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二十四章 探病舒阳 拜见马源
    “夫人消消气。”
    王嬷嬷赶紧上前轻抚马氏的胸口,心里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四小姐是心底太善良了!”
    “善良有什么好,到时去了婆家,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夫人不必担心,四小姐年末就嫁给涛少爷了。在马府,小姐只有被疼得份儿,哪还有人会欺负她!而且涛少爷,奴婢看着也是个很善良的人,一定会对小姐好的。”
    王嬷嬷语重心长的接着劝道,“夫人应该高兴才是,四小姐这样真诚待人,将来一定会得到长辈怜惜、还有夫君的疼爱!”
    马氏细想想,觉得王嬷嬷说的也在理,腌臜事她做就好,就让月儿保持着纯真、善良的心,开开心心地过好她的日子!
    在去将军府的马车上,舒月一直闷闷不乐,舒婉先头还同她说了几句话,她也只是敷衍着。
    舒婉心中虽疑惑却没有问原因,等舒月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她。
    一旁的琳芷和白兰也很知趣,无声的待在角落。
    良久,舒月才发现车厢内的气氛,有些歉然的看着舒婉,“七妹妹,对不起,我的情绪影响到你了。”
    “没有,没有。”舒婉急忙摆手,然后试探道,“四姐姐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哪有的事!在尚书府,谁敢欺负我?只是,”舒月一顿,眸色黯然,语气怏怏,“只是出府之前,在玉清院跟母亲起了点争执。”
    舒婉心中一凝,“可是为了我的事?”
    “嗯。”舒月伸手握住舒婉,神色认真,眸色坚定,“七妹妹尽管放心,我一定会让母亲和大姐姐打消让你进大皇子府的念头。”
    舒婉很是感激舒月为她做的一切。
    “谢谢四姐姐,只是这件事,还是我自己来想办法就好,我不想影响姐姐跟母亲的感情。”
    “你能有什么办法!”舒月咬咬牙,“实在不行,我就去找父亲。”
    不到不得已,其实她不想父亲知道,母亲跟父亲的感情本就不太好,如果再因为这件事产生隔阂,那......
    “千万不要告诉父亲,父亲知道了,姨娘也会知道,我不想姨娘操心。”
    舒月的为难舒婉看在眼里,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妹妹,她明白舒月的尴尬处境。
    昨日听无名说,皇上去了大皇子府,如果皇上介入了此事,或许就有了转机。
    “四姐姐,说不定母亲和大姐姐现在已经放弃了!”
    舒月讶异,“七妹妹为何如此说?”
    “我也是猜测,等事情真的解决了,我再详细告诉姐姐知道。”
    舒婉暂时还不想说出皇上的事,因为连她自己都没弄清楚,皇上为何会如此关心她,还派暗卫保护她!
    “好。”
    只要七妹妹能解决此事,怎么样都好,这样她也不用跟母亲吵闹,毕竟那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让母亲伤心,她心里也很难过。
    一时间,车厢内的气氛没有了方才的压抑,两人又开始说说笑笑起来。
    小半个时辰,马车就到了将军府。
    镇南将军府的大门虽没有宗室王府的奢华霸气,但也是威严无比。
    刚下马车,表哥马涛就迎了上来。
    “表哥!你怎么出来了?”
    舒月惊讶,表哥何时这么热情好客了!
    马涛有些许脸红,讪讪道,“反正呆着没事,就出来接你们。”
    马涛的窘迫自然逃不过舒婉的眼睛,她心领神会。
    “哦~”舒婉故意拉长声调,促狭道,“我看,是表哥急着见某人吧!听说某某两人年末就要成亲了耶!”
    舒月先是一愣,下一瞬面色一红,对着舒婉就是一个爆栗。
    “臭丫头,连姐姐都敢作弄!”
    马涛虽然在笑,不过眸底划过一抹黯然。
    挨了一记的舒婉,赶紧躲在马涛身后,伸出半个脑袋,求饶道,“姐姐,我错了,下次不干了!”
    “表哥,你看看,她这是知错的表情吗?”舒月嗔怪道。
    马涛拧过头去看着舒婉,舒婉眨巴着凤眼仰望着他,眸内熠光闪闪。
    “我想——”
    马涛故意一顿,果然见舒婉凤眸瞪了过来,随即唇角微扬。
    “我想婉表妹知错了!”
    舒婉嘿嘿一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儿。
    “表哥肯定是小时候被七妹妹打怕了,才帮着她说话吧!”舒月戏谑道。
    舒婉一听,尴尬地“哈哈”两声。
    马涛愣怔一瞬,抿嘴轻笑起来。
    “两位表妹先随我进府吧,估摸表弟都等急了。”
    舒月这才意识到她们现在还在府门前,想起先前两人在府门前打闹,这哪像大家闺秀干的事,不禁有些脸红。
    “那我们赶紧进去吧!”
