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枭宠 > 丁墨
    邢毅蹙眉。
    他不知道,从小受到格斗训练,让少年一直期望像个真正男人打一场。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却被邢毅扼杀掉。就像鼓足力气一拳,却打棉花上。
    少年正是叛逆心极重时期,虽然知道邢毅帮了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该挑衅,可语气还是不太好。
    少女抓着少年手臂:“你还不道谢!谢谢你啊,救了我们!你这样回去我告诉你妈!”
    听她提到母亲,少年才略微有些尴尬,不情不愿对邢毅道:“谢谢你。”说完,还情不自禁惋惜捏了捏拳头。
    “想打架?”邢毅见他神色,忽然奇异问出了口。
    “嗯!”少年双眼一亮,目光扫过邢毅精壮上身,“你身手很好?”
    邢毅看到他明亮眸色,心情忽然愉悦起来。
    “打吧。”
    麒麟教训完胆敢惹叉妹男人后,回头却没看到邢毅和孟遥身影。
    他顿时有些不安。邢毅不该记得孟遥啊!为什么两人一起消失了?
    他摸出手机。
    响了几声才接起。邢毅声音依然沉静。
    “有事?”
    麒麟量平静道:“大哥,你哪儿?刚才那孩子呢?”
    “我们停车场。”说完邢毅就挂了电话。
    麒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冒出个“我们”
    等他和叉妹赶到酒吧外空旷停车场时,目瞪口呆。
    简慕安大女儿站边上,一脸激动握着拳头喊:“阿遥加油!”
    孟遥仰面躺地上,月色下鼻青脸肿得很醒目,努力挣扎着想起来却又跌回地上。
    邢毅就站他面前,高临下冷着脸看着他:“怎么?就不行了?”
    孟遥却笑了,笑声有少年人清脆。
    “叔叔,你很厉害。跟我爸一样厉害!我服了!”
    邢毅闻言,嘴角竟然缓缓弯起。长臂一伸,孟遥单手搭上,借力一鼓作气,重站了起来。
    麒麟默默看着这和谐无比两人。身旁叉妹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你死定了。”
    当晚将孟遥和简曼曼二人送进酒店后,麒麟先是趁邢毅不偷偷劝孟遥:“你不会再找他打架了吧?他很忙,也没时间陪你打。”
    孟遥挑眉:“我才不关心他是谁。我们已经约好了下次时间。”
    “……”麒麟脸色一沉,“你再偷跑出来,我告诉你爸妈。”
    “谁偷跑了?”孟遥鄙视看他一眼,“我妈赶我出来历练生活。”
    “……”
    麒麟转头又去找邢毅:“那孩子是我朋友儿子,你别把他打伤了。”
    “我有分寸。”邢毅洗了澡,精神清爽,心情似乎也不错,“我也不关心他是谁儿子。”
    “你怎么跟一个孩子耗上了?你想打我陪你打。”
    “不。”邢毅想起什么,忽然笑了,“你没他狠。”
    麒麟劝说未果,只能自保。索性第二天,带叉妹去星际旅游度假了。佯装自己与此事毫无关系。并且看到大哥多年来难得再次心情愉悦,他有点私心不想管了。
    十天后。
    两架金黑相间猎豹,一前一后飞入如梦似幻碎石带。如两道离弦箭,高速交错争夺着领先位置。
    前方猎豹明显占了上风,一个急停之后,还能暂作停顿等候后方猎豹。那样子就像他根本轻而易举控制全局,只是陪着耐性,逗着后方猎豹展开厮杀。
    终于,一束激烈激光,轻巧击中后方猎豹机腹。按照惯例,这样损伤,已经算坠机了。
    通讯频道中,传来少年憋屈气馁声音:“靠!又输了!”
    另一个低沉醇厚声音传来:“进步不少。”
    少年得了他一句夸奖,顿时高兴起来。低头看了看猎豹中雷达,笑道:“老大,这里离我家很近。妈做红烧肉很好吃。咱们去给他们一个惊喜!”
