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四十八章 杜嬛之恨 预谋出府
    </>  “异于男子?会是谁呢?”杜嬛沉吟,“会不会是玦的人?”
    “此人属下从未见过。”灰衣人也在思索着。
    “她武功如何?”杜嬛沉声问道。
    “身手灵活,看似并不想跟属下对招,只是一味的躲闪。”灰衣人蹙眉回想方才的情景,“或许不愿属下看出她的武功套路,又或许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看来是有意为之!”杜嬛冷哼一声,“然后呢?”
    “后来,琳芷姑娘往这边走来,那个女子突然就消失了,属下也及时隐没到暗处。”
    “这么说来,琳芷跟那位女子或许相识!”杜嬛眸子微眯。
    “属下也认为琳芷姑娘不可信。”灰衣人说道。
    杜嬛冷嗤,“她可不可信不重要,我也从未想过要她为我做事,我的目的只是,让她留在这里一阵子而已!”
    灰衣人一怔,“小姐这是要......”
    “怎么,猜出来了?”杜嬛眸底一抹阴狠划过,“实话告诉你,舒婉不死难消我心头之恨,所以,她必须得死!”
    “想去禀报父亲?”杜嬛挑眉看向他,
    灰衣人颔首,抿嘴不语。
    “宁风!”杜嬛突然大喝一声。
    “是。”灰衣人一凛,躬身应道。
    “父亲既然把你给了我,你就该一切以我为主!”杜嬛盯着他,眸色清寒,“这件事不准告诉父亲,否则,我定不饶你。”
    “属下遵命。”宁风垂眸。
    十月三十。
    这天一大早,舒婉就穿戴好在屋里等着。
    今日跟舒阳,舒月约好出府,两人说要买成亲礼物送给她。
    幸好天气渐渐冷起来,衣服也越穿越多,要不然微微隆起的小腹还遮掩不住。
    由于孕吐,她在自己的院子里待了近一月都未出门,一是没心情,二是也怕旁人看出点什么。不过,最近孕吐不再犯,因为前几日,二皇子派了一个厨子过府给她做夜宵。他做的饭菜很合她的胃口,特别是鱼,做的非常美味!
    辰时过(7点过),舒月和舒阳来了。
    “七妹妹今日气色红润,看起来好漂亮,不想前阵子神情恹恹的
    。”
    舒月一来就盯着舒婉的脸猛瞧。
    “是吗!”舒婉摸着脸讪讪一笑,“可能是这几日胃口好了。”
    “确实很漂亮!”舒阳也看着舒婉的小脸真心赞道。
    “再这样夸,我会不好意思的。”舒婉嗔了两人一眼,然后挽着舒月说道,“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一旁的洛天鄙夷,她会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这几日,谁天天照镜子的时候都会来一句:我怎么觉着自己越来越好看了呢!
    看来,某人的调理秘方很管用,舒七不仅气色好了,连胃口也好了。
    二皇子府,外书房。
    轩辕昱看完手里的字条眸色暗了暗,然后递给卫二,“烧了。”
    “是。”卫二接过,扔到一旁的香炉里。
    “爷,今儿一早怎么没见那两个太监跟来?”
    那日他回到二皇子府,发现竟多了两个太监。
    他看这两个太监很不顺眼,而且还害的他,连睡觉时都不能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怕他们发现啊!
    于是,他趁着月黑风高时,想去教训他们一番。
    结果,两人太无耻了,竟然合伙起来打他一个。
    这不,都过了好几天,身上还在痛!
    所以,他一直在找机会要跟他们单挑一次,好一雪前耻。
    “想知道就自己去问。”轩辕昱扫了他一眼,拿起一旁的棋谱缓缓翻开。
    “小的这就去。”卫二一得令,马上飞跑了出去。
    他刚出去,暗五就现身了。
    “爷。”
    “嗯。”轩辕昱淡淡应了一声,“琳芷的事无需再管。”
    “是。”暗五应道。
    “今日她要出府?”轩辕昱眼睛盯着棋谱,并未抬头。
    “洛天传来消息说是,一起出去的还有舒少爷和舒四小姐。”
    闻言,轩辕昱眉头皱了皱,沉思片刻后放下棋谱,然后起身朝外走去。
    “通知卫一,带上两个宫人,我们现在出府。”
    “是。”
    大街上,一辆很普通的马车缓缓行驶在路上。
    “哥哥今日怎得没骑马,还要跟我们一起挤在车里!”舒月嘟着嘴,一脸不满,“还有,这马车看起来也太寒碜了吧!”
    舒阳失笑,解释道,“府里一共就三辆主子用的马车,坏了一辆,父亲用了一辆,母亲也去外祖父家了,所以喜宝就只找到福管家用的这一辆
    。”
    “这也不错了,只是稍稍旧了点而已。”舒婉也在一旁帮腔道。
    舒月瘪瘪嘴,“那哥哥为何不骑马?”
