,虽不至于欺男霸女比如今的支系林无极好一些,但总体来说也上不了台面。”
    说着,她看了一眼林枭:“你别不信,那太子就跟你长的差不多,就是这副德行,但为人作怪,虽只有一位妻子,一脉传承,但经常和太子妃夜夜笙歌,不理皇族一切事物,每日不是喝酒就是寻欢,把手下的人都当狗使唤,殊不知天道有眼,将一切看的明明白白,这种人被支系推翻也是命数。
    所以小贼,你要明白,做人要行的正,莫走歪路。”
    林枭头大万分。
    都这时候了,还要教育他一下。
    教育就算了,还拿他那死鬼老爹做反面教材。
    “没想到我那没见过面的爹是这种人,真是……我学习的好榜样啊,只是他就一个妻子,明显不够我坏。”林枭暗暗乐着,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很明显,他这后浪比前浪要浪的多。
    “系统,你什么时候盯上我的,为什么我对于出生到懂事的记忆都没了呢?”林枭一直觉得自己有一段记忆是空白的,他是重生者,只是怎么重生的他不记得。
    更重要的是,在自己重生多年后,竟然都没有记忆,就像是个傻子一样,每天浑浑噩噩的做着狗腿子,都重生了,还要给秦昊送信。
    直到突然有一天,他才想起来前世的一切,才决定好好密谋,最后忍不住,在绑架林秀秀那天开始改变自己的人生。
    “我也不记得太多……”系统很人性化的懵道:“我真的不记得太多,只是能感应到有些人对你很重要,你千万不能伤害她们,我觉得我少了点什么。”
    擦!
    林枭狐疑着脸,系统也和他一样,人生都却了点什么吗?
    缺心眼?
    缺根筋?
    “你羞辱太子,太子对我恩重如山,若不是他收留我,还把我当成自己的女儿扶养,就没有我的今天,他虽傲气,却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来,你羞辱她,我必杀你,绝对不会让你和林无极狼狈为奸!”林真儿祭出一把长剑,冷韵仙丝毫不惧,眼睛始终保持着冷漠。
    “别,别冲动。我拿自己的人格担保,仙子不可能看上林无极。”林枭急忙摆手。
    “这事没的商量,除非你们现在洞房。”林真儿长剑架在冷韵仙白嫩嫩的脖子上。
    “林枭,吻她!”林真儿看向林枭。
    林枭破天荒的老脸一红,羞涩的笑了笑,而后撅起大嘴。
    冷韵仙一下子就像是被电打了一样,似乎想起来了曾经前辈对自己嘴唇感兴趣的画面,小脸猛的一红,而今她知道一切都是林枭在作怪,禁不住气的娇躯散发阵阵寒气:“小贼,若你敢轻薄于我,我便咬舌自尽在你的面前!”
    林枭无奈收回大嘴。
    感受着这股寒气,林枭挑了挑眉。
    冷韵仙也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好可怕!
    她在偷偷的恢复着修为!!
    可是她恢复修为了,对自己没有好处啊?
    老子对你这么好,连我的宝贝月儿,亲亲小柔都没这么好,你竟然嫌弃老子亲你。
    林枭越想越恼火,硬着头皮上去点了一下。
    嘤!
    冷韵仙浑身寒气大震,美眸瞪的大大的,超级近距离的看着林枭那人畜无害的面容,被吻了,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有愤怒,但并不是特别排斥……
    冷韵仙很想杀了林枭,但更多的是自责。
    身为长辈,被晚辈吻了,竟不排斥,她觉得自己不是个合格的长辈,不配为人师表。
    “好了,这回你们放心没?都出去吧,我还要洞房呢。”林枭也是久久才从那一吻回过神来,真是要命,甜甜的,冰冰凉……
    “不可大意,我们会在草屋外守着,请尽快完事,否则我们还是会杀了她。”林真儿拗不过林枭的执着,心里有着一丝丝羡慕,小时候的林枭最粘的就是她了,可是现在,显然冷韵仙更胜一筹。
    林真儿和林太平等人出去之后,将门带上。
    整个草屋的温度骤然降到冰点。
    冷韵仙红着眼睛盯着林枭,一言不发的样子就像是在看待杀父仇人。
    林枭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也是被冷韵仙的态度气上了头,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他真是为了保冷韵仙的命,林真儿剑都架出来了,谁知道冷韵仙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修为?