    “好。”
    两架战机同时降落地面。这个地方,只有一家住户。
    虽然没有刻意查证少年身份。但基于之前一些事实,结合现所位置,邢毅已经十分确定少年身份。
    不过他和他成为朋友,与他是谁儿子,没有关系。
    两人一前一后,都不多话,坐上机场警卫车,驶向元帅府邸。
    正是傍晚时分,偌大孟宅,今天没有其他人。女儿去老师那里学琴还没回来;好动儿子出外历练几天乐不思蜀。
    苏弥躺孟熙琮怀里,想起身却又被拉了回去。
    “放手!我饿了。”
    孟熙琮却低笑:“我还没吃饱。”又开始一点点吃她手指。
    苏弥恼羞成怒,索性占据主动,扑向了他……
    电话不合时宜响了。
    传来警卫声音:“夫人,小遥回来了,十分钟后到家。”
    紧接着,儿子干脆声音响了:“老妈?爸不家。我今天带了老大回来,你赶紧准备红烧肉……”
    电话挂掉,孟熙琮低骂一声,松开苏弥。苏弥暗笑着穿好衣服逃离魔爪。
    这几天儿子外历练,虽然派人暗中保护,但并无异样传来。儿子跟父亲一样不喜欢废话,电话都很少打,每天只是一个短讯传来。
    今天是:“妈,我很好。”
    明天是:“妈,我今天跟人打了一架。那人很牛。”
    然后是:“妈,那人开飞机技术也很好。他现是我老大。”
    ……
    能让孟遥叫“老大”会是谁?苏弥觉得很有意思。她知道儿子酷似父亲,生性喜欢挑战。可身份和年龄摆那里,除了父亲与他格斗毫不留情,其他人几乎不会跟他来真。可父亲很忙,怎么会有时间每天陪他打。
    这次遇到这么投缘人,一定也不是俗人。
    十分钟后,苏弥将肉腌好,又打电话吩咐厨子做好几个菜送过来。这才站到家门口等待。
    孟熙琮则去洗澡。他不像苏弥有点激动,淡淡只说等儿子回来,要好好问问他这几天经历。
    越野车平稳停家门口。孟遥矫健跳下车,对身后高大男人道:“老大,这是我妈。妈,这是我老大。对了,老大,你叫什么?”
    苏弥看着眼前男人,难以形容复杂情绪爬上心头。
    他换了样貌,几年来两人也见过好几次。他礼貌而冷漠;她佯装镇定。可他竟然是儿子口中极为推崇老大?
    一瞬间,她仿佛被拉到十年前。她被他扣怀里激烈吻着……还有他抱着孩子,目光温柔,笑容亲和。
    “进来吧。”身后忽然响起低沉声音,是丈夫神色如常对他道,一只手,却从身后牵住她。
    她心中大定,捏了捏他手,抬头微笑:“指挥官,欢迎。”
    邢毅平平看他们一眼,目光停孟熙琮身上。
    “元帅,夫人,打扰了。”
    孟遥略微吃惊看着邢毅:“我猜想你是军人,原来你是大名鼎鼎指挥官邢毅!难怪这么厉害。”
    邢毅闻言朝他微笑:“重要吗?”
    孟遥朗声大笑:“是,不重要。”然后竟大刺刺将邢毅手臂一勾,就往屋里带。
    两人经过苏弥身旁时,邢毅不着痕迹看了苏弥一眼。
    虽然只见过几次,但他一直对她印象很好。他见过不少联盟高官政要。他们夫人大多是大名鼎鼎美女淑女。可让他看得舒服,就是元帅夫人。他觉得元帅眼光比其他人高。
    擦身而过时,他闻到苏弥身上清清香味。这香味他很熟悉,他与元帅也有过几次模拟交手。当元帅高能晶体矿石能量绽放时,便是这种香气。
    大概夫人身上,也有元帅晶体能量。
    真是完美,完美女人。
    他忽然想起前些天酒吧一夜情女人;也想起自己对麒麟描述理想伴侣样子。想不到元帅夫人竟很是符合他理想。
    他心中失笑。难道机械人品味都相同?
    一进屋,苏弥就躲进厨房忙碌。两大一小三个男人矗厅。
    孟熙琮和邢毅之间从来公事公办干净利落,不需要太多言语表达忠诚和信赖。可今天有孟遥,气氛明显不同。
    孟遥兴致勃勃问:“爸,你和我老大谁身手好?”
    孟熙琮和邢毅对视一眼,都笑了。邢毅道:“我自认稍逊一筹。”
    孟遥又拉着邢毅:“老大,你说咱俩联手,能不能打赢我爸?”
    邢毅还思考,孟熙琮已经冷笑一声:“如果邢毅放手一搏,还能与我不相上下。加上你?必输无疑!”
    孟遥大怒,直接纵身扑到沙发上老爸怀里。孟熙琮反手就是一扣,毫不留情将他面朝下压沙发上。
    “还皮?”孟熙琮声音中有笑意。
    孟遥脸被压得变形,却还是挣扎着朝孟熙琮做了个鬼脸。孟熙琮失笑出声,手劲一松,孟遥立刻打挺跳起来,生龙活虎坐到邢毅身旁。
    “还是老大好。”孟遥头往邢毅身上一靠。
    邢毅拍拍他肩膀:“你是该打。”
    苏弥将菜端出来,便看到三人脸上都有笑容。这诡异场景多少令她有些发愣。
    吃饭时,气氛冷清许多。
    孟遥离家多日,看到美食简直如狼似虎,一声不吭扫了两大碗饭。苏弥不吭声,孟熙琮和邢毅都不是话多人。一顿饭吃下来,竟然十句话都没有说到。
    眼看天色已晚,邢毅站起来:“元帅,夫人,我今天先告辞了。”
    孟遥不依:“别啊,明天早上我带你去海边看日出!”
