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玄幻小说 > 被揍就能变强 > 第134章 忽悠两位大佬
    此时。
    陈波被平放捆绑着手脚,脑袋被木板固定着。
    “你想做什么,臭娘们,你想对我做什么。”
    他惶恐不安的大喊大叫着,虽然刑罚还没有开始,可是对他来说,这种已经给他内心造成极大的震动。
    段柔不急不躁道:“巡察院的刑罚有酷刑一说,以往很少使用,原因太过于残忍,但有的时候,如遇罪大恶极,又不肯说的人,那只能施展这种酷刑了。”
    “此刑取自水滴石穿的故事,经过多位巡察院前辈的实验,发现平常毫无威胁性的水滴,却能有着莫大的威能。”
    听着段柔温和的声音。
    陈波心里发寒,发冷。
    姜候神色平静的看着,身为巡察使的他们,有的时候,就得该这么做,必须让对方感受到惶恐,寻常的审讯没有,就得想特殊的办法。
    陈波看着头顶上空的管道,一滴水缓缓落下,瞳孔中的水滴越来越大,啪嗒一声,在额头上炸开,冰冷的温度让他浑身一颤,不仅仅是肉身有了感觉,就连内心都深受震动。
    滴答!
    滴答!
    水滴并不急促,甚至有点缓慢,可就是这样,对他的身心依旧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感。
    “以前没有享受过这种酷刑吧,也许你会认为这种刑罚很轻松,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知道当滴落多少滴水滴的时候,你的额头皮肤会溃烂吗?”
    段柔轻声的说着。
    语言的魅力,就是将对方往那种可怕的氛围中牵引着。
    陈波听着段柔说的那些话。
    心情难以平静。
    脑海里渐渐的浮现出了那种可怕的情景。
    额头皮肤溃烂?
    骨头会被击穿?
    段柔将匕首在陈波面前晃动着,“接下来,我会割裂你的手腕,让血液缓缓滴落,你看不到血液流淌,但是能清晰的感受到你身体的血液正在缓缓流失着。”
    “啊……啊,别乱搞,臭娘们,我警告你别乱来。”陈波狂吼着,他是真的被段柔给吓坏了。
    他想到自己曾经做的事情。
    玛德。
    不就是毁了些女子的清白嘛,有必要对自己如此狠辣嘛。
    段柔的匕首轻轻滑动着陈波的手腕,冰冷的金属触碰着皮肤,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给他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感。
    “啊,啊……”
    陈波发出怪异的声音。
    他好像感觉到血液在流淌着。
    王管家跟陈赐是真的没有想到,巡察院女子竟然如此狠毒,玩的酷刑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
    血液落地的声音是滴答。
    水滴落在陈波额头上的声音也是滴答。
    刚开始……陈波还没感觉怎么样。
    但渐渐的,他仿佛感觉有两道滴答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姜候诧异的看着段柔,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到的这种刑罚。
    貌似巡察院也没有这种刑罚啊?
    如果有高科技仪器。
    就能监测到,陈波的心跳,血液流动的速度,都明显加快了,精神方面更是处于一种紧绷的处境。
    “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
    “爹,爹,你快说啊,救我,我真的不行了,我感觉血液快要流干了。”
    陈波大喊大叫着,随着水滴的落下,他都会闭下眼睛,仿佛那毫无杀伤力的水滴,已经变成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暗器似的。
    “波儿,你没流血。”陈赐喊道。
    他希望陈波能够勇敢点,不要被这种吓人的刑罚给吓住。
    “不……流血了,真的流血了,我感觉到血液不断的流失,还滴落在了地上,滴答滴答的,爹,救我,宁王不要我们了,你还给他保守什么秘密啊。”
    “我是你儿子,我要是死了,就没人给你送终了。”
    陈波精神逐渐崩溃,但凡现在问他任何问题,他都会如实的说出来。
    绝对不会有任何保留。
    他整日游手好闲,青山派跟宁王间的事情,他从未参与过,要是知道,早就如实的说出来,绝对不会有任何隐藏,活着不好嘛,何必干这些没任何好处的事情。
    “你怎么这么废物啊。”陈赐恨铁不成钢。
    王管家道:“陈掌门,想你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子,如果是我,我怕是一脚能将他给踹回娘胎里。”
    “你给我闭嘴,你说什么呢,我儿是你能说的嘛?”陈赐怒声呵斥,他没想到一个王府管家,竟敢说他儿子,气得他都想当场一脚将王管家踹死。
    王管家皱眉道:“陈掌门,莫非我说的不对?”
