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长生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十万火急
    疾掠东行的同时长生自脑海里急切思虑,估算形势,京师的防卫由羽林军和神策军共同负责,其中羽林军约有一万多人,而神策军则有四万多人。
    这五万兵马大多驻扎在皇城之外,只有少数驻扎在皇宫附近,其中羽林军的人数较少,约有两千,神策军人数较多,接近一万。
    而皇宫里的羽林军和神策军是由皇宫附近的羽林军营和神策军营三班轮值的,如此算来每班羽林军的人数约有七百,而神策军的兵力约有三千。
    羽林军是忠于皇上的,而神策军则听命于阉党,如此算来敌方在皇宫里的兵力是己方的四倍有余。
    片刻过后,三人便赶到皇城西侧三里之外,自此处已经可以看到皇宫的城墙上加派了大量的禁军守卫,羽林军和神策军的服饰不尽相同,通过服饰来看,站在城墙上的禁军都是阉党掌控的神策军。
    虽然事先已经猜到会是这种局面,长生仍然骇然心惊,城墙上站的是神策军,说明进出皇宫的通道也都在阉党的掌控之下,皇宫外的神策军可以入宫增援阉党,而皇宫外的羽林军却无法进宫保护皇上。
    “大人,他们都带有弓箭。”大头急切提醒。
    长生点头过后飘身下地,不再自高处飞檐走壁,而是自下方的街道上快速移动,以此躲避守军的视线,令守军在他们靠近城墙之前无法确定他们所在的位置。
    长生先前领教过万箭齐发的厉害,眼见城墙上的守军都在弯弓搭箭,便不敢自西面硬闯,只能借着城外房屋的掩护改道向北。
    大明宫位于皇城北面,他自宫外向北移动也并不绕路。
    一直向北穿过了十几条街道,城墙上的守军仍无半点松懈,三人虽然都有武功在身,却终究是血肉之躯,谁也不可能在万箭齐发之下自保全身。
    再穿过几条街道,来到西门附近,此时大队神策军正浩浩荡荡的自西门进宫。
    长生左右环顾,与大头和释玄明交换过眼神之后,三人径直冲进了神策军队列。
    三人的突然出现令得神策军错愕疑惑,不等神策军回过神来,三人便贴着神策军的队列疾掠向东,墙上守军投鼠忌器,虽然知道三人是敌非友也不敢放箭,只能高声呼喊,让下面的神策军阻击拦截。
    三人趁乱冲过城门,闯进皇宫,在神策军的队列之中留下了不小的混乱。
    这片区域长生此前从未来过,并不熟悉地形,好在大明宫巍峨高耸,并不难找,而且自此处已经能够听到东面两里之外传来的喊杀之声。
    此时整个皇宫已经戒严,所有的宫女太监全都躲在了屋里,三人所到之处一个人影也见不到。
    离开弓箭的射程范围,三人重新提气上房,踩踏着屋顶疾行向东。
    便是有灵气修为,一路疾行还是令三人气喘吁吁,待得赶到大明宫附近,终于看清了战况局势,此时偌大的大明宫被神策军围了个水泄不通,死守殿门的羽林军正在和神策军惨烈厮杀。
    大明宫并不是单独的一栋宫殿,而是包括主殿和偏殿在内的很大一片区域,由于战事已经发生了很久,大明宫外的广场上早已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眼下大明宫的殿门并没有被攻破,但守在殿门前的羽林军已经所剩无几,目测只剩下两百人不到,而外围的神策军人数较多,应该还有两千余人。
    急切环顾之后,长生并未发现张墨,大明宫殿门紧闭,张墨此时应该留在殿中,贴身保护皇上。
    “大人,那群死太监在那儿。”大头伸手南指。
    便是大头不说,长生也看到了过廊下站着一群人,其中以身穿宦官服饰的阉党居多,也有几名武将模样的人,包括杨复恭和先前射伤他的那个刘公公都在其中。
    阉党亲自指挥也在长生的意料之中,令他感到庆幸的是四大山庄的紫气高手并没有出现,这说明事发突然,阉党可能没来得及通知他们,也可能通知了但众人远在河间,短时间内赶不回来。
    广场上的喊杀震天,人头攒动,这令长生颇感无力,对方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即便他技艺超群,也总不能将这么多禁军尽数杀掉,更何况南面还有阉党旁观督战,其中不乏紫气高手。
    此时还有大量神策军正自西门快速赶来,用不了多久就能赶到大明宫,届时情况会对己方更加不利。
    想要扭转战局,只能设法将杨复恭拿下,但他并不知道杨复恭究竟是什么修为,退一步说就算此人没有灵气修为,围在其身边的那些太监也有不少紫气高手,想要突袭抓人,无有半点可能。
    明知越等越糟糕,长生却始终拿不定主意应该如何应对,此时敌我双方都将对方视为叛贼,在羽林军看来神策军属于犯上逼宫,起兵反叛。而阉党自然不会告诉神策军士兵他们要抓住皇上,只说皇上被以龙虎山为首的道人劫持,他们此举乃是勤王护驾,营救皇上。
    世上最大的错事都是自以为正确的人做出来的,此前童榜比试胜出的武举人武进士有不少被分去了羽林军和神策军,此前擂台比武只在分出胜负,而此时却是以命相搏,无双城的姚文仲和丐帮的黄大吉按理说都应该听命于阉党,但他们此时却率领羽林军死守殿门。
    而般若寺的玄空和盐帮的黄永安应该都是忠君一派,眼下却奋不顾身,想要率领神策军攻进大殿。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说明他们全被蒙在鼓里,私下并未获得任何人的授意。
    见长生久久不语,大头沉声问道,“大人,如何是好?”
