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和老婆一起打职业 > 第五章 翻盘!
    李亚迪现在的处境极其艰难,原本英姿飒爽的锐雯在他手里猥琐得像个贼,只有小兵被防御塔打到残血的时候才会上前补掉,然后立刻缩到防御塔后。
    白银局的队友在自家防御塔被拆掉前很少会做出换线的选择,现在自家下路正在对面二塔和对面拉拉扯扯,他想让下路来中路压制刀妹,自己去下路发育的小算盘落了空。
    只要他一出现失误就会被刀妹消耗,血线低了就要被越塔,自家打野似乎也放弃了他,0-6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中路,现在正在下路作威作福呢。
    弹幕早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嘲讽,李亚迪倒也不示弱,边猥琐补兵边嘴硬道:“虽然主播战绩有亿点点不好,但是抽卡牛啊,众所周知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我看你们就是嫉妒我的运气。”
    “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有作用嘛,至少我在中路牵扯了对面的大爹,为队友创造了充分的凯瑞空间,这把游戏的胜利起码有我一半的功劳!”
    轰的一下子,本就热闹的是直播间
    “6666!”
    “对面刀妹都游好几圈了,主播还在补塔刀呢。”
    “躺赢能躺得这么理直气壮,主播莫非是山猪成精?”
    “主播的嘴巴好硬啊。”
    “放屁!我昨晚和主播在一起,我证明他的嘴巴是软软的。”
    “软软的……甜甜的……嘿嘿……”
    “兄弟们,有南桐,快特么跑!”
    “口区!”
    ……
    与此同时,虎鱼直播平台。
    卡卡的直播间和李亚迪完全是两个极端,滚动的弹幕尽是赞美之词。
    “这把的中单虽然是纯纯的癌症,但其他队友还是挺正常的,我们控下第二条火龙,然后去对面打野的下野区逛一圈,对面酒桶应该在打石头人。”
    说着,他越过龙坑,跳向石头人旁边的草丛,果然逮到了正蹲在草丛里猥琐刷野的酒桶。
    E技能跃击重重地踩在酒桶肥胖的身体上,顺带踩死了最后几只石甲虫,紧接着AQW,最后一下A还没出手,身上只有一双布鞋和蓝打野刀的酒桶就躺在了地上。
    弹幕上齐刷刷的飘过一片666,卡卡不禁得意了起来,虽然炸鱼是一件非常不道德的事情,但钱也赚了,把把爆C的成就感也有了,对手的感受关他什么事?要怪就怪那些白银仔排到了他吧。
    杀完酒桶,自家野区空空荡荡,酒桶的人头又不值钱,杀了他身上的钱也不够出装备。
    卡卡看了一眼中路,刀妹六级之后频繁游走,不仅帮队友缓了一大口气,发育也丝毫不逊色于他。再看锐雯那只敢用Q补兵的怂样,去抓中路保不齐会被双杀,不如到对面蓝区逛一逛,就算拿不到蓝BUFF,也能去上路提提款。
    “对面下野区被我刷完了,不过他上野区应该还没刷,咱们去他蓝BUFF蹲一下,说不定能再杀一次。”
    和观众解释一句后,卡卡从视野盲区越过中路,开着扫描来到蓝BUFF处,却发现原本准备纳入囊中的蓝BUFF早已不翼而飞,不仅蓝BUFF没了,就连蛙妃都被捷足先登了!
    扭头一看中路,刀妹正顶着蓝BUFF逗锐雯玩呢。
    没办法,还是去找纳尔借点钱吧。卡卡想着,走到上路草丛蹲了一分多钟,结果纳尔竟然连刀都不吃了,愣是一分多钟没出现在视野里!
    难道有眼?可是自己脚底下还插着自家上单的真眼啊?
    “卧槽,这纳尔怎么变得这么稳健了。”
    卡卡嘴角一抽,有种有力没处使的感觉,走了大半天竟然连根毛都没捞着,白白浪费了几分钟的时间,那些上单玩家不总把即使不要命也要吃到跑车挂在嘴边吗?
    卡卡果断离开了上路,毕竟打野的时间非常珍贵,游戏节奏一分一秒都在变化,容不得他多等。
    只不过他离开的时候还顺便惩戒掉了凯南的跑车,没捞着东西,收点过路费总要有的。
    看着弹幕刷过密密麻麻的鲸吞两个字,卡卡不屑地撇了撇嘴。打低端局就是要独,他能带队友赢,K个跑车怎么了,还有人玩男枪打野专门出萃取脏线呢。
    原本他也没把上路的遭遇当回事,毕竟白银局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也许对面上中野吵起来了,正搁那对线呢。大不了找下路那两个鸟人借钱去。
    但很快他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明明开着扫描过的河道,草里也被辅助排过了,对面却像是可以看到他的行动轨迹一样,齐刷刷地当起了防御塔,即使他用非常规的路线越是如此。
    卡卡的脸色逐渐难看了起来,这几分钟他几乎一点事情都没干成,反而对面中单通过和他的反向gank又吃了几个人头,眼看优势越来越小,队友反而浪起来了!
    上路一塔是被他用先锋推掉的,从那之后凯南就没离开过上路线,一直不断向对面二塔和野区里压,却根本不管会不会被抓,结果战绩从二杠零打到了三杠四,下路也完全没有换线的打算,一直在对面二塔耗着,连眼都不做,下一条小龙快刷新了,下半区竟然还是一片黑!
    卡卡实在忍无可忍,连PING了好几下辅助的眼石,打字道。
    我可以拥有躺赢权吗:辅助连眼都不会做吗?眼石留着生仔呢?
    爷摆烂你就得受着:?
    爷摆烂你就得受着:K了几个人头,给你能了是吧?眼瞎?老子没插眼?眼睛不用捐了吧
    辅助说着,点了好几下卡卡的头像,又点了一下身后的河道草丛。
    卡卡一看,顿时感觉眼前一黑。
    我可以拥有躺赢权吗:这尼玛是尼玛五分钟前插的真眼,你特么孵蛋呢?
    霸哥是我爹:别跟这打野一般见识,拿了几个人头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连K我好几个跑车,真尼玛SB。
    上单的参战像是点燃火药桶的火苗,原本因为大优势而一片和睦的队伍氛围荡然无存。凯南锲而不舍地对卡卡的亲人表达问候,辅助露露站在草里帮凯南说话,连AD被抓死了都没注意到。AD一开始还和声和气地劝着架,被抓死后忍无可忍开始阴阳怪气中单,可怜的锐雯缩在二塔愣是一句话不敢说。
    卡卡在低端局打久了,经常遇到奇奇怪怪的队友,脾气当然好不到哪去,被上野一顿嘲讽之后只觉得热血涌上大脑,恨不得立马展现自己浪迹祖安多年依然父母健在的本事,却没有注意到野区一片黑暗。
    就在他边打字边走近自家三狼的草丛时,只听到一声:
    艾欧尼亚昂扬不灭!
    并排的剑刃从草丛里飞出来,狠狠地撞到了他的身上,最后在清脆的爆响中散开,将他圈在了剑阵之中!
    他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了一大跳,连打到一半的字都顾不得了,赶紧想离开先锋之刃的范围。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刀妹就从草里Q了出来。与此同时,比翼双刃连成一线,将他定死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