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庶女小七 > 一百六十六章 婧然气恼 马氏伤腿
    </>  婧然宫。
    婧然看着嵩七,眸底全是怒气,“死的那两人,你怎么......怎么没有把他们的尸体给毁了?”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似在担心什么
    。
    冉嵩表情淡淡,“轩辕玦已经死了!”
    婧然眸光微闪,“可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地狱门的标记。”
    现在玦哥哥应该已经发现了吧!
    地狱之花!地狱门!
    嵩七就是地狱门的门主!
    呵!他能不怀疑今日之事与她有关吗?
    她才答应过他不再动舒七,现在怎么办?
    玦哥哥一定恼了她吧!
    都怪面前的这个男人,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哼,还想让她喜欢他?
    “知道又怎么样?”见婧然脸色几经转变,冉嵩眸子眯了眯。
    “当初轩辕玦一死,我就已经不欠他了,本就打算回南离,可是因为你,我留下了!”
    婧然心头一跳,“我知道!”
    “你说,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就带着孩子跟我去南离,我信了,所以陪你等!”
    “可是现在呢?”冉嵩睨着她嗤笑一声,“你不想要孩子了,却还是不跟我走,是因为你妒忌那个女人!”
    “我没有!”婧然几乎不假思索,说完以后,她才发现自己反应太快了点,竟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一时心中懊恼。
    “没有?”冉嵩冷笑,“为了让那个女人伤心难过,你让我杀了她的母亲!”
    “我没让你杀她母亲,我只是让你去帮帮那些人而已!”婧然辩解道。
    “是啊,”冉嵩冷嗤,“我只是帮他们能顺利烧死人而已!”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婧然愤愤地看着她。
    “你恐怕连那个女人也想杀了吧!”冉嵩双臂抱胸,抬步行至她面前,戏谑道,“只是你没有机会,因为,轩辕昱把她保护的很好!”
    婧然一窒,面色有片刻的慌乱,忽然眸光一闪,抬头看着他。
    “对,我就是想要她死!你如果有本事帮我杀了她,我马上跟你走!”
    “还想骗我?或者说,还想利用我?”冉嵩嗤笑连连,“你们女人哪!当真以为我们男人都是傻子!”
    婧然一怔,她怎么觉得冉嵩今日怪怪的。
    “幂婆婆我已经安置好了,你决定好日子,我就带她进宫!”冉嵩淡淡道。
    婧然想了想,道,“就明晚吧!”
    “好。”冉嵩转身离开。
    婧然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
    。
    冉嵩嘲弄一笑,蠢女人,以为能骗到我!
    百花楼。
    顶楼雅间,冉嵩慵懒的靠在榻上,剑眉长飞,薄唇轻抿,一双眼眸迷离,似蒙上水雾,又夹杂着一丝猩红。
    “爷。”房门打开。
    “什么事?”冉嵩声音微醺。
    “幂婆婆不见了!”来人说道。
    冉嵩怔了怔,只一瞬便又轻轻一笑,“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来人偷瞄了一眼榻上的人,然后躬身退出。
    冉嵩懒懒坐起,嘴角一勾,这个女人......一晚都等不及!
    几日之后。
    夜,再次静谧下来。
    尚书府。
    玉清院,马氏在王嬷嬷的服侍下刚梳洗完。
    “你也下去休息吧。”
    “是。”王嬷嬷应道。
    自从蓉园被烧毁,柳氏死后,夫人这几日神色一反往日的郁结,心情看起来好的不得了,可谓是春风满面、心潮澎湃!
    哪怕是老爷还躺在床榻上养伤,她也毫不掩饰她的好心情,连前段多出来的几缕银丝也因此好似黑了回去!
    夫人虽然没有明说,但她知道,蓉园这次的事,恐怕跟夫人脱不了干系!
    不知不觉进入耳房,今日也累了,简单梳洗了一番,就躺下了。
    此时,一道黑影悄然掠入正房,不消片刻,黑影又悄然掠出。
    接接着“嘭”的一声轻响,玉清院一道凄惨的叫声顿时划破天际......