    “你给我闭嘴,我儿是你能说的吗?”
    陈赐很是不悦,他最不愿听到的就是有人贬低他的儿子。
    王管家看了一眼陈赐,没有多说,也不愿跟他争辩任何事情。
    就是这胆小如鼠的陈波,很难入他的眼,废物就是废物。
    段柔的确没有切开陈波的手腕放血,否则的确很容易死,大人说过,要留着陈波的命,因此,有的手段的确不易施展。
    王管家跟陈赐都是嘴硬的人。
    想让他们说出跟宁王有关系的事情,很难,也只能从陈波这边下手。
    “陈掌门,我劝你最好说出来,否则你儿子会在这种情绪下,精神崩溃,也许回变成傻子。”段柔不急不躁的说着。
    陈赐盯着段柔,好狠辣的臭娘们,的确是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如此残忍。
    他不能说跟宁王的事情。
    但是看着陈波这般受罪,最后还有可能被折磨成疯子,他的内心难以平静。
    段柔不急。
    事情需要慢慢来。
    心急吃不着热豆腐。
    ……
    天地双仙回到王府,将情况告诉宁王。
    宁王听闻勃然大怒。
    “这就是你们找的高手?”
    他是真的怒了。
    感觉自己被人戏耍。
    天地双仙也认为这是笑霸天做的不好,便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哪能想到被他们尊崇的大宗师高手,竟然也有犯错的时候。
    只是……如果他杀的是别人,那被杀的人到底是谁?
    这是他们最想知道的。
    “王爷,此事已经发生,就算震怒也无用,笑霸天杀错人的确是他的错,可是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天地双仙实话实说。
    人家是大宗师,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你心有不甘又能如何,还能跟人家叫板不成?
    倒也有些后悔。
    不该去招惹那些名动江湖的顶尖强者。
    次日。
    清晨。
    “梁姑娘,我大哥的早饭我来准备就好了,梁姑娘没事好好歇一歇吧。”
    赵多多深深的感受到竞争力。
    梁姑娘看到多多手里拎着的饭盒,微笑道:“没事的,小女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干些这种小事,况且外面买的哪里有自己做的卫生。”
    赵多多呆滞了,对方一番话搞得他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做的卫生?
    现在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这种事情都抢着干嘛?
    想他赵多多还真就没有别的本事。
    也就每天起的比较早,然后买点早点给大哥送来,跟大哥稍微拉近一下关系而已,现在竟然有人抢他的活。
    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
    此时,洗漱好的林凡推门而出,便看到站在门外的两人。
    “多多,梁姑娘,你们起的这么早啊。”林凡笑着打着招呼。
    赵多多很是开心,听听大哥的招呼,永远都是将他多多摆放在第一位,而梁姑娘则是在第二位,这是没法比的。
    赵多多急忙道:“大哥,我给你买了早点。”
    梁姑娘道:“这是我早上亲手做的。”
    林凡愣神,随后笑了起来,这两位是送早餐,送的冲撞在一起了。
    “那好,刚好一起吃吧,梁姑娘的手艺可是一绝,多多,你也是有口福了。”
    赵多多憋着嘴儿。
    品尝过梁姑娘的手艺后,他不得不说声,这味道还真的绝了,这娘们的手艺的确是霸道的很。
    用餐接受。
    林凡带着赵多多去地牢。
    刚到地牢,就听到里面有哀嚎声传出,到达里面后,就看到段柔跟姜候坐在那里喝着粥。
    “大人。”
    “大人。”
    段柔跟姜候想要起身。
    林凡摆手,“你们继续,辛苦你们了。”
    一看就知道两人昨晚没有回去,应该是待在地牢里审讯着,这种敬业精神,实在是值得夸赞。
    “咦!”
