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女生小说 > 穿越后的锦绣人生 > 167 逃亡(二)
    门闩被人一脚撞坏了,那门也关不上,宋珩站在靠外边,弯身捡起了倒下那人的刀。
    隔壁屋里住的是宋珩同僚夫妻,大概是有人被杀,倒下时撞开了他们的房门,可以清楚听到那女人惊恐害怕的放声尖叫。
    屋里没有点灯,他看不清楚死的是敌是友,捡了刀之后,判断这人并非李炳琮的禁卫。看傅芸似乎还算镇定,他双手握刀,小声道:“别怕,就算追来了,不会有太多人,我得出去帮他们,就在这门口,不会走太远,有事你就大声喊。”
    傅芸点头,“我不怕,你小心些……”
    不怕是假,这会儿她快要吓死,可惜这屋里根本没地方可以躲,炕是土砌的,一个没有口的大土墩子,只能躲在门后面。
    她很担心宋珩的安危,不想他出去,但他是男人,面对危险,最重要的是同心协力,她想阻止他,可她又不能阻止他,怀着这样纠结的心情,她双腿发软。
    外头追兵有近百人,他们这一拨连同李炳琮,真正的禁卫只有二十余人,其余都是女眷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按理说双方差距悬殊,但李炳琮就是个打架的祖宗,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因自己与父王闹了别扭,自己单人匹马去到了叔父燕王那里,跟在他的军营里摔打了数年,而他身边的禁卫,说是禁军,其实是跟他从燕北调回京来的伙伴,同样都是能以一挡十的猛将。
    打了小半个时辰,对方人马死伤一大半,这群人本来以为追赶的是普通禁卫,没想到遇上的是真主,眼看要打不过了,准备先逃回去报信。
    李炳琮哪里会放任他们回去,早在一开始就带人守住了院子门,只待把他全部屠戮干净,否则,等他们回去报信,只会引来大批追兵。
    宋珩虽也习武,真正真刀实枪干仗还是第一次,只敢站在角落里补刀,并没有冲出去。
    那些追兵已被李炳琮的人全部包围,宋珩想着已没有多大危险,便准备回房里去守在傅芸身边,哪晓得瞟见一个驿卒偷偷摸摸地进了一间屋子,他跟过去一瞧,那人从屋子里的窗户翻去了后面的马厩,像是要去牵马逃跑。
    他当即追了上去,悄无声息地跟在那人后面,趁着他解马绳的功夫,一刀捅穿了他的腰身。
    那驿卒转身过身看了他一眼,慢慢倒了下去。
    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杀人,虽有忐忑,但下手毫不犹豫!如果让他逃走,他们这群人将会有大麻烦。
    担心那个人装死,他又走上前去补了一刀,确定死透了,方才敢从那窗子里又爬回前院里来。
    这时候李炳琮已经一个不留地把那群人全杀了个干净,他身上只穿着雪白的中衣,此时已全部染成了红色,提着刀去到了驿丞的屋子里,面对不断求饶的驿丞和两个驿卒,他还是毫不留情,一刀一个干干脆脆,要怪,只能怪他们时运不济吧!
    青萝从隔壁房里跌跌撞撞地避开门口的尸体跑进来,“二少奶奶,你没事吧?”
    傅芸长出一口气,连连摆手,浑身发软,慢慢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问道:“他们都还好吧?”
    青萝魂不符体,颤抖着声音道:“我们的人一个都不少!”
    那就好!
    此时不过四更天,李炳琮本想直接拍马走人,邵屿却从房里出来,要求他将这些人的尸体处理掉,并且留下两个人在这驿馆里,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李炳琮一想,也对!只要两三天以内不被人发觉出异样,他们便能逃出登州地界。这里的州府卫所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早已经是沆瀣一气,可能连巡按监察御史也被买通,只有尽快离开这里才能安全。
    李炳琮二话不说,带着人到后头一看,那院子后面有个很大的马粪池子,急忙带着人把这百来人的尸体拖进了马粪池子里,又去把马厩里的马粪全刮出来给他们盖上。
    忙活完,已是五更天。
    他点了两个人留下来装成驿丞和驿卒,三天后便自己牵马朝青州去给鲁王府报信就成了。
    晨光熹微时,一行人整装上路,昨夜里那群人骑来的壮马被李炳琮挑出几匹好的,除了几个女子,大家都是各骑各的马,跑路变得顺畅了许多。
    这一波人被他们灭了,接下来便不会再有追兵上来,一群人显得轻松愉悦了许多,中午找了间驿馆吃了顿饭才又继续赶路。
    两天后,顺利到达了大沽河口。
    这儿有一个叫阳河的小县城,座落在大沽河旁边,海禁实施之后,很多渔民来到内河求生,大沽河上的渔船为患,因此政府又不得不下禁令,严格控制渔民数量,以防过度捕捞导至资源枯竭。
    李炳琮卖掉了所有的马,加上身上带的银票,一共一千两买了两艘渔船为代步工具,准备从内河水路去到灵山卫。
    镇守灵山卫的,是他原来在京中时的锦衣卫好友赵显,他让自己的手下去往青州鲁王府一是为了迷惑苗炎佐,另一个目的还是报信,鲁王府有私兵,离着山东布政司也很近,王叔得知他被登州卫的苗炎佐追杀,肯定得将这件事向布政司报信。
    如果他自己走陆路去往济南,路途太遥远,倒不如在大沽河顺流而下,要不了几天,就能到灵山卫,再借调赵显的兵力,去收拾苗炎佐那王八糕子。
    四十来个人分乘两艘大渔船,仅有的两间船舱都让给女眷歇息,结果,当天晚上就下雨。
    不得已,大家都挤到了船舱里坐着,大眼瞪小眼。
    傅芸没想到这次出行会是这么个局面,听得李炳琮那意思,这次有关高廷琛的事情他得缓缓,那臭脾气上来了,非得亲手去教训的苗炎佐方才愿意继续去两广,任谁劝都没用。
    从大沽河顺流到灵山卫说用不了三天,因此,她只希望快点到那里,任凭那李炳琮作死,自己就留在灵山卫等他们就完了。
    雨下得并不算很大,打在船舱顶上噼里啪啦的,叫人心烦。灰头土脸的赶了几天的路,还不能躺下睡觉,明明困得很,只能靠着宋珩身上打盹。
    她正昏昏沉沉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句,“不好!这船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