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四十三章 二皇子府里 父子俩相认
    </>  洛天靠在车厢上,慢条斯理地扯开衣带。
    舒婉疑惑,“干嘛去那里?”
    “自然有去那里的理由。”
    他把脱掉的外袍一甩,扔到了角落,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套绛紫色衣袍换上,嘴里嘀咕道,“还是这样穿着自在。”
    舒婉瞥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心里想的是,洛天为何要带她去二皇子府,难道皇上同意轩辕昱娶她了?
    马车慢悠悠地行驶着,她撩起帘子望向窗外,此刻正午时,街边的酒楼餐馆都坐满了人。
    摸摸肚皮,好像有点饿了,扭头看向洛天,提议道,“我们要不用了午膳,再去二皇子府?”
    “二皇子府离这里不远,去到那里再用吧。”洛天挑眉看向她,“他府上的厨子可比酒楼做的好吃的多,特别是鱼。”
    “哦?”舒婉顿时来了兴致,“有清蒸鲈鱼吗?”
    “想吃清蒸鲈鱼?”洛天调侃道。
    “有点!”
    “我不敢保证有没有!”
    “没有清蒸鲈鱼,那应该有其它鱼吧!”
    “或许!”
    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到了二皇子府,路程确实不远。
    着男装的舒婉被洛天畅通无阻的带了进去。
    “你好像对这里很熟悉!”
    一路上,舒婉都看见有小厮对洛天行礼,不过更奇怪的是,竟然没看到一个丫鬟。
    洛天同舒婉并肩行走着,“还算熟悉。”
    舒婉瘪嘴,这哪是还算熟悉,明明就是很熟悉。
    “你还算熟悉的人,除了轩辕玦和轩辕昱,还有谁?”舒婉调侃道。
    “秦王世子轩辕逸,”洛天一顿,勾唇,“跟我也还算熟悉
    !”
    舒婉啧啧两声,心想,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认识的人个个身份不低!京城可没有他这一号人物,难道是他国的贵族?
    “我是北蒙人,”洛天并没有想要继续瞒着她,“我是北蒙皇室中人,现今的北蒙皇上是我大哥。”
    舒婉小嘴微张,难以置信道,“北......北蒙皇上的弟弟?”
    “怎么这副表情?”洛天轻敲她的额头,嗤笑道,“不信我?还是觉得我不像?”
    “没有不信你。”舒婉忙不迭否认,“其实我早就看出你身份不简单。只是有些好奇,你身份如此尊贵,为何会听从他的安排,还男扮女装到我身边来?”
    “这个嘛......”洛天面色微红,支支吾吾道,“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以后再告诉你。”
    “好吧!”舒婉见他一副不自在的样子,心里顿时明了,恐怕这件事对他来说很糗!
    “北蒙漂亮吗?”
    舒婉眼神有些向往,穿越过来后,她连京城都没有走全,更别说外面呢!
    “当然,青山绿水,是一个很美地方,跟仓祈只相隔一座飘渺山。”洛天看着她,眸光突然变得幽深,“如果,你以后不想留在仓祈了,可以来北蒙找我。”
    “她不会去北蒙!”
    舒婉正想说好,一道闲淡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她转过身去,轩辕昱已经立在了她身后不远处。
    “何以见得?”洛天抱臂笑看着他,“有些事可能也说不定哦!”
    有些事确实说不定,舒婉后来的确去了北蒙!
    轩辕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可能!”
    舒婉吐槽,她要去不去,关他俩什么事,他们凭什么帮她做决定!
    “你说呢?”洛天目光转向舒婉,眼中流露出不明情绪,“你以后会去北蒙吗?”
    “以后有机会,我......”舒婉忽然想到什么一下顿住,立马改口道,“我会让轩辕玦带我去的。”
    洛天瞳仁缩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啊,我随时欢迎你~和他。”话落斜瞄了轩辕昱一眼。
    轩辕昱扬眉。
    这时,舒婉肚子不合时宜咕噜了一声,小手摸着肚皮讪讪道,“我最近饿的比较快!”