    他发现陈波的精神状态有点不好,黑眼圈很重,面色很是苍白,就好像经历了某种难以想象的刑罚似的。
    但仔细看,并没有从对方身上看到任何伤势。
    他靠近。
    陈波感应到有人靠近,立马吓得面色狰狞,惊呼着。
    “爹,你快说啊,不然我会很惨的,我不想死啊。”
    林凡疑惑看着段柔跟姜候。
    不知道他们到底用的什么办法。
    竟然将陈波折磨成这种情况。
    陈赐道:“林凡,冤有头债有主,你何必为难我儿子,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我什么都不知道。”林凡摊手,很无辜的好不好,明明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何必怪我。
    好家伙。
    看来段柔跟姜候的确是有手段。
    完美的听从他的意思。
    从陈波身上下手。
    陈赐的表情就足以说明,陈波所受的刑罚,连他都有些看不过眼。
    随后他发现滴水的工具,还有矫正身体的器具。
    脑海里浮现了一种刑罚。
    莫非……就是用的这种办法吗?
    姜候靠近林凡身边,轻声将段柔的方法说出来,果然如此,对此他是比较认同的,这种办法会给对方带来精神上的压力。
    精神伤害可是比肉身伤害还要霸道的。
    “陈掌门,王管家,你们何必这般的嘴硬,将知道的说出来不就行了嘛,你们别想着宁王能够救你们,他的确是位高权重,皇室贵族,但我林凡并不给他任何面子,他的手段除了寻找高手,别无办法。”
    “陈掌门,你儿子年纪轻轻,心性可没有你这般的好,何必看着自己儿子受苦呢。”
    林凡依旧劝解着。
    希望他们能明白,靠谁都是靠不住的。
    他说这么多的用处并不大。
    王管家跟陈掌门低头冷笑着,依旧是死心塌地的相信宁王,不愿意背叛宁王,这些都是嘴硬的代表,寻常酷刑想要让他们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是,还真的够难的。
    “爹,说吧,我求求你了。”陈波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着,对他来说,这尼玛的就是种种折磨啊。
    “陈波,你给我闭嘴,你想让你爹背叛王爷吗?”王管家怒喝道。
    什么叫做猪队友。
    陈波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
    没有半点用处,受点刑罚就崩溃,根本没有成事的关键要素。
    陈波大喊着,“老不死的玩意,你给老子闭嘴。”
    “你敢骂我?”王管家勃然大怒。
    身为王府管家,他的地位是很高的,没想到一个年轻后辈,也敢骂他,简直就是找死。
    “骂你怎么了,爹,别理睬他了,赶紧说吧,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啊,你不说我会死的,呜呜……”
    陈波的精神状态很不好。
    总感觉他随时都能崩溃似的。
    林凡来到段柔身边,轻声道:“干的不错,不急,慢慢来,想要瓦解他们心里的防线,急是急不来的。”
    “大人,我知道。”段柔说道。
    赵多多张着嘴,他发现对方好像很害怕段柔似的。
    他难以想象,段柔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会让对方如此害怕。
    他很想知道。
    但是又不敢待在这里看着,他害怕自己的内心深处,留下心理阴影。
    巡察院。
    “杨哥,周哥,我发现段柔这小姑娘真的是位可造的人才,我将他们从罗莱带出来,真的是一件明智的选择。”林凡笑着说道。
    杨昆道:“她们是跟对人了,如果是落在那群家伙手里,怕是也已经误入歧途了。”
    周成道:“巡察院有这些年轻人,才有未来,才有希望,最近我有位朋友给我传信,都城总部那边已经注意到你,你将王之行斩首,一位老家伙对你意见很大。”
