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四十四 耳鬓厮磨 柳澈震惊
    </>  二皇子府,尘湮阁。
    舒婉窝在轩辕玦的怀里,手指挍着他的发丝把玩着,或许力道未能掌握好,某人的脸色变了几变。
    须臾,某人忍无可忍,大手握住她作乱的小手,举至唇边用牙咬了咬。
    “好痒!”舒婉嗔道。
    轩辕玦低笑一声,不再逗弄。
    “有了孩子后,婉儿身子可有不适?”
    “还好吧。”舒婉声音软溺,像一只慵懒的猫儿,“就是最近老是犯困,还喜欢吃酸甜的食物,还有就是饿的很快!”
    轩辕玦勾唇,“看来我们的小家伙很会折腾人!”
    “我也觉得。”
    突然凤眸一转,仰头望着他。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轩辕玦低头,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亲,嗓音迷人,“无论男女,只要是婉儿生的,我都喜欢!”
    “哦!”舒婉心里溢出丝丝甜意,这恐怕是最美的情话吧!也庆幸他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不然,她会感觉压力很大。
    停顿一瞬,她突然想到一件事,皱眉问道,“你上次不是说,蝶郡主恨我或许有其它原因,到底是什么?”
    轩辕玦眸色一沉,“她可是又不安分?”
    “那倒没有,只是在中秋宴上,我们两人争辩了几句,但我感觉到了她对我的恨,而且恨意还很深,我都不知道她的恨从何而来!”
    轩辕玦眼里闪过冷意,沉声道,“因为轩辕逸
    !”
    舒婉错愕,抬头对上他的眼,“为什么?”
    “轩辕蝶以为阿逸对你有心?”
    “原来如此!”舒婉勃然大怒,“她还真是不可理喻!先不说轩辕逸对我有没有心,难道就因为她喜欢轩辕逸,只要是轩辕逸喜欢的人她都要恨吗?如果轩辕逸不停的喜欢人,那她岂不是要永无止境地恨下去!”
    舒婉越说越恼火,仿佛是压抑了很久,不吐不快,“她应该在轩辕逸身上多花点儿心思,想办法让他喜欢上她才对,而不是从旁胡乱找原因,牵连无辜!况且,我也没有觉得轩辕逸喜欢自己!”
    轩辕玦轻抚她的背脊,眼底神色莫测。
    “有洛天在,轩辕蝶不足为惧!”
    “哦。”知道轩辕蝶现在没那么容易能伤到她,只是被人无端端的恨,心里憋屈而已。
    沉寂片刻,舒婉怒气稍稍平复,抿了抿唇,“你还要走吗?”话出,心里却是一紧。
    轩辕玦挑起她的下巴,墨瞳凝视着她,“今夜我就得出京,可能会有很长时间,我们都不能相见,你在京城乖乖等着我!”
    “哦!”舒婉垂眸,心中一阵失落。
    她的情绪男人看在眼里,搂着她的身子紧了紧,哑声道,“婉儿再等等,很快,我们就不会再分开。”
    “真的?”舒婉神色微动。
    “真的!”男人语气笃定。
    “那很快是多久?”舒婉抬眸。
    “估摸还要几月,在孩子出世之前,我必定回来。”
    “好,我等你!”舒婉心情顿时好了几许,她原本以为他没那么快。
    她其实很想知道男人做的事,但她知道她问了,他也不会说,只能听从他的安排,好好护着自己,让他无后顾之忧!
    忽而她皱了皱眉,“我一定要嫁给二皇子吗?”
    “当然!”男人毫不犹豫的应道。
    舒婉诧异地望着他,虽然只是假成亲,但他的态度也太......好像特别信任轩辕昱,他知不知道,轩辕昱就是个表里不一的登徒子!
    轩辕玦抱着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双眸凝视着她,“不要胡思乱想,你这一辈子都只能是我的,别的男人休想!”
    “你知不知道,二皇子他...他...”舒婉嘴里嘟囔着,后面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
    男人岂会不知她要说什么,唇角微扬,探头,再次深深地吻住了女人的嘴。
    两人又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才收拾起身。
    前院正厅的洛天等了好一阵子,两人才出来。当然,轩辕玦已经离开,陪同出来的是二皇子轩辕昱
    。
    此时,舒婉面色红润,娇艳的像枝头盛开的牡丹,洛天眸底一丝黯然划过,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轩辕昱把一切尽收眼底,淡淡地外表下隐着一丝不明情绪。
    其实洛天哪里知道,舒婉脸色绯红是因为害臊。当她沐浴完,轩辕玦已经离开了,等在浴房外的却是轩辕昱。舒婉大囧,顿时羞赧的无地自容,心里有些娇嗔某人。
    轩辕昱突然一把搂住舒婉,舒婉先是一愣,待要挣扎时,他却放开了她,在放开她时,调侃了一句,“刚分开就又想他了!”
