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五十三章 轩辕玦来 惊人真相
    </>  黑影抱着舒婉一路飞掠,不消片刻,已然到了山脚。
    接着几拐,来到一间客栈后院。
    黑影把舒婉直接抱进一间厢房,厢房里的圆桌旁,此时坐着一位女子,赫然是三公主轩辕婧然。
    “玦哥哥!”
    轩辕婧然看见黑影进屋,欣喜的迎了上去。
    黑影没有应声,绕过她把舒婉平放到床上,然后取下脸上的面巾,露出轩辕玦的脸。
    “打点干净的水来。”轩辕玦沉声道。
    “哦。”
    轩辕婧然眸底闪过精光,此时的她哪有平时的天真与娇憨。
    男人坐到床边,手指摩擦着舒婉有些苍白的小脸,深邃眼眸墨黑,深沉,“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声音沙哑,似在压抑着什么。
    凝视了一会儿,手指移至她右臂处,轻轻撕开周围的布料,只见一道一指长的伤口。
    伤口很深,隐隐翻出一些血肉。
    轩辕玦眼里闪过冷意。
    这时,婧然端了水进来,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森寒气息,眸光闪了闪。
    “舒妹妹伤势如何?”
    “还好!”
    轩辕玦掏出锦帕,放入水中打湿,然后轻柔擦拭舒婉的伤口处。这样反复多次,待伤口清理干净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在伤口上散下一些粉末......
    圆桌旁,轩辕玦表情淡漠与轩辕婧然相对而坐。
    轩辕婧然微垂眼眸,缄默片刻后说道,“舒妹妹肚里的孩子没事吧?”
    闻言,轩辕玦看向她,狭长双眸幽而深远。
    婧然被他看的有些心虚,眼睫轻颤,呐呐道,“我只是问问而已。”
    轩辕玦扬眉,直言道,“是希望她的孩子出事还是好好的?”
    婧然心尖一抖,抬眸睨向他,“玦哥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希望孩子好好的!”
    “是吗
    !”
    轩辕玦不再看她,漆黑如墨的深眸朝床边掠去,看着床上的人儿,眸里眼波微荡。
    很快,又移开来,看着手里的茶盅,缓缓道,“希望你心里真是如此想!”
    “玦哥哥这是怎么了?”婧然望着他,眼神受伤且不解,“以前你从未这样对我说话,为和现在不信我?”
    “有些事做了就要承担后果!”轩辕玦说着脸色染上了冷意。
    婧然呼吸一窒,“玦哥哥!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轩辕玦睨着她,没有出声,神色冷漠莫测。
    婧然心头一颤,焦急道,“当初是因为我的身子不好,才会让舒妹妹怀上孩子,这些都是我的主意,我为什么会不要这个孩子?”
    “没错!当初是你的意思,”轩辕玦盯着她,眸光深沉,“但是,后来你不这么想了,所以,你就易容成轩辕蝶,到夏府把舒婉怀孕的事告诉了杜嬛!”
    婧然一怔,心头猛然间狂跳起来,不敢直视男人的双眸,“玦哥哥是......是怎么知道的?”她知道狡辩无济于事,男人既然如此说,必定已经确定了此事。
    “我如何知道无关紧要。”轩辕玦眸光冷然,质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我......我......”
    婧然猛然抬头,情绪有些激动,“你以前应承过我,不会对她动心,跟她在一起,只为让她怀上孩子,可是,你后来做了什么?她怀上孩子后你还无数次跟她亲密,难道你还敢说你没有喜欢上她吗?”
    “应承你?”男人冷嗤一声,“本世子应承过你什么?”
    婧然一愣,继而想起,当初她在锦乐宫当着良妃的面说这话时,这个男人从头至尾都没有出过声,她以为他......
    “玦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要把她纳进楚王府。”
    “纳进楚王府?”男人声音清冷,眸底隐着一丝怒气,“你不是早就这么以为了吗?所以,你想要她死!”
    “呵呵呵......”婧然自嘲一笑,满眼都是悲伤,“是啊,我早就知道了你的想法,所以连孩子也不顾了,一心都想要她死,可我不应该这么做吗?”这阵子压抑的不甘,嫉妒,委屈,让她再也无法忍受,爆发了出发,嘶吼道,“她都抢了我的男人,难道我还不能让她死?”
