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角色扮演 > 设定一百四十二
    设定一百四十二HappySweetheart’sDay(十三)
    “谢谢你给我的‘scalewing’,它帮了我大忙。”
    单子魏坐在整个人都要陷进去的绵软椅子上,向餐桌对面的host诚恳道谢。
    乐园是当之无愧的情侣天堂,涵盖了一切可以为情侣提供服务的免费设施,单子魏寻了一间供人休息的咖啡馆作为谈话地点。这间咖啡馆也将本轮棋盘的主题发挥的淋漓尽致,一张桌子仅配两把椅子,法式琉璃的工艺品将它们隔成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情侣们在小隔间里窃窃蜜语,优美的琴音和醇厚的咖啡香交织,共同构建出一个让人熏熏然的浪漫屋。
    正讨论着0和1的两名青年如混入蜜里的水一般格格不入,单子魏刚开始还因为鬼屋的遭遇有些不自然,渐渐的,那点拘束在他擅长的编程话题中化得一干二净。
    “我能问一下吗,那个程序为什么要叫‘scalewing(蝴蝶)’?”
    host抬起了眼睫,在那一瞬间,单子魏仿佛看到了纤长的蝶翼展开,在黑色中扇起了卷席一切的狂烈风暴。
    “它是初始条件。”
    “初始条件?”单子魏下意识问道,“什么的初始条件?”
    黑发青年的视线像是一把将要打开潘多拉之盒的钥匙,他沉静地看向餐桌中央。那里叠着边缘镂空的白色餐纸,每张餐纸中央纹着“角色扮演”双面脸的logo。
    单子魏顿时感觉心领神会,那个初始条件大约涉及到了他们从“角色扮演”监听到的精神逻辑技术,在这里讲出来简直就是向“角色扮演”这个被偷数据的苦主大喊来抓我。
    于是单子魏直接略过了刚刚的疑问,他将自己做的“home”程序告诉了host——当然,也隐去了其中和精神逻辑技术相关的部分。即使单子魏讲得十分跳跃,host也完全能跟得上他的思路,甚至在他困扰的地方给出了建议。
    “……这里调用逼近函数?”单子魏想了想,豁然开朗,“对呀!它可以解决数据的精度问题!”
    白发青年既兴奋又敬佩地看向黑发青年,只是寥寥数语,就能感觉到对方的计算机水平需要他去仰望。单子魏一时间有些惭愧,尤其是想到自己当初对“host”这个名字的吐槽——它根本不是自恋意义的“主人”,而是IT意义中的“主机”、“网络服务器”,非常契合这位IT大神。
    ……host……主机……
    一点灵感如流星在脑际划过,单子魏在失衡的心跳中刚要抓住它的尾巴,就被黑发青年的动作拉走了注意力。
    host在餐纸上写下了一串数字,然后将它推了过来。单子魏看着那串明显是通讯号的数字,脑子连同舌头一同磕巴了:“这、这……”
    “有问题,联系我。”host沉甸甸的目光落在单子魏身上,如同一个锚点。“我等你的home。”
    最后的尾音在空气里晕开,单子魏下意识地咽下唾液,或许是咖啡香过于浓郁的缘故,他尝到了香甜与苦涩。
    “好……好的,完成home后,我马上发一份给你!”
    单子魏连忙礼尚往来地在另一张餐纸写下自己的通讯号,一时间竟有点受宠若惊。他原本就打算厚着脸皮向host讨要游戏外的联系方式,没想到对方这么看好home,直接给了最为私人的通讯号码。有这样一位大佬支援,相信home的完工指日可待。
    两人分别收下了对方的通讯号,雪白的餐纸在黑发青年的指尖对折,像是一只起飞的蝴蝶。
    交换了通讯号,单子魏感觉自己和host的关系更加亲近了一些,这给他接下来的讨教增加了不少信心。
    “其实……我有一些和home无关的问题也想向你请教。”单子魏有些磕巴地道,“我最近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去、去一些电脑上收集资料,我可以向你学习‘那方面’的技术吗——”
    “可以。”
    单子魏还没来得及表示他会为此付出报酬,就听到对面的大神漫不经心地答应了,随便得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答应教单子魏的是违法的黑客技术。
    单子魏不由再次强调:“我是说类似于‘scalewing’那样的——”
    “全世界的计算机,”host平静道,“都是你的后花园。”
    单子魏被震住了,他瞠目结舌地看着host用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骇人的话——对方明白他想学黑客技术,并认为他有能力入侵世界上任意一台电脑。
    单子魏手心里冒出了汗,那句话太过狂妄了,即使不是他说的,也让作为主语的他感受到一种自不量力的羞怯,他下意识地驳了一句:“——包括中央电脑?”