    “切,我怕他?”林凡才没有将这群家伙放在眼里。
    他现在是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但是没时间去跟他们板板手腕,等将事情都忙完了,他还真想去总部看看,那里是什么情况。
    杨昆跟周成对视一眼。
    苦笑着摇摇头。
    “你啊,别到处树敌,有的是身不由己,有的才是真恶,就说燕城的巡察使里,我发现有的就很不错。”杨昆说道。
    林凡道:“看得出来,好好培养,能够担起重任,燕城不是我最后的落脚点,以后咱们还得去别的地方驻守。”
    杨昆跟周成知道林凡的想法。
    他们原先早就有猜测,燕城绝对不是他最后的地方。
    也许,他就是想着将宁王搞定后,就会换地方,巡察院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好,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坏,就是有的地方,山高皇帝远,别的人管不着,又受到本地权势的诱惑,感觉联合在一起搞点事情,貌似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种事情各地都有发生。
    “大人,外面有位自称是天机阁的人要见你。”
    一位巡察使走进屋内。
    “天机阁?”林凡疑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吴鱼,“我去看看。”
    外面。
    并不是吴鱼,而是一位没有见过的天机阁人员。
    “林巡国使,这是一封邀请函,五日后,将有一场大宗师对决,诚请林巡国使观看。”
    林凡结果请帖。
    疑惑的很。
    翻看请帖仔细一看。
    笑霸天跟魔道圣教教主的对决。
    约战地点是在天山。
    “这倒是有点意思。”
    林凡笑了,给他极大帮助的笑霸天竟然约战魔道圣教高手,他在天机阁册子里看过这位魔道高手的内容。
    不是说被光明寺围杀的嘛。
    竟然还有闲心跟别人约战。
    沉思着。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绝对能够看到很多高手,到底该不该去?
    “有邀请天地双仙吗?”林凡问道。
    “有,天地双仙也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宗师,这场比试,影响力极大,理应邀请高手前去观战。”
    “好,我知道了。”
    送走对方。
    拿着请帖回到屋内。
    杨昆等人疑惑的看向他,看到他手里的帖子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五日后,笑霸天约战魔道圣教教主,天机阁邀请我去观战,到时可能是江湖高手云集。”林凡说道。
    杨昆道:“笑霸天?有点熟悉的名字,但没有什么印象。”
    三十年前有名的人物。
    如今知道笑霸天这号人的,怕是只有那些老一辈的强者,像杨昆等人,三十年前还很年轻,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周成惊呼道:“魔道圣教教主,那可是出神入化,堪称陆地神仙的绝世高手,这笑霸天敢挑战对方,天机阁还到处宣传,邀请众多江湖知名人物前去观战,怕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啊。”
    “你要去?”杨昆道。
    林凡笑着,“嗯,去看看也好,毕竟以后总归是要跟他们接触的,前去接触一番,看看他们到底长什么样子。”
    身为巡察使的他,以后肯定是要跟这群江湖高手接触的,早接触,晚接触都一样。
    杨昆道:“如果你不在燕城,宁王会不会突然发难?”