    长生没有接话,到得这时他终于明白江湖上的那些门派为什么会惧怕朝廷了,一个人的武功再高也不可能打得过千军万马,对方人数太多,用不了多久还会赶来更多,即便三人冲到殿门前协助羽林军防守,也只能拖延片刻而不能将敌人全部杀光。
    急切的沉吟之后,长生转身西行,“走!”
    “走?”大头和释玄明异口同声。
    长生快步前行并不接话,待得二人跟上来,这才低声说道,“咱们留在这儿毫无用处,随我去南门,将南门夺下来。若是之前那几名武将领兵来到,见到的不是我而是满墙的神策军,他们就可能摇摆退缩。”
    长生说到此处略做停顿,转而快速说道,“眼下的局势已不是武功所能扭转的了,得设法争夺兵权,先将卫戍军营的兵马抢到手中,分出一部分守住南门,放宫外的羽林军进城,余下的那些赶来大明宫对付这里的神策军。”
    听得长生言语,二人恍然大悟,随长生悄然后退,到得安全区域立刻施出身法,赶往皇宫南门。
    皇宫南门也在神策军的控制之下,但神策军的注意力都在城外,谁也想不到危险会自背后出现,待得有所察觉,三人已经冲上了城墙,此时弓箭已经没了用武之地,而近身相搏正是三人的强项。
    单就战斗力而言,身为禁军的神策军无疑是所有军队中的精锐,但是他们的对手却是长生等人,三人彷如虎入狼群,摧枯拉朽,挡者披靡。
    皇宫城墙很是宽大,神策军可以蜂拥而上,三人虽然武功过人,无人能挡,却是孤军深入,深陷重围,周围一片刀光剑影,哪里还顾得拿捏力道,直接痛下杀手,力求快速。
    比武和杀人是不一样的,杀一个人和杀一群人也是不一样的,片刻过后长生便杀到手软了,不是灵气不续,也不是疲惫乏力,而是心慌了,他生平头一次感受到了临阵厮杀的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只这片刻工夫便有二十多人死在了自己手上,这可都是自己亲手打杀的。
    不过临阵对敌,哪有工夫容他悲天悯人,便是心慌忐忑也只能紧咬牙关继续打杀。
    皇宫四方城墙都是连通的,眼见南面城墙上的神策军遇袭,东西两侧的神策军便往南门移动补充。
    此时那四个投诚的将领尚未带兵回返,长生动手之时频频分神眺望,他们三个不可能将城墙上的神策军尽数杀光,只能一直留在城墙上,让那几个带兵的将军率兵赶来之时能够看到他们。
    如果只是单纯等待援兵到来,长生也不至于心急如焚,眼下的问题是大明宫还有惨烈战事,而己方只剩下两百羽林军,此时怕是连两百也不到了,而自西门进城的神策军眼下应该已经赶到了大明宫,己方的防守压力将会更大。
    不过就算神策军有援兵来到,想将剩下的羽林军一举歼灭也不太可能,因为剩下的羽林军都聚集在大明宫的殿门外,战线较短,不管对方有多少兵马都不可能一拥而上。
    三人之中以大头的武功最差,但此时大头却是三人之中最为勇猛的一个,也是杀敌最多的一个,他的看家本领就是缩头成球,急转翻滚的同时出刀戳刺,城墙虽然宽大却被神策军挤的水泄不通,故此大头滚到哪里,哪里就有禁军受伤,惊慌躲避的同时就会将靠近墙边的士兵给挤下城墙。
    长生和释玄明皆是徒手对敌,快打抢攻,实则二人都知道不可能将这么多神策军尽数杀光,而二人内心深处也并不想肆意妄杀,但形势所迫,周围全是神策军,动手稍慢就有受伤的危险。
    焦急的等待了一刻钟之后,终于看到有大队兵马自城南疾行来到,随着队伍的临近,长生看清了领兵之人的样貌,正是其中一名投诚的将军。
    长生看到来人的同时,那领兵将军也看到了他,虽然南门仍在神策军的掌控之下,但看到他,那将军心里就有底气,扬鞭策马,加速赶来。
    见此情形,长生急忙提气高喊,“保护皇上,诛杀阉党!”
    听得长生呼喊,那领兵将军立刻高喊应和,“保护皇上,诛杀阉党!”
    将军下令,后面的大量士兵亦齐声高喊,“保护皇上,诛杀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