    黑发青年淡然得没有丝毫波澜的眼睛沁出一点情绪,转瞬即逝,但确实存在。
    “你可以试试。”
    单子魏的心脏重重一跳,他暗暗责怪咖啡馆过于暧昧绻缱的氛围,连好友间的玩笑都像是带着不清不楚的宠溺。
    听到他可以入侵中央电脑,单子魏确定host是在和他开玩笑了——那可是统筹了整个地球管理体系的中央电脑,先不说他是一个来自21世纪、还在适应新时代的老古董,哪怕他有能力拉上整个黑耀州的电脑做肉鸡(注1),对上盖亚也是蚍蜉撼树。
    “下次一定。”单子魏也开玩笑地应道。
    ——他万万没想到,这句玩笑竟会在未来一语成谶。
    轻松愉悦的氛围充斥着两人所在的小隔间,拜师成功的单子魏如释重负:host已经答应教他黑帽相关的技术,等他从李枫工作室找到赵庆泄露商业机密的证据,他就可以把这个内奸从晓夜工作室清出去,他们的队伍会少一个核心成员……
    真可惜啊……单子魏将视线从对面的人形自走攻略身上挪开,这位大佬虽然热衷给他制造黑历史,但作为伙伴是真的可靠和给力,“鬼屋逃生”那样隔绝的情况下都能想办法给他传递关键信息,从而达成完美通关。尽管单子魏很想邀请host加入参赛队伍,但一来他不确定究竟能不能抓住赵庆的马脚,二来他不是晓夜工作室的负责人,纵使将内奸赶走,他也没有拉人进工作室的权利。
    如果叶夜回来就好了,单子魏再一次遗憾地想。
    转移的视线碰到了墙上的布谷钟,单子魏看到上面精巧的指针指向了11点20。
    ——还有30分钟,新一轮游乐设施就要开放了。
    和现实有关的正事已经谈完,接下来该轮到游戏了。想到自己的不良企图,某只花痴病再一次如坐针毡,他干咳一声:“你去过乐园的商店吗?”
    黑发青年注视在饵边徘徊的白发青年,“奖品不错。”
    “我也觉得!”单子魏精神一振,host的认同给了他说下去的勇气,“兑换奖品需要玫瑰,我听说玫瑰需要恋爱行为获得,不如我们……不如我们……”
    白发青年紧张地游弋着视线,浅浅润泽的睫毛微微颤抖,让人心中丝丝发痒。他下意识深吸一口气,才将那句令花痴病跃跃欲试的请求提出来。
    “……在这轮棋盘假扮情侣,谈一下恋爱?”
    背景的琴音恰在此时奏完,咖啡馆突兀地陷入时间冻结般的宁静。单子魏的呼吸一窒,他感觉自己的请求在这片寂静中无限放大,大到整个世界都在倾听。那些音节字词仿佛打破了一种无形的界限,“世界”在他对面浮现出一丝非常淡的微笑。
    “好。”
    host站了起来,他在单子魏发愣的目光中叫来了奏乐的工作人员,从对方手中要过小提琴。他将那形状优美的弦乐器架于下颚与锁骨之间,右手握弓,还没开始演奏,过于俊美的外貌就已经吸引了众多目光。
    黑发青年垂下眸光,睫毛帖服地密密覆盖,他优雅地拉响了第一个音符,整个人是一幅最唯美的画。
    “——??——”
    小提琴悠扬的乐音,开始在咖啡馆中流淌。
    一名正在享用甜点的女玩家猛地抬头,她抓住自己的男友兴奋道:“《无独有偶》!是表白神曲《无独有偶》!”