    “你的男人?”轩辕玦突然伸手扼住女人的下巴,眸底怒气渐甚,冷笑道,“当初,这一切都是你的安排,怎么,想反悔了?”
    “对,我反悔了!”女人吼道,小手想要扳开男人扼住她的大手,“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男人重重一甩,女人被摔倒在地。
    男人起身,俯瞰着她,“我不是你能随意摆布的,她,你最好不要动,否则,本世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女人匍伏在地,听着男人不容置疑的声音,还有冷决,狠厉的话语,脑里“轰”的一响,一些原本不想认清的事,此时就这样被残忍地剖开——这个男人从未喜欢过自己亦或是杜嬛
    !
    他喜欢的是舒婉,那个他们相识不过几月的女人,只有放在心尖上的女子,他才会如此维护吧!
    杜嬛早认清了事实,所以一直找机会想要杀掉那个女人。
    她以为她跟他的时间最长,和杜嬛不一样,至少这个男人会多在意她一点。可是,结果呢?他竟然为了这个舒婉这么对她......现在她和杜嬛又有什么区别?
    “呵呵呵......”女人讽刺地笑着,然后流泪了,当初,是她太自信......自信的以为这个男人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喜欢另一个女人!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
    良久,女人情绪平复了一些,缓缓站起身,仰望着男人,“你不让我动她,是想怎么做?是真要纳了她做小?”
    只要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多一个女人也无妨,最后怎样还是未知!
    “我不会纳妾!”男人语气决然。
    婧然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自己想错了?他并没有喜欢舒婉?他也是为了孩子?她望进男人的眼里,幽深如海的瞳仁,让人看不清!
    “再过几日,她就会嫁给二皇子!”轩辕玦沉声道。
    女人垂眸,片刻,深吸一口气,说道,“好,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动她,但是,希望你能做到答应良妃的事,生完孩子后就送她走!”
    “好!”男人想都没想就直接应了。
    此时,床上的人儿手指微微一动。
    就是这么轻微的动作,轩辕玦还是听到了,男人眸底闪过一抹流光。
    “我先派人送你回京。”
    婧然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
    她是聪明的女人,知道有些事过犹不及。
    当房门关上,床上的舒婉才缓缓睁开眼晴。
    此时的她眸光木然,眸底的悲伤显而易见。
    其实她早就醒了,只是身子还不能动,他们说的话她也都听到了。
    他骗了她!
    婧然也骗了她!
    舒婉唇角一扯:妈的!还真会演戏,连我这个未来人也甘拜下风!
    原来自始自终她都扮演着代孕母亲的角色,没想到没有为大姐姐代孕,却帮了轩辕婧然!
    “吱呀—”门再次打开。
    舒婉一凝,眼睛轻轻闭上,她现在还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是装作不知,还是直接摊牌?是质问,还是要缄默?
    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留在床前
    。
    然后,床一陷,人坐了下来。
    “醒了!”男人嗓音暗沉。
    舒婉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怎么装都没用,只得缓缓睁开,目光平静地望着他。
    男人眉梢微挑,促狭道,“怎么,都听到了?”
    舒婉见他此时还有心情这样跟她说话,禁不住勃怒,头一偏,无视他。
    男人哪能如她意,俯身,手指轻轻钳住她的下巴,让她面对着自己。
    舒婉蹙眉,这个男人总是这么霸道。
    “想不想听我解释?”
    舒婉一愣,不由地看进他的眼,男人黝黑的深瞳里带着几分认真,几分情愫,还有几分莫名的暗流。
    “想听吗?”男人再次问道。
    舒婉垂眸,宛如蝶翼的长睫掩去眸中情绪。
    她还能信他吗?他要怎么解释?这一切不过是他和婧然的的阴谋,他认为他还能说服她吗?亦或者她在他眼里本就是个傻子?
    “你不想听也得听!”男人说道。
    看吧,这个男人就是这么蛮横!
    舒婉抬眸瞪他一眼,意思是说:既然要说还问她干嘛!