    “不会,他身边的天地双仙也已经受邀前去,如果宁王胆敢在我出去的时候发难,那我回来,也不会跟他讲道理了,他知道有的事情能干,有的事情不能干。”林凡说道。
    嗯……众人感觉他说的有道理。
    林凡指着无名道:“况且,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有他在,一般人也不敢放肆。”
    始终怀里抱着剑的无名,神色平静,依旧是波澜不惊
    说实话。
    他想跟随林凡一起前去,脑海里始终有道声音告诉他。
    林凡不是喜好和平的人。
    他必然要搞事情。
    跟着他,就能看到更为璀璨的剑道。
    只是……林凡让他看守燕城,想来想去,还是听话比较好。
    杨昆看向无名。
    此人给他的感觉,不像是好人,尤其是始终抱着剑,就好像是一位没有感情的杀手一般。
    也许这是错觉。
    哪有杀手会待在这里的。
    无名感觉到杨昆的目光,朝着他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冷漠无情的无名,跟随林凡身边,对他身边的人,稍有认可,算是稍微建立了一些小友谊,可以说……我无名跟他们已经有点头之交的交情。
    宁王府。
    天地双仙受到邀请帖。
    “你看笑霸天跟魔道圣教教主谁能赢?”周天问道。
    这种盛况谁都不愿意错过。
    大宗师跟大宗师之间的对决。
    难得一见。
    况且,这种级别的交手,对他们有这巨大的好处。
    这类型的强者对决,斗的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真气浑厚,绝学高低,而是对天地大道的领悟,对他们这些摸索中的人来说,有着巨大的好处。
    “这谁知道,笑霸天三十年后出山,没把握的事情肯定不会做。”
    “但圣教教主堪称当代的陆地神仙,光明寺高手齐出,都没能将他拿下,修为绝对难以想象,这一战必然难以想象,我们兄弟算是有眼福了。”
    高手对决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吗?
    对于人家这些真正高手来说,脾气稍微暴躁点的,发现有杂鱼看他们决斗,影响他们的心情,直接动手灭杀,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如今天机阁带头。
    说明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有这样的好事,那是不看白不看。
    “谁!”
    天地双仙齐刷刷的朝着外面看去。
    “两位前辈,何必紧张,是我啊。”林凡笑眯眯的走来。
    他出入王府如入无人之地。
    “哦,原来是林大人,不知有何贵干?”天地双仙跟林凡之间没有仇恨,况且江湖人士,就得洒脱,人家对你笑眯眯,自然也得笑眯眯的回应着。
    王爷待人待物,那是仗着权势,目中无人。
    而他们,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哪怕归隐山林一段时日,但也知道,面对同阶段的人,讲究的是人情世故,绝对不是所谓的打打杀杀。
    “收到天机阁邀请函了吧。”
    “收到了。”
    “此次一战,必然是惊天动地,我便想着跟两位宗师前辈,一同前往去天山,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好啊,既然是林大人邀请,就一同随行吧。”
    “那我们现在就走?”
    “现在?”
    “没错,天山路途遥远,五日内就要达到,不早点出发,未必能赶得上。”
    “好,既然是林大人盛情邀请,那就出发吧。”
    他们也想着早早赶去。
    ……
    离开燕城,天地双仙对视一眼,施展绝世轻功,宛如凌空虚度,低空翱翔,速度极快,故意想跟林凡比拼一番。
    林凡一眼看穿他们的想法。
    比速度?
    特性御风能是开玩笑的吗?
    给你们表演一下花样性十足的。
    空气凝成一柄剑,御剑飞行没有见过吧。
    而且林凡表现的很自然,淡定,负手而立,目光前视,表现的没有任何难度。
    天地双仙对视一眼,惊叹道:
    “好厉害的手段,林大人剑道造诣果真非比寻常,御剑飞行之手段,神仙手段啊。”
    他们不得不佩服。
    真气凝聚手段,长时间的加持,一般先天,宗师都未必能够表现的如此轻松。
    “雕虫小技而已,算不上什么。”林凡淡然道。
    对天地双仙来说,真的是好厉害的装逼手段。
    紧接着。
    林凡说的话,让他们有种想要原地爆炸的感觉。
    “两位应该不会吧。”
    天地双仙皱眉,这种交流方式他们不是很喜欢,希望你能好自为之,稍作改变。
    林凡叹息道:“两位不说话,看来是真的不会,不过不会便不会,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说话的方式很欠揍。
    林凡表现的意思也很明确,想揍我就揍呗,无所谓的,不管怎么说,两位宗师对他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虽说他已经吃过山珍海味,但这些路边饭馆也能填饱肚子。
    “林大人,一直以来,你都是这般说话的吗?”
