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网游小说 > 和老婆一起打职业 > 第五十二章 青春瘸子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卡尔玛趁机加速往二塔跑,皇子没了EQ,想要闪现追击,却被锐雯EW晕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几十滴血的卡尔玛逃出生天。
    拳头他妈的硬了!
    杀掉了皇子的江禾似乎有些不满意,仿佛皇子只是不值钱的赠品,他顿了一下,竟然头也不回地就往想要接应皇子的烬跑了过去!
    下路双人组本来想着小赚一波,回城补给再出来岂不是美滋滋?结果现在看到江禾不肯放弃烬的人头,只好也跟着走了出去。
    Y4往烬的脚下丢了个恶灵箭雨。
    本来就瘸的烬变得更瘸了,还好婕拉在远处放了个E,才让残血的他走到了自家塔下。
    可江禾实在不当人,竟然卡着防御塔攻击的边缘停住,不动了!
    这简直就像是在家门口拉屎,人能忍?
    气不过的Bvoy脑子一热,直接回头开始A锐雯。
    第一枪,被锐雯E产生的护盾挡住,没掉血。
    第二枪,卡尔玛跑上来丢了个E,又没掉血。
    第三枪,卡尔玛的艾黎给锐雯上了一个护盾,还是没掉血。
    Bvoy上头了——他妈的第四枪暴击你总没护盾挡了吧?
    但还没等他第四枪打出去,不知道从哪射出来的一支暗箭直接穿死了残血的他。
    扭头一看,才发现维鲁斯已经在草里盯着他的人头好久了!
    “草尼玛!”
    Bvoy一锤砸在了桌子上,气得中文都标准了不少。
    “这锐雯是不是有病啊?”
    “没事没事兄弟,我起飞了,这把我带飞。”
    有人欢喜有人愁,姗姗来迟的Knight收掉残血的维鲁斯和卡尔玛,脸上露出了芜湖的笑容,嘴里含糊地安慰道。
    可惜没有宰掉锐雯,不然对面中路就彻底穿线了。
    锐雯这时已经穿过红色方防御塔,皇子刚复活往这边赶,剩下的半血婕拉也只敢远远地A,多半是拦不住她的。
    这样也好,锐雯残血就算逃了也只能回城,而他满血回线,又能推一波,完美!
    婕拉也是这么想的,锐雯发育再差他也不是对手,但自家AD被那样杀掉,他也觉得脸上无光,只能趁着锐雯逃跑的时候多A几下泄泄愤。
    却没想到江禾根本没有逃跑的打算,卡着视野EW晕住走位靠前的婕拉,又给他A死了。
    这是皇子才终于赶到现场,远远插下旗子,把为了杀婕拉又被塔打到的锐雯戳死在塔下。
    最终双方三换二,YM小赚。
    但Knight脸上的笑容缓缓消散了,队内语音也一片寂静。
    这几波亏吗?除了野区变成对面的,杰斯被男枪阿卡丽针对了几波发育不良之外,也没亏到哪去,更何况对面锐雯已经爆炸了。
    但是赚吗?好像也不赚,下路一直在被换,中立资源也拿不到,打来打去也不过拿了几个人头,反倒是锐雯无厘头的游走让他们产生了被牵着鼻子走的别扭感。
    EA这边气氛也很诡异,以往一直充当大C角色的中路突然开始犯病,让其他三个人有些难以接受。
    Y4更是以为自己在什么方面惹到了江禾,现在他正给自己脸色看呢!
    “江哥,江大哥,以后咱俩各论各的,我是你弟,你是我爹……爹,您别游了,我配吗?我不配啊!”他哭丧着脸说道。
    “说啥呢,我这可是有效游走,小雨,再去中路吃波线。”江禾呵呵一笑,刚复活又往下路赶。
    解说台上的米勒满脸便秘样,满腹经纶的他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说这场比赛了。
    只能喃喃自问道:“这锐雯……去下路几次了?”
    管泽元以为米勒是在问他,艰难地看了一眼比赛时间——八分五十秒。
    “六次还是七次?”他不确定地回答道。
    “中路已经压了四十刀,两级了。”米勒口干舌燥地说道,他到底在解说什么?全明星娱乐赛?主播水友赛?粉丝见面会?
    现在双方比分12-9,EA拿的12个头只有三个是上野的,其他全在中下身上。
    与之相对的,YM的九个头也全在下半区,其中打野两个,中单四个,辅助三个,至于AD?
    0-5-4!
    “哈……哈哈。”管泽元尴尬地笑了笑:“没事,打野不也压了四十刀两级嘛……”
    只见空无一人的中路上,红色方小兵刚走进蓝色方防御塔的攻击范围,旁边的草丛就窜出了个叼着雪茄扛着猎枪的黑帮,QAA一套不过三秒,一整波兵就进了他的口袋。
    导播突然又把时间转到下路,经过一波对拼,双方都在塔下回城。
    锐雯却从红色方草丛第三段Q跳过墙壁。
    这一瞬间,两位解说都觉得自己要替烬心肌梗塞了,米勒痛苦地说道。
    “他又来了……”
    只见锐雯无视血量更差的婕拉,直接闪现点燃留住回城中的烬,秒接EWA。
    烬又死了。
    直到第十三分钟,锐雯才终于回到了她阔别近十分钟的中路,补了他的第四波兵。
    那一瞬间,无论是对手、队友,还是解说、观众,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卡特已经快90刀了,锐雯才24刀,他要是再不回来,中路的防御塔都要不认识他了。
    十三分五十秒,男枪在野区遭遇做眼的婕拉,两枪接个贴墙Q直接秒杀。
    与此同时,江禾这个B在中路安分了不到一分钟,竟然又出现在了下路!
    只见他像个痴汉一样,以极为流畅的卡后摇操作贴到烬的身上,WAQA接R融化了满血的ADC。
    “草拟吗的???(狗崽子)!!!!”
    看着屏幕再一次陷入灰暗,战绩变成0-7,Bvoy彻底崩溃了,他现在看到拿着大萝卜的兔女郎就头皮发麻。
    对面这锐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为什么这么针对他?!
    Knight赶到现场,操作相当华丽地收掉中下三人,心中却没有半分高兴。
    因为与此同时,上路被推掉一塔,杰斯也被阿卡丽秒杀。
    看着屏幕上永远拉不回来的经济差,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把太多的目光集中在对面锐雯身上了,十几分钟除了下路哪都没去。
    可他们是上中野阵容,最初的目的是要针对对面男枪和阿卡丽的发育啊!
    十六分钟,十级的皇子尝试偷龙,却被十三级两件套的男枪三枪接个大连人带龙一起融化,即便是八个人头在身的Knight也沉默了。
    他现在才十级,在男枪面前根本转不起来。
    而且别忘了,上路有个对位领先两级的怪物还没出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