    男人低低一笑,下一瞬却是骤然吻住了她。
    这个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舒婉怔忪了一瞬,等反应过来想要挣扎,可惜头被男人的大掌固定住。
    男人猛烈的吸吮着她的唇瓣,舌尖更是挑开她的唇齿,滑进她嘴里,在她的檀口中缠绵的流连进退,每一寸都不放过......
    舒婉怒气冲天,但也只能呜呜两声。
    不知吻了多久,男人才放开她的唇,脸上露出餍足的表情。
    舒婉冷哼两声瞪着他,眼里雾气蒙蒙,水光潋滟。
    “再这样看着我,我就吃了你!”轩辕绝魅惑道。
    舒婉一惊,发现男人的眸底果真墨色渐浓,遂急急道,“你说,我听你解释!”
    “终于说话了。”
    男人轻笑,随即躺下,将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手臂环绕在她的胸前。
    她知道他的强势,只能任他作为。
    许久的沉默以后,男人魅惑天成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良妃,萧淑妃、还有我的母妃,她们三人关系一直很好,哪怕各自成了亲也是如此。”
    萧淑妃?不就是五皇子的母妃吗,也是这个男人的姨母。听闻,萧淑妃一共生下两个皇子,一个是三皇子,一个是五皇子
    。可惜,三皇子在六岁的时候,跟大公主一起溺水身亡了。
    “后来,婧然的母妃进宫了,由于性子温婉贤淑,很快,就跟良妃以及萧淑妃熟路起来,包括我母妃,也很喜欢她。”
    舒婉静静的听着,感觉他在说到婧然母妃时,语气几不可闻的顿了顿。
    “睿帝九年,萧淑妃生下五皇子。在他满百日时,母妃带着我进了宫。”
    原来五皇子才二十岁,比这个男人小了五岁,怪不得那么幼稚!
    要是轩辕浩知道舒婉如此想他,一定怄的吐血。
    轩辕玦语气一直很淡,“到了贤灵宫,除了良妃在,大公主和三皇子也在。见我们几人闲着无趣,姨母就让宫女带我们去御花园玩耍。”
    大公主的母妃也是四妃之一,据说生下大公主就薨了,是二皇子的母妃良妃,把她抱到了锦乐宫养,后来良妃也同样抱了婧然公主。
    似乎,良妃很有善心?
    可,人确实不可貌相!
    要不是方才听到婧然说,良妃要求男人在她生下孩子后,把她送走,她确实想不到那个清淡高雅、温和轻柔的女人,心思如此之狠。
    “去到御花园后,没成想皇后也在那里。”
    身后的轩辕玦接着叙说。
    “皇后告诉我们,大皇子的舅舅,前几日从南离国带回了几对鸳鸯,此时正在湖边戏水,让我们去观看。”
    鸳鸯,舒婉在现代经常看到,羽毛华美绚丽,头顶羽冠,确实很漂亮。&#>
    “几个孩子一听有鸳鸯看,个个兴趣盎然,撒腿就朝湖边跑去。贤灵宫的几个宫女因为有皇后在,不敢阻拦,只能跟着我们去了湖边。”
    “真的有鸳鸯吗?”舒婉怀疑皇后是故意引他们过去。
    轩辕玦双眸微眯,“确实有几对鸳鸯在水中嬉戏。”
    “我们几人看着欢喜,在湖边兴奋拍手叫嚷,三皇子更是要宫女们下水去捉。宫女们正为难时,大皇子带着几个太监过来了。”
    听到这里,舒婉几乎可以确定皇后是故意为之,可是,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大皇子一来就嚷嚷,这是他的鸳鸯,谁也不准去捉。”
    轩辕玦的声音里此时有了一抹冷意。
    “三皇子听了,也没再坚持,可,这时大皇子又说,只要三皇子亲自下湖去捉,他就送给三皇子一对。三皇子听了当真,闹腾着让宫女们去准备船,坚持要下湖。”
    舒婉一惊,“这样岂不是很危险?那时你们才五六岁,掉进湖里怎么办!”
    不过下一瞬她就想起来,三皇子和大公主是掉进湖里溺死的,难道就是这一次?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