    “嗯,是啊,有问题?”
    “没有,就是很好奇,林大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嗯……应该是正义吧。”
    天地双仙深吸一口气。
    憋着。
    忍着。
    他们真不想跟林凡交流,感觉此人脑袋绝对有点问题,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一种奇迹。
    林凡感觉找他们一同赶路是很明智的选择。
    否则路途遥远,真的很无聊。
    “两位……”
    又主动开口了。
    天地双仙没有理睬,只是投来疑惑的目光,还有一种不愿意理睬的奇怪之色。
    感觉此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迎风而行,缓缓道。
    “两位都是江湖中威望极高的宗师高手,怎么心甘情愿的给宁王当狗?”
    “林凡……”
    天地双仙勃然大怒。
    怒目而视。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什么叫做给宁王当狗。
    别的不说,他们身为宗师高手,地位必然很高,现在竟然被人这般的羞辱,岂能容忍,只是想要双方结伴而行,不想闹的太僵。
    “林大人,希望你能注意言辞,你说我们给宁王当狗,你也不是再给朝廷当狗吗?”
    林凡摇头道:“我们不同的,就算是狗,我也是正义的狗,你们是邪恶的狗,邪恶的狗是人人喊打的。”
    噗嗤!
    天地双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特娘的,第一回遇到这种不要逼脸的人。
    而且够狠。
    骂起人来,连自己都要骂。
    他们不想理睬林凡,话不投机半句多。
    双方沉默,无言以对。
    许久后。
    林凡的声音传到他们的耳边。
    “两位想当好狗吗?”
    他想给两位宗师上上课,改正一下思想,他们现在的思想是很危险的,如果能够改正过来,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林大人,我们不想当狗,我们是人,为宁王办事,并不是为他效命,各取所需而已,当对我们兄弟二人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我们便会离去。”
    天地双仙之一的周天真的是忍无可忍,气急败坏,从未遇到过如此烦躁的人,叽叽喳喳的,就跟话痨似的,搞得烦不胜烦。
    林凡感叹道:“哎,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没想到两位也是,所谓的各取所需,只是一种说辞而已,本以为德高望重的两位,不会有这种情况,没想到还是无法逃脱这样的定理啊。”
    一声感叹,道尽他对天地双仙的失望。
    他发现天地双仙的脾性的确够好。
    说到现在都没有想着动手。
    但他也不是故意非要他们动手,等到了天山高手多的是,没必要彻底搞毛陪伴他赶路的人。
    “林大人,你修炼的金光劫是何种绝学,为何我们听说过?”
    天地双仙岔开话题。
    不想继续跟林凡讨论狗不狗的问题。
    “金光劫?没听过。”林凡摇头。
    “就是你跟霸刀宋武德一战时,修炼的横练功夫金光劫,当时你自己亲口说的那种。”
    “没有,不瞒两位,我从未听说过金光劫这种绝学,更从来都没有修炼过,如果你们说的横练功夫,不瞒两位,我修炼的是虎啸金钟罩。”
    林凡早就将这件事情给弄忘了。
    “虎啸金钟罩?”
    他们两人皱眉,玛德,一时金光劫,一时虎啸金钟罩,到底哪个是真的。
    他们没有听过金光劫。
    也就听过虎啸金钟罩而已。
    虎啸金钟罩是一门绝学,修炼到极致,的确是能够天下无敌,成为当世最为巅峰的强者。
    “没错,两位曾经跟我动过手,我能立于不败之地,便是因为我将虎啸金钟罩修炼到第十三层,这是至高无上的境界。”
    “虎啸金钟罩不是只有十二层吗?”