    “饭菜已经备好!”轩辕昱闲淡的语气带着一丝宠溺,“我们过去吧!”
    尘湮阁,舒婉一进屋就闻到淡淡的墨竹香。
    “你也喜欢这个味道?”舒婉呢喃道,本以为今日会见到他。
    “嗯!”
    轩辕昱淡淡应了一声,并吩咐门外的小厮上饭菜
    。
    片刻,桌上就摆满了,一共十来碟菜,没有清蒸鲈鱼,倒有一大碟红烧鲫鱼......三人围桌而坐。
    舒婉闻着红烧鲫鱼的香味,方才的惆怅一消而散,拿起木筷,急不可待的就开动起来。
    洛天也是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只有轩辕昱动作优雅地夹起一小条鱼,然后慢条斯理地剔着鱼刺。
    虽然动作慢,可比舒婉剔地快多了。
    舒婉望了他一眼,瘪嘴:鱼就一盘,知道她是孕妇,还跟她抢。
    还是洛天好,吃的都是其它菜......
    还未吐槽完,眼前就多了一个碗,正是轩辕昱剔好的鱼肉。
    舒婉大囧,结巴道,“还是你...你吃吧,我自己弄就...就好。”说着就要把碗推回去。
    轩辕昱瞥她一眼,淡淡道,“吃吧,我不喜欢吃鱼。”
    舒婉手一僵,羞赧地放下,默默地吃了起来。
    洛天鄙夷地瞥了轩辕昱一眼,放下碗筷,“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话落站起身,“我找个客房睡一觉,你们不要打扰我。”
    舒婉本想留住他,可还未开口,他的人影就不见了。
    “放心吧,他已经吃饱了!”轩辕昱剔着鱼刺的手没有停。
    舒婉扫了一眼桌上,发现除了鱼以外,所有的菜都去了大半,笑道,“他确实吃饱了!”
    碗里的鱼刚吃完,又有一碗放在了眼前,舒婉也不再矫情,尽情享受着鱼的美味。
    午膳后,舒婉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感觉有些困。
    “你进去休息一下吧!”轩辕昱说完,起身朝外走去。
    “我还是......”
    舒婉想回去休息,不是在自己府上,她有些不自在,可是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进去睡。”轩辕昱停下脚步转过身,眸子盯着她,“以后你要适应!”
    舒婉愣住,直到轩辕昱离开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皇上同意了?
    西厢房,洛天放下茶盅,眼眸微抬瞥向窗外。
    一道黑影咻地飘了过去,他摇头叹息,“决定的事一再的改变,以前那般冷静睿智的人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忽然,黑影闪到他的面前,淡淡道,“谁幼稚了?”
    洛天先是一惊,而后感慨道,“武功又精进不少啊!看来我要打过你很难啰!”
    黑影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他,瞬间又消失了
    。
    洛天瘪嘴,变来变去,也不嫌累!
    可能是地方陌生的缘故,舒婉睡的有些心神不宁,不一会儿就醒了。
    穿上鞋出了屋子,屋外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站在廊檐下,见左边的屋门大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间书房,布置得很是淡雅,而这里的墨竹香味似乎更浓郁了一些。
    打量了一番,脚步朝书案前行去。
    书案上放着一副美人图,低头细看,赫然是自己。
    手指拿起卷轴举至眼前,疑惑道,“二皇子这里怎会有我的画像?”
    “是我画的!”
    熟悉的嗓音传来,舒婉身子猛地一震不敢转身,有三个月未见,她害怕自己只是幻听了。
    男人的气息越来越近,她的身子抖得也越来越厉害,蓦然,一双大掌从后面抱住了她,舒婉闭了闭眼,眼泪从眼角滑了出来,哽咽道,“是你吗?”