    舒婉气得一噎,“登徒子!”她刚才就应该把轩辕昱的罪行告诉他,换个人帮她也好。
    洛天鄙夷地睃了某人一眼,然后看着有些气呼呼的舒婉,哂道,“说不定嫁到这里,你就入了虎穴,可要考虑清楚哦!”
    舒婉没心情说话,直接转身就走。
    “估计圣旨今日就会到尚书府。”轩辕昱在后面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
    “什么?”舒婉脚步一顿,转身,“这么快?”
    “快吗?”轩辕昱扫了一眼她的腹部,意有所指道,“你还能等吗?”
    舒婉抿嘴,“我知道了!”
    回去的马车上,洛天又换回了女装,并为自己梳了个漂亮的双丫髻,看他的手法已经很熟练了。
    舒婉失笑,打趣道,“丫鬟当久了,倒学了一门好手艺!”
    洛天瞪她一眼没有理会。
    舒婉继续笑道,“我嫁去了二皇子府,你就可以换回男装了吧!”
    “那是当然。”洛天闲适的靠在车厢上,“你嫁过去后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为什么?”舒婉孤疑,难道轩辕玦早就计划好让她嫁给轩辕昱?
    洛天眸子一闪,语带深意,“因为他会护着你!”
    “你说的是二皇子?”舒婉顿时来了气,冷哼一声,“我才不要那个登徒子护着!”
    洛天眼睛眯了眯,看着她没有马上接话。
    “怎么了?”见他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舒婉狐疑道。
    洛天身子突然前倾,眸光流转,“如果,如果你不想嫁给轩辕昱,我可以带你离开仓祈去北蒙!”
    舒婉错愕,“你为什么要帮我?而且我虽然不喜欢轩辕昱,但没有不想嫁给他,这是轩辕玦的安排,我相信轩辕玦!”
    洛天又靠回车厢,“当我什么都没说!”语气里带着一丝怒气,随后闭上双目,一副不想再搭理她的样子。
    舒婉一窒,她没得罪他吧!
    在一片沉寂中,马车安然到达尚书府,还是跟出去时一样,两人没有惊动府里的人,直接从后院墙外飞了进去
    。
    回去后,才知道舒阳来找过她。
    “哥哥可说找我有什么事?”舒婉问道。
    “大少爷没有说。”
    碧雁服侍舒婉脱下外衣,换上了一件比较舒服的月白色衣裙,“不过,大少爷吩咐了桂嬷嬷多加几个菜,说晚膳会过来跟小姐一起用膳。”
    这时,碧桃端着托盘走了进来,“小姐,这是桂嬷嬷熬的莲子汤。”
    最近这段时日,每到这个时候,嬷嬷都会做一些汤给她喝,有时是鱼汤,有时是骨头汤......她甚至有些怀疑,嬷嬷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先放到桌上,我马上来。”
    杜府。
    两父子交谈了一番,柳澈对父亲将要做的事震撼不已。
    “原来婉儿是父亲让人带到了皇上面前!”
    对于他的吃惊,轩辕天祥不以为意,“你已经见过那丫头了?”
    “见过!”柳澈面有不忍。
    “澈儿,要成大事就必须要有所牺牲!况且,老四怎舍得伤害于她。”轩辕天祥语气嘲弄,“他对玉兰恋恋不忘几十年,好不容易有一个如此相似的面孔,他如何会舍得伤害?”
    闻言,柳澈凝了凝眉,没有接话,沉思片刻后问道,“父亲打算何时行事?”
    “新年伊始!”
    柳澈心中一凛,“距今只有三月时间,父亲可都计划妥当?”
    “当然!”轩辕天祥语气毋庸置疑。
    柳澈神色还是有些怀疑,蹙眉道,“父亲能保证万无一失吗?如果像三十年前那样......”
    “呵呵呵......”
    轩辕天祥猛然大笑起来,打断了柳澈的话。柳澈在他的眼里却看不到丝毫笑意,有的,只是极致的不甘,阴而冷,沉而重,还有眼底那嗜血的杀意和犹如无底深渊的恨意。
    “澈儿无须担忧,我绝不会让三十年前的结局重演!我要向他们讨回所欠我的一切!老大,老四,我一个也不会放过!”轩辕天祥声音清冽,一句比一句寒冷。
    柳澈心里大震。
    片刻,轩辕天祥收敛心绪,看着柳澈沉声道,“皇上已经在调查你,你还是尽快离开大皇子府。在我们行事之前,身份还不能暴露!”
    “孩儿知道。”柳澈点头,“孩儿不日就会离开。”
    “直接搬回这里便是。”轩辕天祥语气强硬。
    “好。”柳澈迟疑片刻,就马上点头,原本平静的眼眸里起了一丝变化。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