    “嗯,普通人只知道十二层,但其实有传说中的第十三层,那是接近神佛之体的一层,修炼成功,便能金身不灭,无视任何外力的轰击。”
    林凡始终没有改掉,随意跟人吹牛的习惯。
    但是看着天地双仙信以为真的神情。
    感觉很爽。
    周天跟周地对视着,他们的确是相信林凡修炼了虎啸金钟罩,但不相信他能修炼到那种境界,毕竟感觉怪怪的。
    但凡能将虎啸金钟罩修炼到第十三层,那肯定得踏入大宗师行列。
    可他现在的情况……
    不瞒各位,真的不像。
    “两位有兴趣为巡察院办事吗?”林凡随口闲聊着。
    朝廷胆敢成立巡察院,必然是有高手坐镇,但他身边没什么高手,唯一一位无名还是想学他的剑道。
    现在为他鞍前马后,那是想学剑,一旦学会,绝对跑的比谁都快。
    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能拉拢些高手。
    “没兴趣。”
    “别急着拒绝,据我了解,两位前辈没有修炼的时候,就是普通百姓,想必也知道如今的江湖中人对普通百姓是有多么大的影响,也许教导两位前辈的高人,也希望两位修炼有成的时候,锄强扶弱吧。”
    天地双仙兄弟两想到曾经得到天地乾坤功时候的场景。
    找到绝学的尸体上,的确是有血书。
    明显是深知自己命不久矣。
    留了血书。
    希望后来者从他身上得到绝学,修炼有成后,切不可胡作非为。
    当时他们沉浸在得到绝学的喜悦中。
    哪里在意这些。
    林凡观察着两位的神情,顿时感觉有戏。
    他就是随便聊聊,能不能成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看现在这情况,貌似也不是没有把握。
    “两位苦修武学,必然想的是在江湖闯下赫赫威名,但这种威名并不长久,不知道两位感觉笑霸天曾经在江湖中威望如何?”
    天地双仙并未回答。
    林凡笑道:“肯定是名震天下吧,但这又能如何,三十年而已,除了那些老辈的强者,又有谁知道他是谁,但不知道两位是否知道一代贤臣李光,为国为民,好无修为,距离如今已有一百多年了,可现在到处都是他的庙宇,更有不少百姓家里挂着画像供奉着,这才是真正威望极高,名垂千古的人物。”
    “只要两位能够为民办事,必然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他哪里知道知道这些人。
    还是闲来无事,待在办公室喝着茶,翻阅着书籍看到的。
    没想到吹牛还真的吹到了。
    天地双仙翻着白眼。
    他说的的确有点动人,但真要被他们随随便便就忽悠住,就真的白混了。
    “林大人,何必说这些,不如安心赶路吧。”
    天地双仙不想跟林凡继续废话下去。
    这小子专门给人洗脑。
    夜晚。
    破庙中。
    这不是他们发现的地方,早早就已经有人居住在此,屋内燃烧着篝火,却抱着室内的温度。
    有两个乞丐孩童居住在这里。
    大的看起来有十岁左右。
    小的看起来六七岁。
    随着林凡等人的到来,惊的那大点的孩童十分警惕的看着林凡。
    “别害怕,我们路过此地,暂住一晚。”
    林凡安抚着,脸上的笑容很温和,让这两个孩童放松警惕,只是奇怪的很,这里也算是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两个孩童待在这里。
    别的危险不说,就说这填饱肚子怕也是一件难事。
    天地双仙看着孩童,混迹江湖这么久,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位孩童脸上的神情,明显是在躲避着什么。
    “江湖仇杀。”
    周天看着孩童,看似自言自语着,实则是说给小孩听的。
    果然。
    那稍大的小孩,听闻后,赶紧从身后的草堆里拿出一柄匕首,将弟弟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周天。
    “我说你干嘛,将人家小孩吓成这样?”