    “再有下一次,我杀你。”
    过了良久,冷韵仙才肯出声,她眼中的愤怒已经消散,看待林枭的眼神似乎没了一点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我欠你很多,还不清了,灵石可以想办法日后还你,但你教学我青山七剑,我还不起,如今你轻薄我,加上你以前假扮前辈的种种恶行,便从今日起一笔勾销吧,灵石我依旧会还的,这点你放心。”
    “你说一笔勾销就勾销了?”林枭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冷韵仙,他有种最特殊的情愫在:“我不同意!”
    冷韵仙一愣。
    这小贼平常看起来霸道的很,此刻一生气跟个孩童一样,没皮没脸的,不同意有什么用?不同意就可以改变现实吗?
    “我就问你一句,今夜办不办吧,要么我办了你,要么你办了我,没有第三条路走了,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很多事没有发生,鬼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你也是没死过,死透了就明白了,没有什么比过的洒脱,快乐更重要,我心里添堵的事我是不会记在心上的,就比如那林无极,谁知道八府大战上,会不会被我宰了呢?”林枭不耐烦的道。
    冷韵仙挑眉:“不可好高骛远,林无极连我都远不是他的对手,他在通天榜上是榜上有名的存在,是天道认可的天骄,我知你天赋好,但你还需要很久的时间去经营天赋,莫要太张扬,被人扼杀在摇篮里。”
    “你就是想的太多,反正我是不信任何事都注定了是坏的结局,我遇到困难也不会只往坏处想,就比如林无极,我不会考虑他有多难跨越过去,我只想着踩死他的画面。”林枭摆手道:“你就给句准话吧,办不办?”
    冷韵仙果断摇头。
    林枭突然上前一步。
    冷韵仙警惕着小脸:“莫,莫再做那以下犯上之事,此举有违天道。”
    “我是放你走,我林枭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也没有逼迫别人的习惯,因为我知道被人逼迫的感觉有多痛苦,当然,我也不喜欢给人做狗,做无意义的事。”林枭一边给冷韵仙松绑,一边扭头小心翼翼的看着草屋的门:
    “还好,外面挺安静的,应该很难发现,冷长老,一会你出门就说咱们把事给办了,然后我拖延他们吹牛,你趁机逃离,等你恢复修为,这两边的势力应该都为难不了你,我和双木嫡系有点关系,得想办法帮他们把黑帝国的人解决了,再带你离开这里,到时候我们再回合,若是出去了,咱们以后各走各的。”
    “你就这样放了我?”冷韵仙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眼眶不自然的就发红了。
    “你为我吸过掌毒,我放你,天经地义,谁也不欠谁的,至于灵石,真不用还。”林枭就怕她还灵石,那就出大事了,会被雷劈死的。
    “外面安静的怕人,我得先看看情况。”林枭微微皱眉。
    草屋外实在是太安静了,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他还没走到门口,草屋的门突然被人踹了开来。
    而后一个一身黑袍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炼虚期的高手。
    其中两个林枭认识正是天尊和诺夫。
    至于那英俊男,林枭看不出他的深浅,浑身煞气弥漫,让人不敢接近。
    “小诺夫。”诺夫盯着林枭眼睛发亮:“你跑不掉了,如今陛下已经出关,双木嫡系已经被擒。”
    陛下?
    林枭看了一眼英俊男,这人就是黑帝国的帝皇,曾经黑府的长老之一司马狂?