    作为感情流派的代表曲之一,《无独有偶》一面世就引发了普罗大众热烈的追捧,演奏它不需要高超的技法,但必须投入常人难以企及的充沛感情——一个人演奏时投入的感情越多,这首曲子越动人好听。在一人分享了用《无独有偶》追到对象的视频后,无数人争相模仿,这首曲子渐渐有了“表白神曲”的称号。
    “真好听!”女玩家惊叹道,她站起来好奇地探头去瞧,“是谁在演奏?他一定很喜欢——”
    女玩家的声音戛然而止,她呆呆望着那位让世界黯然失色、仿佛从幻想中走出来的黑发青年。那人面容俊逸,身材匀称修长,运弓的姿势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美妙的琴声从他指下流泻而出,青年偶尔抬起眼睫,细碎如星辰的目光却只含着一人——无论琴声还是眼神都昭示了,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眼前的白发青年能被他认真对待。
    在场的女性都兴起了同样的羡慕和嫉妒,她们的男友则是有些泛酸和庆幸。虽然具有不同的心思,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片黑与白上,无一例外听入了迷。
    舒缓的前奏后,层层递进的曲调似轻风在湖面吹起连绵涟漪,所有知道《无独有偶》的人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因为接下来马上就是这首曲子被称为神曲的高能部分。
    “??——”
    在一个婉转直下的高音后,黑发青年用揉弦奏出了如夜雨骤降的磅礴旋律。他微微侧头,发丝如夜色垂落,雪白的手在琴弦上蝴蝶般翩舞。一段又一段激昂的转调攥紧了在场人的心脏,每一个起伏的音符都饱含深不见底的情愫,如海潮吞没了所有人的灵魂。
    女玩家像是过了电般全身发麻——那人拉的仿佛不是小提琴,而是他们的心弦,她的每一根神经都浸泡在琴声中望不到边际的深情里。和此刻直击灵魂的旋律一比,她过去听到的《无独有偶》何其单薄,那些只投入好感和喜好的演奏,全部加起来也不及黑发青年的万一。
    那是倾尽一切的占有与奉献,无论爱情、友情、亲情……这世间所有代表关系的感情,他都可以呈献给眼前的这个人。
    无独有偶、无独有偶……女玩家战栗地想,这才是真正的“无独有偶”。
    它是最纯粹的承诺,是最长情的告白。
    ——有了我,你不再孤独。
    位于这场旋涡中心的单子魏早已忘却了呼吸,他沐浴在host深邃的目光和琴音中,像是一捧被人接住的雪,温暖地融化。他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和意义,但他能感觉到它在温柔地填补“单子魏”这个人最无望的空缺。在那星空般浩瀚的旋律中,他想到了他们刚刚聊的编程,那个由“0”与“1”构成的世界——一个代表“无”的0,一个代表“独”的1,如此虚无孤独的两个数字,当它们凑在一起的时候,却可以组成整个世界。
    咚咚——
    白发青年的心跳和黑发青年的心跳,在旋律的调和下重叠在一起。他们是“真”与“假”,他们是“是”与“非”,他们是“无”与“独”,他们……
    应该在一起。
    “——??”
    最后的长颤音在咖啡香里弥散,黑发青年睫毛轻簌,慢慢放下了小提琴。
    咖啡馆里一片死寂,每个人都像是中了石化魔法,望着host和单子魏久久无法回神。
    “咕咕——咕咕——”
    半点报时的布谷鸟发出悦耳的鸣叫,打破了黑发青年带来的魔咒。咖啡馆猛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那曲《无独有偶》深深打动了所有人,无论男女都激动得满脸通红,他们像是一群聆听了神谕的狂信徒疯狂呐喊。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在众人情绪高涨的呼唤中,单子魏如梦方醒地扫视四周,大脑仍像是泡在琴声酿就的酒精里,晕乎乎醉醺醺的,难以进行有效的思考,他最后只能无措地对上host的眼睛。
    黑发青年向不知所措的白发青年伸出了手心,看到他的举动,周围人本能地压低了声音,但仍在祷告般的窃窃呓语。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host递来的手像是一条通往救赎的路,在众人浪潮般的低语下,在小提琴曲温柔的余韵下,当单子魏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将手放了上去。
    世界笑了。
    他俯下身子,低头吻上了恋人的指尖。
    一股强烈的酥麻从指尖一路炸到心脏上,单子魏在剧烈的反应中瞪大眼睛。他瞪看着指尖青丝垂落的英俊青年,神魂颠倒的大脑荒谬地浮现出一句话。
    只想被你操控,在你指尖跳舞。
    ——他是属于你的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