    舒婉却毫不在意这些,拉着舒月的手,走在前面。
    马涛在后面摇头轻笑,小时候就觉得婉表妹与众不同,其她千金小姐被他欺负时,不是哭闹就是求饶。只有她,不但不会求饶,还会拿着棍子恶狠狠的揍回来,那股狠劲他至今都记忆犹新。
    由于是舒月的外祖父家,自然也没有太多避讳,马涛直接带着两人去了松涛苑,那是表哥的院子,哥哥舒阳也在那里养伤。
    到了舒阳住的客房,白兰和琳芷被留在了门外。
    见到舒阳的那一刻,舒婉不由得眼眶泛红。
    她扑到舒阳的膝盖上,哽咽道,“大哥哥,你好些了吗?怎么不躺在床上休息?还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舒阳面色虽然没有平日里那么健康红润,但还是比受伤那日好了许多。
    他拍拍舒婉的手,安慰道,“七妹妹不用太担心,哥哥已经好的差不多,估计再过个几日就能完全恢复了。”
    “怎会好得这般快!”一旁的舒月惊讶,“不是至少要一个月吗?”
    舒婉也狐疑的望着他。
    “本来是这样的。”一旁的马涛解释道,“出事的第二日,靖王府的冷公子亲自送来了治疗内伤的上好药材,这几日表弟服用了后,再配合我的内功治疗,确实见效很快。”
    “真是太好了!”舒月神情激动。
    舒婉听了,也兴奋不已,“那哥哥这几日一定要好好养伤,一定要养的和以前一样好。”
    “好。”舒阳宠溺道,“快起来坐着,这样蹲着很累!”
    “哦。”
    舒婉起身,发现腿确实有些麻了,舒月赶紧上前扶着她坐下。
    “等哥哥好了以后,我们又可以出去骑马,然后叉鱼来吃,那天的烤鱼真的很香!”舒月说着吞咽一口,转头看向马涛,“表哥叉鱼怎么这般厉害?”
    “我很小就被外公带着去了军营,没事就跟那些士兵去河里叉鱼来吃,叉多了自然就熟练了!”
    马涛回忆着过往,好像很怀念那段日子。
    “表哥不是十一岁就回京城了吗?”
    “就是十一岁以前的事。”马涛笑道,“回来后就被小不点打了!”
    “那是你技不如人,连个七岁的小女娃都打不过。”舒月调侃道,“要是那时父亲也送七妹妹去学武,说不定你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呢!”
    “对对对!”舒婉也跟着起哄道,“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父亲怎么就不送我去学武呢!”
    见舒婉一脸惋惜的样子,舒阳轻笑出声,“你们两个还真是不知羞,表哥现在的武功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马涛淡定的坐在那里,浅笑不语。
    舒阳侧眸看向舒月,接着道,“外祖父现在可能已经回府了,四妹妹带着七妹妹去拜见一下。”
    “好。”舒月应了。
    马涛起身,“我带你们去吧,顺便带你们逛逛将军府,七妹妹可是第一次来这里。”
    “那哥哥先休息一会儿,等见了外祖父我们再过来。”
    舒婉其实不想去见那个马将军,一想到他是害轩辕玦外租家的帮凶,心里就很愤怒。但她知道,作为一个晚辈,来到别人府上不去见长辈这样不合礼数,而且这个马将军也算是她的外祖父。
    舒阳轻点头,“嗯,去吧!”
    松涛苑在外院,离正厅很近,穿过一条长廊,拐了两道弯就到了。
    听见小厮通传,她们依次进入正厅。
    跟着舒月行了礼,舒婉才抬头望去,只见一个五十四五岁、精神奕奕的老者坐在上座。
    老者此时看着自己,一脸的震惊。
    下一瞬,猛地从椅子上立起,高大威猛的身影上前两步,一双望着舒婉的鹰眼熠熠生辉。
    “你是,你是......”马源声音竟有些许颤抖。
    舒婉先有些懵,不过很快回过神,“我是舒尚书的庶出七女儿,名叫舒婉。”心下疑惑,马将军为何如此表情,就跟皇上第一次见她时一样,难道马将军也认识皇上放在心尖上的女子?
    见祖父如此,马涛,舒月皆是一愣。
    “舒婉!原来不是......”马源呢喃道。
    “祖父!”
    马涛看马源神色有些失常,立即上前扶着马源的胳膊。
    “我没事!”
    马源挥手挣脱,转身坐回椅上,毕竟是久经沙场的将军,很快平复好心态。
    “你们都坐下吧。”
    舒月拉着舒婉到一边坐下,马涛坐到了另一边。
    马源端起茶盅喝了一口后,目光扫向舒婉,语气温和,“方才是老夫失礼了,还望七丫头不要见怪。”
    “没有,舒婉没有怪外祖父。”舒婉连忙起身应道。
    “坐吧,不必拘礼,既然叫老夫一声外祖父,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府上,随意就好。”
    “是,外祖父。”舒婉坐下。
    看马源的外表,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不像是会干诬陷人的勾当,可琳芷说的相当肯定,她心里也是相信琳芷的,可是......
    再次偷瞄了一眼马源,舒婉叹息,如果陷害萧家的事他真参与了,这就只能说明“人不可貌相”!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