    “绑架这样一个貌若天仙的女修,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司马狂笑了笑,收敛身上的煞气,一瞬间变的如同邻家弟弟一般,他亲手解开捆绑冷韵仙的绳索,想要伸手去扶持冷韵仙却被后者一步退开,躲避过去。
    伸手未果,司马狂也不生气,盯着冷韵仙的脸看了又看:“我曾看过你的画像,大乾长公主。”
    说完反手甩了诺夫一个巴掌:“你好大的胆子!这是大乾长公主,林无极的未婚妻,你也敢胡乱将他许配给你的儿子?若是哪天我们离开了这该死的封印,林无极发现了,看你怎么死的!”
    “是,属下知罪。”诺夫捂着脸立马低着头,看的出来,他非常的惧怕司马狂。
    司马狂在这里就是天!
    这里的一切都必须以他为尊!
    “长公主殿下,跟我走吧,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这里绑架你的人,我全部都会处死。”司马狂笑了笑,浑身气息爆发开来:“神魔涧也该真正的统一了,传令下去,将双木嫡系全部关押起来,再把外面的所有亲民全部抓捕,我要当着那些亲民的面,将他们所谓的救世主通通灭杀!”
    合道中期!
    这个司马狂竟然是合道中期的高手!
    “恭喜陛下突破,难怪今夜你愿意带我们来双木嫡系的大本营,将他们擒获。”天尊恭维道。
    过去司马狂只是合道前期,修为和实力与林太平相当,但今夜,司马狂很轻松的就把林太平打跑了,那林太平匆忙逃窜,临走前只勉强将林真儿带走,其他双木嫡系全部被司马狂抓捕。
    “哈哈哈哈……”
    司马狂淡然的笑了笑。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陛下,那些双木嫡系还是早点斩草除根为好。”诺夫建议道。
    司马狂瞥了他一眼,冰冷的眼神瞬间让诺夫闭上了嘴。
    司马狂道:“我做什么决定还不至于让你来评头论足。
    这些人不足为惧,真正让人头疼的是林太平那个死太监,还有仙姑,选个好日子,将双木嫡系问斩,我想,他们一定不会放弃自己的族人的,哦,不,是双木嫡系一脉,最后仅剩下的那点点心腹。”
    “陛下英明。”诺夫苦涩着脸,指了指林枭:“此人可否交给我处置?他骗了我,我必须狠狠惩罚他。”
    林枭皱了皱眉。
    司马狂瞥了一眼林枭:“看起来倒是有些熟悉,不过这种卑微的存在无关紧要,随你吧。”
    “枭哥快走!”
    “皇!你必须活着离开这里!”
    “老子的刀必须为皇斩开一条血路!”
    外面传来三声冲天的吼声。
    林枭看到石在天三人拼命反抗,将黑帝国的人打的人仰马翻。
    “皇?”
    司马狂冷冷的看着林枭:“诺夫,你退下吧,此子不能留。”
    林枭也不知道是该感激外面的三人还是得骂他们多事。
    他立马转身逃跑。
    “笑话,在我的面前,有你逃跑的份?”司马狂不屑的笑了笑,而后黑袍飞扬,浑身气势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速度快到模糊不清的追了上去。
    林枭一路狂奔,被追到河边,脚步不停后退,这河有问题,飞不过去,方才他飞行时直接坠落下来,要不是刚好抓住了河边的树苗,就坠河不起了。
    “知道这里为何称为神魔涧吗?”司马狂不急不缓的降落,一步步朝着林枭逼去:“你身后的就是神魔涧,这是一条传承十万年的古河,河内布置了连我都不敢踏足的阵法,所有东西,只要路过这条河的上空就会坠落,至今为止,我不曾看到有东西能爬出河面。”
    林枭冷汗直流,再退一步,脚后跟悬浮河面,他就感觉到有一股怪力,如水鬼一般,想要将他拉扯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