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和老婆一起打职业 > 第三十九章 谁才是鱼
    “双方选手进入游戏,两边都是年轻人,来势汹汹啊。”米勒说道,两队BP上的针锋相对让他喜笑颜开,不怕比赛不精彩,就怕比赛火药味。
    只要有火药味比赛就有看头,他解说轻松,观众们也看得有滋味。
    “不过在比赛开始之前,有一个改动必须和观众们提一下,就是关于扫描的改动。”他补充道:“官方在新版本移除了扫描透镜,而免费的神谕改造也从九级才可以购买变成了一级就可以换,这个改动可能会对下路和野区造成一定的影响,不知道双方选手会不会注意到。”
    “是的,我们可以看到双方选手已经出门了,咦……EA的打野大河出门没有选择赠送的饰品眼,而是选择了扫描出门!”管泽元说着,突然发出了不解的疑问:“对面中野可是盲僧妖姬啊,猪妹的野区是劣势,没有防守眼很可能会被入侵野区,就看GT的选手有没有察觉到这个信息——”
    “盲僧做了一个进攻眼位,饰品眼插在了红BUFF和F6之间,饰品眼看到猪妹了。”米勒趁势接过话茬:“小雨ping了猪妹的扫描,看来他们注意到了。嗯?大河开扫描屏蔽了这颗假眼,但是没有排,她在等什么?”
    “她不会是在等自家上单吧?”管泽元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我们看到小白选手千里迢迢地从上路走了下来,fish也走过来了。”
    他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他们三个不会是要一起过来排这个眼吧?有这个必要吗?”
    米勒一时间也有些迷茫了,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没抓住,只能说道:“可能他们有什么特别的战术吧,我们先进入游戏。”
    游戏中,小雨也意识到了甘雨出门带的扫描,连ping了好几下,说道:“兄弟们,对面猪妹出门带的是扫描,你们线上打好点,咱们去入侵他的野区。”
    金贡没有说话,剑姬打塞恩这种笨比英雄就像遛狗,这把他抗压就完事了,什么入侵野区基本和他没关系。
    FireRain同样不以为意,面露嗤笑地说道:“对面根本没把我们看在眼里啊,不ban中单,劣势阵容出门带扫描,这是要把我们当人机打呢?”
    本来他心中就因为EA没有尊重他而不太舒服,现在猪妹又扫描出门,彻底把他心中的怒火激起来了。
    他到LSPL是来炸鱼的,结果这池子水浅王八多,反倒把他当鱼看了?
    “我一会儿把对面冰女打回家就去支援你。”他说道。
    小雨有些担心,对面冰女天赋带电刑,召唤师技能带点燃,就差把我要在线上打爆你写在脸上了,要是妖姬线上出了问题,他别说入侵猪妹野区,恐怕在自家刷野都要担惊受怕。
    但是一想到韩援选手在自己队内的地位,他又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话憋回了肚子里。
    还是自求多福吧。
    两边都没有打一级团,兵线很快短兵相接。
    “导播很懂事嘛,一来就把镜头给到了上路。”米勒笑道:“小白和金贡的对局确实值得一看,我们可以看到,小白一上来就打得非常激进,频繁和金贡换血。”
    “又Q到一下,塞恩根本没办法吃线啊,只能躲远远地闻经验了。”
    “金贡悄悄从草丛绕了过去,蓄力Q想要清掉残血的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塞恩打剑姬确实不好打——”
    他的声音突然变高了许多:“这剑姬怎么到二了?剑姬插了个草丛眼,他要碰瓷,W晕到草里的塞恩了!”
    “坏了呀,剑姬又A到了塞恩的弱点,塞恩已经半血了,要打闪了。”管泽元接过话茬,他的业务能力也不差,快速而清晰地分析着上路的突发情况。
    果不其然,金贡没有丝毫犹豫地闪现拉开距离,没有给剑姬再接QA的机会,现在他的弱点刷在剑姬面前,要是再给她Q到一下,到时候剑姬闪现A,他就算是个塞恩也扛不住。
    “以稳健著称的金贡二级被打出闪现,确实让我们没想到。”米勒有些错愕:“但是单线英雄理论上要吃掉第二波线的第一个兵才能升二,现在第二波线才刚到路中间,剑姬怎么就突然二级了?”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画面中镜头突然一转,来到中路。
    而此时妖姬身上的点燃刚刚熄灭,仅剩不到一百血,刚好被冰女闪现AQ补满伤害,击杀于塔下。
    “这……”米勒彻底傻眼了:“GT的中路……被单杀了?”
    “怎么回事兄弟?”刚刚开始打蛤蟆的小雨看到屏幕上方跳出自家中单被击杀的信息,人都傻了。
    本来他想着速三配合妖姬去对面红区做点事情,结果这才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妖姬就死了?
    他是在打排位吗?一级上去对A结果没A过人家被宰了?
    FireRain也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动了动喉咙,感觉嗓子眼都点发紧。
    “我……我不知道,他吃完第一波兵就突然到二了,我没注意……被他杀了。”
    这踏马他也没想到对面会莫名其妙比他多一个兵的经验啊。
    本来他不太看得起对方,所以换血打得很凶,基本好了就踩上去尝试打一套电刑。
    结果对面那冰女像个老油条似的,每次都是在他补兵的时候上来A他,他想要A回去的时候,冰女就直接往后退半步打断他的平A动作。
    来来回回几下,他直接被冰女A出了一百多的血量差。
    平A加上冰女Q碎片刮刮蹭蹭的伤害,他已经被打掉三分之一血了。
    这一瞬间,他无比痛恨妖姬差冰女的那25点攻击距离。
    英雄联盟设计师,你知道我的痛楚吗!!西八我A不出来啊!
    后来他有些急了,对线无非就是换血这点小事,可是对面冰女次次都白嫖他,这血越换越亏,最后就要变成线劣了。
    对线到现在,他甚至连一个完整的电刑都没打出来。
    更何况对面还是个新人中单!
    FireRain有些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W向冰女身上踩过去,A不到你,我W过去再A你总行了吧?
    结果还没等他踩出去,冰女就像是可以未卜先知似的,不退反进,向前走了几步。他的魔影迷踪最终只踩在了红色方的远程兵身上。
    江禾没有善罢甘休,反手AQA打出电刑挂上点燃。
    结合远程兵的伤害,妖姬的血线瞬间只剩不到两百,镜花水月直接被打了出来。
    FireRain心头一紧,顾不上多A,赶紧W二段回到原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