    “是我!”声音一贯的低沉。
    轩辕玦把她的身子缓缓扳转,看着泪眼蒙蒙的凤眸里满是浓浓的思恋与喜悦,心尖一颤,伸手将她搂进怀里,低头,唇瓣沾上她眼角的泪,低哑道,“小丫头很想我?”
    “嗯,很想很想......”舒婉呜咽道。
    临安街。
    归云阁东面的不远处,有一处府邸,门匾上写着“杜府”二字。
    此时,一辆马车在府门前停下。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赶紧上前掀开帘子,毕恭毕敬地把车厢里的人迎了下来。
    下来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青袍男子。
    男子在府门前驻足望了一眼,眼底一抹精光划过。
    “柳公子请!”管家躬身,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青袍男子点了点头,抬步跨进大门。
    一炷香的功夫,柳澈被带到前院正厅坐下。
    管家沏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恭敬道,“柳公子稍坐片刻,老奴这就去通知老爷。”话落就退了出去。
    柳澈端起茶杯轻呷一口,抬眸四处打量。
    当看到上座后方的一幅画时,柳澈猛地起身,面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是不是很熟悉?”一道略显沧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柳澈神色微变,转身看向来人,以他的武功修为竟然不知此人何时进入!
    对面的男子五十来岁,面目极其普通,此时站在那里,眼里带着几许的思恋与感伤
    。
    柳澈抿唇,他确信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你是何人?为何会有这副画?”柳澈沉声问道。
    这副画是先皇的御墨,正是当年宁王府拥有。当时他年岁虽小,但是清楚的记得宁王府未抄之前,这副画就挂在宁王府的正堂。
    这副画,据说是父王在自己未出生前,在一次战役中凯旋而归时,先帝御笔所画,并赐给了父王。
    而画上的山水正是父王在那次战役中所收复的豫洲城。
    杜云祥缓缓走近,站在青袍男子面前,声音微颤道,“澈儿,我是你父王!”
    柳澈心头一震,双手不由得紧握,不过转瞬又松开,“父王?不知你这是何意?”
    柳澈表情淡淡,面上没有丝毫变化,可内心却是惊涛骇浪。
    今早起身后,他在书案上看到一封密信,信里约他来此,说有急事要商,署名是柳蓉。虽然他怀疑过,但字迹确实是妹妹的。一想到婉儿很有可能把他的事告诉了她的娘亲,他就决定来一趟。
    当到了杜府门前,他就知道了那封信定不是妹妹所写。
    可既然来到了这里,他决定进府一探究竟,何况暗处还有紫衣跟着。
    杜天祥先是一怔,继而开怀大笑几声,点头赞赏道,“宠辱不惊!不愧是我的儿子!”
    笑罢,鹰隼般的眸子紧盯着他,“你不是已经认出了这幅画吗!”
    柳澈转眸,再次掠向墙上的山水画,声音平淡,“想必你是误会了,我曾经在豫洲城住过一阵子,今日见到画上熟悉的景致,心中不免激动了些而已!”
    “小心谨慎是好事!”对于柳澈的再次否认,杜天祥不置可否,“但是,我确实是你的父王,三十年前的宁王——轩辕天祥!”
    话落,往脸上一抹,瞬间变成了另一副面孔。
    柳澈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眸色暗沉,“看来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随即嗤笑一声,“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要以为带着一张人皮面具就可以骗到我!”
    “你说什么?”杜天祥一窒,语气明显不悦,“我现在可没有带什么面具!说吧,你要怎样才可信我?”
    “你又有什么可以让我信服?”柳澈冷声反问道。
    轩辕天祥眉头皱了皱,须臾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这是我当年送给你母妃的定情信物,你该认得吧!”
    柳澈一看,先前的防备有些许松动,“你...你怎么会有这个?”他嗓音激颤,并伸手接过轩辕天祥手里的玉佩。
    “是我对不起你母妃。”轩辕天祥轻叹,“如果宫变那日我告诉她真相,她就不会以为我死了而选择了自缢,你也不会被我送走!”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