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帝少的私宠罪妻 > 第1146章 她一次次被蛊惑
    贺承泽被他这一棒子给敲傻了。
    “我没……”
    他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否认他不喜欢宋甜甜,可是他又说不出口。
    “爷爷,你也觉得我喜欢她?”
    为什么那些人都觉得他喜欢宋甜甜呢,明明他喜欢的是性感的美女,可爱在性感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怎么他就突然上了心呢?
    宋甜甜这种类型的,他往日也不是没有见过呀。
    可为什么就是她呢?
    “傻子,你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满脸都写着要去把周临干掉取而代之。好不容易抓着了周临的小辫子,这次得把他搞死。你还说自己不喜欢呢?”
    若周临非常完美,那么贺承泽只能沮丧。
    可周临这人有了缺点,贺承泽就想要将人直接打死,要宋甜甜知道他的真面目。
    “哦。”
    贺承泽应了一声。
    原来他真的喜欢,那些话都是谎言,为了遮盖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他喜欢宋甜甜。
    “别觉得曾经的自己多垃圾。你现在知道改正,就是最好了。往后你变成她喜欢的人不就行了么?你是最能想得开的,怎么在感情上就开始钻牛角尖了?”
    多不要脸的孙子呀,现在知道害羞了。
    害羞个屁。
    再害羞,他的孙媳妇都要嫁给别人了。
    不得不说,周临这招用得很妙,贺老爷子觉得那年轻人是个可塑之才,贺家适当帮周家一把也不是不行。
    聪明人和聪明人之间交手就是愉快。
    “我就是觉得我以前混日子,还做了那么多荒唐的事,对不起她一张白纸。”
    他有种罪恶感,怕自己污染了宋甜甜的世界,怕自己让她失望。
    她一开始对他的评价太高了。
    “你伤她的心,就是对得起她了?”
    “我也不是想要伤她的心,我就是……”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只是想要宋甜甜找个更好的男朋友而已。他这个烂人,怎么值得那么好的姑娘喜欢。
    “行了,别墨迹。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别等到年纪大错过了人家来后悔。你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这回也自私一点,喜欢的姑娘就捞回来。”
    贺老爷子真的懒得骂他,一把好牌打得稀烂。
    “我……”
    “你别说你不行,那我真的会看不起你的。”
    贺老爷子将他的心思猜得透透的。
    贺承泽闭嘴。
    “那我试试看吧。”
    他没有抓到最好的机会,现在宋甜甜不喜欢他了,难度好大呀。
    “去洗个澡,一身酒气臭死了。”
    “好的,爷爷。”
    贺承泽也听话,他想通后便上楼了。老爷子叹了一声气,觉得自己操心得太多了。
    怎么晚辈的感情也要他帮忙来点醒呢,贺家果然是不能少了他。
    贺家主卧。
    沈晚星躺在床上。
    她最后还是没有抵住男色,身上的睡衣吊带挂在手臂上。沈晚星扯了扯被子,将露出来的皮肤盖住。她的腰上压着一只沉重的手臂,紧紧地箍住她。
    那滋味,不好受。
    也许有些亲密关系可以消磨掉经年累月积累下来的怒意和怨恨吧。
    她现在对待贺西洲也没有那么多负面情绪了。
    那男人的嘴唇在她的脸侧游移。
    沈晚星转过身,面对着他想要与他说几句话,可是红唇便堵住了。
    “贺西洲。”
    沈晚星往后仰。
    “我不想了。”
    他们这是所谓的合作,其中一方终止了,对方就要遵从意愿。沈晚星也不会让这段关系出现意外,她不想要第三个孩子了。
    贺西洲抱着她,声音低沉。
    “好,那你还怪我瞒着你么?”
    “当然。”
    “怪我没早点在你面前展露健康的躯体,让你可以为所欲为?”
    “你以为我是你,脑子里面只想着那些东西?别混为一谈。”她到底还是气不平。
    贺西洲的手在她腰上掐了一下。
    “你不愉快?”
    沈晚星冷哼了一声。
    怎么可能。
    这男的,别的不行,就这点最行。
    不然她也不会一次次被蛊惑。
    只是,沈晚星提醒自己别总是被迷惑,要是陷在男色里面出不来,不是让他得意了么?
    “承泽他喝醉酒,你一点都不担心?”
    “不担心,那个蠢货有什么可担心的。”贺西洲深吸了一口气,嗅着她发丝的香味。他抱着她便十分圆满了,白日的工作和算计耗费了他大量的心力。
    要是每晚都能这么抱着她睡觉,那真是太好了。
    那药,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了。
    “他可是你的侄子,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他?”
    “他成年了,我该关心的是我们的孩子和你。我的心思都在你身上,哪里还能分得了他半分。”
    他的声音性感带着淡淡的鼻音,闭着眼睛轻声说道。
    沈晚星被他的话取悦了,但又觉得不能表现得太明显,这男人会得意的。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便看贺西洲闭着眼睛似是要睡觉了。
    她也就闭嘴了。
    晚上,是各取所需而已。既然有这样的好事,那她也无法拒绝。
    沈晚星睁着眼睛看天花板,脑子里面挤了许多事。
    她的四肢舒展开,感觉从骨骼深处都放松了,晚上确实很舒坦。
    不一会儿,贺西洲便睡着了。
    沈晚星感觉他睡得很沉,她又不放心拉开抽屉,将那瓶棕色的小药瓶给拿出来。这里面真的是维生素么?
    她仔细看了一眼,总觉得维生素不长这个样子。
    这男人是不是……
    沈晚星抿着唇,她到底还是不信任他。
    要不然,明天找大哥拿去验一下吧,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贺西洲的身体在经过重创后,真的全都恢复了么?他不会还留下什么暗伤和隐疾吧。
    沈晚星将抽屉轻轻推了进去,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
    第二天。
    她被男人缠了一个多小时,才起床。
    家里福伯已经送娇娇去剧组了,周周还跟着家庭教师上课。她靠在床上,看那男人西装革履,完全就是个斯文败类。
    他在床上可不是这样冷漠禁欲的模样。
    “冷家要谈交易,我晚上回来。”
    他每天都会报备行程了,沈晚星微抬下巴,矜持地应了一声。
    她浑身酸软,等男人走了起身去浴室冲了一个热水澡才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