    林凡说着,随后看向小孩道:“孩子,别害怕,我是巡察使,这两位并无恶意,快把刀收起来,很危险的。
    周地道:“我哥说的没错,从他的神情跟眼神里,的确是江湖仇杀,小子,家里死了多少人?又是为何被人灭了家。”
    “你们看的出来?”林凡问道。
    周地道:“莫非大名鼎鼎的巡国使林大人,都没看出来吗?”
    林凡道:“我还真没看的出来,两位果然是奇才啊,不当巡察使可惜了。”
    天地双仙还真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的是不知就不知,还以为他要装作知道呢。
    就在此时。
    先前还很害怕的孩童,陡然开口道:“您是燕城巡国使林凡?”
    “嗯,听说过我?”林凡笑着问道。
    还朝着天地双仙使了个眼色,看到没有,就连孩童都知道我是谁吗,这就是干好事,维护公道的好处。
    孩童道:“我爹跟我说,你是巡察院中唯一值得相信的人,也是唯一真的最为公道的人。”
    任谁都喜欢听夸赞的。
    尤其是从孩子口中说出来的,更是值得信任,童言无忌嘛。
    想到天地双仙说孩童家里遭遇大事,本想说你爹真有眼光,想想还是没说,以防勾起伤心往事。
    噗通!
    孩子拉着弟弟跪在林凡面前。
    “我有冤,我家被坏人灭门,请您帮我报仇,我跟弟弟愿意做牛做马,不管是什么事情,我们都愿意做。”
    孩童跟弟弟给林凡磕头。
    砰砰作响。
    林凡挥手,一股力量将孩子们扶起,轻声询问道:“你爹是谁?”
    “天亟手,顾风堂。”孩童说道。
    周天道:“天亟手顾云间倒是知道,数十年前就已经是江湖中的好手,家传天亟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闻名天下,传闻他曾经被雷劈过,后来能够掌控雷电,配合那天亟手的确是厉害。”
    “十多年前,一次暴雨间,被天雷轰死,从此这天亟手便逐渐没落了。”
    这些并不是什么传闻,而是事实。
    江湖走马观花,十年是很长的,足以改朝换代,一个时代一个传说,当年的顾云间的确是将天亟手推到了极高的地位。
    但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顾云间被雷劈过,自带雷电,配合天亟手,才有如此的威势。
    孩童道:“顾云间是我爷爷。”
    林凡道:“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琢磨着,天亟手的确是门不错的绝学,但要说到能够让人灭门的绝学,应该还未达到,没想到出门去观看强者决战,竟然遇到了这种事情,果然是背负巨大气运的人,走到哪都是战场。
    “那些人是为了我们家传绝学,我爹不愿交出来,我家才会这样的。”
    周天道:“小子,天亟手的确是门不错的绝学,但未必有点夸大了吧,你爹是先天修为,能在十招内杀你爹的必然是宗师级的修为,对于宗师高手来说,天亟手还没到那种地步吧。”
    倒不是他怀疑这小子说的话。
    而是有点疑惑。
    天亟手的确是不错。
    想当年,顾云间身怀雷霆异体,修炼天亟手,的确是在宗师有着极高的地位,但那也是在雷霆的加持下,如果没有雷霆加持,天亟手也就是寻常的绝学,算不上能够让人心动的就学。
    更别提让宗师心动了。
    孩童道:“我知道,但我爹跟我说,我爷爷被雷霆劈中后,就将雷霆跟天亟手融合了,改良了天亟手的修炼方式,我爷爷当初惨死,并不是因为雷霆的原因,而是我爷爷为了突破到大宗师,引雷霆突破,却因为当初修了原先的天亟手,并未修炼到圆满,才发生了意外,如果重新修炼天亟手,绝对不会这样的。”
    天地双仙露出诧异的神色。
    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改良的天亟手?
    能够引雷入体?
    如果真是这样,情况可就不同了。
    别说宗师想得到,就连大宗师怕是都想知道,这到底是如何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