    孟熙琮和苏弥都没做声,邢毅对孟遥微笑:“以后还有机会。”
    孟遥急了,看着苏弥:“妈,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说带老大回来。你不是说一定要留老大住几天吗?今天怎么这么冷淡!”
    苏弥心中一惊——连孩子都看出来了。
    孟熙琮忽然道:“住下吧。”
    他发话,邢毅没有任何意见:“是。”
    是夜。
    苏弥披着睡衣走回卧室,脸色有点木。孟熙琮见状将她抱起搂进怀里。
    “遥遥睡了?”
    “嗯。”她使劲往他怀里钻了钻,“他带……邢毅去海边,夜钓了几个小时,现已经累极了。连澡都没洗。梵儿回来都没看到哥哥。”
    孟熙琮微笑:”他这么顽皮,一定是像你。”
    “怎么会像我?”苏弥感到不可思议,“我是顽皮人吗我?无法无天倒是像你。”
    孟熙琮笑而不语。
    苏弥面有忧色:“邢毅他……”
    孟熙琮淡道:“他现已经没有威胁。”
    苏弥摇头:“不,我是觉得他现失去记忆,一个人孤孤单单,倒也蛮可怜。”虽然开始几年,她觉得这个人可恨极了。可十年过去了,那份心境早就淡了。现她看到只是丈夫忠诚下属,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孟熙琮却蹙眉,将她脸扳过来对准自己:“不许想他。”
    凌晨三点。
    孟熙琮睁开双眼。
    身旁爱人睡得很沉稳,他盯着她睡颜看了几秒钟,低头吻了吻她额头,起身下床。
    邢毅就安排一间卧里。孟熙琮启动能量场,将脚步和气息放到几近全无,轻轻推开卧门。
    邢毅高大身躯平平躺床上,双手交叠放胸口。如果此时是别人进来,警惕性很高邢毅立刻会惊醒。可孟熙琮身手极好,是将强大能量场放得极为温和,是以令邢毅睡得沉。
    孟熙琮走到床旁,低头看着他。
    昔日对立种族、敌人;今日忠诚得力部下。
    月光从窗户洒进来,清清淡淡像是给他脸上蒙上一层薄纱。他浓黑眉却微蹙一起,似乎做什么极为压抑痛苦梦。
    孟熙琮心念微动,伸手轻轻搭上他指尖,能量场便细细密密探入了他躯体。
    这一晚,邢毅梦境比这十年来任何一天,都要清晰。
    都要痛苦。
    曾经梦境,只是幻境。只是有个一个男人声音,模模糊糊他脑子里说着什么;他却根本听不清;又或者是一些一闪而过画面,那些画面似乎是欣喜、冲动、痛苦、决绝。可根本看不清。只有他第二天醒来时,一头汗水。
    可这一晚,他做了个清清楚楚梦。
    他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双眼,无所不一双眼。
    他看到了一幢华丽房子前,一个陌生人类男人,竟然放肆穿着他指挥官军服,英俊笔挺站水声淅沥景致前。
    邢毅心中疑惑,这时却看到那男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不知为何,梦中邢毅,突然心中一痛。
    是真痛。可机械人怎么会痛呢?
    那双眼,又看着那个男人。顺着他目光望过去,邢毅看到一个女人,穿着一条火红长裙,正缓缓朝男人走来。
    女人容貌很模糊。他看到那男人伸出长臂搂住那女人腰,一低头,深深温柔吻了上去。
    那个女人,像一朵花,绽开男人怀抱里。他们紧紧相拥,就像一对痴情爱人,就像永远也不会分离。
    邢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这对男女。可那些画面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就像有人用刀,一笔一划刻他心上。
    恍惚间,他低头。
    却看到自己竟然就站那池水边。水面上映着他金属头颅和身躯。水波中有黯淡光泽。
    硅晶片构成红色双眼下,两道泪痕不知何时淌下。
    机械人,怎么会有泪?
    他恍恍惚惚想,原来那是千百年来,我唯一爱过,唯一遗忘。
    可那是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第二天邢毅醒来时,脸色格外差。被孟遥拉着看了日出,吃过早饭,终于告辞。
    而孟熙琮看着他离去背影,却只是搂紧身旁心爱女人。
    邢毅回到住所时,邢麒麟已经等了很久。
    他还带了个女孩来,真像邢毅要求——清秀好看、身材娇小、肤色白皙、眼睛挺大挺亮。
    邢麒麟没呆多久就告辞了。这晚邢毅将女人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才昏昏睡去。竟然到了傍晚才醒来。
    女人有些战战兢兢坐床上,不知该干什么。邢毅摆摆手,告诉她随意活动。然后他点了根烟,有些模模糊糊想。
    这些女人身上,总是少了什么。
    是什么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我争取再写点枭宠番外,如果能写几个,大概会提前开始。譬如下周一二之类。届时请大家直接看收藏夹提示。
    下面是惊喜内容啦,其实是某墨写得杂志短篇,今天开始日,从今天到下周,大概连续8-9天,一共完三个短篇,大家随意看。<inpttype=bttnvale=三个短篇←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