    二皇子府。
    外书房,轩辕昱手里拿着一张写有字的宣纸若有所思。
    片刻,再次确认道,“是她给你的?”
    “是。”
    想起方才这东西的威力,暗五到现在还震撼无比,“今早,皇子妃吩咐属下买来这些东西,然后她就房里捣鼓了一阵。晚膳前,她把属下叫了过去,把她制的东西交给了属下,然后告诉了属下注意事项,以及如何使用。”
    “威力真的如此大吗?”轩辕昱皱了皱眉,这个小丫头怎会制這些东西?
    “是。”暗五语气笃定,“只是很小的一个圆球,那个妇人双腿就...如果分量多的话,恐怕只见血肉,不见人身!”
    轩辕昱再次垂眸看向手里的东西:硝石,硫磺、木炭...
    日子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十二月末
    。
    这一个多月来,舒婉都没有出过尘湮阁。
    哪怕是柳茹跟五皇子大婚她都没去。
    她也没有去看过父亲,因为她怕,她怕触景伤情!
    这期间,六姐姐送来了一封信,说她已经把邹姨娘接到了她送给她的院子里。
    邹姨娘不是偷偷出府,是父亲写下休书放出去的。
    看来姨娘的死对父亲打击很大,她不仅写了休书给邹姨娘,还写给了胡姨娘。
    现在尚书府的女主人只有夫人马氏了。
    马氏!
    想着这个女人的现状,舒婉不禁冷笑,如果不是看在大哥哥和四姐姐的面上,她就不只是双腿废了这么简单!
    还有那个登徒子,最近迷上了黑火药,非要她详细告诉他怎么制,她也没有想过要隐瞒,就如了他的意!
    这期间,她的肚子大了很多,毕竟已经六个月了。
    良妃跟婧然来看过她几次,每次都送来很多补品和吃食,不过她都不会动,两个都是伪善之人,谁知道有没有下什么药来害她。
    今日天气很好,舒婉让人搬了个软榻出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桂嬷嬷在一旁看着,感触颇深。
    幸好,幸好小姐还有孩子,要不然姨娘的死......
    舒婉看着满园子的花草,思绪不知又飘到哪去了!
    “四姐姐已经成亲了吧!”
    “是的,小姐!”桂嬷嬷上前,把舒婉身上滑下的被子提了提。
    “开始,因为大哥哥的事,她不想见我,而现在,我......”舒婉微叹一口,没有说下去。
    四小姐写了几封信给小姐,小姐都没有看,桂嬷嬷知道,柳姨娘的死跟夫人脱不了关系,小姐不想见四小姐也是情有可原。
    “我知道跟她无关,可那是她母亲,她母亲害死了我母亲......”
    还有马氏的腿是她废的,所以,她们两人的恩怨是理不清剪还乱......以后还是不见了好!
    马氏的事她也没有告诉桂嬷嬷她们,她不想让她们知道。她潜意识里不想让她们认为她是心狠手辣之人,哪怕是报仇!
    “小姐,夫人也得到了报应,所以,你也不要太伤心难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孩子稳稳妥妥的生下来,其它的事以后再说。”
    “我知道。”
    一听到孩子,舒婉眸色暖了起来,慈爱的摸摸肚皮,嗔道,“他最近很不老实,老是踢我!”
    “胎动频繁,说明孩子长得很好
    !”桂嬷嬷笑道。
    “嗯,我也这么认为,”舒婉眸光发亮,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说不定还很调皮呢!”
    突然想到什么,她又有些嫣嫣儿,“可是,孩子的父亲.....”
    那个男人自成亲那日后,就再没来看过她,她不免有些怅然若失。
    “二皇子当然也爱孩子!”
    二皇子对小姐的好,嬷嬷可都看在眼里。
    “在说什么呢?”