    “没有骑马,是昨日不小心扭到了腰。”舒阳笑道。
    “大哥哥没事吧?”舒婉关切问道。
    舒月此时也凝眉看向他,“哥哥有没有扭伤哪里?”
    “没事,只是腰身有小小的不舒服,已经抹了药,没什么大碍。”舒阳安抚道。
    “对了,前面就是卖皂儿糕的地方,你们想不想吃,我去买点回来。”
    “皂儿糕?”舒月震惊,怔忪一瞬,继而一脸惊喜道,“真的有卖的吗?我以前怎么不知,这条街上有卖皂儿糕的?”
    “这家店铺也刚开张没几日。”舒阳笑着说道。
    “皂儿糕是什么?”
    见舒月如此激动,舒婉很是好奇。
    “皂儿糕是用粘米粉和糯米粉,再加上糖粉、羊奶还有红薯泥做出来的,味道非常好。”舒月兴奋的娓娓道来,“小的时候,外祖母经常做给我们吃,每次做的时候,我都在一旁看着,直到她不在了,我就没有再吃过......”
    说到最后,舒月神色有些恍惚,眼底带着几分怀念与伤感,不知是怀念皂儿糕,还是怀念外祖母,或许都怀念吧!
    “听你这么说,我也想吃了。”舒婉怕舒月继续感怀下去,赶紧开口道。
    “妹妹既然想吃,我这就下车去买些回来。”舒阳说着就要起身。
    “还是我去吧!”舒月收回心思一把拉住他,“我和白兰去买。”
    “你们都别去,不是还有喜宝跟大勇他们吗?”舒婉提议道。
    由于舒阳坐进来了,白兰跟洛天都坐到了车外。
    而喜宝和喜乐还有大勇则是骑马护在马车两侧。
    “还是我去吧,我想去看看做皂儿糕的是什么人。”舒月一改平时的随和,执拗的要自己去。
    “好吧!”舒阳妥协道。
    马车靠边停下,舒月跟白兰下了车,洛天若有所思的朝车里望了一眼。
    一柱香后,白兰返了回来,手里还捧着一包热乎乎的糕点。
    “大少爷,四小姐让您和七小姐先去买东西,她要跟陈大娘学做皂儿糕,说,两个时辰后会去醉仙楼找您们。”
    舒阳顿了顿,语气无奈,“好吧。”
    舒婉笑笑,没说什么,想必舒月是触景生情了,可以看出她同她外祖母的感情很好!
    “还有,这是陈大娘送的,她说跟四小姐有缘,这包就不收银子了
    。”白兰说着,把皂儿糕递给了舒阳。
    舒阳接过,然后对大勇吩咐道,“大勇,你跟着四小姐,一定要保护好她。”
    “是。”大勇应道。
    安排妥当,马车继续朝前行驶。
    舒阳打开纸包,拿出一块皂儿糕尝了一口,赞道,“还不错,你也吃一个。”随即把纸包递给了舒婉。
    其实舒婉早就想吃了,当纸包打开的时候,她就闻到了一股糯米香。伸手拿起一块,轻轻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味道更是香甜!
    “糯米不宜消食,吃一块就好,剩下的分给他们吧。”舒阳说道。
    “好。”
    舒婉也知道糯米比较黏,不容易消化,适量的吃点就好,特别是孕妇更要少吃。
    舒阳走出车厢,先把纸包递给喜宝、喜乐拿了块,然后才递给洛天。
    “五块,刚好一人一块。”舒阳含笑说道。
    洛天伸手接过,没有说话,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
    对他的态度,舒阳毫不在意,只是笑容不经意间更浓了些。
    转身回到车厢,见舒婉打着哈气,关切道,“七妹妹困了吗?”
    “是有些困了。”舒婉以为是怀孕嗜睡的缘故。
    “困了就靠着哥哥睡一会儿吧!”舒阳说着就坐到了舒婉身旁。
    “我......”舒婉看着舒阳眼里的真诚,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口,“谢谢哥哥。”
    算了,反正她在尚书府也呆不了几日了。
    舒阳笑了笑,把她的头轻轻放在自己的肩上,柔声道,“睡吧!”
    “哦。”舒婉又打了个哈气,然后缓缓闭上眼,不一会儿呼吸就均匀了。
    车沿上的洛天一直听着里面两人谈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猛然,他起身冲了进去,刚掀开车帘,就一个踉跄扑倒在车厢内。
    想要运功跃起,却使不上力气,只能勉强靠坐在车壁上。
    “没想到竟着了你这小子的道,是那块糕点有问题?”洛天看着舒阳,阴沉问道。
    “是。”舒阳淡笑应道。
    “为什么这么做?”洛天眸子眯了眯,隐隐猜到什么,“想必那做皂儿糕的陈大娘也是你安排的吧,为的是引你四妹妹下车!”
    “是我安排的。”舒阳没有否认,看着他语气平静道,“因为我要带七妹妹离开,我不能让她嫁给二皇子。”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