    听到声音,舒婉翻了个白眼,这一个多月来,到尘湮阁次数最多的就是来的这两位,五皇子和五皇子妃。
    “婉妹妹,”柳茹兴奋地跑过来挨她坐着,“我看看,呀,肚子又大了不少!”
    “我也看看,”轩辕浩蹲在舒婉面前,仔细端详她的肚子,煞有介事地伸手比了比,“嗯,是大了!”
    真是两个活宝!
    舒婉一把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才过一天就又大了,这样大下去,我还能生的下来吗?”
    轩辕浩嘿嘿一笑,“我的意思是,大了这么一点点。”说着,拇指和食指比出一寸的距离。
    “扑哧——”
    舒婉笑了,打趣道,“等柳姐姐有了孩子,你每天都量着她肚子好了!”
    “婉妹妹!”柳茹娇嗔一声,含羞带怯。
    舒婉意外,没想到大大咧咧的她还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继而抬眸扫了一眼五皇子,再看看柳茹红透的脸,瞬间了悟:柳茹喜欢五皇子!
    可下一刻,就有人大煞风景了...
    轩辕浩站起身,瞥了一眼柳茹,鄙夷道,“她一个男人婆,怀了孩子也不像女人。”
    “你......”
    柳茹顿时褪去娇羞,柳眉倒竖,站起来就要挥拳揍人,轩辕浩赶紧躲。
    须臾,两人就在院子里你追我赶起来......
    舒婉看着两人摇头失笑。
    “碧桃,碧雁呢?”
    “小厨房的面粉快没了,老奴让她们去大厨房领些回来。”桂嬷嬷笑道,“小姐最近喜欢吃饺子,所以面粉用的很快。”
    “哦!”
    一想起饺子,舒婉又想吃了!
    不一会儿,柳茹不再追了,气喘吁吁的往回走。
    “嬷嬷快去沏壶热茶来!”舒婉笑道,“柳姐姐恐怕渴了。”
    “好的,小姐
    !”
    柳茹过来一下子瘫坐到椅子上。
    舒婉歪头瞅她,“累吗?”
    柳茹面色一红,“他每次都气我!”
    “我知道,”舒婉促狭道,“你们这是打是亲,骂是爱!”
    柳茹羞赧,“谁跟他亲!”
    舒婉不语,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桂嬷嬷很快就拎着茶壶过来了,也拿了一些糕点。
    轩辕浩也返了回来,顺手接过嬷嬷手里的壶茶,坐下给自己满上。
    “二哥去哪了?”
    “不知道,用了早膳就出去了。”舒婉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
    “对了,除夕宴你进宫吗?”柳茹也拿起一块吃起来。
    舒婉看看自己的肚皮,“我这个样子就不去了,毕竟......”
    “都怪二哥!”
    轩辕浩愤愤道,既然早跟小丫头好了,怎么等到她有了孩子才娶她,她这个样子进宫,别人会怎么看待她......
    “怪我什么!”
    身后一道闲淡的嗓音传来,很快人也到了跟前。
    轩辕浩瞪他一眼没有说话。
    轩辕昱毫不在意,径直坐到舒婉身边,手很自然的放在她腰上。
    “两日后的除夕宴,你跟我一起进宫!”轩辕昱笑睨着她。
    “可是我......”舒婉蹙眉。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成亲晚了些而已!”轩辕昱大手放到她的肚子上,不以为然的说道。
    对于他的亲密举动,舒婉已经麻木了,也懒得跟他计较,反正说了他也不会听,不过也仅此而已,他没再像以前那样占她便宜。
    轩辕浩冷哼一声。
    柳茹看着两人,眸子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兴味来。
    睿帝二十九年最后一日,腊月三十。
    新年伊始,京城一片喜庆,到处红绸高挂。
    申时(15点),京城的大品官员就带着内眷陆续进宫。
    尘湮阁。
    桂嬷嬷正帮着舒婉穿戴,“小姐,会不会觉得冷?”
    “不冷,这样挺好!”舒婉起身动了动,“再穿我就真的动不了了!”
    -本章完结-